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4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235字

    挑选安保员主要就是从体格和反应速度这两个方面选,至于长相什么的,都不是重点,林菱和林大辉也很容易达成一致。只是到了选女佣人时,两个人就有了分歧。

    林菱出于女人的私心,不想选漂亮的女孩子进来,想避免再出现第二个夏一涵。

    林大辉则从男人的角度考虑,觉得在他老板面前晃动的女人必须是赏心悦目的,哪怕只是小小的女佣人,也要看的顺眼舒服。

    两个人各执己见,竟然僵持着,谁都不肯让步,正好这时,被酒酒硬拉出来看热闹的夏一涵走了过来。

    这几天时间夏一涵没见到叶子墨,偶尔心里会觉得好像空落落的,少了什么东西。每当这个时候,她总会跟自己说,这样至少得到了平静。要是日子一直这么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心如止水,那么留在这里或者是离开,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别了。

    酒酒和莫小浓不同,莫小浓每天至少都要在夏一涵耳朵边说好几次叫她主动去给叶子墨赔礼道歉,主动示好。夏一涵不去,她就有些生气。

    酒酒则是从夏一涵的立场去考虑问题,她实在不愿意,她作为朋友,也不想勉强。只不过每次看到她有些淡淡的忧愁时,她就会想遍各种理由拉她出门走走散散心。

    “夏小姐!”林大辉看见夏一涵似乎有点儿激动,林菱则有些冷淡,甚至连点头都不愿意跟夏一涵点头。

    “你好!”夏一涵轻声对林大辉说。

    “林菱,你等我一会儿,我几句话跟夏小姐说。”林大辉说完,就从临时的办公桌后面出来。

    他是叶子墨贴身的人,夏一涵也没多想,就跟他往大厅的落地窗边走过去,那里没有来面试的人,是个安静的角落。

    “夏小姐,最近您和叶先生闹矛盾了吗?我们老板好像心情不太好。”林大辉轻声说。

    夏一涵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她记得上一次她是怎么竭尽全力地做让他高兴的事,可他还是不高兴。几天没见到他了,她以为他的心情会好了一些呢。

    夏一涵没说话,林大辉又继续说道:“不知道你们两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叶先生脾气的确不太好。不过我观察着这么多年,他也就对您一个人很用心,但他爱面子,不一定承认喜欢您。他要是做了什么让您不高兴 的事,应该也不会认错的,他就是那样一个骄傲的人,您要多包容他。”

    “我会的。”夏一涵点了点头。

    她看得出林大辉是真心出于对叶子墨的敬重才来找她说这些话,即使他没办法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夏一涵跟他也说不清,但她不想让林大辉一直为他们两个人的事担心,自然就答应下来。

    林大辉只能说这么多了,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人家女孩子这样的个性,不太可能招惹他们家的叶老板,主要问题是出在那个固执分子的身上。

    可每次他想要提一个夏字,叶老板的表情就黑了,他为了自己的光荣前程,只好闭嘴了。

    从选人开始到此时,叶子墨都没有出现,林大辉却不知道此时此刻一道凉飕飕的目光正射到他后背上。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先生站在了临时办公桌不远处,一双墨黑的双目一瞬不瞬地看着林大辉和夏一涵。

    他们说话时的距离其实不算很近,不过从那边看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儿近的。

    酒酒注意到叶子墨那一副扑克脸,忙跑过来叫夏一涵,还没等她跑到近前,就听到林菱抬高了声音叫了声:“林大辉!叶先生叫你!”

    林大辉听到叶先生三个字,回头一看,心里不禁暗叫不妙。

    他只不过是想要牵线搭桥,怎么现在的场面弄的好像是他在有意泡他妞似的?真杯具啊!

    夏一涵也下意识地循声看过去,同样注意到了叶子墨脸色不佳。几天没见到他,现在看到他,哪怕只是这么远远地看了一眼,她都发现自己有点儿不能平静了。

    虽然有些不能平静,不过她倒还冷静,见了他那表情,知道估计是小心眼的毛病犯了,目标还直指林大辉。

    她不能让一个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好人受了冤枉,她得跟他说明事情的原委。

    于是在经历了几天没见面的空白后,夏一涵朝叶子墨走出了第一步。

    “一涵,太子爷脸真黑啊,你小心些。”酒酒也看懂了夏一涵的意思,小声在她耳边说道。

    叶子墨看夏一涵朝他走过来,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说,就站在这里等她。等她过来,狠狠亲她一顿,问问她,冷了她这么几天,她有没有认识到错误。

    心里是这么想的,强大的自尊心却在此时发挥了作用,他还是慢悠悠地走到临时办公桌前,冷着声音问林菱:“选的怎么样了?”

