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37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2本章字数:5070字

    她这么一说,两个人就不再说教了。

    这天上午叶子墨依然去了公司,一整天都没有回来。

    中午她不在家里吃饭,付凤仪不想弄的管家那么麻烦,所以吩咐他把夏一涵方丽娜和何雯都叫去一起吃的饭。

    ……

    这一天日子最不好过的人,是林大辉。

    一早上他就觉得他老板的脸色不好看,而且是极度的难看。他就不敢往他脸上瞅,不过心里还是在猜测着,估计又是姓夏的女人给惹的。

    上午,上个季度的月度业绩报表出来,所有的数据都上扬了,林大辉看到老板的脸色好像恢复了那么一点点。

    于是午饭时,他就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叶先生,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他是记得上次某人出现问题的时候,曾经问过他,问他怎么追女人的。知道叶老板自尊心强大,所以他不敢直接说,要不要我给你出谋划策。谁知道他这么委婉的一句话还是踩到了老鼠尾巴,叶子墨面不改色,语气倒好像比平时温和了很多。

    “有,我有很多需要你帮助的。”

    叶子墨好像从没这么谦虚地跟他说过话,林大辉心里警铃大作,可惜为时已晚。

    “地产那一边,你最近好像没怎么去看了。我听说若湖庄园拆迁的事还有几十户的协议没有签下来,这件事就需要你的帮助。给你今明两天的时间,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吧。”

    林大辉简直想要哀嚎,可惜他已经没有了哀嚎的时间。他说是给两天的时间,其实只剩下一天半了。那是个神马样的工作啊,有些钉子户激动起来,恨不得会往开发商身上泼硫酸啊。

    一边飞奔出集团总部,林大辉一边向苍天发誓,哪怕下次叶老板为失恋跳楼他都要狠下心不管不问!

    林大辉出去以后,叶子墨站在帝国大厦的顶层,抿唇俯瞰整座城市,忽然发现曾经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人,以为天下唾手可得。今天看来,天下是真的唾手可得,但是人的心,却比这天下更难得到。

    不过他是叶子墨,在任何挑战面前都绝不退缩,只会越挫越勇的叶子墨。

    对那个女人,他永不会停下征服的脚步。

    下午四点的时候,管家接到叶子墨的电话,只一条简短的命令:叫夏一涵立即沐浴,再安排四名保安把她送到集团顶层。

    管家接到这个命令后第一时间告诉了宋婉婷,她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大半。

    这天莫小浓放学的早,不敢再在学校里逗留,怕于珊珊找麻烦,早早就回了叶家别墅。

    管家敲门通知夏一涵时,莫小浓和酒酒都在。

    “一涵,叶先生说,叫你马上沐浴。沐浴完,我会安排保安把你送到集团大厦去。”管家不情不愿地通知夏一涵。

    “知道了,谢谢!”夏一涵倒是平静,莫小浓和酒酒可就完全平静不了了。

    管家一走,酒酒就兴奋地替夏一涵分析上了。

    “我听说叶先生的总部集团大厦是全市最高的楼,他办公的地点又是顶层,那可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他还叫你沐浴后再去,肯定是要和你……哎呀,在那样的地方亲热,真是想想都觉得好浪漫啊。一涵,你一定要努力啊!”

    夏一涵的脸一瞬间又被她说的通红,可她的脑海中没法幻想出像酒酒所说的浪漫画面。

    她只知道那个人,他还在生她的气。这么突如其来的召唤,恐怕不会是他想要给她制造什么浪漫,不知道要怎么折磨她才是真的呢。

    酒酒在给夏一涵分析的时候,莫小浓也没闲着,她觉得这个时候一定要让她以最性 感的模样出现在叶子墨的身边。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在那方面让他满意了,心情也一定就跟着好起来了。

