• 豪门宠婚3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2本章字数:5053字

    夏一涵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在我心里,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人。不过以后,我只能把对你的感激放在心里了。我可能没有办法跟你聊天,我不知道能说什么话题。而且现在,我真的有些累,我想歇歇。”

    “那你歇吧,到了我叫你。”

    她看起来的确是很累,一脸的倦容,平时就很白皙的小脸此时有些苍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内看不清,他觉得连她的嘴唇好像都是白色的。

    真不知道叶子墨是怎么照顾他女人的,竟把她给弄成这副模样,还好意思来跟他吃醋!

    夏一涵又饿又累,靠在后座椅上,慢慢进入了混沌状态。

    迷糊之际,夏一涵被突来的急刹弄醒,海志轩下意识地抱住了她。

    原来此时已经要到叶家别墅的门口了,只是离门口还有一小段的车程。

    叶子墨的座驾直朝海志轩的车开过来,海志轩的司机才踩了一脚急刹。

    逼停了海志轩的车,叶子墨从车上下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海志轩车的后门,敲他的玻璃。

    “叶先生?”夏一涵唤了一声,随后赶忙推开海志轩,低声求他:“不要和他发生冲突,一会儿我来解释。”

    “不用你管,这是两个男人的事情,你在车里坐着,别伤着了!阿彪,我下车后把车门锁死。”海志轩一看叶子墨的气势,就是要打架。他正好想跟他狠狠打一架,一较高下。

    海志轩吩咐一声,下了车,夏一涵想跟下来,车门已经锁死了。

    情急之中,她只有摇下车窗,焦急地朝着两个眼看就要打起来的大男人叫:“你们别打架,有事好好说。叶先生,今天不怪海先生,是我求他去帮我找小浓的。”

    叶子墨不理她的话,一把揪住海志轩的领口,把他扯到他面前。

    他的目光狠厉地与海志轩对峙,表情冷肃。

    “我好像已经警告过你,不准再见我的女人了吧?”他的声音也冷冷的。

    海志轩却轻蔑地一笑,反问他:“你的女人,花钱买来的也算?”

    “砰!”叶子墨一拳击中海志轩的下巴,血瞬间从他的嘴角流下来。

    “别打了!叶先生,别打他!”夏一涵在车里急的团团转,可是车门却锁的死死的下不去。

    “开门啊!你给我开门!”她冲着司机阿彪叫道。

    “抱歉,我们海先生叫我不要开门。”

    “你没看到你们海先生在挨打吗?你快打开车门,我下去拉开他们。”

    “今天看在是她有急事,主动找的你,所以就打你一拳,你给我记住,再跟她见面,我就对你不客气!”叶子墨松开了海志轩的衣领。

    海志轩本想还手的,但他不是特别冲动的人,此时已经意识到为什么叶子墨要到别墅门外来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他是不想让两位母亲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

    他自己也不想让老人们跟着操心,所以生生地忍了下来。

    “你别以为我不还手是怕你,姓叶的,只是因为我母亲在这里,我才不还手。你要是愿意较量,我们随时约时间!”

    阿彪到底是怕自己主子受伤,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开了锁。

    夏一涵跌跌撞撞的下来,头更晕的厉害,摇摇晃晃的就要倒下去。两个男人同时上前一步,却是叶子墨动作更快捷地接住了她。

    他定睛一看,这个女人脸色苍白,就像是病了。他想要狠狠训斥她一番,在她这么虚弱的时候,所有的气话都没有办法出口,只是弯身把她搂紧。

    “这是怎么了?莫小浓不就是晚回来一会儿吗?吓这样?”

    他们到底是不打了,夏一涵很欣慰,她无力地扯了扯唇,露出一抹微笑。

    “不是,只是有点儿累。你别怪海先生,真的是我请他帮忙的,没理由人家帮忙还要挨一顿打啊!”

    “你这副鬼样子,倒有心情关心他?跟我回家!”叶子墨凉凉地说了一句,抱着她大步往前走。

    身后,海志轩则讽刺地反问他一句:“这个鬼样子,也不知道是因为谁。还自称是他的女人,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连个名分都给不了。有客人的时候,让她躲起来,饭都不能上桌吃。要是我,我是没脸霸着她!”

    叶子墨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也不接海志轩的冷嘲热讽,而是关切地看着夏一涵的脸,“你没吃饭?”

