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57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068字

    “怎么不来问我心情好不好了?”他忽然开口,声音凉凉的,说出来的却是很孩子气的一句话,真让夏一涵啼笑皆非。

    “你心情好不好,不都写在脸上了吗?”夏一涵好像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也许是因为他脸色臭臭的,她有感而发,这样的话才脱口而出吧。

    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在挫伤某人的自尊心,他向来自诩是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怎么可以轻易被这个小女人看出他的喜怒哀乐?

    “嗯?”为了保住面子,叶某人不悦地哼了声。

    夏一涵就不想买他的账,继续冒犯他:“叶先生,您这是想向我表示您心情不好吗?”

    叶子墨的眉抽了抽,旋即冷笑了一声,忽然伸手把她肩膀一揽,她就侧倒了下来。

    “啊!”她低低地惊呼一声后,上半身稳稳地落在他强壮的手臂上,他低下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淡淡开口:“不错啊,还学会顶嘴了?谁给你的胆子?”

    他的眼定定地看着她的眼,他们就这么对视着,她听到她的心又一次不由自主地狂跳。

    她好像在渴望他落下唇瓣……她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我,您让我起来再说,行吗?”

    “就这样说。”

    “叶先生,夫人还好吗?吃过饭以后心情有没有好些?”夏一涵找到了一个理由问他,问这个也不全是找理由。她的确是想知道付凤仪现在是怎样的情况,只是她不好总到她房间去看,那样会显得她过于殷勤了。

    哪怕是真的关心,她也只希望这关心她自己知道就行。

    “还是不太好。”叶子墨轻声说道,脸上早收起了戏谑,变得有些严肃。

    她走过来看到他时,就见他是很落寞地坐着,他果然还是心情有些不好,看到他脸上难以掩饰的担忧,夏一涵的小情绪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很自然地伸出小手,轻轻盖在他脸颊上,低声安慰:“别担心,她也许是需要一点儿时间,很快就会好的。”

    他抓住了她的小手拿下来,她以为他不喜欢她这样的关心,刚要抽手,却被他抓紧。

    “你今天是怎么说服我妈去吃饭的?”他问。

    “没怎么说服,我就是去请她吃饭,她就答应了。”那些话夏一涵实在是不想重复,不想引发他又想起叶子翰。

    她不想说,他也没勉强,只是半天没说话,空气中又满是静默。

    她始终躺在他的怀中,温温的怀抱,大概真是很多女人最渴望的归宿了。

    在这么疲乏的时刻,靠在他身上是舒适的,舒适的甚至她都想就这样靠着他,好好睡一个晚上。

    她微闭上眼,真觉得困了,竟不自觉地掩嘴打了个哈欠。

    一个哈欠打完,她忽然清醒了,这个人,他总是误解她,该不会这一次会说她不该呆在他身边犯困吧。

    她有些警惕地看着他,却想不到他会温和地问了她一句:“这么累,还跑出来干什么?怎么不睡觉?”

    语气温和,却有着淡淡的责备,不过话里话外的全是对她的关心。

    “我这就回去睡。”她撑着手臂从他怀里坐起来。

    “是莫小浓回来了,找你吵架吗?”他忽然问,她有时候很奇怪他什么事都能猜到,只是碰到她的心思,他反而好像就猜不到了。

    “没有,我只是有些睡不着才出来走走。”

    “晚上到我房间去睡吧。”他也不揭露她,知道她是护着妹妹,却也不想她回房再被她妹妹烦。

    夏一涵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忽然禽兽了,她已经这么累,再也不堪他摧残了。

    “不用不用,那丫头就是这样的脾气,一会儿就好了,我回去睡。”她说着,就想起来,他却还扣着她,没让她动。

    “总是这么让着她?”他皱着眉问。

    想着她总被莫小浓欺负,他莫名的有些烦躁。

    “也没有,姐妹之间不就是这样的吗?叶先生,放开我吧,我要回去了,您不也要去看看夫人吗?”这回叶子墨放开了她。

    夏一涵坐直身体,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才站起身。

    走过来的时候腿就酸软的厉害,这会儿在椅子上躺久了,竟抽筋了,还没走出两步,腿就一酸,整个人就往路旁边的紫丁香树栽过去了。

    就在她以为她会摔的很狼狈的时候,却又一次落入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

    她还有些惊魂未定,手下意识地搂住了他脖子。

    他则任她搂着,手臂把她的腰更搂紧了些,另一手搂住她的腿弯,沉默着抱起她,大步往主宅的方向走去。

    进了主宅的门,门边的两个安保员有些惊讶叶子墨亲自抱夏一涵进来。

    路上夏一涵已经说过了几次,她没事,放她下来她自己能走。叶某人始终酷酷的,不说话,直接把她抱进来。

    这时夏一涵被偷偷地注视着,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头埋进叶子墨的胸膛。

    叶子墨倒自然的很,也忘记了他的大男子主义,没觉得抱他的女人有什么不妥的。

    夏一涵被他抱进了他的卧室,还算温柔地放到床上,随即他拨了个电话给管家,吩咐他去医生那里拿一些活络油来。

    管家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把活络油给叶子墨送到了。

    等管家关上门离开,叶子墨看了看夏一涵的衣服,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脱!”

