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3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2本章字数:5204字

    宋婉婷开始还在为看到夏一涵那么明显的欢爱痕迹而生气,后又听到付凤仪这么说话,心里又开始高兴,只是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且当着付凤仪的面,她对夏一涵表现还很亲热。

    “涵妹妹,照顾好阿姨,她走路喜欢慢的,你别走快了。”

    “我知道了,谢谢宋小姐。”

    宋婉婷走远了,付凤仪才一脸严肃地看着夏一涵,问她:“今天早上墨儿和海志轩打架的事,你知道吗?”

    夏一涵点了点头:“知道,夫人。”

    “那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问你,他们两个人打架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夏一涵再次点了点头。

    “应该是,夫人。”

    她还算坦率,付凤仪倒喜欢跟坦率的人交流。

    “一涵,不瞒你说,我对你这个孩子,本身没有任何意见。而且你男朋友的遭遇,我也很同情。可是现在因为你,墨儿和海志轩闹成这样,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你想想,海志轩的母亲是我最好的朋友,墨儿和海志轩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实在没办法看到他们反目,到时候弄的我们好朋友之间都尴尬,你明白吗?”

    “对不起,夫人,我知道。”她一直都在想办法避免两个人的冲突,可是海志轩非要接近她,她真是避无可避。而叶子墨,更不可能对她放手,这一点她心里也是十分清楚的。

    “我们坐着说吧。”付凤仪拉着夏一涵的手,打算在紫丁香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夏一涵却拉着付凤仪,轻声说:“夫人,这是木头椅子,夜里的露水渗进去,会有些潮湿,您还是别坐了,怕伤身体。”

    她的细心倒是让付凤仪心里有点儿温温的感觉,其实她知道夏一涵是聪明的,了解她要跟她说什么。明知道她来者不善,还能真心实意地关心她,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从内心来说,付凤仪和叶子墨的审美观是一致的,不喜欢矫揉造作的人,更不喜欢两面三刀的人。

    对夏一涵,她总觉的儿子看中的女人,一定不会差,要是有这么个懂事的女人做叶子墨妻子,其实也不是坏事。问题是这个女人心里有她的男朋友,未必会爱上她的儿子。宋婉婷虽然会耍一些小手腕,到底是因为喜欢叶子墨,吃醋才会如此。

    这样衡量之下,要在两者之间选一个,付凤仪还是会选择宋婉婷而不是夏一涵。

    “知道我想找你谈什么吗?”付凤仪盯着夏一涵问。

    “夫人是觉得我在这里让叶先生和海先生不和睦,也让叶先生和宋小姐不和睦,所以夫人希望我离开。”夏一涵是肯定的语气,付凤仪点点头,说:“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也就不用我说太多。上次我也问过你需要什么帮助,你说不需要。我看你也的确不是个贪图钱财,或者是贪慕虚荣的人。你也不过就是想要你的前男朋友莫小军能够死的瞑目,我答应你我会监督着老叶把这件事彻查了。这样你满意吗?”

    夏一涵知道叶子墨孝顺母亲,所以付凤仪就是直接大骂她一顿,叫人把她扔出去,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她能这么礼貌的对待她,她是充满感激的。而且她确实是给她儿子,给她家庭带来了困扰,她是很愧疚的。

    “夫人,我很感激您。但是我可能没办法离开,至少我没有权利离开。不瞒您说,莫小军的案子过了这么久,很多证据都没有了。就是叶理事长下大力度去查,也未必能给他翻案。叶先生说他能帮我,但有条件,要我做他的……晴妇,我答应了他。我没有资格违约,没有资格离开,尽管我并不想留在这里。对不起,夫人,我知道我给您和您的家庭带来麻烦了,可我真的避免不了这种情况。我只能是尽量远离大家的视线,但我不能走。”

    夏一涵一口气把她和叶子墨协议的事全部说给付凤仪听,她对付凤仪的印象本来就好,她不想隐瞒她。

    “我知道了。”付凤仪只说了四个字,就转身走了。

    夏一涵惆怅地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她能理解这个母亲的感受。

    但愿她能够说服叶子墨,让她走。

    分开的日子,她也许会想念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即使是相思,也好过这样不停的互相折磨。

    付凤仪之所以不说别的话,是她忽然明白了,他儿子动用手段留下一个女人,可见这女人在他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以往都是别的女人缠着他,他不喜欢。而这一个,他要威胁加利诱,所有的手段恐怕都用上了。

    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知道不可得的东西,也就越觉得好。

    他大概也是明白这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不可能爱他,所以他才非要人家的心。

    叶子墨哪一点都好,就是征服欲太强。他要征服这个世界,征服不会对他臣服的女人。她这么做母亲的,真是头疼,又不能用多强硬的手段,否则适得其反,激发了他反抗的情绪,说不准让他对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有敌意了。