    夏一涵不想他担心,也不想惹出更多的事来。

    她累的很,就想平静,哪怕是在饥饿中平静。

    “我吃了,只是不是在主宅吃的。”

    “那怎么还这么虚弱?”叶子墨问她,感觉到她身子都在颤,于是把她抱的更紧了些。

    叶子墨的司机早就下了车,把后座的门打开,他把她放进去,自己也跟了进去。

    直到叶子墨的车开回了别墅,海志轩的车才离开。

    他本来很担心叶子墨为难夏一涵,但看刚才的情形,他对待夏一涵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苛刻。

    至少他在看到她不舒服的时候,没有责骂她,而是很温柔地抱紧了她,也难怪夏一涵口口声声地说爱上了叶子墨。这样一个男人,他对她能那么温柔,本来就是女人难以拒绝的。

    如果他能给她一个完整、正常的家,他海志轩在他面前可是真的没有什么竞争力。不过以他对叶子墨的了解,他不会随便对哪个女人动心,更不可能会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叶子墨的车开进别墅,他是抱着夏一涵进门的。

    宋婉婷听到叶子墨回来了,心想,马上就要有好戏看了,他肯定会雷霆大怒。

    现在海志轩的母亲和妹妹还有付凤仪都在这里,只要一闹开,夏一涵的名声肯定不好,谁都会认为她是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以后等她被赶出去了,海夫人对她印象也不好,想进海家的门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怎么好像子墨又出去了呢?我去看看。”宋婉婷跟两位长辈打了招呼,出了小会客室,没想到却看到叶子墨抱着夏一涵朝她走过来。

    预想中的狂风暴雨没有来?!

    她明明是计划周详,哪里都不会有错,怎么叶子墨没有对夏一涵发脾气,反而还好像很宠那个女人呢?

    她愣愣地站在那儿,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让路!”叶子墨眉依然皱着,声音不知道有多严肃。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涵妹妹,你不舒服吗?”宋婉婷总算回了神,心下想着,这个情况有些糟糕啊。

    她那个病怏怏的样子,该不会是饿的吧。

    本想着叶子墨震怒之后,根本不会考虑她饿不饿,她暗地里折磨她的事,就雁过无痕地盖过去了。

    这样看来,他们两人之间没有嫌隙,那她不就危险了吗?

    “谢谢,我没有不舒服!”夏一涵淡淡的说道。

    她竟没有揭发她让她挨饿的事?

    没有揭发就好!宋婉婷除了这事也不担心别的。方丽娜告状,莫小浓晚归,夏一涵和海志轩出去,哪一件事都看不出有她参与的迹象。

    “哎呦,那就是子墨心疼你走路了,真让我这个未婚妻羡慕啊。你们忙!我去陪海夫人他们聊天了。”

    说完,她看似很失落地轻叹了一声,又回了小会客室。

    叶子墨把夏一涵直接抱回了他的房间,放到床上。

    “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他因为还在生气,语气是硬邦邦的。

    夏一涵心里却暖的不得了,甚至眼睛都有些湿润。还以为他会怎么样粗暴的对待她,谁能想到,看到她不舒服,他会为她压下所有的怒气,态度虽然不算多温柔,却是足够体贴的。

    她一把抓住叶子墨的手,低声说道:“不用医生看,不用,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了。我只是有点儿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叶子墨扯开了她的手,脸色沉沉的。

    “谁说我不生气?我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不想对一个病人施暴!等你身体好些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要是不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我就不姓叶!

    叶子墨去拨电话,夏一涵忙拦住他,小声说:“我真的没有病,我是有点儿饿了。”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咕噜噜叫了起来。

    “该死,为什么不早说!”叶子墨吼了她一声,按下电话对管家吩咐道:“赶快给我准备一份吃的送过来!要快!”

    夏一涵真是不想看到叶子墨不高兴,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生气了。

    每当他紧蹙着眉头,她就有种要帮他抚平的冲动。

    她现在也越来越意识到,这个男人,他不管看起来多冷,他的心其实是柔软的。

    他值得她爱,尽管她要爱小军,她不该爱他,但她还是希望能够为他做些什么,让他高兴,让他少生气。

    “我没事,你不要发火。”夏一涵轻柔地说。

    ……

    晚上酒酒想起夏一涵不知道吃没吃饭,被管家盯了一整天,可算是有时间来找她了。谁知她却不在房里,莫小浓说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酒酒只好又往工人房的方向走,没想在路上遇到何雯。

    对待夏一涵的情敌,酒酒是一律没有好印象的。不过何雯显然对酒酒的印象很好,知道她跟夏一涵要好,她好像就觉得也成了她的亲人似的。

    “酒酒,谢谢你照顾一涵。”何雯诚挚地说。

    酒酒撇了撇嘴,“干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看你也跟那个宋婉婷一样,是跟我当面一套背地一套,想要拉拢我,可没那么容易的。”

    何雯倒是喜欢她的性格,微微一笑,“我可没想拉拢你,我也拉不过来。我只是今天中午听一涵说,要不是你给她送饭,她就要饿肚子了。我本想把我的那份饭让给她的,要是你没送,我让给她,我就饿肚子了,所以我要谢谢你啊!”

