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39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10字

    “好像破了一大片皮,回来的时候手关节的地方好多血迹,夫人和宋小姐问他怎么回事,他就说碰到了,不用管。夫人还是叫了医生护士来给他消了毒,包扎好了,不过看来是皮外伤。”

    酒酒这么一说,夏一涵略略放心了些,不过秀眉还是皱着。想着他怎么就那么容易冲动,不是听说他很冷,很沉稳的吗?

    要是她有那个权力,她真想好好的骂他一顿,让他别那么不爱惜自己。

    可她有什么权力呢,她只能在这里静静的呆着,越安分越好。

    进了餐厅,叶子墨的身边空着一个位置,那是他曾经指定了要夏一涵坐的。莫小浓因为想通了,改变了策略,也再不和姐姐抢。

    她缓缓走过去,坐下,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投到他手上,他的右手缠着纱布,白白的很刺眼。

    她微张着嘴,很想问他一句疼不疼,到底这么多人看着,她只能视而不见。

    付凤仪的脸色果然不好,她是看完了叶子墨的伤,才意识到的。

    她紧抿着唇坐在那儿,目光冷淡地看着她,夏一涵知道付凤仪一直都不喜欢她的存在,但她始终还是保持着温婉的风度,并不曾怎么严苛地对待过她。

    今天估计玫瑰花的事她是知道了,还有看到他儿子一天两次的因她受伤,做母亲的心里怎么会好受?

    她真希望她能够大声骂她两句,而不是这样冷冷地看着她,或许那样付凤仪能更解气,她也能更安心。

    宋婉婷依然带着浅笑坐在付凤仪的身边,好像付凤仪生气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似的。

    桌子上已经上满了菜,付凤仪却不动筷子。她不动,所有人都不能动,整个餐桌异常安静,却像是在酝酿着暴风雨。

    叶子墨看出母亲是在等着他问她,她才好发作,而且她要发作的对象,就是坐在他旁边这个让他喜欢又让他恨死了的女人。

    今天他就是不想护着她,不管母亲要说什么,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伤母亲的心。就算她受委屈,那也是她活该受的。

    “妈,怎么不吃饭,没胃口吗?”叶子墨轻声问。

    “没胃口,这些都不想吃。”

    “那您想吃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或者我亲自去?”叶子墨又问。

    “我今天忽然想起了玫瑰饼,你要不吩咐厨房去给我做吧。”

    玫瑰……叶子墨到此时还能闻到身边女人身上似有若无的玫瑰香,原来是冲着这个来的。他的目光淡漠地扫过宋婉婷的脸,她还是如常的微笑着,就像不是她让付凤仪想起玫瑰饼的事似的。

    “管家,听到了吗?”叶子墨如常地唤了一声,管家忙上前,低声报告:“今天恐怕是做不成,下午时酒酒说夏一涵要洗牛奶花瓣浴,我们也不敢怠慢,安保员也没轻没重的,把所有能用的玫瑰都给剪了,现在温室里只剩下那些还没开放的。”

    夏一涵早看出今天这件事不会轻易的过去,她神色如常地坐在那儿,付凤仪不点名到她头上,她没打算先去解释。

    何雯则有些诧异怎么一个玫瑰花的事就闹成了一件大事似的,随即她看向宋婉婷,宋婉婷却没看她,她就明白了今天下午宋婉婷的用意。

    付凤仪脸色一沉,倒不直接说夏一涵,而是极严肃地叫了一声:“酒酒!”

    酒酒忙上前,低声说:“夫人,我在这里呢。”

    “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动别墅里的玫瑰花的?你不知道那是墨儿孝顺我,特意命人做的温室栽种的吗?”

    付凤仪的本意,是要酒酒说出是夏一涵指使的,她再借机为难夏一涵。没想酒酒却是个讲义气的,她虽然也有些怕,不知道会不会把她赶出去,她家也是需要钱的。不过再怕,她也还是会把这件事担当下来。

    “夫人,对不起,我确实不知道那是叶先生孝顺您的,没有谁让我动……”酒酒话说到一半,夏一涵忽然站起身,接了她的话。

    “夫人,对不起,是我要酒酒去帮我弄的花瓣。我不知道那玫瑰花是不能动的,如果您现在想吃用新鲜花瓣做的饼,我马上想办法去给您买。”

    叶子墨淡漠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静观,并不说一句话。

    宋婉婷偷看了他一眼,断定两个人是在闹矛盾,不会为夏一涵说话,她才笑着开口:“呦,原来还真是涵妹妹弄的呀,我还以为是酒酒自己调皮想用,故意说是涵妹妹要的呢。”

    付凤仪的眼光更冷地看向夏一涵,正要开口责备,一直安安静静的何雯再也看不下去了,她直直地看向宋婉婷轻声开口:“宋小姐,我怎么记得下午我们两个人在花园看花时,我们看到要去采摘玫瑰花的安保员,是您要他把玫瑰花全采摘干净的呢?你当时估计不知道夫人喜欢吃玫瑰饼的事吧?”

