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47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09字

    海志轩也不示弱,淡淡道:“没想,今天刚把心仪的女人接到身边,活的真是很滋润。”

    叶子墨气的眉头抽了抽,好个海志轩,他就看他现在没在他身边,他就这么气他,等他回去,看他不打的他满地找牙!

    “在哪里,明天早上我的人会去接她。”他的声音清清冷冷。

    “别想带她走,那个于珊珊落网之前,我会保证她的安全,不会让她跟你走。”

    “你的意思,还把人给我扣下了?”叶子墨的声音更冷淡了。

    “没错!不光要扣下,我还要跟她结婚。”

    “你做梦吧!”叶子墨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四个字,忽然按断了电话。

    海志轩则充满信心地弯了弯嘴角,做梦?他这个梦,还就做定了!

    “走吧,跟我回家!”海志轩把车慢慢停靠在家门口,对夏一涵说道。

    门口的警卫员夜间也都在,所以军区大院里是非常非常安全的。

    夏一涵觉得海志轩这句让她跟他回家的话,很有深意,可又不好反驳他什么。

    警卫员给海志轩和夏一涵敬了礼,他带着她进了自己的院子,军区里的房子普遍不高,他家也就是一栋两层小楼。

    “我爷爷以前是军区的司令,现在也住在这里,家里还有我奶奶,我父母和我妹妹。不过你不用拘束,他们都很随和的。于珊珊被逮捕之前,你就留在这里,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带走。就算是叶子墨来了,我也不会让他把你带走。”

    海志轩笃定地说道,夏一涵才想反驳,他已经掏出了钥匙打开门。

    房间里很静,海志轩的家人都在熟睡当中,夏一涵怕吵醒他们,只好不再说什么,而是轻手轻脚的跟他进门。

    “我去给你放热水,你洗个澡。”海志轩体贴地低声说。

    夏一涵真不想麻烦他,弄出太大的动静的,可她低头一看,身上因为在假山和墙上蹭了,一身的土,不洗根本就没有办法睡觉,还会弄脏了人家的床。

    不过去洗澡还是有件大麻烦事,这是出来逃命的,哪里来得及带换洗的衣服。

    海志轩早看出了她的窘境,低声对她说:“你先洗,我马上送衣服给你。”

    “嗯,谢谢!”夏一涵羞窘地道了一声谢,又轻悄悄地进了洗澡间,很快海志轩敲门,从门缝里塞了一件宽大的男士T恤给她。

    “我明天早上给你找晴晴的衣服换,太晚了,她睡了,我不方便去她房里,你将就着穿这个睡一晚吧。”

    只能这样了,夏一涵接过衬衫,拿起浴室的大浴巾擦干身体。

    贴身的东西因为没有脏,也没有换洗的,她索性就直接又穿回去,并迅速地把自己换下来的睡裙清洗了。

    把睡裙晾好后,她套上了海志轩的T恤,穿着不算熟悉的男人的衣服,她心里总有种很别扭的感觉,可又没别的办法。

    在镜子前照了照,好在都已经快到膝盖了,不算暴露。

    即使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往下拉了拉,才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洗澡间出去。

    海志轩趁她洗澡的时间,早把他房间的床铺准备好了。

    “你在这里,我睡客厅沙发,有事叫我。”海志轩很有风度地对她说,怕她害羞,他连她的身体一眼都没看,算是非常非常君子了。

    对他这样的体贴,夏一涵是充满了感激的。

    海志轩走到他卧室门口时,又对她轻声说了句:“别害怕,我和叶子墨都会保护你的,你是安全的!”

    夏一涵心里暖融融的,拼命朝他点了点头,眼圈儿里面都有些湿润了。

    她在海志轩的床上躺下来,又把叶子墨派林菱给她买的手机拿在手上。

    这么晚了,她是不是应该跟他报个平安呢?海志轩说要她留在这里,确保她的安全,不让她走,这些话不用想,她也知道会气死那个男人的。

    这时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生气,但愿他气一下也就算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夏一涵的神经一直处于兴奋的状态,再加上陌生的环境,她睡的别的男人的床,这些都更加加剧了她的失眠。

    她睁着眼,直到天空泛白都没睡着,忽然手中的手机嗡嗡作响,在安静的凌晨显得格外的响。

    没有别人知道她的号码,所以这只可能是叶子墨打来的电话,她忙按下接听键。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下楼!我在楼下等你!”叶子墨低沉的命令从电话那头传来,夏一涵一时有些懵,没办法相信她听到的。

    天刚蒙蒙亮,远在千里之外的人怎么可能会在楼下!

    她虽然不相信,却还是爬起床,拉开了窗帘,打开窗子,探着身子往外面瞧了瞧。

    我的天呐!夏一涵捂住了嘴巴,只见院子门口,一个男人矫健的身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正往她这里看来。

    即使隔了这么远,她都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是冷冽的,就像是寒冬一般冷冽。

    那人不是她昨晚想了那么久的叶子墨,又是谁?夏一涵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惊讶地忘记了要回答他的话。

    叶子墨则黑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看着这个女人。

    她该死的竟然在海志轩房间里过 夜,她为什么就不能去睡海晴晴的房间!