    “您不是,不是要我在这里擦活络油吧?”夏一涵有些局促地问。

    “脱!”他臭着脸,又加重了语气,心想,我可没帮女人干过这种活,你最好少说话。

    夏一涵可没想到他打算亲自给她擦,就算知道,她也有点儿不敢让他擦。这万一他擦着擦着忽然有想法了,她恐怕就不只是腿抽筋那么简单了吧。

    “叶先生,谢谢,不过我还是拿回去自己慢慢擦,或者让小浓帮我擦。”夏一涵脸上堆着笑,小声说道。

    “脱!”他不耐地皱起了眉,好吧,夏一涵只有屈服了。

    人家是好心啊,可不能浪费了他难得的善良,那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夏一涵只好把裙子撩起一点点,把丝袜给脱了。

    “全脱了,一 丝 不 挂躺到床上去!”叶子墨又命令一声,真有些弄不懂为什么这女人一下子这么笨了。

    她只是腿抽筋,有必要一 丝 不 挂吗?

    夏一涵羞窘的一脸通红,却又不敢违抗某人的命令,只好听话照办。

    好在背对着他脱,他也没反对,待她真的按照他说的标准脱完了,老老实实地躺上了床,她才领会到他是要亲自帮她擦药。

    她想说,其实我可以自己来,不过看他那一张臭脸就知道,他不许她说一个不字。

    虽然他这么照顾她,让她心里甜丝丝的,忍不住觉得温暖,可是这么样什么都不穿躺在他眼皮子底下,她还是觉得别扭极了。

    他伸出大手给她翻了个身,让她俯卧在床上,而后在她柔白光滑的后背上倒了些活络油,轻轻的推开。

    夏一涵长这么大,何时得到过这样的照顾?后背的放松让她全身都觉得无比舒适,更舒适的却是内心。

    叶子墨啊叶子墨,你知不知道我有时候希望你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的会爱上你,爱的忘记我是谁,你是谁。

    他边帮她按摩着后背,边在想,要是被林大辉知道了他干这种事,指不定在心里怎么笑话他呢。

    不过叶子墨要么不做,要做就会做到最好。既然已经帮她按摩了,就一定要让她完全的陶醉放松。

    “怎么样?”他恶声恶气地问,表明了就是爱面子,还想要得到认可和夸奖。

    “很舒服,谢谢你,真的很舒服。”夏一涵由衷地赞叹道。

    反正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微微地弯起了嘴角,更用心地推揉着她的后背。

    顺着脊椎,一路推下去,到了她纤细的腰身时,原本感觉无比舒适的她却忽然有些痒,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出来。

    “别,那里好痒,别……嗯,痒啊……”她软软的声音又娇又嗲,恐怕一般的男人听了,骨头都要软了。

    饶是叶某人定力足,也是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恶狠狠地凶了她一句:“不准再这么叫,否则我办了你!”

    真是冤枉死了,不过这是甜蜜的委屈,她得忍。

    夏一涵闭上眼,咬着嘴唇才能克制住发出声音。他这家伙好像她的腰是重点护理部位似的,还一个劲儿地揉搓。她又痒,又觉得心神荡漾,又全身发热发烫,好想好想哼出声来。

    她用尽力气忍着,憋的脸都红了,当他的大手来到她腰侧时,她是真的再也忍不住了,激灵一下就翻了个身,变成了面朝上的姿势。

    “对不起,太痒了,我没忍住。”夏一涵低声说道,一脸的窘迫。

    他知道他要,她肯定是不会反抗的,不过这女人腿都已经抽筋了,他也不想太禽 兽。

    “翻过去!不准再发出那种声音了。”他硬邦邦地命令。

    “好!”她忙答应一声,飞快地翻身,动作快的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叶子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能把全身的燥热压下一点点。

    不过当他的手再次沾上她嫩滑的腰部时,他的身体又不由自主地绷紧了。

    “等我一下。”

    他说完,不等她反应,就去衣橱拿了换洗的衣服,快步去了洗澡间。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被关上的他卧室角落的门,心里涌起一阵暖暖的感动。 她是他交易来的女人,他完全可以不用顾虑她的感受,强迫她。可他没那么做,不光如此,他还亲手给她擦活络油,帮她按摩。

    这人,不管看起来多冷漠,其实他的心真的非常非常柔软。

    叶子墨,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他这个澡冲的有些久,困乏极了的夏一涵实在太累,竟恍惚地睡着了。

    等她再次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在她身上细细的推拿按摩时,她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看了。

