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3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2本章字数:5066字

    “不敢!从不敢这样以为!”宋婉婷难得的骄傲,她似乎是豁出去了,孤注一掷。

    夏一涵扯住叶子墨的手,低声求他:“叶先生,这件事未必真是宋小姐的事,可能真像她说的,是管家忘了。不要赶她走,这两天夫人身体不舒服,她喜欢宋小姐,您别给她添烦恼了。尤其是为了我,我承受不起。”

    虚伪的女人!宋婉婷心里气恨恨地骂夏一涵,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猫哭耗子,她才不会领她的情。

    夏一涵也没想过要宋婉婷领她的情,她只是觉得为了她把事情闹那么大,她过意不去。何况,叶子墨孝顺,她感激他,也应该是想他所想,怎么能在他母亲身体和心情都不好的时候,再给添乱呢。

    叶子墨能感觉到夏一涵的真诚,至少这一刻,他是能的。

    她要是想要他赶走宋婉婷,早在一看到他,他追问她饿不饿的时候,她就可以告状的。

    但她没有,她一直都在忍耐。

    他当然明白现在真让宋婉婷滚出去,她一定会去付凤仪那里告状,闹的付凤仪不痛快。这事最终付凤仪心里肯定会不满意夏一涵的,虽然不影响她在这里呆,此时他确实也不想让他在意的女人跟母亲之间有隔阂。

    这么想着,他就伸手去按面前的电话,要叫管家过来。

    还没等按键,管家亲自端了饭菜敲门。

    “进!”叶子墨只说了一个字,管家走路脚有些发颤。

    一进门,他就满脸歉意地看着夏一涵,连连赔礼:“对不起一涵,我才想起来你可能还没吃饭。都是我忙忘了,宋小姐吩咐我两三遍,要我一定要给你们几个人送饭。唉,这事怪我,我大意的忘了。”

    宋婉婷一听管家的话,泪又一次从眼眶中一串串的滚落。不过她的楚楚可怜,叶子墨并没有看。

    他心里清楚,管家承认,未必就没有宋婉婷的事。

    叶子墨扬了扬手,示意管家不必说了。

    他冷着脸,只问了他一句:“为什么方丽娜和何雯都没有忘记,你的记忆力专门在夏一涵身上出现问题,还有莫小浓晚回来的事,你正好也那么碰巧的忘了?”

    管家一脸尴尬,迟疑了半天硬是说不出一个字。

    “扣掉你半年的工资!这是警告,以后再犯类似的错误,直接走人!”

    叶子墨的话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他绝对不会让他的女人白白饿了两顿,这要不是他母亲在,他还不会这么便宜他。

    管家早就知道宋婉婷让他顶罪,叶子墨肯定是会生气罚他。好在他少了的工资宋婉婷会补给他,至于他挨叶子墨的骂,也是没办法的事。

    “是,叶先生!我错了,我愿意领罚!”管家唯唯诺诺地说。

    “一涵,您吃饭吧!”管家把托盘端过去,托盘里是香喷喷的饭菜。

    叶子墨把夏一涵抱起来,让她靠床边坐着吃饭。

    “你出去吧!”他对管家说。

    “是,叶先生!”管家答应着,忙出去了。

    宋婉婷依然尴尬地站在那里,脸上的泪也收了,看起来情绪似乎也平静了。

    其实她这时心里还是有些怕,她根本把握不准叶子墨会不会跟她取消婚约。他在乎她母亲的想法没错,可他母亲也在乎他的想法。不然付凤仪也不会看着他弄这么多女人在家里,不闻不问。

    她越是局促不安,叶子墨就越是不说话。

    夏一涵拿起筷子,饿的手都在发颤,且颤的很厉害。

    “看到她饿成了什么样吗?”叶子墨忽然问了宋婉婷一句。

    宋婉婷一听,叶子墨还愿意跟她说一句话,看来就不会赶她走了。

    她叹息了一声:“哎!可不是吗?都是我不好,看这样子涵妹妹饭也是吃不成了,涵妹妹,我来喂你吧。”

    说完,她也不等夏一涵拒绝,就走上前,站在床边,端起餐盘里的米饭。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夏一涵觉得很别扭,虽然她确实是饿的在颤抖,她也不想让宋婉婷来喂她吃饭。

    “你让她喂,反正她一口一个涵妹妹,伺候伺候你,也不算屈了她的身份。”

    宋婉婷明白,这是叶子墨故意在压她,她心下难过,脸上却笑着,说:“是啊,涵妹妹,让你挨饿,本来就是姐姐的不对。我看到你受这样的罪,心里真是不好受。你就让我将功补过吧,不然子墨真要不放过我了。”

    这么一说,夏一涵不好拒绝了,好像她再不接受,就真的是在怂恿叶子墨赶她走似的。

    宋婉婷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她一个自命甚高的省商会副会长的女儿,那也相当于是公主命啊。走到哪里不是一片赞赏之声包围着她,想不到今天竟然要沦落到给一个下贱的小女佣人喂饭。这个对她来说绝对绝对是奇耻大辱,和让她给夏一涵下跪效果等同。

