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5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25字

    “阿 弥 陀 佛!多谢居士!”叶子墨虽只是写了一张字条,老僧人也没有丝毫怀疑,感激地收下,真诚地致谢。

    离开这间小寺庙,叶子墨又信步逛了一会儿才回了母亲和夏一涵他们休息的寺庙,待她们起来后,一起下山。

    上山时走的不快,下山也走的慢,到了山下时已经过了下午四点。

    “妈,今晚我们还在昨天住宿的地方休息,明早离开,去下一座山。”

    “好。”付凤仪应道。

    叶子墨一看,母亲有些心情不好,说话也是闷闷的。他扫视了一眼宋婉婷,不知道是不是她把他赶她回家的事告诉了母亲,惹她生气了。

    这次倒是真的冤枉了宋婉婷,她本来是想告诉的,只是她还没说话,就见付凤仪不高兴,她就没敢说。

    “妈,怎么了?您好像不高兴。”

    “没事。”付凤仪摇了摇头。

    叶子墨仔细看母亲的脸色,略思索后,就明白了,今天这事跟宋婉婷无关,母亲是又想起了叶子翰了。

    还真是他忽略了这件事,其实付凤仪每次到庙里拜佛烧香,都是为了叶子翰的事。只是这几年以来,她表现的不太明显,烧完香也不见这么沉闷。

    “妈,要不我们回东江吧,过一段时间,我们再陪您去其他那几座山,行吗?”

    “不行!”付凤仪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好吧,既然您要坚持,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吧,走,我们去休息。”

    叶子墨和宋婉婷分别从两边扶着付凤仪慢慢的往旅店的方向走,路上几个人同时听到了佛乐,由远及近,待声音传到近前,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个残障人士,手和脚都被毁了。人看着有些畸形,谁看两眼都要觉得揪心的难受,他堆在一个木制的滑板上,滑板下面有轮子,他是用没有手的胳膊推着地前行的。

    滑板上面,他的身子旁边是放佛乐的小音箱,曲子是阿 弥 陀 佛。

    一般在城市里这样的场景也属常见,叶子墨知道母亲总是要施舍的,就说了声:“妈,您等我一下,我去帮帮他。”

    叶子墨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红票子,放到那个乞丐的碗里。大概乞丐没见过谁给这么多,连声说谢谢。

    还没等叶子墨回头,就听到母亲急促的脚步声跟过来,原来她有些激动地甩开了宋婉婷,奔到了乞丐身边,上上下下地看他,颤抖着声音问他:“这孩子,你多大了,老家是哪里的?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妈!”叶子墨扶住了付凤仪,对她说:“别问了,不是,您看他至少要比子翰大十岁,不可能的。”

    “你别吵,你知道什么?这天天在外面乞讨,风吹日晒的,人多容易老,你知道吗?别说老十岁,就是老二十岁三十岁都是正常的!”付凤仪有些激动,把乞丐都给弄懵了。

    “这位大哥,能请您回答一下我母亲的问题吗?”叶子墨低声说道,也是明白了母亲非要问到底。从来都是这样,哪怕是看着明显要比叶子翰小十岁的,她也要问人家。她说有可能小叶子翰走失后得了什么病,停止生长什么的,什么可能都有,不能放过一丝希望。

    母亲的这份执着,总让叶子墨无奈而又伤感。

    那位乞丐感谢叶子墨的慷慨大方,而且自己遭遇这么多,也想跟人诉诉苦,就娓娓道来了。

    “我老家在很远的地方,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

    这句话说完,付凤仪身体又在发抖,叶子墨忙环住母亲的肩膀,轻声劝慰:“妈,您先别激动,听他说完。”

    “我是被人拐骗出来的。”

    叶子墨心里真是着急,心想,你怎么就不能快些说啊,这句拐骗出来的,肯定又刺到了他母亲的神经了,她的手都在发凉。

    “我记得九岁那年,我贪玩,被人带出家里,后来就被强行抓走了。我身上弄成这样,就是那些坏人用我残疾的身体给他们乞讨赚钱。好在后来我自己慢慢的研究出来这个东西,趁着他们放松时候逃跑了。唉!那些人真坏啊,我要不到钱,就被打,被骂。唉,不说了,谢谢这位贵人,祝您万事如意,大吉大利吧。”

    “不是!不是!妈您听清楚了吗?他说他是九岁那年离家的,他那些事都记得很清楚,不是的。”

    叶子墨低声对付凤仪耐心地说,她却还是摇摇头,眼中全是泪。

    “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所有走失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下场!都是!”她的声音变了调,叶子墨不忍地抱住母亲,再次轻声说:“对不起,妈,对不起,都是儿子没用,这么长时间都没给您把人找回来,您才这么胡思乱想的。”