    莫小浓这么想着,就起身去衣橱里给夏一涵挑了一套性 感的内衣,是黑色带蕾私花边的,穿上保准男人想直接给扯碎。

    莫小浓又到另一个衣橱里帮夏一涵挑裙子,夏一涵平时穿着比较保守,大部分都是白色,偶尔也穿素雅的浅紫色,浅绿色。莫小浓想让姐姐给叶子墨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且想让她穿的明快些,让人一看就想不起烦恼,只想着好好疼爱她。

    她给酒酒使了个眼色,酒酒立即心领神会。

    “一涵,管家好像很急,再晚澡就洗不好了,走吧,我先照顾你洗澡,莫小姐在给你挑衣服呢,一会儿挑好了给你送过来。”

    夏一涵满脑子就想着叶子墨,也没心思去想这两个人打什么主意,就很顺从地跟着酒酒出门。

    不过走到门口,她还是提醒了一下莫小浓。

    “小浓,衣服什么的,别给我拿太暴露的。”

    “哎,姐,我知道,你穿什么样的衣服我还不知道吗?”莫小浓嘴里答应着,手还是在那些颜色明快又不失性 感的衣服堆里面游走。

    酒酒陪着夏一涵进了大浴室,帮她把浴缸放满水,就来帮她脱 衣服。

    夏一涵一脸的羞赧,低声说:“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你算了吧,你看你走路都快要人扶着了,还自己来,万一摔跤了,我怎么跟太子爷交代?

    夏一涵是真的很虚弱无力,前一晚的饥饿再加上昨晚以及凌晨被那个男人疯狂的蹂令,她这一整天都还是恍恍惚惚的,就像脚踩着棉花似的。

    “快些吧,待会儿管家要催的,太子爷等久了也会不高兴。”

    夏一涵没办法,只好背转身去,把衣服全部脱了,沉进浴缸。

    泡在里面的感觉很舒服,很解脱,夏一涵也是怕酒酒看到她,但又知道她一定看得到,她索性自己闭起了眼睛。

    看着池中的清水,酒酒忽然有了个主意,趁夏一涵在泡着,她对夏一涵说:“你自己先泡一会儿吧,待会儿洗的更干净,我出去一下。”

    夏一涵正希望她走呢,就嗯了一声算答应了。

    酒酒出门后,就对门外的管家说道:“我需要几斤牛奶。”

    “做什么?”单独面对酒酒的时候,管家的态度是不好的,不过酒酒也不介意,照样是笑着说话。

    “我要给一涵洗牛奶花瓣浴,不光要牛奶,还要花园里新鲜的玫瑰花瓣。”

    “我没有接到这样的通知,叶先生只说让夏一涵沐浴后就赶快过去。”管家把脸一拉,就是一副不配合的模样。

    酒酒把小腰一叉,不冷不热地对他说:“我说你呀,为什么总不受太子爷待见。你做事情怎么就那么不会用脑袋思考呢,你想啊,要是太子爷不想看到一涵洗的白净净香喷喷的,他干嘛要特意吩咐要她洗了澡过去呢。”

    管家哪里是不知道叶子墨想看到什么啊,可他向宋婉婷报告了这件事,宋婉婷多生气啊。要是他轰轰动动的给夏一涵搞什么花瓣浴,被宋婉婷看了,肯定没他的好脸色。她的脸色倒没什么,问题他心里不是还惦记着宋婉婷的助理肖小丽呢吗。上次肖小丽都说了,只要他在这里帮衬宋婉婷帮衬的好,她就会多到这里来,以后他的好处多的是呢。他现在还记得肖小丽说完这句话时,是怎么给他抛的媚眼,说完,她扭着小腰走的时候,挺 翘的臀部让他差点忍不住就抱上去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是不会为了姓叶的性 福而牺牲他自己的性 福的。

    不过酒酒也没打算轻易放弃,她要弄什么花瓣浴,一是确实想让夏一涵洗的香香的,让叶子墨更疯狂。还有一点原因,就是故意要打击一下宋婉婷的嚣张气焰。她不是要跟叶子墨去什么旅行吗?酒酒一想到她那得意的样子,她就替夏一涵抱不平。