    她会把这份屈辱,十倍,乃至一百倍一千倍的还给夏一涵。她就不信她能永远招叶子墨喜欢,她更不相信,以她的聪明才智,夏一涵能永远幸运地躲过她的算计。

    夏一涵吃了一些饭菜后,体力上也稍微好了一些。她伸手接过宋婉婷手上的筷子,对她说:“多谢了宋小姐,我已经好了,可以自己来。”

    叶子墨没吭声,宋婉婷想,他羞辱她也够了,估计她停手也行了,就没有继续喂夏一涵。

    夏一涵是真的饿的太难受了,这会儿有些吃不进。不过想想晚上饿了,她没有东西可以吃,就强迫自己多吃了些。

    房间里有点儿奇怪,她在吃饭,那两个人都不说话。

    “叶先生,我把饭菜拿回房间去吃吧。”她轻声说道。

    “就在这里。”叶子墨的语气凉凉的,对她始终也不算很温柔。

    “子墨,今天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你要是已经解气了,我就回去陪海夫人和阿姨了,待会儿出来的久,她们会找我的。”宋婉婷再不提离开的事,试探着说了这句话,看叶子墨的意思。

    叶子墨不说话,以宋婉婷对他的了解,是他对她喂夏一涵吃饭,还是不满意。

    夏一涵也看出叶子墨是这个意思,她只是两顿饭没吃而已,已经罚了管家半年的工资。他还要宋婉婷亲自喂她吃饭,已经是闹的够大的了。她不忍心,轻声开口求情:“叶先生,夫人说不定正在找宋小姐呢,不如……”

    她话说一半,叶子墨的目光不悦地扫过来,她只好沉默下来。

    宋婉婷在心里想了几种让叶子墨解气的方法,思虑过后,对他说道:“子墨,涵妹妹挨饿是我不对,是我没有照应好。她饿的筷子都握不紧了,可见是很难受的。她的难过,我真是感同身受。不如这样吧,我明天也一天不吃饭,来弥补她,你看行吗?”

    夏一涵觉得要是答应她这么做,是太过火了,可没等她再说什么,叶子墨已经面无表情地开口:“这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勉强。我不希望这件事,让我母亲知道,这里面的分寸,你自己衡量。”

    是,他没勉强,只是她不做,他会让他滚而已,宋婉婷心里苦涩的想。

    “我知道,我不敢到阿姨面前乱告状,我还想和你结婚呢。”宋婉婷这句话说的倒算真诚,叶子墨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宋婉婷帮他们带上了房门,房间里只剩下夏一涵和叶子墨。

    夏一涵把饭菜放在一边,低声说道:“您真不用那样做的。”

    “你在教我怎么处事?”叶子墨开口就是很不善的语气,现在这个女人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很多,只稍微有些白。他开始没罚她,只是不忍心对一个虚弱的人下手,可不代表他就不生她的气。

    “你还在生气吗?不要生气好吗?我知道我不该跟海先生出去,我是……”夏一涵想解释,叶子墨却只是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丝毫不带感情地提醒她:“多吃些,你晚上还要受重罚,体力消耗会很大,被弄晕过去,我不负责!”

    夏一涵真觉得她面对的这个男人是两个人,一个可以对她温柔如春风,一个可以对她狂暴如海啸。

    每当他温柔的时候,她总是会不自觉地沉沦其中,忘记了其实他有时候会像狼一样的凶狠。

    因为她被饿了两顿,他重罚了宋婉婷和管家。

    那她跟别的男人出了别墅这件事,他肯定是更生气的,不然也不会打海志轩,看来她晚上要做好承受的准备了。

    想到此她就知道求也没用,他必然是要说到做到的。

    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饭菜,她其实已经是没什么胃口了。但他的体力太强大,就算她好好的,有时候都会吃不消他。要是她还饥饿着,就更受不了了。她把剩下的小半碗米饭端起来,强迫着自己又噎下一点点。

    叶子墨似乎也看出她不想吃了,于是按下他面前电话机的按键,对管家吩咐道:“再准备一些餐后甜点送过来。”

    “是,叶先生。”

    “剩下的那些就不要吃了,不要勉强自己的肠胃。我虽然不算是个善人,也不会让我的女人挨饿,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吩咐管家,让他吩咐人去给你做。”叶子墨即使是说这么宠爱的话,却也是硬邦邦的,说明他确实是在生气。

    “是,叶先生,我知道了。”夏一涵很柔顺地回答。

    叶子墨不说话,心里也在想着,夏一涵不是个张扬的人。哪怕是他说了这样的话,他不在,她饿也肯定会忍着的。

    他的工作有时候也很忙,甚至会出差,要是像今天这样,他前脚一走,那些人就这样整治她,他走的也不安心。

    没多久,管家就亲自端着餐后甜点送过来,当着夏一涵的面,叶子墨吩咐他:“以后如果我不在家,家里有客人,夏一涵方丽娜和何雯三个人的饭菜要你亲自准备好了送过去。”

    “是,叶先生,我以后一定不会忘记的。”管家弓着身子,毕恭毕敬的应承。

    “另外,每天上午十点,下午四点,晚上八点,让酒酒给夏一涵送一些点心或者是羹汤,每天都不能间断。”

    “是,叶先生。”管家答应着,心想,这夏一涵待遇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儿?