    宋婉婷酒酒和夏一涵在不远处站着,也听不见叶子墨在和付凤仪说什么,反正看得出两个人都很伤感。

    夏一涵猜想,一定是付凤仪又想起叶子翰的事了,她看到一个乞丐都这样,要是莫小军真是她儿子,她还不得难过的活不下去啊。

    付凤仪心里又怎么会不知道,这跟叶子墨有用没有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实在是他走失的时候通讯闭塞,不好找。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找他就像大海捞针似的,谈何容易。

    “妈,我们还是回去吧,好不好?回去好好歇歇再出来。”叶子墨像哄孩子似的,对母亲说道。

    “唉!回去吧!烧再多的香,也未必有用啊。”付凤仪感慨道。

    叶子墨回头给宋婉婷使了个眼色,宋婉婷忙上前扶住付凤仪。

    “先把我母亲带回旅店休息一下,我联系一下回去的事。”叶子墨嘱咐宋婉婷。

    “好。”

    几个人在前面走,叶子墨在后面给林菱打电话,要她联系一个直升机过来,要能坐四个人的。

    林菱办事一向妥帖,叶子墨走的时候也交代过,随时准备好派飞机去接他们。

    叶子墨是担心母亲身体的,怕她在外地病倒不方便。

    今天付凤仪过于激动,这样的情况往往是她生病的前兆。林菱叫叶子墨不要放下电话,她用办公室的座机打电话联系好,才又问叶子墨。

    “叶先生,还是在那个位置降落吗?”

    “是。”

    “一个半小时能到,您稍等。”

    “谢谢!”叶子墨客气地说。

    几个人回到旅店,付凤仪看起来很是疲惫不堪。

    “妈,我联系好了直升机,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您稍稍休息一下,东西不用您准备,酒酒和婉婷会帮您弄好的。”

    “好,你安排吧。”付凤仪缓缓地说,说完合上了眼,两滴泪从眼角滑下来。

    叶子墨除了默默地陪在母亲身边,也做不了的别的。

    夏一涵看着付凤仪那样难受,心里也跟着难受,可她跟叶子墨一样,其实都没办法做什么让她高兴起来。

    酒酒收拾完东西,叶子墨又吩咐她去办理退房。

    叶子墨时不时地看表,好在等待的时间不算久,总算等到时间过去了一小时二十分,就吩咐酒酒带上他和付凤仪的东西准备出发。

    宋婉婷和夏一涵各自带着自己的旅行包,叶子墨扶着母亲,从旅店出来,没几分钟直升机就在广场上降落了。

    登机后,经过一小会儿的准备,直升机又缓缓上升,往东江飞回。

    叶家别墅里有一片很大很平整的空地,是当时叶子墨特意准备出来停直升机用的。

    这次直升机是直接在别墅内的空地上降落的,下机以后,付凤仪的情况更不好了。

    管家见叶子墨回来了,诚惶诚恐,他还暗暗跟宋婉婷交换了一下眼神,不过这些,叶子墨都没有关注。他此时心思全在母亲身上,暂时不想处理其他的事。

    “管家,去把两位医生给我请过来!”他命令道。

    “不要!我不看医生!我没事!”付凤仪又像以前几次一样,不肯看病。

    “叶先生,这……”管家问,叶子墨摆了摆手,说:“先不用了,你去让厨房准备些清淡的晚餐吧。”

    “你们几个,先各自回房去。”叶子墨对站在付凤仪床前的几个女人说道。

    “子墨,让我留下来跟你一起照顾阿姨吧。”宋婉婷心里很庆幸,觉得付凤仪这病生的还真是及时,她生病,她就有借口留在叶家不走了。

    “先出去,有需要我再叫你。”叶子墨看也没看她一眼,冷淡地说。

    几个女人便都离开了,房间里安静下来,付凤仪闭着眼睛靠在床头。

    “你也出去,我就想一个人静静!”她这话是不容置疑的,叶子墨看的出,他要是非留在这里,她会生气,此时也只有让她一个人好好想想了。

    “妈,有事叫我,我就在卧室里。”

    “嗯。”付凤仪无力地哼了一声。

    叶子墨回了自己卧室后,坐在电脑桌前,把电脑开了机,打开桌面上的那张莫小军的照片。

    会是他吗?他默默地问自己,是去查,还是回避?查了,母亲可能受不了这个结果,不查,难道要她一直受这样的折磨?

    其实只是一个猜测,他却又觉得这猜测还是有几分真实的,从长相,到年龄,再到他走失的时间都还算吻合。当然,这样的证据是不够的。

    “砰砰砰!”有人敲门,叶子墨下意识地又把照片关掉。

    “进!”