    “你还不快进去伺候着,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干什么?一会儿叶先生万一电话打过来催,我看你就等着他收拾你。”管家不耐烦地说,酒酒却拿着小手扇着风,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呦,您也知道着急啊,反正太子爷是命令您派人把她送过去,又不是命令我。去晚了,也收拾不到我。我呢,只管着怎么把这个澡洗好,其他的事我不管。就这么说吧,今天这牛奶花瓣要是不到位,我觉得这澡洗的就不过关,那我就没办法让一涵出来。要不,您要是有本事自己去把她给弄出来也成。”

    “你!”管家气的咬牙切齿的,不过他还真是怕叶子墨。现在夏一涵正受宠的时候,连带着酒酒这个死丫头片子也好像鸡犬升天了似的。他就怕到时候酒酒去告一状,说她要求管家要给夏一涵准备点东西,他不肯,到时候也肯定是个麻烦事。

    实在是没办法,管家气急败坏地冲身边一个等着要护送夏一涵离开的安保员说了声:“没听到吗?跑步去厨房找牛奶!还有你,跑步去给我采摘玫瑰花,动作都迅速着点儿!”

    “对了,牛奶可要加热啊!”酒酒又叮嘱了一声。

    两个安保员听了,立即照办。

    这时有意拉拢何雯的宋婉婷正挽了她的手臂在花园里面看秋菊呢,就见到一名安保员急匆匆地跑过来,路过她们身边,安保员恭敬地叫了声:“宋小姐!”

    “你好!这是忙什么呢?”宋婉婷仪态大方地回答了他,又无意似的问了他一句。

    安保员指了指花园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大棚,老实地对宋婉婷报告:“我是要去大棚里面摘一些玫瑰花,夏一涵要洗牛奶花瓣澡。”

    此时已是秋天,靠着自然生长的玫瑰已经不是花开的季节了。不过叶家别墅里是专门有个大棚用来培植玫瑰的,原因是付凤仪喜欢吃一种新鲜玫瑰花瓣做的饼,所以叶子墨特意吩咐人做了大棚种植。

    这个缘由宋婉婷也是在和付凤仪聊天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这宅子里的其他人一般并不知情。

    宋婉婷起初听说夏一涵这么嚣张的要洗什么花瓣浴心里真是气恼的很,随即她又想到,这可不是夏一涵自己作死撞上来的吗?

    她婉约一笑,说道:“真的啊?想来涵妹妹也是为了让子墨高兴吧,现在好像玫瑰也不多了,怕不够,你干脆把那些花全部摘了去吧。”

    “好好!宋小姐,我赶时间,那我去了啊。”小保安答应着,就飞快地往大棚里去了。

    宋婉婷一向是这么虚伪而亲热的,所以这个举动倒也没让身边的何雯察觉到她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

    小保安走后,宋婉婷照常和何雯聊天,还说:“哎呀,你看你这丫头皮肤也这么好,要是也学着一涵洗洗花瓣澡,保证子墨更被你迷的团团转了。”

    何雯只是笑笑,也不接她的话。

    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宋婉婷还不忘往大棚里扫视几眼,看保安是不是听了她的话。

    没多久,她看到那个人又出来,手上抱了一大抱的玫瑰,再往里面看,已经看不到花朵的影子了。

    宋婉婷嘴角微微的弯起,掩着嘴对何雯调侃道:“你看这个人还真是实在,让把玫瑰全弄来,还真的全弄来了。”

    玫瑰到的时候,牛奶早就到了,酒酒亲手把那些玫瑰揪成花瓣用了个大的塑料袋装着连同牛奶一起拿进浴室,管家还不忘了在后面催:“东西也拿来了,你要快一些,要是耽搁了我就直接告诉叶先生是你在搞鬼。”

    酒酒不理他的话,转身进了浴室,见到夏一涵在温热的水中泡着泡着竟睡着了。

    她也没吵醒她,就把牛奶直接加进去,把花瓣也全部洒了进去。

    夏一涵被酒酒的动作弄醒,有些恍惚地看着荡漾在身体周围的玫瑰花瓣,禁不住问:“这是什么?”

