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4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18字

    什么大事……莫小浓这才想起,昨天一激动,说出大事时声音太大了。

    “你的表情告诉我,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如果你还想要以后留在这里,让我派人保护你,你就如实告诉我!”叶子墨的表情很冷,因为是对莫小浓说话,语气倒不算多严厉,但他的语意还是让她怕的。

    要是她不说,她立即就会被他扫地出门,那她不完蛋了吗?

    姐,你别怪我啊,我必须得说。

    她心一横,索性就把于珊珊短信的事全部告诉给了叶子墨。

    她以为她一说完,叶子墨就会勃然大怒,出乎她的意料,他的表情非常平静。

    谢天谢地,她轻轻抚了抚心脏,小心翼翼地问叶子墨:“子墨哥,你不会生我姐姐的气吧?她其实很爱你!”

    “不会,我看你还没睡醒,接着去睡觉吧。”

    “那说好了,你真的别生气啊,你们两个可别闹别扭了,我看着都累。”在叶子墨点了头以后,莫小浓放松地打了个哈欠,走到门口,听到叶子墨又说了一句:“不要告诉夏一涵你跟我说了这件事,还有,你不用担心,我没有让人停止不查那个案子。于珊珊也威胁不到你的安全,但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

    莫小浓听到叶子墨还这么关心她的安全,很觉得欣慰。

    从这点来看,她觉得,他应该也不会特别生夏一涵的气吧。

    莫小浓回了房间以后,还是困,就又睡了一会儿,夏一涵回来时,和她走时一样。

    “小浓,起床啊,你今天没课吗?”她站在床边叫了她一声。

    莫小浓这才揉揉眼睛起床,一眼看到夏一涵手里拿着的保温饭盒,她有些奇怪。

    “姐,那是什么啊?”

    “是给叶先生做的早餐。”夏一涵也不瞒她。

    “好,好,姐,你总算开窍了,子墨哥肯定高兴。”

    “但愿吧。”夏一涵冲她笑了一下,随后把保温饭盒放到了床头柜上。

    叶子墨一般早上运动过后,等汗消了,都会在自己卧室内的浴室冲个澡,而后换上白天要穿的正式衣服,再去主餐厅吃饭。

    夏一涵听到叶子墨回来,算准了时间,估计他差不多已经冲好澡换好衣服了,她才带着几分紧张地端着保温饭盒出门。

    走到门口,莫小浓忍不住叫了一声:“姐!”她想要提醒夏一涵一声,要是叶子墨生气,叫她小心些。

    “有事?”

    “没有没有,我是要你加油!”

    思来想去,她还是不敢说,不敢违抗叶子墨的命令。

    夏一涵出门后敲叶子墨的房门,他的声音和平时并没什么不同。

    “进!”

    扭门进去,夏一涵轻声说:“叶先生,我早上起来给您准备了一份早餐。”

    叶子墨淡漠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很淡地问了句:“是什么啊?”

    他这么问,是不会拒绝她的好意吗?夏一涵心下高兴,所以拿着保温盒快步走向他,在他面前站定,打开保温盒。

    叶子墨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她做的早餐,没有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他只是在想,她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做这些?跟上次给他做饼干不太一样吧。这份早餐就像昨晚她把自己当成送他的宵夜一样,都是因为怕莫小军的案子不查了。

    她那样一个保守的女人,能够主动穿上暴露的睡衣,能够低声对他说,想让他高兴,真是难得啊。

    昨晚,他也没轻折腾了她,她那么累,早上还能爬起来给他做早餐。

    这又是多么的有心,可惜,这心不是掏给他叶子墨的,是给别人的。

    他对这个女人,是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的失望,甚至失望的不想去讽刺她,不想粗暴的对待她。

    他没给表情,夏一涵就又有些不安,她看了看他的脸,轻声说:“对不起,我不太会做,可能没有你平时吃的东西好。但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砰砰砰”,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进!”

    进门的是人宋婉婷,她手上端着一个餐盘,餐盘上面的一个小盘子里面装了几块金黄色的蛋糕。却是夏一涵在厨房里看到的她旁边那位师傅做的,除了蛋糕,还有一个装纯牛奶的杯子。

    “子墨,早啊,我今天早起亲手给你做了小蛋糕,你尝尝吗?”宋婉婷满脸笑容。

    叶子墨的嘴角弯了弯,“你自己做的?看着做的不错,拿过来吧!”

    “好!”宋婉婷依然笑着,目光扫过夏一涵端在手上的保温盒,脸上有一抹淡淡的胜利的喜悦。

    “叶先生,宋小姐做的东西一看就比我做的好,您慢用,我回房去了。”

    夏一涵没有说宋婉婷那蛋糕根本就不是她做的,她觉得没有必要说。他选择信谁,谁的就是亲手做的,不是亲手做的,也成了亲手做的。他不信谁,就算是亲手做的他也不会待见。

    说完,她再没有呆在那个房间里的勇气,端着保温盒快步往门口走。

    “等等!”叶子墨叫住了她。

    夏一涵停了步,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点点希望。会不会他还是愿意吃她做的早餐,而不是宋婉婷的呢?

