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4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60字

    厨师杂工们和女佣安保们都住在工人区里,他直接去敲了廖厨师的门。

    廖厨师一个人住,听到敲门声,他就像个受惊的老鼠一样腾的一下跳起来去开门。

    两个男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色都是土灰色,管家进门后直接把门关了,而后把药包拿出来,颤抖着手放到廖厨师手上。

    “我……管家,我害怕。”廖厨师的声音也在颤抖。

    “我们要真是这么干了,太,太子爷不会放过我们的,我怕。”廖厨师越说越怕,眼睛甚至都血红了,声音也越来越抖的厉害。

    “必须这么干!别怕了!我们孩子都在那女人手上呢。”管家这时倒是已经冷静多了。

    他是真的觉得宋婉婷和姓于的太狠也太厉害了,竟然短短的时间就成功地把他和廖厨师家的孩子都给控制了,这种人实在是得罪不起啊。

    “管家,您说我们可不可以告诉叶先生?说不定叶先生有办法……”

    “不行!想都别想,他现在在千里之外,我们的孩子就在刀子底下,到时候夏一涵没事,我们的孩子都完了。必须做!明天早上你就放到她早餐里面,我刚刚闻了一下,这东西确实没味道。姓于的说了,下药以后至少一个月以后她才会死,到时候警察还不一定能查到,我们现在只能这么干了。”

    “谁?”管家刚说完,就听到外面好像有人的脚步声,吓的赶忙喝问了一句。

    “我怎么没听到,没谁吧,你别吓唬自己了。”廖厨师听管家这么说,开始的紧张劲儿稍稍缓解了一下。

    管家有些不放心,拉开门四处看了一下,确定没有人,才又把门关上。

    “管家,你说我们做完以后要不要一起跑啊?”廖厨师又小声问他。

    “不行!要是她没有提高警惕,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我们就不跑,没事。现在一跑反而就很明显地告诉叶先生是我们做的了,你明早上放完,就当做什么事多没有发生一样。等过几天,我就想个理由,让叶先生把你开除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快回去吧!”

    “嗯!”管家答应一声,用力拍了拍廖厨师的肩膀,嘱咐道:“你一定要放,别想什么花样,现在我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我会监督你的。还有,要是这招不成功,于小姐说,要你亲手掐死夏一涵。你看着办吧!”

    管家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唯一的这一个转嫁风险的办法了。

    到时候这一切都是于珊珊的主谋,他最多也就是个从犯,走法律程序,他也没有死罪。

    廖厨师一听,更吓的如同筛糠一般,管家就趁机劝他,说没事的,只要把毒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夏一涵投了,就不用直接下手了。

    “好,我豁出去了!我明天早上一定把毒给她放进去!”廖厨师孤注一掷地说道。

    确认了他不敢把事情说出去,全部安排妥当了,管家才回了主宅。

    他侧耳在夏一涵门外听了一下,听到夏一涵和莫小浓还在聊天,两个人都安安稳稳地呆在原地,应该是跑不了的。

    ……

    叶子墨打完电话没多久,宋婉婷就来找他,为了能达到目的,她在付凤仪的房间洗了澡,这时直接穿了一条颜色瑰丽的睡裙,走动之间身上香风习习。

    刚刚她收到了于珊珊的信息,说已经安排下管家和廖厨师两个人一齐对付夏一涵,给她下毒。并且也要她放心,她除了在打电话时对管家提过有她宋婉婷的参与,并没有留下实质的证据,她不会被牵涉其中的。

    关于那毒的毒性,于珊珊也在信息里给宋婉婷详尽说清楚了。说等她回去以后,夏一涵就会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死亡,会是器官衰竭。

    宋婉婷想着这于珊珊是个狠角色,莫小军都被她弄死了,她是绝对不会对夏一涵手软的。

    她又不牵涉其中,还能坐享其成,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子墨!”她温柔地唤了一声。

    “怎么还不睡?”叶子墨故意不解风 情地问宋婉婷,她的脸略略地尴尬了一下,随即挤出一丝笑,说:“一个人睡不着啊,想跟你一起聊聊天,行吗?”

    还没等叶子墨说行还是不行,正好听到敲门声,叶子墨眉头动了动,不用看门外,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进!”他朗声说了一句,门开了,果然看到酒酒探头进来。

    宋婉婷就知道这丫头会坏事,付凤仪还悄悄跟她说,叫她别担心,说晚上酒酒会陪着她睡的。

    她也不知道她是狡猾的找了什么借口,付凤仪才给她放行的。

    宋婉婷不动声色地往叶子墨床上坐下,问酒酒:“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啊?怎么把夫人一个人放在房间里了?”

    酒酒才不理她,直接跟叶子墨说话。

    “叶先生,我是来问一下,明早上夫人要吃什么呢?”

    “这附近早上也不会有太多选择,你问我母亲就好了。”叶子墨温和地说。

    “哦!”酒酒有点儿小失望,心想着,太子爷啊,您不烦她吗?我来不就是想要找个机会让您把她赶出去的吗?