    “什么?我中午没给她送饭啊,她说我给她送饭了?天呐!她该不会一直饿到现在吧!我这个大糊涂虫,我说怎么管家那个老变态老是盯着我呢。这个宋婉婷真是狡猾!太缺德了!”酒酒刚嘟嚷完,远远地看到叶子墨的车在主宅门口停下。

    她看到叶子墨抱着夏一涵,进了主宅。

    “我去问问一涵有没有吃饭!”酒酒跟何雯打了招呼,就从远处跑过来。

    夏一涵正在跟叶子墨说话,门响了,酒酒在外面问:“叶先生,请问一涵在您房间吗?”

    “进来!”叶子墨沉沉的声音在门内传来,酒酒扭开门进去,一看夏一涵躺在床上,看起来很虚弱的模样,就知道她真是连着一天没吃饭了。

    “一涵,你没吃饭的事,有没有告诉叶先生啊?”酒酒一边往床边走,一边问夏一涵。

    “他知道。”夏一涵不想要酒酒多说,直接说了这三个字。

    酒酒是了解夏一涵的,她无非是觉得自己不是叶子墨光明正大的女人,所以总想着忍耐。

    她作为她的好朋友,可不能看她像个受气包似的不管。

    “叶先生!她肯定没跟您说她被宋小姐给饿了一天吧?”

    叶子墨脸色一沉,随即加重语气让酒酒把话说清楚。

    “是这样的,今天海夫人来了,估计是大家觉得一涵她们身份尴尬,不适合在主宅吃饭,所以陪着海夫人和夫人吃饭的,只有宋小姐。我亲耳听夫人吩咐宋小姐,说让她别忘了给一涵她们送饭的,她还答应了。谁知道我刚碰到何雯,她说她有饭。我看方丽娜也是神清气爽的,估计她也有。就只有一涵,整整饿了一天。”

    难怪海志轩在门口对他说了那话,看来他还真是该骂,竟让这么脆弱的女人饿的都要晕倒了。

    “去把宋婉婷给我叫过来!”叶子墨语气冰冷地命令。

    “是,叶先生!”酒酒高兴地答道。

    她就是不服气,就是要看到宋婉婷被赶出这栋别墅,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酒酒出门去了以后,叶子墨沉着脸,看着夏一涵苍白的小脸,满眼的心疼。

    他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脸,声音柔了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在生气,所以我没说。其实我也不怎么饿,真的,你别怪宋小姐。今天来了客人,里里外外的都是她张罗,她可能是忙忘了。”

    “不要再替她说话了!”叶子墨低喝了一声。

    酒酒出去的时候,门开着,她到小会客室叫了宋婉婷,宋婉婷一看是酒酒叫的,心里就直打鼓。

    正好管家也在小会客室,她就顺便把管家叫了出来,对他耳语了几句。

    宋婉婷敲了敲叶子墨的门,进来,问他:“子墨,有事吗?”

    “你好大的胆子啊!趁我不在家,虐待夏一涵,饭都不给她吃?我看你是在叶家待够了吧!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滚!”

    叶子墨生平最最讨厌虚伪耍心机的人,今天她这么干,自然是他不能容忍的。

    尤其是夏一涵苍白的小脸那样刺他的心,他怎么可能让始作俑者快活。

    宋婉婷一脸的惊讶之色,她好像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不可置信地上前一步关切地问夏一涵:“涵妹妹,你没吃饭?你真的没吃饭吗?”

    “还要装?”叶子墨的脸色更显难看,若不是夏一涵拉着他,他真恨不得扇这个女人一巴掌。

    “我冤枉啊!子墨,我没有不给她吃饭!”宋婉婷说着,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看起来真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那看来是我不给她吃饭了?”叶子墨语调冰冷的。

    要不是看他母亲的面子,他是一句话都不想听这个女人说了。

    “子墨,你听我说啊,今天有客人我真的很忙。夫人嘱咐我说,她们几个不方便上桌,身份上尴尬不好介绍。我知道您凡事都是听母亲的,所以我就按照她的意思办。夫人也吩咐我,说一定要让她们几个吃饭,别忘了。我最近身体也是不舒服,老丢三落四的,怕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记得,就转告给管家,要管家给她们备好饭。要是涵妹妹真的挨饿了,那是我该死,我怎么就不记得问管家一声,饭都给上了没有呢。”

    宋婉婷前面的话倒也跟酒酒说的一致,此时半真半假的话,叶子墨是将信将疑的。她的理由,按说也说得过去。管家和夏一涵之间素来有仇怨,他趁机不给她吃饭,也不无可能。

    母亲在,他不好把事情闹的太大,尤其是不能冤了她。

    “去把管家叫来!”叶子墨沉声命令宋婉婷。

    宋婉婷抹干了眼泪,委委屈屈地说道:“算了,也不要叫他了。你既然已经是不信我了,不管管家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你现在满心都是夏一涵,我这个未婚妻算什么?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讨好你,我只不过就是想嫁给你。客人来了,我一门心思地照应着,怕这里不到位,怕那里不周全。却没想到,只是这一件别人疏忽的事,也能怪到我头上来。你让我滚,我就滚吧!”

    叶子墨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很平静地看着她,淡然说道:“以为就你,也能威胁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