    管家打开门进来,往叶子墨身边走过来,每一步心里都没底。

    这件事真让他醒悟了,前所未有地更加信服叶子墨的为人。夏一涵安全了,莫小浓也安全了,他跟于珊珊勾结,想要害他的人,他理应不会管他孩子的死活。可他竟然命人一定要首先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哪怕是抓不到于珊珊,都要先保孩子。这是怎样的心胸,真是让他惭愧死了。

    “叶先生!对不起!我知道我说多少对不起都没有用,您不会再用我了。我……我真是错了,我没有办法弥补我的过失,要是一涵真的,真的送了命,我知道我死一万次都不能赎罪。叶先生,我是来辞职的,我对不起您!也不敢要您原谅我,我下半辈子,吃斋念佛,永远感谢您帮我救出了我的孩子。”

    管家说着,甚至开始流眼泪。

    叶子墨紧抿着唇,严肃地看着他。

    这件事他是有错,不过叶子墨知道这次的事他不是罪魁祸首,他的孩子是真的在于珊珊手上,这事换做谁,也难保不屈服。

    他以前为难夏一涵,是有的,心思说不上能有多好,但也不至于胆敢把人给害死。

    “还要做坏事吗?”叶子墨冷冷地问。

    “不会了。这次我都吓死了,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您给了我这么多,我早就应该满足,忠心耿耿的。是我总想着要在这里有地位,所以才去为难夏一涵。我错在哪里,都知道了,谢谢叶先生,您对我好,连对我的外甥都那么好。是我不知道知恩图报,是我没良心。”

    叶子墨伸手示意他不必再道歉了,只是冷淡地问:“这次的事,宋婉婷有没有参与?”

    管家是真知道错,但他也领教了于珊珊和宋婉婷有多坏,他知道得罪了叶子墨,他不会把他怎么样,他是君子。要是得罪了宋婉婷,他又要离开这里,他家人的安全搞不好就保证不了了。

    所以,他只能模棱两可地说:“这件事都是于珊珊跟我联系的,宋小姐有没有参与,可能只有于珊珊知道。”

    “叶先生,您看,我把这里的工作交给谁呢?要是暂时没有接手的人,我就厚着脸皮在这里呆几天,您有接手的人我带一段时间再走。”

    叶子墨沉默了半晌,其实管家的为人的确是不特别好,不过跟在他身边很久了,能力确实是很强的。

    偌大的别墅,里里外外的全是他在打点,没有功劳总有苦劳的。

    宋婉婷这件事,他未必说了真话,他顾忌什么,叶子墨也清楚,并不会多怪他。

    他相信,这件事以后,他还是会将功补过的。他就算是再找别人来替换他的位置,也不见得就不会发生跟他同样的事,还不如用已经得到教训的他。

    “你继续做吧,记得,以后全按照我的意思做,不要听任何人的指派。”

    管家有些惊愕地看向叶子墨,真不敢相信他还会再给他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沉甸甸的,让他心里不知道有多感激。

    “我一定只听您的,想您所想,急您所急,我要是再做出一件对不起您的事,就让老天给我报应。”管家激动地跪下来,铿锵有力地承诺道。

    “您起来,别这样,您比我年长,我受不起这个。”叶子墨站起身说道,管家听从地站起来。

    “把你爱人,还有孩子,一起接到这里来吧。这件事,也让他们都受惊了,以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

    这样的吩咐更出乎了管家的意料,从此以后他们一家人都安全了。这还不说,这吃吃喝喝的,依照叶子墨的大方,肯定都是不用花钱了,省了多少日常开支啊。

    叶子墨根本就不在乎那点小钱,他让管家把家属都安排进来,就是避免有人再用他家人的性命威胁他,使这里的人受到安全威胁。

    “还有一件事,你记得留意。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海志轩安排进来的人,藏的很深,找出来以后不要动,告诉我是谁就行了。”

    这次要不是海志轩有人在这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他是了解海志轩的,他们是从小长到大的朋友,他不会害他。哪怕他是听命于省委会长,在省委会长吩咐他让他给他制造车祸时,他都是点到为止,根本就没有伤他的意思。

    管家离开以后,叶子墨又把莫小军的照片打开,看了一会儿后,决定还是不查。

    他是真的对这个结果充满恐惧,怕一查就成了真,他们全家的希望就都没有了。

    正在他一个人沉思之际,又有人敲门,很轻很轻,他认识这个敲门声——是那个叫夏一涵的女人。

    “进来吧!”

    他一般都只说一个字,这次却说进来吧,难道他知道来的人是我吗?夏一涵心里暗想。

    她打开门进来,见叶子墨坐在电脑桌前,看起来很沉默。

    这次的不请自来,是她真的心疼他了,忍不住想来看他,哪怕只是看看他,给他一点无声的安慰也好。

    她缓步走到他身边,轻声说:“你,你现在心情还好吗?”

    语调温柔,又似怕是惹他生气,小心翼翼的。他就算是心情不好,有她这么温柔的问一句,也好了很多。

    他把滑动电脑椅往她的方向稍微动了动,分开双膝,示意她站过来。

    夏一涵乖巧地走到他身边,站在他给她空出来的空间里。

    “回来洗过澡了?”他看了看她湿漉漉的头发,还有被水汽蒸的微红的小脸问。

    “嗯。”夏一涵点了点头。

    她仔细地看他有些疲惫的俊脸,带着几分担心,又低低地问了句:“你还好吧?心情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