    酒酒只好关上门离开,她一走,宋婉婷直接脱了拖鞋,爬上叶子墨的床,轻柔地说:“子墨,我给你按摩一下肩膀吧,今天这一路,你也累了。”

    没等叶子墨有所表示,门又被敲响了,叶子墨表情依然是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在想,那该死的女人选朋友倒是会选,这么忠心耿耿的。

    宋婉婷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真希望叶子墨就这么隔着门问酒酒一句什么事,然后把她打发了算了。

    没想到,他还又说了一句:“进!”

    酒酒又扭开门探头进来,脸上堆着笑,说:“叶先生,真抱歉,我刚刚忘了问您,您明天早餐要吃什么啊?”

    “这里条件也简陋,我就吃一碗素面就行了。”

    “哦!”酒酒可是给叶子墨使了眼色的,怎么他好像就视而不见的,这眼看着宋婉婷都爬上他的床了,可把酒酒给急死了。

    她只好又要关门,宋婉婷怕她再进来,凉凉地说道:“我明天早上跟叶先生一样,吃一碗素面就行了。你早点陪着夫人去睡吧,别过来打扰我和叶先生了。”

    酒酒撇了撇嘴,又不甘不愿地看了一眼叶子墨。

    她总是不相信,他真能愿意跟宋婉婷这种蛇蝎女人尚床吗?他不觉得恶心吗?

    正在酒酒对叶子墨极度失望的时候,忽然听到叶子墨又开口:“酒酒,你今天白天说的上次去山上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是什么事啊,进来讲给我听听。”

    啊!酒酒喜出望外,二话不说地钻进了房间,“叶先生,说来还真有些话长呢,您要是有耐心听,我就给您慢慢道来吧。”

    宋婉婷一看,这是成心捣蛋,她也不看酒酒,直接对叶子墨说:“子墨,你要不明天白天再听她讲吧,这么晚了。阿姨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放心啊。”

    “哎呀!”酒酒忽然夸张地说了一句,硬是吓了宋婉婷一跳,不禁抚着胸口不悦地轻斥了一句:“你这丫头怎么一惊一乍的,想吓死谁啊?”

    “您是心有鬼吧?叶先生怎么没害怕呢。”酒酒不轻不重地说了声,在看到叶子墨投来的警告的目光后,她吐了吐舌头。

    叶子墨的意思很明显,她毕竟是个小佣人,不能明着对宋婉婷不敬的。

    “宋小姐!我哎呀一下,只是想到,您还真是一个好儿媳。您看,现在叶先生又非要听我讲故事,您又非要这么担心夫人。所以啊,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讲故事,您去陪夫人,这可真是两全其美!”

    叶子墨每次听酒酒瞎掰,心情都会不自觉地变好一些,他没想过这是不是爱屋及乌的表现。不过看着宋婉婷那副说不过酒酒,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他就觉得酒酒还真是个极 品。

    “这不好吧,子墨……”宋婉婷有些不甘愿地询问了一下。

    叶子墨却也不明说,只是含糊其辞地淡然说道:“你想去陪,就去陪陪,不想就算了。”

    他这么说了,她哪里敢不陪啊。

    “我怎么会不想去呢,呵呵,我最喜欢跟阿姨聊天了。你们慢慢讲吧,我这就过去!”

    宋婉婷带着笑容出门,出门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变的阴狠狠的。她真恨酒酒没在家,否则一定要让于珊珊也给她一份毒药,看她还能不能牙尖嘴利地气她。

    “叶先生,太子爷,你感谢我救了你吧?”酒酒见宋婉婷走了,小声问叶子墨。

    叶子墨则是一脸的严肃,反过来问她:“你救了我什么啊?”

    “哎呀,我要是不进来,您这不是贞 洁不保了吗?您可要为了一涵同学守身如玉啊。”

    听到这个名字,叶子墨的脸色沉了沉,酒酒又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心想:您走之前那个关心的劲头儿到哪里去了,现在又装出一副对人家不在意的样子。

    酒酒知道他心里是想着夏一涵的,所以他不说话,她就自顾自地站在那里说夏一涵的事。

    “您知道吗?第一天我们来面试的时候,管家要我们这些人去做饭,大家都不愿意去做。后来方丽娜就使唤刘晓娇去,还说刘晓娇一看就小家子气。我们一涵同学当时就鸣不平,提出她去做,那是多有侠女风范啊。还有那天晚上,不是您说夏一涵引诱了您吗?就是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涵出来的时候裙子都湿了。我晚上就劝她,说我也很崇拜叶先生,不过我们身份太低微,叶先生看不上我们的,我们远远看着就好了。”

    叶子墨靠在床头,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酒酒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在听。

    只是说到这里,忽然听到叶子墨问了一声:“她怎么说?”

    酒酒心下窃喜,这不还是关心人家吗?

