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5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3本章字数:5067字

    叶子墨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关心真的很柔软,他好像感觉到有一种甜蜜的情绪在他心里流过。只是这样的时候,他竟然还是该死的想到了她是不是为了让他快些查莫小军的案子,才要这么处心积虑地哄他。

    虽然他不想这么想,他有时候就是会克制不住的这么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在乎这个小小的女人。

    他不回答,是很累吗?还是他不想要跟她说话?夏一涵有些把握不准,实在猜不出他的想法。

    其实他的脑海中此时此刻正在想那张签文,莫把心肠更轻疑,她是真的关心他吧,他不该猜疑她。

    “我,我还是出去吧,您是不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会觉得我话太多,吵到您了吗?”夏一涵小心翼翼的问。

    瞧瞧,这小东西,都被他猜怕了吧,连关心他都是这么谨慎的。

    他还是不说话,夏一涵就说:“我知道了,我走了。”

    没想到,就在她脚步轻移,想要迈步时,他却收紧了双腿,困住了她。

    他缓缓睁开双眼,嘴边儿噙着一丝邪笑,伸出手指,指腹压上她柔柔软软的红唇,一边儿摩挲着,一边儿魅 惑地问:“如果我心情不好,你打算怎么让我高兴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让您高兴啊。

    不过看他这意思,在摩擦她的嘴唇,他眼睛里似乎有火苗在跳跃,她认识那样的光芒。想起白天这人在山上都能有反应,是不是他又在想那事了?

    这么想着,她的脸就又在发烫,眼睛也不敢与他的双眼对视,可她又想让他高兴起来,就只能很小声地说:“如果您,您想那事,我……我,我会努力的。”

    本来只是逗 弄她的,没想到她羞涩的小模样会让他的心狠狠地一缩,声音也不觉沙哑起来。

    “我想了哪事?”他明知故问地继续逗 弄。

    “你……”这人不是耍流氓嘛,简直就是在明知故问,夏一涵心里暗暗地嘀咕了声,脸更红的发紫了。

    “嗯?”

    他似乎非要她回答,可她真的找不到适合的措辞来回答他这么暧 昧的问题。

    “就是,就是亲热。”憋了半天,她总算想出来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答案。

    叶子墨心情极好,嘴边儿始终挂着一抹惑 人的邪 笑,又哑着声音问她:“那你打算怎么努力呢?”

    夏一涵被他问的,简直是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回答刚刚那个问题已经是难上加难,这个更加没办法接了。

    “我……”

    “小东西!”叶子墨低叹一声,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箍的死紧。

    你这样我就高兴了,不必非要那样,他心中喃喃地说,不过这话他不想说出来。

    在她心里只有他一个人之前,他不会让她知道,他有多喜欢她,更不会表现出来多在意她。即使有时候自然流露出来,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要在他理智的情况下,他会收敛。

    他不说,她也能感觉到的,她回搂住他,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靠在他身上。

    叶子墨,叶子墨,我希望你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高兴的。

    这样丝毫没有芥蒂的拥抱让夏一涵的心幸福的微微疼痛,他又何尝不是。

    有时不需要激 缠,只是拥抱就足以让人温暖,就像此时的他们一样。

    谁也不说什么,无声的关爱本身已经胜过了语言,她就像一个温柔的小猫,被他抱在怀抱中,就觉得很满足了。

    良久,他才抓着她的肩膀,低头看她,还是那样一脸的娇羞,红扑扑的小脸,让人百看不厌。

    “现在想要努力吗?”他戏 谑地问。

    “我要听实话。”他又补充一句。

    夏一涵咬了咬唇,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实话是我有些累,早上就……还爬了一天的山,坐了两次飞机,真累了。要是你现在心情已经好了,我明天再……再努力行吗?”

    叶子墨哈哈的笑出了声,捏了捏她的鼻子,温和地说:“怎么这么傻,看不出我在逗你吗?我今天没有那样的心情。好了,你回房去吧,早点休息。”

    他这样一说,夏一涵如释重负,同时又觉得暖暖的很开心。这大概是他对她最温柔的时候了,她甚至都有些不舍得离开他身边,怕一会儿他母亲不舒服,他又要难过,她真想一直守着他。只要他不高兴,她就哄哄他,虽然她真的不怎么会哄人。

    “去吧。”他轻声说,随即他也站起身,想要去看看他母亲。

    夏一涵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他的下巴,轻声说:“什么时候心情不好,就随时叫我,我陪你。”

    她水一样的双眸中漾满了真诚,他心里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还是如常。

    “你再这样,我现在就让你到床上陪我了。”

    “我还是回去了。”夏一涵慌乱地说完,红着脸,逃也似的往门口跑了。

    背对着他,叶子墨才弯起了唇,这女人,真是单纯的让人心动。

    夏一涵走到门口,叶子墨才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开口叫她:“回来一下。”