    不能从夏一涵这边下手,却也不能就这么放弃,她只能想别的更柔和的办法了。

    夏一涵又往前走了几步,原来只觉得叶家别墅大,现在才发现原来可以这么小,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海志轩。

    她想也不想,转身就往回走。

    海志轩也注意到了这一抹仓皇离开的浅绿色身影,他始终是在担心她。现在看到她还能好好的出来散步,他也算放心了些。

    了解到她不想要他多接近她,他克制住上前和她说话的冲动,停下了脚步。

    他没追上来,夏一涵是感激的,她更加加快了脚步,往另一条路走去。

    那条路离健身房比较近,此时到了每天叶子墨晨练的时间,夏一涵看见透明的健身房里,管家和女佣人们并排站在那儿,等着叶子墨来。

    她以为叶子墨惩罚了她一晚上,应该很累,且心情不好,不会来晨练的。

    “叶先生好!”她听到女佣人们的问候,抬头看去,见那个挺拔的身影走进健身房。

    她就站在那儿没动,远远地看着他在透明玻璃窗的健身房里跑步,扩胸,做着常规锻炼。

    他看起来一心一意,至少从这样的距离看不出他还在生气。晨光中,他的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有力量,同时又优雅迷人。

    她看到女佣人们不自觉的迷恋的目光似有若无地飘到他身上,他像是浑然未觉。

    这样一个男人,他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可他又好像高高的凌驾在人群之上,无比的孤单寒冷。

    她偶尔是想陪着他的,偶尔又觉得她没有那样的资格。

    他再冷再孤单,依然是没有小军更冷,更孤单。

    他生气了或许也好,只要他不会变 态的折磨她,而只是不理她,让她远远的从他视线里消失,那是最理想的情况,不是吗?

    这么想着,她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你是爱他的吧,一涵?”身后忽然有人问她问题,夏一涵惊了一下,随即转头,原来是何雯。

    不知道何雯在她身后站了多久,她竟看叶子墨看的完全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

    经过几次的接触,夏一涵对何雯的印象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是觉得称为朋友,她们的身份有些别扭,但她心里是感谢她的。

    夏一涵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淡淡地问:“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睡不着,就起来转转。”何雯的话语也是轻轻的。

    “人生其实真的很短,爱一个人不如承认了,省的两个人之间互相猜疑,那样太痛苦了。缘分不会总等在那里,为什么非要等到不能在一起的时候,再来后悔当时没有勇敢一些呢。”何雯这话既像是说给夏一涵听的,也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说完,她自己叹息了一声,眼中好像似有若无地有些亮闪闪的光芒。

    夏一涵何尝不知道她的话意,昨晚叶子墨的一声:“谁是你的爱人”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他希望她爱上他。

    如果她说了,是不是他今天就不会生气了。

    可她能为了让他不生气,就让长眠地下的人寒心吗?

    假如有一天,她像何雯说的,不得不离开这里,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此时没有勇敢一些,就算后悔,她这时也是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些固有想法的。

    “回去吗?”夏一涵轻声问何雯,始终没有回答她的话。

    “好吧,回去。”

    两人简单地对话完,一齐缓步往主宅的方向走,却也没牵手,只是离的比较近,各走各的。

    何雯想着心中的那个男人,脚步很是沉重,夏一涵也是如此。

    只是一小段路,却仿佛走了很久,直到她们同时听到管家的声音。

    “叶先生,选女佣人的事,我准备的差不多了。您看这次是像上次那么选,还是只要几个人面试一下就好呢?”

    “不必弄的那么轰动了,我会叫林菱过来,和林大辉两个人把关一下就可以,再挑十个进来。”

    十个,这个数字让夏一涵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难受。不知道这十个女人是不是会像上次那样,差不多一半都被他弄上了床,如果是那样,他充斥“后宫”的频率还真是比皇帝也不差了。

    夏一涵落寞的表情并没有逃过何雯的眼睛,她猜想这两个人可能是闹了矛盾。

    本着想要撮合他们给他们制造机会的心情,何雯在管家和叶子墨说完话后,扬声叫了一句:“叶先生!”

    叶子墨循声看过来,眼光冷淡,表情也有几分冷。

    “你去忙吧。”他对跟在身后的管家命令一声。

    “是,叶先生。”

    夏一涵一看叶子墨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怒气未消。她不知道这时她是应该去说些软话让他高兴好,还是远远的躲开,让他忽略她的存在更好。

    她总怕她现在过去会适得其反,惹的他更生气。

    于是就这样僵持着,她没有往前走一步,也没有往后退一步,只是站在那儿。

    叶子墨目光冷冽地往她脸上看过去,随即薄唇轻启,凉凉的一声:“过来!”