    在一种暖到心底的幸福中,她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呵护,连在梦里都不觉得冷了。

    这晚夏一涵做了一个异常甜美的梦,叶子墨靠着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她则躺在他的腿上,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在不远处追逐嬉戏。好像二十几年的所有苦楚都成为过去,她的生活里不再有忧伤,不再有无穷无尽的隐忍,只剩下了柔软的甜蜜。

    她不知道,她这样的美梦,是因为他温暖的身体搂抱着她的身体。

    叶子墨没躺多久,只是搂了她一会儿,看她睡的熟了,他才又起身去看付凤仪。

    付凤仪始终没睡,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体温开始上升。叶子墨要去叫医生过来,付凤仪说什么都不让,硬说要忍着。

    不管叶子墨怎么说,软硬兼施,她就是不肯让步。以前有一次,他强行找了医生来,打上吊瓶,付凤仪自己就扯下去,那次还伤到了手,划破了手背上的血管。鉴于那次的教训,叶子墨再没有强行让她看诊过了。

    每次只要她执拗起来,他就坐在床边耐心地做工作,直到把她说通,接受治疗。

    一直到天亮,付凤仪还是不肯让人看病,她的额头已经是滚烫了,连鼻息都烫人。

    叶子墨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付凤仪闭着眼,就是不配合。

    “妈,不打针也行,您让我给您冷敷一下行不行?”叶子墨低声像哄孩子似的哄她,付凤仪摇头。

    “那就喝点水?我去给您倒热水,少喝一点。”

    付凤仪依旧摇头。

    叶子墨从母亲房间出来,给管家打了个电话,让他随时在旁边待命。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降温?冷敷她不肯。”叶子墨问管家。

    “叶先生,您看还有谁能劝的了她?烧这么高,不治疗不行啊,就算是她肯冷敷效果也有限。”

    正在两人商量时,管家的耳麦传进来门口安保员的请示声:“叶理事长来了,车在门口。”

    叶子墨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让他进来,可一想到母亲现在的情况,他又略迟疑了一下,对管家说:“让他等一下。”

    说完,他进了房间,带着几分挑衅地对母亲说道:“叶理事长来了,估计是看你的,我想让他马上回去。”

    始终紧闭双眼的付凤仪听到叶理事长几个字,眉头动了动,随即如同叶子墨预料中的一样睁开眼,对他说:“叫他进来。”

    她总算是说话了,叶子墨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还是严肃的厉害,还拿出一副谈判的表情,极认真地说:“我可以让他进来,在这里照顾您,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您必须按照我安排的接受治疗,不然我这辈子都不让他进我的家门。”

    付凤仪长长地叹了一声,让父子两人和睦相处,是她多年的夙愿,尽管有时也是矛盾的,总的来说,她还是不想看到他们总这么针锋相对。

    “让他进来!”她有气无力地说。

    叶子墨才扬声对管家说了句:“你通知门口的安保员给叶理事长的车放行吧,另外,马上去把两位医生都请过来。”

    “是,叶先生!”

    听说叶浩然一大早就来了,付凤仪脸上好像多了些神采。叶子墨知道,这么多年其实母亲还是爱着那个弄丢了他们孩子的男人,就如同他内心里偶尔也会在乎那个男人一样。

    一会儿的时间,叶浩然就进了主宅,管家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句叶理事长后,引领他去付凤仪的卧室。

    “凤仪,你怎么样?”叶浩然一进门,就直奔付凤仪而去。

    昨晚他听她的声音就有些不对,一直都不放心,所以才会天没亮就往别墅这边赶。

    这时付凤仪脸已经烧的泛红,呼吸的幅度也比平时大了不少,叶浩然在她床畔坐下来,大手摸上她的额头,皱着眉问她:“这是在干什么?发烧了为什么不看,走,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不必了,我别墅里有医生。”叶子墨冷冷地说。

    叶浩然这才看了儿子一眼,抿着唇,也没什么,又重新看着付凤仪,略带焦急地问她:“有医生你怎么不看,又跟自己过不去?听我的,让墨儿安排医生给你看。”

    叶子墨往床边走了几步,依然冷漠地看着叶浩然,嘲讽地开口:“她不就是听了你的,才会这样么。”

    叶浩然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手微微的发颤,付凤仪摇了摇头,叫他别跟叶子墨争吵。

    “墨儿,你出去,我跟你爸爸有些话说,医生来了你叫他们直接进来就行。”

    付凤仪到底答应看医生了,叶子墨知道这跟叶理事长有关,虽然不想看见他在这里,为了母亲,他还是强行忍下心里的愤恨,开门出去。

    叶子墨出门以后,付凤仪轻声劝叶浩然:“你不要这里看不惯,那里看不惯。你要知道,墨儿做这些都是故意针对你的,你越是要批评他,只会把跟他的关系越弄越糟。”

    叶浩然只要想到叶子墨的别墅,他心里就有气,里面还配了医生,又是管家,又是女佣人。

    “你看看他,像话吗?这么大的别墅,不是在浪费资源?竟然还故意跟我说这里有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