    他的语气,好像不是要和她亲热,似是有什么话要说,所以夏一涵没有犹豫,转回身又朝他走过来。

    走到他身边,她没问他什么事,而是安静地站着,听他说话。

    “今晚回来郝医生给你送药了吗?”叶子墨问,问这个问题时,他的语气是很认真的。

    “还没有。”夏一涵很平静地回答。

    其实叶子墨这样一问,她就想起了她求的那张签,六甲生男。

    此时此刻,她弄不清自己是不是愿意给他生个孩子。或许最心底是愿意的,可她不是他唯一的女人,他有未婚妻。哪怕她经历了这次危险,肯定跟宋婉婷逃不了干系,他也没有说跟宋婉婷解除婚约。

    她跟在他身边,没名没分,已是没有尊严的事。她不能再生一个没有名分的孩子,让孩子一辈子背上耻辱的烙印。

    叶子墨审视着她的小脸,很想问她一句,想给我生个孩子吗?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自己也觉得意外,随即便想到,她委身于他,本身就不是自愿。她可能有些喜欢上他了,但要说给他生孩子,她恐怕还不会肯。

    以他的骄傲,要么不开口,如果开口,是绝对不许她不答应的。

    适才那样和谐的相处实在难得,他不想破坏,所以他终究只是看了她一眼后,轻声说:“回去等着吧,一会儿他就给你送过来。”

    为什么她会有种失落感?难道她希望他说一句,给我生个孩子吗?

    如果他说了,她会不会飞蛾扑火?

    她不知道,她也不能去想,这不是她该想的。

    她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回去了。”

    她是无所谓,不在意的吧?要避孕,不给他生孩子,那是她提出来的,她怎么可能又想要给他生,他苦涩地想。

    夏一涵不想再多看他了,她怕看的越多,失望也越多。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她又转身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他又叫住了她,吩咐了一声:“以后你要记着,每次过后,你就跟酒酒说,让她去找郝医生给你煎药,别漏掉了。”

    别漏掉了!这四个字让人心里是多么苦涩。

    叶子墨,你是怕我想要留在你身边,耍心机怀孕吗?我不会。

    我怎么可能去生一个家庭不能完整,不能正常的孩子。对我来说,一个小孩跟父母生活在一起长大,是多幸福的事。

    她又怎么知道,他只是自尊心太强大了,不想让她觉得他内心有些希望她能愿意给他孕育一个生命。

    夏一涵身体僵了一下以后,轻声回答他:“我知道了,叶先生。”

    她何尝没有她的自尊,她也不想他知道她曾经有过动摇。

    叶先生!该死的叶先生!叶子墨的手渐渐的捏紧,随即声音凉了几分。

    “出去!”

    好像甜蜜一瞬间消失了,甜过以后才知道,苦涩会变的更苦,她的心此时就是如此。

    她闭了闭眼,克制住流泪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扭开门出去。

    叶子墨按了一下电脑桌上的电话,拨出管家的电话,命令他:“把酒酒给我叫来!”

    “是,叶先生!”管家的声音里在以往的恭敬中多了几分真诚。

    没多久酒酒来敲叶子墨的门,在得到他的许可后进来。

    房间里一股烟味,她看到叶子墨手中夹着香烟,正在用力地吸着,表情很不好看。

    “叶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酒酒轻声问,实在他那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她有些怕。

    “以后你每天都要问一下夏一涵,有没有和我上过床,如果有,你就去找郝医生,叫他煎避孕药给她服下。你和郝医生两个人,要同时看着她喝。”叶子墨极严肃地说道。

    酒酒有些惊诧,她从来都没想过那药是避孕药,只当是叶子墨让郝医生跟夏一涵的补药呢。郝医生口风又严谨,从来没跟她透露过半个字。

    “叶先生,您难道不喜欢一涵吗?为什么要给她喝药,为什么不让她给您生孩子!”酒酒虽然怕,为了她的好朋友,她豁出去了,还是要把这些话说出来。

    那也要她愿意给我生!

    叶子墨狠狠抽了一口烟,冷漠地说:“你话太多了,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出去!”

    “叶……叶先生,您不记得一涵的签了吗?说六甲生男,这是命中注定她要给您生孩子的。你们既然相爱,就要敞开心扉啊,为什么要互相猜疑互相折磨?我不相信您不喜欢她,她有危险,您都连夜赶回来用直升机接她过去,把她带在身边。您对宋小姐就没有这样的心,您别骗自己了,不要给她吃避孕药了,好不好?”

    叶子墨再次狠吸了一口,一根烟就吸到底了,他把烟蒂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冰冷地问:“你是不想在这里做下去了?”

    酒酒仰起头,无畏地看着他,倔强地说:“我可以不在这里做,叶先生,但这些话我就必须说。一涵她爱你,您也爱她,我就是想看到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您就算把我赶出去,也只能证明你是个胆小鬼。还是人人仰望的太子爷,竟然爱一个女人不敢说出来,我以后都不要崇拜你了!”