    还有,他要是没看错,她竟还穿了海志轩那混蛋的衣服,男人的衣服也是能随便穿在身上的么?

    叶子墨的脸,简直是黑了又绿,绿了又黑,拳头攥的咯咯作响,连门口站着的警卫员都被他这副样子给唬住了……

    看见夏一涵那惊愕的模样,他就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他忽然出现有点儿心虚了。

    “下来!还有两分钟!”叶子墨的声音像冰一样,夏一涵甚至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刚看到他的那股意外的喜悦慢慢就转化成了担忧,不为别的,她身子靠着的窗台,那可是海志轩的窗台,她身上穿的衣服,那可是海志轩的衣服。

    就那么一个醋罐子一样的男人,还恨不得把她捏扁了呀。

    真不想去见他呀,可她还必须得去见,她要是不被他捏扁,他估计就要把人家海志轩给揍扁了。而且她还想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解决莫小浓的问题的。她现在是不是还在别墅,她虽然相信她是安全的,到底没见到人,还是不能放心。不过显然,她得先解决了那位叶大爷的心情,不然他不会好好跟她说话的。

    “来了来了!您等我一小会儿,我马上来!”她把自己声音里聚满笑意,对他可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

    “一分半!”他的语气还是臭的很,还坚持他所说的时限。

    夏一涵这下嗖的一下就往外面冲,着急的连电话也没挂,一直保持着通话的状态。

    她打开海志轩的门,路过客厅时,见海志轩已经起来了,正坐在那里看书。担心两个男人一见面就起冲突,所以她决定还是先下去见叶子墨,不告诉海志轩,等她好好给叶子墨做做思想工作,再让他们见面。

    海志轩听到了夏一涵的脚步声,还看到了她急慌慌想要跑出门的样子,再瞧她手中还握着手机。

    “还没见人,下来!”她手机里叶子墨加大了声音,已经朝夏一涵走过来的海志轩听的清清楚楚。

    那小子疯了?不会一大早就赶过来了吧?

    这时夏一涵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手上,海志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轻声说:“别出去,留在这里你才安全。”

    叶子墨当然从话筒里听得到海志轩的话,脸一时气的更绿了。

    夏一涵一听,看来海志轩已经知道叶子墨在楼下了,也就不再隐瞒了。她低低地对海志轩说:“可是叶先生在下面,我必须要跟他走的。”

    “不要跟他走了,你的事我给你解决,放心!绝对不会比他的速度慢,效果差!”

    夏一涵被海志轩抓着手腕,又开不了门,手机又在通话中,她哪里敢嚷着要他放开啊。要是叶子墨知道他还抓了她手臂,估计两个人又要打的昏天黑地的了。

    夏一涵摇头,拼命摇头,再次小声说:“我必须去见他!”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海志轩微微蹙眉,要知道他能把她带回家,真是不容易,他怎么会舍得她就这样轻易走了呢。

    她还没正式见过他的爷爷奶奶,还有父母,他想要让他们看到她,跟她相处。

    他想要她留在这里融入他的家庭,最终跟他结成伉俪,恩爱一辈子。

    “不是,我当然相信您……”夏一涵话说到一半,电话里就像炸开了似的。

    “夏一涵!”警告的声音,警告她刚刚竟然敢夸别的男人。

    她真是再小心都会踩雷啊,这下夏一涵不敢再说什么了,甚至想用一点力从海志轩手里挣脱。

    “好,既然非要走,等我先下去跟他谈一下!”海志轩拿开了夏一涵的手,极认真地说。

    她才不要他们谈呢,那两个人总用拳头谈事的。

    夏一涵平静地对着手机说了声:“叶先生,您等我两分钟,我还要跟海先生说两句话。”说完,果断按断电话,怕他立即打过来,直接按了关机,这回她不担心叶子墨再挑她语病了。

    当然,那个男人等一下估计会因为她敢挂断他电话暴跳如雷,那也比看到他们两个人打架好。

    他再气,也不会打她的,这点她还是相信的。

    现在是清晨五点左右,海志轩的家人好像还都没有起床,当然了,他爷爷和爸爸出去晨练的事只是夏一涵不知道。

    在她看来家里静悄悄的,她不敢大声说话,怕吵醒了他们,只好轻声对海志轩说:“海先生,您先让我下去跟叶先生谈谈行吗?”

