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59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012字

    虽然没用很大的力气,夏一涵由于过分的虚弱和激动,也往旁边倒去。

    好在管家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及时扶住了她。

    叶子墨根本就不看他,而是站在叶浩然面前,一脸冰冷地开口:“要打吗?尽管来!你没把我弄丢,就有权利教训我,来吧!”

    叶浩然到底是被夏一涵的话说的动容了,扬在半空的手又无力地放下。

    他太了解儿子的性格,他是最最要面子的人,要是这一巴掌拍下去了,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只会变得更加水火不容。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叶浩然甩下这句话,迈步离开,去找付凤仪了。

    夏一涵很庆幸,没有发生大的冲突。可接下来,她知道叶子墨是要生她的气,找她麻烦了。做之前她就已经考虑好了后果,接下来,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是该默默忍下的。

    叶浩然走后,叶子墨的表情更显得冷了。

    “夏一涵!”他冷肃地叫出她的名字,夏一涵早就做好准备的心还是忍不住的微微发凉。

    她咬着唇走到他身边,站好。

    “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逆着我的意思说话?”他冰冷地看着她,目光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她知道自己这样冒犯了他,所以她此时此刻,只有认错,也许才能让他稍稍平息一下怒火。

    “对不起叶先生!”

    他对她道歉的话完全不理睬,只是更冷漠地问她:“昨晚是去请我母亲吃饭,今天又来表演舍身劝架,你是想做什么?”

    “没有,叶先生……”夏一涵刚要解释,叶子墨又冷声打断她的话:“是想要做这里的女主人了?有婉婷在,你就别做这样的梦!就算她离开了,还有何雯,方丽娜,这里的女主人,轮不到你头上!”

    说到后来,叶子墨的话变的狠厉。

    尊严高于一切,他的女人胆敢当众反驳他的意思,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行!

    夏一涵的脸红了白,白了红,死死咬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餐厅里简直是狂风骤雨,酒酒想要求情,被夏一涵用目光阻止。

    这个时候谁说话,谁倒霉,只会更加剧他的怒气而已。

    “我知道。”良久,夏一涵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轻声说道。

    “我有自知之明,不敢想高攀的事。”

    “哈哈,你不敢?”方丽娜忽然笑了一声,“你不敢你为什么故意要讨好叶理事长啊,不就是想让大家觉得你懂事吗?好在叶先生精明,不会上你的当!”

    等了这么多天,嫉妒了这么多天,方丽娜总算找到机会数落夏一涵了,这让她别提多解气了。

    宋婉婷赞许的目光也暗暗地看向方丽娜,好像在表扬她的勇猛。

    夏一涵平静地看了一眼方丽娜,随即收敛了目光。

    “是吗?就是想让我觉得你很懂事,很乖巧,对吗?”叶子墨接了方丽娜的话,这是对她公然挑衅夏一涵给予的最大肯定了。

    夏一涵觉得有些苦涩,低垂下头,不发一言。

    “看着我!我在问你的话!”叶子墨加重了语气。

    夏一涵又被迫抬头,尽量平静地看着他,轻声说:“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请您让我保持沉默吧。”

    叶子墨寒冷的目光扫过她小脸上的每一处,随即冷淡地说:“你去房间保持沉默吧,早餐不必吃了。”

    “是,叶先生。”

    夏一涵答应完,缓步走出餐厅。

    她知道身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看着她被骂,有多少人是高兴的,又有多少人跟着她担心。

    那个男人,他在盛怒之中,他对她发火,再正常不过。

    可明明知道他都是气话,他说她的每一句为什么还是让她那么伤心。

    他说,这里的女主人轮不到她做。他说,她说服他母亲来吃饭,还有她拦住他们父子争吵,都是她特意的想要这里的地位。他还说,她就是想让他觉得她很乖巧。

    是吗?她有吗?

    她不过是想要他高兴,也想要他心里在乎的人高兴,为什么他要那么倔强,为什么他要这么为难他自己,也为难他身边的人。

    不知不觉,她的泪水又顺着脸颊一滴滴地滑落,凉凉的泪提醒她,她又哭了。

    不是答应过小军,再也不哭吗?为什么这么容易哭,就只为了他几句重话,就要哭,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夏一涵,你是因为得到过他的温情,被他用心地呵护过,就觉得他应该永远对你那么好吗?