    夏一涵自己也滴汗了,她就算身体不够强壮,也用不着每天吃那么多东西吧。

    不过这时她知道,不管要还是不要,最好都要表示接受,并且感激他,他不喜欢别人悖逆他的意思。

    “把酒酒叫过来!你和她一起来!”叶子墨又吩咐一声,管家答应着出去了。

    酒酒一听叶子墨叫她,不知道是不是要她做人证什么的,飞快的从工人房一路跑进主宅。

    “叶先生,有什么吩咐?”酒酒一进门,就看到夏一涵在吃甜点,脸色总算是好些了,她也就放心了。

    “不是叫你一日三餐的管着夏一涵吃饭的事吗?怎么今天把她给饿成这样,你是不是应该受罚?”叶子墨黑着脸问酒酒。

    “叶先生,不关酒酒的事,她……”夏一涵赶忙求情,叶子墨不悦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事情涉及到酒酒,他不高兴,她也是要说的。

    “叶……”夏一涵话说一半,酒酒笑着说道:“哎呀,一涵,叶先生的意思是要我以后将功补过,每天照顾好你吃饭呢。”

    死丫头,还算你激灵,叶子墨心里暗想。

    “叶先生,我也想照顾好一涵吃饭啊,可我手头上有工作,分不开身嘛。”

    叶子墨正好接着她的话,吩咐她:“以后你的工作就是照顾好夏一涵,她的一日三餐,要是少了,你就直接去找管家要。另外,每天上午十点,下午四点,晚上八点,管家会吩咐厨房给夏一涵做好点心和羹汤,也由你给夏一涵送过来。非用餐时间,你体力允许可以帮忙做一下其他家务。若是体力不支,就不必了。”

    这个吩咐好,夏一涵以后再不用挨饿了,而且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万一管家吩咐她做她不愿意的事,她就说她体力不支,嘿嘿,气死他个老变态。

    夏一涵也感激地看向叶子墨,他却根本不看她,脸色还是黑沉沉的。

    “管家,我的吩咐你听仔细了吗?”叶子墨再问了一声。

    “听仔细了!听仔细了!叶先生!”

    “都出去吧!”

    “是,叶先生!”管家和酒酒异口同声地说完,各自出去,酒酒还顺便拿走了夏一涵用餐过后的餐具餐盘。

    房间内重新恢复了沉静,夏一涵有些紧张,又不敢看叶子墨。

    她不知道他会怎样罚她,上次他生气,就让她把所有睡衣拿过来在他面前穿,还在镜子前占有她。

    甚至,他还要方丽娜来,要三个人一起……现在想起那些,她还是心有余悸。

    “过来!”叶子墨坐在床上命令一声,夏一涵乖顺地走过去,依然是站在他的身边。

    “看着我!”

    夏一涵看向他,眼神里有些惊慌之色,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现在知道害怕了,跟他跑的时候,不是很大胆吗?”他忽然攫住了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脸,吃了这么多东西,又过了这一段时间,现在她的脸色已经不那么白了,而且嘴唇也恢复了血色。

    现在他欺负她,不会不忍心了。

    下巴上有些痛,夏一涵不敢皱眉,只是低声说:“对不起!”

    “我恨不得揉碎了你!”叶子墨咬牙切齿地说,捏着她下巴的力量更加大了些。

    痛!但不是不能忍受的痛,夏一涵除了说对不起,还只能说对不起。

    “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对不起!”

    她只赔礼,不求饶,这样的态度倒还算让叶子墨满意。

    可只要他一想到刚刚她在海志轩身边,他下车去敲海志轩玻璃时,还亲眼见她柔弱地靠在他肩膀上,他就真不知道要把她怎么着才能解恨。

    夏一涵当然注意到了他狼一样的眼神,她心里惶惑不安,又不敢求饶,咬了两下嘴唇后,她才又补充一句:“叶先生,我知道错了,您想怎么罚我都行,就是别再生气了。”

    叶子墨真想现在就把她压倒,狠狠的惩罚她,看她在他身底下无助地喘息。

    不过现在还不行,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去洗澡!到大浴室里面给我泡半个小时,我不想闻到你身上有野男人的味道!”野男人的味道……这几个字让夏一涵的脸倏然红了。

    她想解释一句,她跟海志轩其实没有什么接触,只是她不舒服他扶了她一下。

    不过想想这个时候他未必听得进去她的解释,她就低声应道:“是,叶先生。”

    夏一涵回了房间,莫小浓还在竖着耳朵听动静,知道姐姐回来了,但在叶子墨的房间里,她也不敢去打扰。

    “姐,你没事吧?”莫小浓上上下下的打量夏一涵。

    “没事!倒是你,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姐,对不起啊,今天同学非要我去唱歌,我也没想那么多。而且当时还要跟着我的那个司机给管家打了电话,我还以为他会告诉你的。谁能想到他竟然没说,我怀疑他是故意的,故意让你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