    何雯一句话噎住了宋婉婷,她的脸色很尴尬。付凤仪不是不知道宋婉婷故意拿这件事做文章,她自己也是想借着这事做文章,实在是气不过夏一涵了。总让她儿子受伤,她这做母亲的还怎么看得下去!

    何雯这么一插嘴,付凤仪也不好发作了。

    宋婉婷僵了一会儿,忙站起来,又挤出一丝笑:“是有这么个事,我当时只想着涵妹妹做什么,都是为了子墨,一片痴心的。要知道,子墨高兴我就也高兴,就不记得这玫瑰花是专门种给阿姨的了,是我该死,害的阿姨现在想吃个玫瑰饼都没有。明天我去买玫瑰,我学着给您做吧。”

    付凤仪温婉一笑:“这怎么能怪你呢,快坐下吃饭吧。”

    “我今天不能吃饭,您没看我早上中午都只是喝了两口汤吗?”宋婉婷轻声说道。

    “怎么了?不舒服?”付凤仪皱眉问她。

    宋婉婷摇了摇头,又暗暗看了一眼叶子墨,他还是没说话,也没表示。

    付凤仪一再追问下,宋婉婷才极委屈的低低地说:“是昨天我没有照应好一涵,让她连着挨了两顿饿。我看她饿的小脸都白了,子墨也很心疼,我就很愧疚,所以今天我自愿一天不吃饭,也算弥补一涵。”

    夏一涵的目光重新变的平静,看来和她预想的一样,她们是要跟她清算,所以任何事都可以成为理由了。

    付凤仪本来看似消下去的气又上来了,又一次皱着眉看向夏一涵。

    正好这时,管家清了清嗓子,朝不远处端着一碗汤药走过来的人说道:“郝医生,大家正在吃饭,你怎么来了?”

    他这样一问,众人目光一齐聚在了郝医生的脸上,他从来都不喜被人关注,只一两秒钟,脸就通红。

    “夫人,我来给夏小姐送药,她下午没在,所以我只能这个时候来了。”虽然问他问题的是管家,他回话还是对着付凤仪说的。

    “什么药啊?”付凤仪问。

    “是补药,夏小姐身体不好,需要调理,叶先生吩咐我每天帮她熬药调理的。”

    “这样啊,放在这里,你先回去吧,辛苦了。”

    “是,夫人。”郝医生说完把汤药放到夏一涵面前后转身,在走之前,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宋婉婷,好像在说,您还满意吗?

    今天下午宋婉婷找过他,说要他给她配药方,就是服用以后特别容易受孕的方子。

    他说这么重要的事,要请示叶先生才行,宋婉婷就拿出手机给他看了一段视频。视频很简单,就是他女儿早上从家里去幼儿园,晚上又从幼儿园回家的记录。

    意思却是明显的,不听她的吩咐,她就要对他女儿下手。

    郝医生没办法,只好答应给她配药。谁知这还不只是她唯一的吩咐,她特意吩咐他,今晚要在所有人都在吃饭的时候,把夏一涵的补药当众送过来。

    郝医生虽说不上多喜欢夏一涵,可他还是很敬重叶子墨的,因此也守着他让他守的秘密,没对别人说过给夏一涵的药是避孕药。他知道让他这时给夏一涵送药,就是有意为难夏一涵,可他也没别的办法。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品德看的最重要,没想到现在受人威胁,只能做这么龌龊的勾当,这让他连看叶子墨和夏一涵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宋婉婷又观察叶子墨,他表情还是如常,抿着唇,不说话,好像发生这些事都与他毫无关系。

    既然他这么无动于衷,且难得付凤仪铁了心要对夏一涵下手,机会难得,宋婉婷自然不会错过。她微微使了个眼色,管家立即走到夏一涵身边,恭敬地说:“一涵,您赶紧先把这个补药喝了吧,不然马上要吃晚饭。晚饭后八点您还有一道补品,怕太密集了,您吃不进啊。”

    原来所有的事都找出来了,何雯酒酒及莫小浓等关心夏一涵的人,无不为她捏了一把汗,也不禁暗暗地对宋婉婷心思的细腻佩服的五体投地。

    反观夏一涵,她始终还是一脸的平静,目光偶尔会掠过叶子墨那张从未变化过的俊脸,又快速地收回,也如这里发生的事情都跟她无关一样。

    她的平静没来由的让付凤仪更气,心想,姓夏的,你这是笃定墨儿会保你,所以你就一点儿都不怕吗?

    “这个八点的补品又是怎么回事?”付凤仪冷着声音问管家。

    “回夫人的话,饭后补品的事,是叶先生吩咐的,说一涵身体弱,除了正餐和补药,其他时间也必须由酒酒专门给照顾着。每天上午十点,下午四点和晚上八点,分别要送上羹汤等给她补养。”

    管家话音刚落,付凤仪的目光就更凌厉地定在了夏一涵的脸上,声音极冷地说道:“夏一涵,我看你在这里的待遇可比我还高,比婉婷更不知道好了多少?凭什么你这样一个身份,挨了饿还要婷婷这个未婚妻委屈自己补偿你?我看照这么下去,我和婷婷都不用留在这里了,这里直接跟你姓夏吧!”