    “她说她有自知之明。”

    他就知道,反正在那女人的计划里,是从来就没有把他放进去的。她为什么就能那么笨,不知道想一条捷径,直接诱 惑他,上他的床,不是更容易达成目的吗?

    还要绕一大圈,去听海志轩的安排。

    不过经过了最近一段时间的观察,叶子墨对夏一涵的一些想法有所改变。他原来一直以为她是受制于省委会长的,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像。

    她是海志轩弄进来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不过夏一涵不是那种会为了给莫小军报仇会去害人的人。

    从前的一些地方,他是误解了她的。

    不过误解了也就误解了,他不会跟她说一句抱歉什么的,他不会像林大辉那么没出息,不可能低眉顺眼地跟女人说对不起。

    更何况现在那个女人的心里还没有多少他的分量,也称不上爱他,他就更不可能对她有一点点示弱的行为。

    “你回去吧,让宋婉婷进来,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叶子墨忽然这么命令酒酒,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了。

    想了想,一定是最后这句话,她不禁恨不得咬住自己的舌头。

    “叶先生,不是,其实一涵她是喜欢你的,她只是嘴硬。”

    “回去!”叶子墨加重了语气,不过对和夏一涵说话时的冷漠相比,他对酒酒,对莫小浓的态度都要好很多。

    酒酒一声叹息,心里对夏一涵感觉很愧疚,都是她搞砸了,这下要是叶先生跟宋婉婷上了床可怎么办。

    叶子墨当然知道酒酒的小心思,而且他也相信,她们闺蜜之间什么话都会说,她回去一定会告诉夏一涵,说他在这里跟宋婉婷同 床了。

    他就是要让她不停的吃醋伤心,谁让她连做梦都要叫别的男人名字。

    酒酒无奈地回到付凤仪的房间,宋婉婷一见她回来,心里又涌起了希望。

    “去吧,婷婷。”付凤仪微笑着说,宋婉婷脸一红,轻轻点了点头。

    宋婉婷再次敲响了叶子墨的门,酒酒还不死心地悄悄找了个借口,到他们门外听了听,听到宋婉婷说:“子墨,我们休息吧。”

    叶子墨也听到了外面轻轻的脚步声,于是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好。”

    待酒酒走了,宋婉婷爬上叶子墨的床,却想不到叶子墨会下床,去了标间里面的另一张床。

    “子墨,你?”宋婉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觉得他这样也太让她尴尬了。

    “我们是出来敬香的,佛门净地,还是守些规矩吧。”叶子墨声音淡淡的。

    “这……”宋婉婷咬住嘴唇,有些不死心,机会多难得,要是放过了,回去以后肯定有了夏一涵,就没了她的好事。就算夏一涵病了,也保不住还会出现别的张一涵,李一涵什么的。

    再说她也怕到时候夏一涵的事暴露查到她身上去,要是她成功怀了叶子墨的孩子,就不怕那些了。

    “这又不是庙里,这是山外面,不要紧的吧?子墨,要是在这样的地方,我们能怀个孩子,你想,这孩子肯定会很有智慧的。”此时的她已经管不了什么颜面自尊了,直接就开口跟他明说。

    叶子墨看也不看她一眼,只说了声:“我累了,你要是实在睡不着,就到隔壁那间客房去,不要在这里吵我休息。”

    这回宋婉婷是真的没办法了,只好独自在床上躺下,真是又气又恼,哪里能够睡得着觉。

    叶子墨也并不想睡觉,把手机号码本翻到夏一涵的位置上,发呆。

    正好这时,有电话打进来,竟是海志轩的。

    本来海志轩和叶子墨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了,关系一直都很不错,就是他在钟会长手底下做机要秘书,也没影响两个人的关系。就是夏一涵的出现,他来争,使两个人之间变的有点儿微妙了。

    叶子墨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声音冷冷地问他:“这么晚了,怎么这么闲?”

    “我一点儿都不闲,倒是于珊珊很闲,恐怕你家里的医生就要忙了。”海志轩的声音也是明显的不高兴。

    “什么?”叶子墨问了一声,随即扫视了一眼宋婉婷,知道她还没睡,他问了句什么后,语气又很平静地说:“我在五台山,去不成,你们玩吧。”

    宋婉婷也是竖着耳朵听他的动静,怕万一他发现了她们要做的事,她好赶紧通知于珊珊,要变动。

    后来又听他说什么,不去玩了,她才稍稍放松了神经。

    叶子墨说完就挂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打成静音,给海志轩发信息:说详细些!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叶子墨的脸越来越黑,手机都被他攥的死紧。

    海志轩又发来了两张照片,虽然很暗,模糊中还是能看见是管家和一个男人在假山边上在交接什么东西,且那个男人并不是宅子里的人。

    再有管家去找廖厨师的照片,由于是偷着拍的也是很模糊,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事情紧急,刻不容缓,他不能让夏一涵危险到天亮,不过这时赶过去救她显然是来不及了。对方既然这么干了,也有可能在紧急的时候采用激进的手段,不好打草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