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6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178字

    管家就明白,这所有人自然而然就包括了他最想见的夏一涵。

    酒酒觉得今天的夏一涵格外不同,她好像特别爱说话,从没见过她这么爱说话的时候,一直拉着她说。

    “一涵,你该不会是叶先生让你面壁思过不理你,你受了刺激,变狂躁了吧?”酒酒紧张地问她,还上上下下地打量她。

    她哪里知道夏一涵怕静下来酒酒就走了,她要一个人面对这间蓝色没有温度的客房。也许她们以后再来找她麻烦,她还能勇敢地面对,可是今天她实在没有力气应付了。

    “我估计是变狂躁了,你要不要给我请医生看看?”夏一涵轻笑着问她。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斗着嘴,聊着天,直到听到管家在走廊上叫夏一涵吃饭。

    “一涵,叶先生要我来通知大家吃饭。”这是管家的原话,听到叶先生这几个字,夏一涵的心忍不住一缩。

    他通知她吃饭么?她的面壁思过结束了?

    她始终在避免想他,她总在想上午那个求助电话为什么一点儿回应都没有。他也许是在忙没有听见,可是忙完了呢,他是没有查看手机的习惯?还是看了手机有她打过去的电话,他根本就没在意呢?

    这不是普通的电话啊,这是她在向他求助。假如她真的还在危险之中,他的不回应就把她推到了绝望的境地了。

    “来了!”酒酒替夏一涵答应了一声,随即张罗道:“一涵,叶先生估计不生你的气了,你赶快换一套漂亮点儿的衣服闪亮登场,他一高兴,你们就完全没有隔阂了。”

    “不用,吃个午饭而已,别让他久等了。”夏一涵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子,略略抓了两下直顺的长发,就打算出门了。

    “不是,一涵,别看只是一个午饭,你也要重视起来。你没看到人家宋婉婷,每次吃饭都要很用心地化妆吗?”

    酒酒跟在夏一涵身后,试图再劝她,夏一涵只是微微一笑,说:“那么刻意,他未必喜欢。他要真是在意谁,对方什么都不做,他也在意。他要是想要视而不见,做什么都白做,可能反而会引发他的反感。”

    他不都说了吗?她是处心积虑地做下那一切的。就像她去他房间找他,她去哄他开心,现在想来,她都觉得有些沮丧。会不会她太主动了,主动的已经忘记了女孩子应该有的矜持。是换得了他一时的笑脸,却也可能让他觉得她就是个不知道自尊自重的女人。

    她不做那些了!

    夏一涵和酒酒在走廊上和宋婉婷方丽娜不期而遇,彼此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了一下。

    宋婉婷没有了要侮辱夏一涵时的咄咄逼人,现在反而有一丝慌乱,怕她会把事情说出来吧。

    方丽娜则始终是愤愤的眼光,没得逞,她就是不甘心。

    夏一涵稍微偏了一下身体,给她们让路,酒酒则有些不屑地说:“一涵,你干什么要给她们让路啊,是我们先出来的。”

    “没事,谁先走都一样,不差这一两分钟。”夏一涵淡淡地说。

    叶子墨在餐桌上坐的直直的,没看到那个不知轻重的女人,他的心始终是有些悬空的。只不过他在抿着嘴唇,沉着脸,不想让任何人发现他在等什么而已。

    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他往前面看去,有些失望,竟是方丽娜和宋婉婷。

    不过很快他就又看到了缓步走来的夏一涵,只是瞥到了那抹儿清丽的身影,叶子墨就故意命令佣人:“添汤,我要吃饭了。”

    好像他对夏一涵的到来很不开心,根本就没打算她来吃饭似的。

    夏一涵听到了那总是让她心跳的声音,不由自主地看向他,他的眉微微皱着,好像还是不高兴。

    她忽然发现她刚想过的,永远都不会主动去哄他高兴,这一秒却又有种想要去帮他抚平眉心的冲动。这是爱吗?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情愫?她是不是曾经有某个时刻对莫小军也这样的牵挂过?

    不,夏一涵,不要乱想,你可以动心,可以喜欢他,但对他的感情永远都不能超越小军。

    别忘了,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小军永远都是包容你,支持你,永远都温柔温暖地呵护着你。二十年没有反复过的情感,是比海还深的情愫,怎么可能不超越这个冷热无常的男人呢。

    想起小军,她似乎变得更平静了,低垂下头,她的心已是无波无澜。

    待夏一涵坐下,宋婉婷脸上全是笑意,很温柔地对叶子墨说道:“子墨这样才好,不让涵妹妹吃饭怎么行呢?不瞒你说,我怕饿着涵妹妹,早上还特意吩咐厨房准备了美味的早餐,和娜娜一起给涵妹妹送过去了呢。”

    站在夏一涵身后要给她布菜的酒酒有些纳闷地看了一眼夏一涵,她则很平静地看着宋婉婷。

    她说起假话来,永远都是那么镇定,真让人佩服。其实她又何必着急解释呢,是想先下手,让她夏一涵没有办法告状吗?