    付凤仪雷霆大怒,却也还是保持着身份和风度,每一句都像利剑出鞘,却绝不会自贬了身份。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夏一涵的脸上,付凤仪的重话也让她不能再无动于衷。

    她有些苍白的脸此时因为尴尬而泛红,张了张嘴,想要回答一句什么,却好像根本就无从解释。

    这一切没有一样东西是她要的,没有一样是她非得争取的,都是叶子墨硬给她的。假如她不感激,她不要,他会生气。可这时,他像一个局外人,看着她在这里被所有人围困,他只是冷冷的像是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像个困兽一样的挣扎。

    她的心有些痛,继而有些冷。

    付凤仪又一次逼问一句:“回答我,是不是这里有你,就已经没有我和婷婷留下的余地了。”

    这句,已经是逼迫她,让她离开了。

    夏一涵再次看了一眼叶子墨,他依然不动声色,既然这样,她希望他永远都不动声色。

    她缓缓站起身,轻声而恭敬地说道:“夫人,我不敢!叶先生是最孝顺的人,不可能为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让您这个做母亲的有半分的不高兴。现在我的存在已经给您带来了困扰,我相信叶先生也会想让我立即从这里消失。”

    说完这句话,她不自觉地又看向那个面如寒冰的男人。

    叶子墨,既然我在这里,让你那么难受,让你不停地受伤,请你借着你母亲不想见到我的机会,让我离开吧……

    付凤仪沉默地看着叶子墨,宋婉婷也极期待地看着他,夏一涵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低下头,等待着他的发落。

    偌大的餐厅一时间安静极了,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一股压抑和紧张。

    叶子墨那样面无表情,任所有人等着看他的意思,可他就是不说话,沉默地坐着,一般人也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莫小浓急的都要疯了,要是姐姐出去了,她也要出去,别说以后的荣华富贵要没有,现在一出去搞不好就要被于珊珊派人给乱刀砍了。

    在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她虽然害怕,还是豁出去了。

    她腾的一下站起来,几步跑到叶子墨身边,也不管付凤仪她们怎么看她,只是一脸焦急地看着叶子墨。

    “子墨哥,你不能让我姐走啊,她爱你!她其实很爱你的,她……”

    “小浓!”夏一涵皱着眉打断她的话:“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你回你座位上去!”

    “姐!你快说你爱他啊!你只要说你爱子墨哥,他一定不会舍得让你走的。”

    叶子墨冷冷地看着夏一涵,她妹妹都这么激动地要她说爱了,她会说吗?

    “小浓!”夏一涵又警告性地叫了一声莫小浓,眼神中已经是颇为不悦,莫小浓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被姐姐的一个眼神吓到,硬是止住了话。

    夏一涵的意思很明显是不会说了,宋婉婷不觉微微地弯了弯嘴角。

    付凤仪则始终看着儿子,此时也不说话了,等着他的话。

    酒酒也是急的很,可这样的情况,即使平时很机灵,她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看着夏一涵一副只要叶子墨点头她就走,而叶子墨就是打死了也不想说留她的样子,她满头都是汗。

    实在忍不下去了,她也往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到付凤仪身边,轻声说道:“夫人,对不起,我知道这里也没有我说话的资格,可我还是想说一句。一涵不是一个高调的人,她的所有这些都是叶先生安排给她的……”

    夏一涵刚拦住莫小浓的话,又要去阻止酒酒。

    还没等她说话,付凤仪先开了口:“你既然知道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就别说了。”

    酒酒只好尴尬地僵在那儿,没法儿再说话了。

    “夏一涵,你还有什么说的吗?”付凤仪再次把目光放到夏一涵泛红的脸上。

    夏一涵摇摇头,轻声说:“夫人,我没什么说的,确实是我不好。”

    “墨儿?”

    付凤仪之所以这么问,也是想让叶子墨自己体会到,这个女人她本身并不爱你,留着也没意思。

    她的儿子肯定也是骄傲的,未必非她不可。

    当然,这要看他一念之间是怎么想的。

    叶子墨又一次淡漠地看向那个女人,此时她没看他,而是平静地看着地面,似乎只要他一句话,她立即就可以走,一点儿舍不得的情绪都没有。

    “妈,怎么这么生气啊?就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值得吗?我不是早跟您说过,您要是看着她顺眼,就把她留下,要是看着不顺眼,随时赶出去,女人本来就是无所谓的东西。”

    叶子墨语调平淡,说出来的话却是世界上最薄情的话,夏一涵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的尊严在哪里。她苦涩地站在那儿,想着其实自从她为了要给小军报仇,答应了那个协议,就再没有尊严可言了。所以他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是她自己弄没了自尊,根本就怪不得别人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