    “拿过来!”叶子墨又说,她于是转过身,重新端着保温盒回来。

    叶子墨接过了夏一涵手中打开了的保温盒,这回轮到宋婉婷脸色尴尬了。

    今天早上厨房的师傅跟她说了,说夏一涵在厨房里忙活了一早上,估计是给叶先生做的吃的。

    最近叶子墨对夏一涵冷淡,所以她是觉得自己有可能会赢过她的,难道叶子墨又改变主意?

    “婉婷,你看看,她做的好吗?”叶子墨淡漠地问。

    宋婉婷也不知道叶子墨这句话是什么含义,她一向在他面前扮演大气的角色,所以勉强挤出一丝笑,“好啊,很好,虽然不像是大厨的手笔,不过一看就是用了心的。也难为了涵妹妹,早上做这些时,我是看在眼里的,真的很用心,比我还用心。”

    “再用心,也是垃圾!”叶子墨忽然如是说,寒冷的眼光还掠过夏一涵突然变的异常难看的脸。

    这句话明显不像在说那份早餐了,仿佛直指她这个人。

    “帮我扔了!还是你的早餐看着有胃口,我很喜欢。”说完,叶子墨单手接过宋婉婷手上的托盘,把那个保温盒递给了宋婉婷。

    宋婉婷心里那个乐啊,高兴死了,不过脸上还是有些惋惜地劝道:“子墨,这样不好吧,会伤了涵妹妹的心。”

    “扔!”叶子墨淡漠已极地挤出这个字,顺便拿起了宋婉婷送来的小蛋糕,放入口中。

    这回宋婉婷不劝了,往前走了几步,毫不客气地把那个保温盒举起来,哗啦一下,夏一涵用心排列的整整齐齐的鸡蛋卷悉数落入垃圾桶。

    夏一涵已经做好了碰壁的准备,却没做好被他这样当着宋婉婷贬损的准备。

    她以为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平静,没想到他一句垃圾,一句扔了,她的心会那么痛,痛的就像是不能呼吸了似的。

    明知道她现在应该识趣的离开,而不是傻傻地站在那里看叶子墨吃宋婉婷送来的食物,可不知道怎么了,她的脚就像是定在地面不能动了。

    “你自己也还没吃吧,尝尝看。”叶子墨拿起一块儿小蛋糕亲自递给宋婉婷。

    这一幕让夏一涵就像被针扎到了心一样的刺痛,她再看不下去,扭头就走。

    转身的那一刻,她的脸上竟然感觉到一阵冰凉,多奇怪的眼泪,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不敢停留,不敢让那么和谐的两个人看见她的泪水,她像是一个逃兵,在战场上败下阵来,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一口气跑回自己房间,她扭开门进去,紧紧地背靠着门,站在那儿,泪水如决堤了一般不停地往下流。

    她那么伤心,伤心的都出乎她自己的意料。

    “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莫小浓吓坏了。

    这么多年,夏一涵是最隐忍的,只有莫小浓动不动就哭,从没见过她哭。就是莫小军过世,她只是看到她血红了眼,却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声无息地流眼泪。

    夏一涵的伤心是让莫小浓动容的,她走上前,慌乱地帮姐姐擦眼泪,边问她:“是你做的早餐子墨哥不喜欢吗?”

    “不是,不是,别问了小浓。”夏一涵哽咽着说。

    为了不让莫小浓为她担心,她流了一会儿眼泪,强迫着自己平静下来。

    “姐,你告诉我好吗?你这么不说话,要把自己憋出病来。”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他不喜欢我做的早餐,他喜欢宋婉婷送给他的。而且,他让宋婉婷把我做的早餐扔了。”这大概是夏一涵第一次对莫小浓诉说自己的委屈,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说出来心里会好受点儿。

    或者要把这些说出来,亲自体会一下那男人对她是多么无情,这也是要自己对他死心吧。

    “真的?姐,他也太过分了!我们不生气了,别伤心了,我估计他……”莫小浓想起叶子墨这么对待夏一涵可能是因为她说了于珊珊的事。

    “我估计他心情不好。”

    夏一涵失神地点了点头,轻声说:“是,我不伤心,没什么好伤心的。本来就是有求于他,还有求人办事不看脸色的吗?”

    “姐,你别这样,要是你觉得委屈,你还是哭吧。”莫小浓上前,轻轻抱住夏一涵,实在是她那副隐忍着的模样太让人心疼了。

    夏一涵真的不哭了,她答应过小军不哭的,现在为什么要为另一个男人哭呢。

    “一涵,莫小姐,吃早餐了。”门外是管家的声音,夏一涵轻轻推开莫小浓,擦干眼泪,扬声说道:“知道了,谢谢!”

    “姐,你现在吃的进吗?”