    你是忘记了,他本来就是喜怒无常的人,他本来就可以对你好,也可以对你不好,全凭他的心情。

    酒酒看见夏一涵的背影那样悲伤,想要跟上来,被叶子墨喝住。

    “谁都不许管她,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她是谁。”

    叶子墨的声音冰冰凉凉的从身后传来,她的身体又是一僵。

    再次迈步时,她似乎又清醒了不少,他提醒了她,她到底是谁。不管他温情也好,他对她再好,她都还是那个跟他交易的女人。所以他对她的柔情持续不了多久,因为那不是爱,不是天长地久的承诺,他们之间没有承诺。

    她的身体此时真的很虚弱,酸软的就像是被重型机车碾压过一样。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她住的那间客房,她脱掉鞋子,爬上了床,靠着床背坐着。

    主餐厅里,叶子墨脸色始终难看。

    他早餐吃的很快,吃过以后,拿过女佣人端上来的餐巾抹了抹嘴,就起身迈步离开。

    酒酒忙追上了他,在他背后小心翼翼地问:“叶先生,您真的不给夏一涵吃早餐吗?她身体不好,会吃不消的。”

    “不要问我!”他冷冷地甩出这句话,就大踏步走了。

    酒酒还想追上去,却被管家给拉住了胳膊。

    他低声跟她说:“你难道听不出叶先生的意思吗?他说不要问他,又没说真的不给。他是拉不下面子说要你给送, 我会吩咐厨房给她备好早餐,你一会儿去拿就是了。”

    酒酒有些愣了,这是她认识的管家吗?他不是巴不得夏一涵挨饿挨骂,最好早点从别墅里滚蛋吗?

    管家也看出了她的想法,却没解释什么,只是对着耳麦对厨房那边吩咐道:“再准备一份营养丰富的早餐,二十分钟后酒酒会去拿。”

    吩咐完,他就跟上了叶子墨的脚步。

    叶子墨去了付凤仪房间,她已经起来了,还收拾好了她的东西,要跟叶浩然一起离开。

    这是母亲在胁迫他,想要他给叶浩然认错。对叶子墨来说,除非是叶子翰平安回家,否则他永远都不会对他说一句软话的。

    “您要回去也行,郝医生的药熬好了,我会派人按时送过去。”

    “墨儿!”付凤仪不甘心地唤了一声,她是想借她生病的时机要他们父子和好的,怎么又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次中医把脉,付凤仪没有大碍,所以叶子墨也不像昨天那样担心,并且他也知道叶浩然对她也是很好的,就算是回去,堂堂的理事长总不会连个感冒的妻子都搞不定。

    “不用说了,妈。”叶子墨淡然说道。

    “别跟他说!让他好自为之!”叶浩然扶起付凤仪就往外面走。

    两人都走到门口了,付凤仪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叶子墨一句:“中秋节回家吃饭吗?”

    “我们家有中秋节吗?”叶子墨凉凉地问,倒不是针对付凤仪,这话还是针对叶浩然。中秋是团员之日,小叶子翰不在,何谈团圆?

    付凤仪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直接跟着叶浩然出去了。

    房间内,叶子墨的拳头狠狠砸在床面上。

    小翰,哥不会原谅他,一定不会!你放心好了。

    叶子墨在付凤仪的卧室里沉思了很久,才缓缓起身回房间,换掉身上的家居服,吩咐管家备车,他直接去集团。

    今天集团里有一个高层会议,可能要开很久,他中午和晚上都不会回来。

    出发前,叶子墨坐在车里,管家以为他会像上次离开前那样叮嘱他。他只是默默地看了管家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吩咐司机开车。

    不过那一眼,管家自己的猜测是,让他安排好夏一涵的吃饭问题,但不要说是他的意思。

    莫小浓还在生夏一涵的气,所以她吃没吃饭,她根本就不关心。

    从餐厅回来,她就自顾自地收拾东西,收拾完去找管家,要管家给她派车,她去学校。

    夏一涵就始终坐着,看着墙壁发呆,酒酒把食物送来,说是叶子墨吩咐她送来的,夏一涵并不信。

    她知道这次他真的很生气,没那么容易原谅她。

    她自己也是闷闷的,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酒酒不管怎么哄,说尽好话她都没吃,最后夏一涵怕她担心,就对她说:“我想一个人静静,如果我饿了,我就去找你行吗?”

    “好吧!”酒酒有些无奈,又把早餐给她端走了。

    夏一涵又一个人坐了很久,忽然有人敲门,她说了一声请进后,门从外面打开,宋婉婷和方丽娜出现在门口。

    方丽娜手里端着一个餐盘,餐盘上有食物,不过是些什么食物,夏一涵没有仔细看。

    这两个人,肯定是来者不善,夏一涵直了直身子,平静地看着她们,做好应对的准备。

    “涵妹妹!”宋婉婷极嘲讽的语气唤了一声。

    “还饿着呢吧?我跟丽娜来看你了,好歹我们也都是同一个男人的女人,我可舍不得你挨饿。你要好好保养你的身体啊,才好在子墨面前可着劲儿的犯贱呢!”最后这句,她是走到她近前,轻声说的。

    虽说叶子墨已经离开别墅了,她也担心她会回来听到,她不会像方丽娜那么傻,不会大声的嚷嚷。

    没想到她一来就能说出这么戳心窝的话,夏一涵到底是斯文,有些受不住,脸一下子尴尬的厉害。

    方丽娜也走上前,把托盘往夏一涵床边的床头柜上一放,咯咯笑着:“你多吃点儿啊夏小姐,这早餐可是非常难得的。”

    夏一涵一看,托盘里面竟然是一些残羹冷炙。有吃剩下的包子,有喝了一半的粥,里面还有一些小青菜,萝卜干什么的咸菜。

    她在工人区吃过早餐的,知道这是工人的早餐。

    “吃啊!”宋婉婷在她床边坐下来,带着一抹冷笑说道:“不要嫌弃不好,人啊,就是一种动物,真饿极了,什么都能吃。这工人也是人,吃剩下的,也不见得有多不干净。你自己不也是一个小小的孤儿出身吗?小时候没有四处捡过垃圾吃吗?哈哈,说不定连粪便都没少吃呢,就别在我面前装什么高贵了!”