    叶子墨真想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给赶出去,不过她是夏一涵的好朋友,还是为他和夏一涵着想,才冒犯他,他不会对她下手。

    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烟,啪的一下打开打火机,又吸起来。

    他的表情慢慢的平静,且冷漠,很淡地对酒酒说:“这件事我可以交给你,也可以交给别人。交给你能保证她喝下去的确实是避孕药,要是分派别人,有可能她喝进去的就是毒药了。你要是真想走,就走,叶家不会强行留谁。你要是想留下来,保护你好朋友的安全,多余的话就别说了。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是去,是留,给我个答案。”

    酒酒本来是热血上涌,还想慷慨激昂地跟叶子墨理论一番,结果他这么理智和冷漠的态度让她一下子就蔫了下来。

    她扁了扁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真走,把夏一涵交给那些牛鬼蛇神吧。

    “我留下来,叶先生。”她有些气恼,叶先生这三个字咬的死重的。

    “现在就去找郝医生吧,记住了,她喝的是避孕药,只有郝医生和你知道。”

    “记住了,叶先生。”酒酒答应完,离开叶子墨的房间,到了走廊还不忘嘟嚷,破太子爷,什么狗屁太子爷,一点儿勇气都没有。

    你就跟她说,必须给我生个孩子,她一定给你生,真是气死人了。

    酒酒低着头念叨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宋婉婷跟在她身后,她说的声音小,宋婉婷听不清她说什么。不过看她样子就是不高兴,她不高兴,就意味着可能夏一涵不高兴,所以她宋婉婷就是高兴的。

    “怎么,你们的凤凰也有要落架的时候吗?”宋婉婷走到酒酒身边,很小声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硬把酒酒吓的一激灵。

    “你!”酒酒气的你了一声后,又笑了,说:“放心,就算一涵要离开,所有的女人都离开了,叶先生喜欢男人都不会喜欢你。”

    说完,也不管宋婉婷怎么生气,她就加快了脚步。

    宋婉婷出了主宅的门,去厨房叮嘱晚上要给付凤仪做清粥,她知道叶子墨已经吩咐过管家了,她去就是想借机去找管家。

    她去厨房转了一圈,廖厨师看到她,心里有点儿害怕,慌的手上的东西都差点掉到地上去了。

    “管家,我有事跟你说,你跟我一起回主宅吧。”宋婉婷看管家没动,就叫了他一句。

    “夫人喜欢吃花菜,油少放一些,清淡点儿。”管家又详细的嘱咐下去,才默默地跟宋婉婷一起从厨房出来。

    他这么冷淡,宋婉婷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她想拉拢他,只好受着他的脸色了。

    “管家大叔,真是对不起啊,我后来听子墨说于珊珊派人绑了你的孩子。她估计也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不会真对你的孩子怎么样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抱歉!对不起!你和孩子受了这样的委屈,我肯定不让你们白受的。过两天小丽来,我叫她给你们补偿。”

    管家冷淡地摆了摆手,说:“谢谢宋小姐,不用了。过去的事过去就行了,我也没把您参与这个事告诉叶先生。不过往后,我会全心全意地为叶先生,为夫人服务的。您要是还有别的需要,请您找别人吧,我帮不了您了。”

    宋婉婷站在那儿,感觉到有点儿像是四面楚歌。本来叶子墨就赶她出去,现在连同盟都不肯帮她了。

    付凤仪对这次夏一涵跟他们一起去敬香也没多大的反对意见,她想的怀孕策略,叶子墨连她的边儿都不沾。

    照这么下去,她不是真要打道回府了吗?

    不行!那么多努力不能白费了。

    “不帮?你可是答应好了的,说不帮就不帮,你以为就于珊珊能动你的家人,我就动不了?”宋婉婷看软的不行,索性不跟管家客气了。

    管家因为家人还没有到,不敢提前把大话说下,怕有变故,只好暂时地软下来,对她恭敬地说道:“宋小姐,您看,这次叶先生把我儿子救回来,我真的很感激。他是一个好人,您想要跟他在一起,为什么不用一些更好的途径呢?不要总冒险了,这次他已经警觉了。还问过我您有没有参与,您有手段没错,他不比您有手段吗?”

    “不用你劝我!总之,等我有需要,我还是会找你,你别想脱身!”宋婉婷狠厉地说完,气呼呼地就先往回走。

    她走远了,管家就给他爱人打电话,叫她把自己和两个孩子的东西收拾一下,他明天一早就安排人把他们接过来。

    等他们到了,宋婉婷就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了。

    没多久,管家敲叶子墨的门,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叶子墨这才熄灭了烟,来到母亲房间,请她去吃饭。付凤仪依然闭着眼靠在床头坐着,摇了摇头,“没胃口,你们去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