    “吃的进,走吧。”

    她太明白她的身份了,受点委屈就不吃早餐?到时候恐怕宋婉婷又会生事,暗示她矫情,清高。

    叶子墨虽然吃了宋婉婷的早餐,还是出现在主餐厅的餐桌上来陪母亲。

    宋婉婷这天早上脸上的笑意很由衷,甚至脸蛋儿红红的,有种衷喜上眉梢的感觉。

    夏一涵和莫小浓来的时候,叶子墨冷漠的眼神不着痕迹地落在夏一涵的脸上。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女人出去的时候后背微微的耸动,是哭了?

    现在看到她眼睛红红的,他确认了他的猜想,她也会哭吗?他以为她为了莫小军已经可以刀枪不入,冷静的像石头一样呢。

    付凤仪也注意到了夏一涵和平时的不一样,不过宋婉婷在,她并没有问什么。

    早餐,夏一涵没胃口,嘴边却一直挂着笑,表现的像往常一样。

    “妈,去敬香的事已经安排好了,今天就走,坐直升机,这样去省时间,也省的您旅途劳累。”

    “坐什么直升机,吵得慌,我就坐火车。”付凤仪坚持道。

    她此行不过是想撮合一下两个人,肯定是时间越长越好。

    “妈……”叶子墨还想劝一句,付凤仪脸色就稍微严肃了一些,说:“我知道,你时间宝贵,要是不愿意陪着我坐那么久的火车,你就干脆别去,有婷婷陪着我就行了。”

    她都这样说了,叶子墨还能说什么,只好顺着她的意思。

    好在他当时也有备选方案,考虑到了母亲可能有这个需要,火车票也派林菱准备好了。

    “林菱也准备了软卧的票,今天也可以出发,婉婷,你没问题吧?”

    宋婉婷摇摇头,忙说:“没问题没问题。”

    “管家,备一辆商务车。”叶子墨命令道。

    “是,叶先生!”

    叶子墨又往佣人那里扫视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酒酒身上。

    “酒酒,你带上两套换洗的衣服,跟着照顾夫人和宋小姐。”

    酒酒一听,还让她跟着,嘿,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她可以好好给叶子墨和宋婉婷照照亮了,只要有她酒酒在,宋婉婷就别想爬上太子爷的床。

    宋婉婷一看,跟上她这么个碍眼的,这不是摆明不让她得逞吗?

    她忙对叶子墨说道:“不用吧,我不用照顾,我来照顾阿姨就好。”

    叶子墨微微皱了皱眉,宋婉婷立即改了口:“不过我一个人可能是会有照顾不周到的地方,有个人跑跑腿也好,酒酒还激灵,就跟着去吧。”

    付凤仪倒不担心这个,就算有酒酒在,一共也就他们四个人,晚上,她叫酒酒陪着她老太婆睡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饭后,酒酒也来不及单独跟夏一涵说话,只是给她使了个眼色,要她安心,意思她会保护好太子爷不受玷污的。

    为了付凤仪出行,管家除了备车,也安排人备了一些比较方便的吃食,也让人给准备了换洗的衣物等。

    宋婉婷借回房收拾东西的机会给于珊珊发了个信息,告诉她今天开始他们一行人出去敬香,说现在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叶子墨不在,没人会保护夏一涵。她也不在,可以洗脱是她做的嫌疑。宋婉婷本来想用一用方丽娜的,不过后来想想,要是失败了,她很可能会出卖她,所以她还是改变了策略。

    “昨天别墅里新招进来了一批女佣人。我会安排管家明天派两个人出去,你想办法吧,是买通还是威胁,都随你。只是要记住,不能暴露我,那样就算失败了,我们还有机会。”

    很快于珊珊就回了信:“我知道了,你放心,这次我直接要了她的命。”

    走之前叶子墨看都没看一眼夏一涵,不过在众人都准备停当,要上车的时候,叶子墨却把管家叫过来,吩咐他:“我不在的这几天,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出去,外面任何人也都不能进来。莫小浓这几天就留在这里,不要去上学。门口守夜的人,增加到六个。”

    “是,叶先生。”

    管家回答时,心里还在琢磨着,宋婉婷已经悄悄地下了命令,让他把昨天新招进来的人借口派出去买东西,好要宋婉婷安排的人做做手脚。

    现在他这样命令了,就很麻烦了。

    也不知道宋婉婷还有没有别的计划,希望是有的。

    他正在想着,不防叶子墨忽然沉声说了一句:“管家!”

    这声管家叫的他有些发慌,很有压迫性,他抬起头恭敬地看着叶子墨,问:“叶先生,还有什么交代的?”

    “我已经派人检查过了,别墅里所有的摄像头都是完好的,我回来的时候,会调阅离开时的所有录像。要是某个摄像头有损坏,你的饭碗就没了。”

    他这话说的宋婉婷心里都有些慌,要采取行动,想不露痕迹,肯定是要遮掩摄像头的,难道他预知到了?

    “我知道了,叶先生!”管家的头上果然微微的冒了些汗出来。

    他以为叶子墨的话说完了,弯身帮他把车门打开,没想到他又说了一句,且语气更严厉:“保证这里每个人的安全,要是有人受了伤,她受多重的伤,你就准备受多重的伤。万一一不小心出了人命,我让你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