    “傻了?玫瑰花嘛,还要问。我跟你说,我听说用玫瑰和牛奶洗澡,洗完以后身上特别的香,连古代的皇妃都用这个方法引诱皇上呢。所以我刚刚特意叫管家吩咐人去给你弄了这两样东西,我担保太子爷看了你,想一口把你吃下去。”

    也不知道是玫瑰花倒映的,还是酒酒的话太让人脸红,反正夏一涵的脸此时看起来娇艳欲滴,简直是连女人都想要咬一口了。

    “你这丫头,不是胡闹嘛!”夏一涵摇了摇头,责怪酒酒的同时心又是暖暖的。

    这么多年,她虽然是有莫小浓这个妹妹,从来也只有她关心莫小浓的份,她是没有像酒酒这样照顾过她的。

    “我就胡闹,以后我就要胡闹,什么时候把姓宋的闹走什么时候罢休。”酒酒任性地说着,同时手捧着玫瑰和牛奶往夏一涵的身上淋。

    夏一涵没再给她说道理了,她被这么浓香而又温暖的牛奶花瓣泡着,真是觉得舒服的甚至不想说一句话。

    酒酒见她不说话,还得意地说:“我跟你说一涵,刚刚管家可要气死了,我估计这么轰动的事现在姓宋的肯定也知道了,估计同样会被气死。”

    她这么一说,夏一涵才想起了一件很关键的事,于是又睁开眼,很认真地看着酒酒,叮嘱她:“以后别这么闹了,尤其是夫人在的时候。我不想弄的她不高兴,她不高兴,叶先生就不高兴。”

    “哎呀,你不说我怎么没想到呢,唉!这个姓宋的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夫人啊,糟了,我肯定是给你惹祸了。”酒酒的心情一下子就晴转阴,变化是要多快有多快。

    她这样,夏一涵反而不忍心了,又反过来劝她:“没事,我就是叫你以后注意,这次应该不要紧的。”

    “那她要是告状了,夫人要把你赶出去怎么办,那不是我害了你吗?”

    夏一涵轻叹了一声,心想着,要是夫人把我赶出去了,我谢你还来不及。只是通过今天早上,她已经明白了,赶她,恐怕夫人是不会轻易赶的,总在顾虑着叶子墨的心情。

    她顾忌的根本就不是这个,而是总想着付凤仪说不定是莫小军的妈妈,一想到这个,她就不愿意做一丁点儿惹她不高兴的事。

    就算不是莫小军的妈妈,她也是叶子墨的妈妈,她同样也不想惹她生气。

    看酒酒还是很不安,夏一涵轻声安慰她:“没事的,你觉得她告我的状还会少吗?我还不是好好留在这里。”

    “也是也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反正我们太子爷喜欢你,就谁都赶不走你,爱情的力量最伟大。”

    酒酒一边说,也没停了手上的动作,硬按着夏一涵,把她每个角落都给涂了牛奶,还用玫瑰花瓣乱揉一气。

    虽然她这个方法看着不怎么靠谱,不过洗出来的确是很香的,且是那种淡淡的香味。用力嗅闻好像又闻不到,可你一闭上眼,就好像有一种花香扑鼻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好了,一涵,我敢保证太子爷一定不会再生你的气了。”酒酒拍了拍手,完工。

    正好门外的管家也在不耐烦的敲门了。

    “快些,叶先生那边肯定急了。”

    管家喊完话,莫小浓也拿着挑选好了的衣服进来了。

    衣服挑的跟酒酒的创意真是不约而同,选的竟是一件粉玫瑰色的裙子,看起来阳光甜美,领口又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小低,似有若无地性 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