    “担心我们打架?”海志轩反问。

    夏一涵点点头,说:“是,我很担心。你看,你家里还有老人呢,要是打架会让老人受惊的。我是不担心您,主要是叶先生他太冲 动了。”

    “没事,我答应你不和他打架,行吗?你现在下去他就会第一时间把你带走,我不能让你再陷入危险之中,你等着我,我会解决好这个问题,而且一定不打架!”海志轩似乎已经不想多说了,说完这句话又去开门,夏一涵只好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并且挡在了他面前。

    她的目光很执着,认真地仰视着海志轩,真诚地说:“真的很谢谢你!不过我必须得跟他走,就算您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但我跟他有协议在先,我不能违背。您别出去,让我出去跟他谈。”

    “你跟他谈什么,他就会粗暴的对你,我再不许你落到他手里。我会娶你,让你光明正大做我的妻子,我会比他对你好一万倍!”她一说要跟叶子墨走,那么沉稳的海志轩都禁不住有些激动了,声音也不自觉地跟着高了一些。

    夏一涵急的赶紧往卧室扫了一眼,并小声说道:“你小点儿声,听我说,虽然叶先生不太讲道理……”

    她话刚说到这里,海志轩家的防盗门忽然从门外被打开了,一个面色红润的老人出现在门口,口中说着:“轩儿,你醒了?你看谁来了?”

    他一闪身,夏一涵就惊讶地看到叶子墨站在那里,紧抿着嘴唇,寒冷的目光直直地放到了她的手上。

    他为什么这样的眼神看她的手,夏一涵低头一看,才发现焦急之中她扯着海志轩的胳臂,没放开。

    她慌乱地抽手,老人这才注意到海志轩身边站着一个像从画里走出来的漂亮女娃,此时正一脸惊慌地看着跟他一同上楼的叶子墨。

    海志轩的爷爷一下子就凌乱了。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海志轩可没想要爷爷凌乱,他想要让他认为夏一涵是个很单纯的女娃,跟叶子墨没什么牵扯。

    “你说我怎么来了?”叶子墨的语气颇为不悦,是对海志轩说话,却没看海志轩的脸,冷漠的双眼一直盯着夏一涵看。

    夏一涵的心,跳的不知道有多快,又有多慌。

    她几乎是带着求助的眼神在回视着叶子墨,心说:“求你了,你千万别在这里乱来啊,你看看这估计是海先生的爷爷吧,多大年纪了,好像有八九十岁了,心脏可能没有多强健。”

    “爷爷,您进来,我和子墨有些事下去谈。对了,爷爷,这是我朋友,夏一涵。”海志轩介绍道。

    有叶子墨像个狼似的站在那儿盯着她,夏一涵觉得快别扭死了,还做什么介绍,她真恨不得能有个地缝直接钻进去消失才好。

    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弯弯嘴唇对海志轩的爷爷微笑,甜甜地叫道:“爷爷好!”

    叶子墨的脸更黑了,爷爷……亏你叫的这么亲热,敢情都像是你亲爷爷似的!

    夏一涵无奈死了,知道他连这句爷爷也是要吃醋的,可人家这么大年纪,她不叫爷爷还能叫什么呢?

    当然了,她也是急的秀逗了,不是可以叫一句,海爷爷吗?不过她这么紧张,也是被某个人站在那儿看的,说来说去,他这气是他自找的。

    “有什么事要一大早上去办啊,先吃了早餐再说,轩儿,快给子墨拿拖鞋!嫦玲啊,你起来了没呢?子墨到我们家来了,快去给准备早餐!”原来这海爷爷说起话来也是声如洪钟,夏一涵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他在楼下和叶子墨说话时没这么大声音啊,她也好有个防备。

    “爸,起来了!我马上来!”海夫人的卧室里传出声音,只这简短的对话也能看出,这家人是很和 谐的。

    只是又多了一个人要出来看到他们这么僵持了,夏一涵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海志轩给叶子墨使了个眼色,叶子墨不悦地皱了皱眉,不过到底还是凉凉地说了声:“海爷爷不是让你给我拿拖鞋吗?你这一大早听觉有问题了?”

    对于叶子墨的火药味,海爷爷是视而不见的。他们从小玩到大,经常也是这么剑拔弩张的,平时看着都是稳重老成的孩子,就是在见到对方时总是互掐,老人都习惯了。

    海志轩其实还是感激叶子墨照顾他家的老人,没有乱来。

    他给叶子墨扔拖鞋的时候,也不忘给夏一涵一个眼神,意思是让她放心,叶子墨不会在他家里引发战争的。

    就像当时海夫人和付凤仪在别墅时,他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叶子墨那么生气都还是特意去别墅外面。

    至于第二次,也是挑在清早,没想让老人们知道,为他们担心的。

    海爷爷上下打量夏一涵,这姑娘真是好看啊,不像真的,有点儿像画出来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儿,估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过目不忘的。

    这时身上穿着一件海志轩的衣服,有点儿大,不过这么看应该是他孙子的女朋友。

    一看就比潘瑜好看,而且潘瑜多少是有些任性,心眼儿看着也不太好,海爷爷本来也不是很喜欢。这夏一涵就是一看着就很招人疼,文文静静的,就像一种花儿,无声无息地散发着淡淡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