    “你!”夏一涵气的,只能说出一个你字,竟被她气的没了话。

    方丽娜也在身后补充了一句:“可不是么,听说粪便什么的,最养人了,不然她怎么长的这么水水灵灵的,一副狐 媚子的骚 样呢!”

    “你们给我出去!”夏一涵深吸了几口气,才能积攒出力气,使劲儿吼了她们一声。

    “呦,夏小姐,你这是跟谁说话呢?没听叶先生说吗?有宋小姐在,这里就没有你的一点儿地位。就算宋小姐走了……”

    “嗯?”宋婉婷不悦地哼了一声,方丽娜意识到自己说错了,忙低声道歉:“对不起,宋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宋婉婷心里狠狠地骂了句,不过为了拉拢她,她还是笑了下,说:“没事,我知道娜娜的意思。”

    “请你们出去!”夏一涵不想看到她们两个人在这里虚伪地说话,更不想看到餐盘里她们刻意用来羞辱她的东西。

    “涵妹妹,我是好心好意地怕你挨饿,才跟丽娜精心地给你准备这些吃的。你也知道粮食多宝贵,子墨不允许,我想要给你拿些好的,不是拿不到吗?这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好吃,到底也比垃圾桶里的馊饭要好,你还是赶紧吃了吧!”

    “宋小姐!”夏一涵脸沉下来,冷着声音说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叶先生吗?”

    “不怕,因为我根本就没来过你房间,我要回家了。”宋婉婷挑了挑眉,忽然对方丽娜命令一声:“她要是不吃,你就给我好好帮帮她的忙!不用担心子墨为难你,我会给你很多钱,就算你离开了,也一定比你留在这里要好一千倍。记着,是你自己要为难她的,我从来没有踏进过这个门半步。”宋婉婷残酷地笑了笑,又寒着一张脸,警告道:“如果你不做,我会让你,还有你的家人,死的很难看!”

    宋婉婷永远记得叶子墨曾经让她给夏一涵喂饭的事,这个仇她一定要报,哪怕牺牲掉方丽娜,她也在所不惜。

    夏一涵看得出她现在想走,也根本就走不了,走廊上静悄悄的,管家好像根本就没在。

    她要是拼命反抗,万一激发了宋婉婷,说不准她会让方丽娜对她下死手。

    这么想着,谨慎的夏一涵就没有轻举妄动,她只能一边拖时间,一边想着逃脱的办法。

    “这里交给你了!绝对不许失败!把这些都给我喂下去!”宋婉婷的眼神陡然变的凌厉,方丽娜端着托盘举到夏一涵面前时,宋婉婷又冷笑着说道:“夏一涵,你不是喜欢让别人喂你饭吗?今天我要让你好好享受!”

    眼看着那些剩饭剩菜已经到了她面前,夏一涵又气又愤又害怕,浑身忍不住颤抖。

    宋婉婷本想先行离开,但一看到夏一涵这么惊恐的模样,她又不舍得走了,她要留在这里亲眼看着方丽娜给她喂下去,如果她自己不能完成,她还要帮她一把。

    总之今天,她势必要报上次被辱的仇!

    方丽娜人高马大的,冲上前就要来按夏一涵的脖子。

    此时此刻,走廊上还是没有任何声音。夏一涵知道这房间隔音效果好,如果走廊上没人,她就是叫破喉咙也喊不来人。

    方丽娜眼神阴狠,宋婉婷则抱胸站在不远处,幸灾乐祸地看着夏一涵的狼狈。

    “夏一涵,你听没听说过,曹丕的甄姬落的个什么下场?呵呵,估计你这种穷苦人家出来的孤儿也没听说过。她啊,以前是曹丕最宠爱的女人,可真是风华绝代啊。结果却在死的时候被糟糠塞口,死了别人都会认为她是一头猪。今天,你跟她一样,哈哈,吃人家剩饭剩菜。啊,不对,还是有些区别的,她是猪,你是狗!”

    夏一涵被宋婉婷辱骂的话气的脸涨红,可她知道这时再气再怕都没用,叶子墨不在,管家也不在,她只有自救。

    她让自己尽量平静,只有平静大脑才能正常运转。

    她一边看着宋婉婷那张得意的甚至有些扭曲的脸,一边把目光扫向门口,忽然之间,她灵光一闪。

    “动作快点儿!”宋婉婷陡然提高了声音,连方丽娜都吓了一跳。

    就在方丽娜抓住夏一涵的脖子时,夏一涵忽然冷冷地一笑,淡然地说:“宋婉婷,你当真要我把这些吃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