    林菱如实做了汇报:“叶先生,安保员已经选完了,左边站着的几位是选好的,右边几位是淘汰的。”说着,林菱用手指了指大厅中排队站着的年轻男子们说道。

    “女佣人还没定,我和林大辉有些分歧,我个人觉得既然是女佣人,选一些动作麻利,能吃苦耐劳的最重要。”

    她话说到一半,林大辉已经跑过来,带着几分拍马屁嫌疑地说道:“我的意思是,叶先生的女佣人必须长的漂亮,要赏心悦目,这样叶先生见了,心情才会好。”

    叶子墨眼睛的余光扫到了夏一涵,她已经走到近前了,因他正在和两个助理交流,她就安静地站在那儿,似乎有话要说。

    林菱看出叶子墨现在对林大辉有些小小的不满,而且他一般也不会以貌取人,所以她心里想,他一定会按照她的标准来的。

    她却想不到,叶子墨的目光会往候选的女人看过去,扫了几眼以后,对林菱说道:“第一个,第三个,第四个,第六个,第七个……就要这十个人,我喜欢漂亮的。主宅的客房还空着几间,以后她们可能会有需要住的。”

    林大辉简直是要汗死了,他老板这是抽了什么风了,又故意惹人家生气?

    他偷偷看过去,夏一涵的脸色倒还平静,只是他这一眼注定他自己是没办法平静了。

    “看什么呢?人都选完了,你是不是应该去做些别的工作了?”叶子墨声音凉凉的,虽然黑着脸,不过他对待林大辉还算是比一般人要温柔一点点的。

    “叶先生,现在快四点半了,我现在回市区集团,也要半个多小时车程,到了就差不多下班了。”林大辉小声嘟嚷道。

    “那就别回集团了。”

    “谢谢叶先生!”

    “这附近不是新开了一个楼盘吗?我听很多人说这个楼盘晚上有些古怪的声音,你胆子大,晚上就在那里住,听听看是不是真有什么声音。”叶子墨眉头也不动一下,说起瞎话来,完全是不着痕迹。

    “老板,您饶了小的成吗?我保证以后目不斜视,绝对不乱看。我胆子小,我连个蟑螂都怕,那地方黑灯瞎火的……”

    “住两个晚上。”叶子墨唇角一扬,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林大辉更毛骨悚然了。

    “好吧,一个晚上,我立马去!”林大辉只好认栽了,再要求情,以叶子墨的性格,他就得三个晚上,四个晚上,十个晚上也是说不准的事了。

    林大辉往前走了两步,又回头,轻声问叶子墨:“能不能给两床被子啊,那里听说可冷了。”

    “酒酒!去找管家要两床被子给他带过去。”叶子墨命令道。

    “是,叶先生!”

    酒酒答应完刚要走,就被夏一涵轻轻扯住了手腕,她往前又走了两步,站在叶子墨面前,低声说道:“叶先生,能稍微等一下吗?我有句话想跟您说。”

    她小脸认真地仰着,带着几分期待地看着他,低柔的嗓音让人一听,好像就想答应她说的任何话。

    就是这么一个能撼动人心的女人,她的心里却放着别人,而不是他叶子墨。

    “酒酒,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是没听到我的话?”

    叶子墨就是不说话,气势也够吓人的,这会儿还带着责备的语气,酒酒只能没出息地答应着,听到了听到了,转身就走了。

    “叶先生!您可以到那边听我说两句话吗?”夏一涵又低低地问道,语气中满是谦恭和期待。

    她不在这里说,是因为大厅里人太多,她不好当众把林大辉的话说出来。

    林大辉一看夏一涵这举动,就猜想到她可能是要为自己求情。这多好多善良的女人啊,他家老板脑袋真是被驴踢了,心里有人家,干什么还要弄的人家跟个小媳妇似的,说个话都不敢好好跟他说。

    他看到夏一涵的可怜模样,真想说一句,我就算是在那不见人烟的地方住上一年,我都不想你给我求情,看着都不忍心啊。

    这话他也就是敢在心里嘟嚷两句,要是敢说出来,估计老板大人能直接让他滚蛋。

    叶子墨不看夏一涵,而是对林菱说道:“把今天选好的人一起交给管家吧,没事你可以下班了。”

    说完,转身就走。

    夏一涵被他这么当做不存在,心里有些难受,不过还是跑着跟上他的脚步,在他身后轻声说:“叶先生,林助理只是来问我跟您之间怎么了,他对您忠心耿耿,您不要罚他好吗?”

    林菱亲眼看到了夏一涵的举动,也听到了她的话,她始终是有些嫉妒夏一涵的。总觉的她这么多年默默看着叶子墨,他好像都没看到她的存在,却不想一个花瓶女人能让他花那么多心思。今天见了这样的场面,她对夏一涵的认识忽然有了一些转变。

    林大辉和林菱本身也很熟悉,一直知道她在想什么。

    “其实她挺好的,是吧?”林大辉小声问林菱。

    “有什么好,可怜兮兮的像个小媳妇,不知道为什么叶先生喜欢这样的人。”林菱大概是在叶子墨身边呆太久,自然而然地传染到了他嘴硬的毛病。

    “你不懂,男人就喜欢温柔的女人。”林大辉低声说道,随即努努嘴,叫她往走廊上看。

    他们家的老板,看着多酷啊,还不是停了步,听人家说话了嘛。

    “你这是几天没看到我,故意找机会想接近我吗?”叶子墨声音清清冷冷的,那份冷淡和嘲讽真让夏一涵有逃跑的冲动。

    “叶先生,没有,我是向您解释一下林助理他……”夏一涵话说一半,下巴忽然被叶子墨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