    他是在看夏一涵,所以夏一涵就顺着他的意思往他面前走动了两步,谁知叶子墨却微微皱起了眉,不悦地说道:“我没有叫你,我叫的是何雯。”

    夏一涵的脚步尴尬地停下,脸尴尬的发红,死死咬住嘴唇,再也动不了。

    何雯明知叶子墨这是故意让夏一涵难堪,想要帮她,却没办法,她也必须要听叶子墨的命令才行啊。

    “雯雯,昨晚睡的好吗?”叶子墨的手臂忽然环住了何雯的肩膀,且语调很温柔地跟她说话。

    夏一涵知道他这是故意在让她难受,让她吃醋,她不想让他成功,偏偏看到他强壮的手臂搭在另一个女人的肩膀上时,她就有种想要上前扯下去的冲动。

    何雯心里也不好受,对于叶子墨忽然接近她,她本能是排斥的。虽然他优秀甚至是卓越,比她心里的那个人说不上要好上多少倍。可是爱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奇妙的,心里有了一个,就很难装进另一个。

    所以即使是假装的跟别的男人亲热,她也不愿意。

    “睡的还好,叶先生。”何雯顺从地轻声回答。

    “今晚我到你房里睡,你做好准备。”

    叶子墨的话又一次飘进夏一涵的耳中,她苦涩一笑,转了个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不再看,也不再听。那个男人说什么,做什么,本来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他去何雯的房间睡也好,去宋婉婷的房间去睡也好,反正都是他的女人,他怎么睡都再正常不过了。

    身后没有脚步声,叶子墨知道那个该死的女人没有跟上来,那他还演戏给谁看。连他自己都觉得借一个女人去刺激她,让她吃醋这种行为非常的幼稚可笑。

    她不像他,听到她一句梦话,就抓狂生气。她心静如水,无波无谰,不会为他吃醋的。越是这么想,他越是烦躁,眉头始终皱着,只是那个往相反方向走的女人看不见。

    转了个弯,他就放开了何雯。

    何雯偷偷看了他一眼,看他表情冷肃的厉害。

    “叶先生,您这么做又不高兴,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要不要我告诉她,我跟您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你们两个还是……”

    “你话是不是太多了?”叶子墨的语气很不悦,眉微微皱着,何雯只好道歉:“对不起,叶先生。我是真的感激您,我觉得一涵也是真心爱您的,所以我就多嘴了。”

    “以后不要多这样的嘴!”

    “是,叶先生,以后不会了。”何雯想到父亲,不敢得罪叶子墨。

    “你爸爸的手术林大辉已经给安排了专家,三天以后就能做了,到时候我会吩咐管家让他派车送你去医院的。你留在那里陪护他也可以,林大辉请人去陪护也可以。有什么需要,你以后都不用跟我说,直接跟林大辉说就行了。”

    何雯真没想到,叶子墨会把她的事情想的那么周全。她以为他只是会提供一些钱,没想到还会帮忙安排专家,且连护理的事都想好了。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他就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何雯感激的眼睛里蓄满了泪,还没等再说句谢谢,叶子墨已经迈步离开了。

    夏一涵绕了一圈,专门挑没人会走的地方走,这回总算没有碰到什么人了。

    算着时间莫小浓差不多醒了,她才弯回主宅,回了她那间蓝色客房。

    莫小浓确实醒了,已经洗漱完毕,正坐在床上玩手机呢。她好像除了吃饭睡觉,每一分每一秒都可以用来玩手机。就是吃饭睡觉,好像手机也不离开她左右。

    夏一涵以前很不喜欢她这个习惯,怕手机辐射太大,此时却有些羡慕她。

    至少她好像还能有些事情做,假如她此时也有一个手机,她是不是也就可以不用去想那个男人是怎样搂着别的女人了?

    “姐,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莫小浓总算注意到了夏一涵,把手机放到了床上。

    夏一涵脖子上的吻痕很清晰地昭示着昨晚她和叶子墨发生了什么,按说两个人都干柴烈火了,应该是和好如初了吧,怎么这个人现在反而像是失恋了一样痴痴呆呆的呢。

    “没怎么啊。你今天去上学吗?”

    “哎呀,你每次说没怎么就是有事。告诉我,是不是跟子墨哥闹矛盾了?你们不都那什么了吗?怎么还不和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闹这么久啊?”莫小浓蹲下身,仔细看夏一涵的脸。她清秀的眉毛微微聚在一块儿,一看就是心情极度不好。

    夏一涵也想知道叶子墨到底是为什么生气了,她刚才一个人走了那么久,认真回想着他们昨晚到今天早上的每一句对话。

    好像问题就是出在她睡觉以后,她好像梦到小军了。难道她睡觉的时候说了小军的名字,他才生气的吗?

    可能是,也可能是他又想起了她和海志轩离开的事。

    他这个人的想法本来就难猜,就算是她猜中了,她去道歉,他也未必就高兴。

    所以此时,她除了安安静静的,好像什么都不能做。

    “我在问你呢,姐。”莫小浓摇晃了一下夏一涵的大腿,把正在沉思着的她好像摇的又清醒了些。

    “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他是忽然生气的。好了,你要是有课,就准备吃了早餐出发吧。没课的话,你就去玩你的手机,我要去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