    “你太多管闲事了!”他淡漠地说完,又在她微微错愕的表情中忽然放开了她,继续往前走。

    “叶先生!”夏一涵不死心地在后面跟了几步,到底追不上他,很快他就进了门,且门还被他关上了。

    他早说过,没有他的命令,她是不能进他门的。

    夏一涵只好停下脚步,有些无奈地往大厅看了一眼,真是可惜帮不上林大辉的忙。

    “姐!姐!你快进来!大事不好了!”莫小浓忽然打开客房的门叫夏一涵,大事不好了这几个字吓了夏一涵一跳,她是本能地想到说不准是养父母出了什么事。

    “怎么了?是爸妈他们……”

    “不是不是,你进来,我跟你说。”莫小浓拉住夏一涵的手,回了客房。

    由于莫小浓刚刚的声音很大,叶子墨也听到了一些她话语里的内容,眉头不自觉地就皱了起来,暗想,那个该死的女人能有什么事?他怎么都没得到消息呢。

    “什么事,小浓?”夏一涵有些急了。

    “姐,你最近得罪了子墨哥,他都下令不查小军哥的事了,于理事长那边也不调查了。”莫小浓极认真地说道。

    “什么?不可能吧!”夏一涵觉得既然叶子墨答应了要把莫小军的事查清楚,而且他们是有协议的,他应该不会说不让查就不让查。

    惊讶过后,她稍稍冷静了下,就觉得是莫小浓想让她长期留在这里故意这么说的。

    “姐,你快去说说软话,给子墨哥道歉,跟他重归于好吧。你再不低头,我就死的惨了。”

    “你从哪里听说的?”夏一涵问莫小浓。

    “你看!这是于珊珊的号!这是她发来的信息。”莫小浓到了这时,也不怕姐姐知道她跟于珊珊有联系了,为了让她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她连以前给于珊珊发的协议照片都给她看了。

    夏一涵定睛一看,还真是于珊珊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莫小浓,你以为你躲在别墅里不出来我就对付不了你吗?叶子墨已经下令莫小军那件事不查了,连我爸爸也已经没事回家了。我看你还能在那里呆多久,我等着你出来!

    仔细确认了几遍,夏一涵才不得不相信,的确是于珊珊发来的信息。

    她真想拿着这条信息去给叶子墨看,问他,是不是真的下了那样的命令。

    左思右想以后,她还是压下了自己的冲动。要是叶子墨真的不让查了,一定是因为觉得她太在乎莫小军。要是她这时候拿着这还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问他,说不准他会更觉得她在乎莫小军,只会把情况越弄越糟糕。

    “姐,你想想办法行吗?这么下去,我就危险了。”莫小浓一脸焦急,看的夏一涵也不忍心,忙安抚她:“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急。这消息也未必是真的,说不准是于珊珊特意发来吓唬你的,就算是真的,你也别太担心。他能让人不查,也就能让人查,我会想办法的。”

    “我的亲姐,你一定要救我,可一定要早点去找子墨哥道歉啊。”莫小浓都快哭了,夏一涵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答应:“嗯。”

    她虽然看起来平静,其实这个消息对她的震动也是很大的。

    已经做了这么多,她是绝对不可以让这件事停下来,也绝对不可以让于珊珊有哪怕一点点的机会对莫小浓下手的。

    她明白要去找叶子墨主动示好,照样还是会碰壁,受他的羞辱,为了小军和小浓,再大的羞辱,她也会忍下。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夏一涵虽然坐在叶子墨身边,叶子墨依然像是没看见她似的,对她视而不见。

    这几天叶子墨对夏一涵的冷淡倒是让宋婉婷暗暗高兴,她只盼着这种情况能多持续几天,哪怕是只持续到她和叶子墨共同外出都好。

    她听了付凤仪的话尽量在生活中多关心叶子墨,还好她每次送的东西,叶子墨虽然没说她做的多好,却也给了面子吃了。当然,她每次给他拿吃的东西,都是在他母亲面前,这也可能是他没拒绝的一部分原因吧。

    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关系比前段时间总算好了一些。

    今天于珊珊发来信息问宋婉婷夏一涵在这里的情况,她叫她耐心地等等,说两个人现在在闹矛盾。

    她却不知道于珊珊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做了什么。

    “子墨,你不是很喜欢吃这个羊肉煲吗?多吃些,我听郝医生说,羊肉温补暖胃的。”宋婉婷站起身走到叶子墨身边,亲手添了一些羊肉给他。

    “你也多吃些,这段时间脸色是不太好了。”叶子墨难得关心一句宋婉婷,这对她来说确实已经盼望了太久。

    “我会的,子墨,我会的。”宋婉婷的声音竟有些淡淡的哽咽,眼圈儿也微微的红。

    这声音让付凤仪有些触动,心想,不管宋婉婷有多少的目的,到底她对叶子墨还是真心的。

    叶子墨也不觉往她脸上看了一下,虽然没多说什么,她的感动他心里也多少是有些触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