    到底还是害人的人,自己惶惶不可终日的,根本就不需要她说什么,她的心其实已经在受惩罚了。

    宋婉婷微笑地注视着夏一涵,心说,这回你告状也没用,就算调出摄像头,子墨也只会认为我是好心给你送吃的。

    夏一涵根本就没再看她,而是低着头默默地吃着酒酒给她夹进碗里的菜。

    “辛苦你了。”叶子墨淡淡地对宋婉婷说。

    宋婉婷心下大喜,知道夏一涵的确是被她吓住了,没敢告诉叶子墨,今天这一番作为,不但没有受到惩罚,还反而得到了叶子墨的肯定,她岂能不高兴呢。

    在这一点上夏一涵都是了解叶子墨的,她夸别的女人,赞扬别的女人的行为,就表明他还在生她的气。

    叶子墨,你可知道,你越是这样,她们会越变本加厉地对待我。

    他知道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就把她扯到水里,然后对所有人说她是有意引诱他,瞬间就让她成了所有女人的公敌。

    如今他还在用这一招,更是炉火纯青了。

    没关系,叶子墨,我不会伤心难过。反正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我们的关系,就是我要取悦你,而你可以随意地对待我。

    当然,也包括让你的女人随意的对待我。

    宋婉婷恰到好处地笑了笑,拿起面前的方便筷给叶子墨加了一些菜,他面色依然如常,却也没拒绝。

    他就是要让姓夏的女人看到,不要随便挑战他的威信。做他的女人就是要像宋婉婷这样,识大体,懂得奉承他,要给男人留面子。

    他成功了,夏一涵的心苦苦的,觉得吃下去的每一样东西都带了苦味。

    越是苦涩,她越往苦的上面碰,尤其是苦瓜,好像她从头到尾都在吃苦瓜。

    叶子墨的眉头又皱了皱,稍微偏头看了酒酒一眼。酒酒这才心领神会的,忙去给夏一涵添了一碗红枣银耳羹。

    “一涵,吃些这个。”她在夏一涵的身边轻声说道。

    “好,谢谢。”

    “子墨!”宋婉婷看到叶子墨的眼神往夏一涵那边飘过去一下,她就适时地出声叫了他一句。

    “嗯?”

    “在山上时你不是说要我回家住两天吗?我今天就回去了?”宋婉婷试探性地问。

    她多少也知道一点儿叶子墨的性格,知道他上次说让她走,她赖着没走,现在付凤仪也离开了,她再赖下去,等他问起来,赶她走,她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叶子墨当然不留她,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声,表示随便她。

    宋婉婷多少是有些失望的,他以为他不待见夏一涵,她能有机会留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了,自从有了夏一涵,他好像就跟她亲热过一次。

    每当夜深人静,她是真的非常非常渴望他的身体,他的强壮,他的技巧,是任何男人都比不上的,有时她想他,甚至想的自己都快要疯了。

    要不是想着,总有一天,她能够战胜他身边所有女人,得到他最后的眷顾,她根本就支撑不下去。

    她说要走,酒酒倒是真的高兴,还借着给夏一涵布菜的时机,冲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夏一涵是平静的,不过多少还是有一丝快意,毕竟她走了,就不会有人莫名其妙地找她麻烦,她日子能过的平静些。

    宋婉婷不得不离开,她喝了两口汤以后,又抬头,带着试探的语气,轻声对叶子墨说道:“子墨,还有两天就是中秋节了,我想,能不能让书豪回家过节?我爸妈年纪也大了……这节还真是过一个,少一个。”

    叶子墨放下筷子,默默地审视宋婉婷,她在别的方面兴许虚伪,但对于家人,她是真正关切的。

    他的目光又不着痕迹地掠过夏一涵的脸,没有定格,旋即又转回来,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林大辉打过去。

    “叶先生!”林大辉在电话那头恭敬地叫了一声。

    “宋书豪的案子,停了吧,安排一下,让他回家过中秋。”

    他淡漠地说完,直接按断了电话,宋婉婷立即站起了身,惊喜地看着叶子墨,一行热泪滚滚涌了出来,甚至把脸上的薄粉和腮红都冲掉了些。

    “谢谢!谢谢你子墨,谢谢!”

    这么长时间了,她终于可以看到书豪了,她要第一时间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的父母。

    相对于宋婉婷的激动,叶子墨表情很淡,只是说了声:“以后让他好自为之。”还有你,这是叶子墨没说的,一般在桌面上,他还是会给宋婉婷留三分面子。

    “好,子墨,我会把你的教诲告诉他,让他以后谨言慎行。我这就回去了!”

    “嗯。”

    宋婉婷走之前,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夏一涵。

    夏一涵明白她的意思,是说她今天做了这些,她什么惩罚都没得到,相反的,她弟弟还被放出来了。当初她弟弟冒犯的是夏一涵,如今放出来岂不是证明叶子墨对她在慢慢的厌倦吗?

    还有她说叶子墨会打电话给管家,会找她和方丽娜的麻烦,她惴惴不安地过了一上午,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夏一涵,你等着吧,我这是缓兵之计,先离开这里,我还会回来的。

    她相信距离产生美,她忍一段时间,不来叶子墨眼前晃,说不定某一天他又想她了,主动去找她这个未婚妻呢。

    如果是那样,再回来时,她一定会抓住机会怀上他的孩子,一举把夏一涵彻底赶走。

    “子墨!”宋婉婷走了两步又回头唤了他一声。

    “还有事?”叶子墨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耐了。

    “中秋是团圆节,你是我未婚夫,过节到我们家吃顿饭好吗?”她想趁叶子墨对夏一涵不满的时机,再进一步。

    叶子墨依然没什么表情,只是淡然说道:“我们叶家不过中秋节,我就不去了,不过给你父母准备的礼物,林菱会送过去。”

    唉!这哪里有未婚夫妻过节分开的呢,宋婉婷心里有些失望和苦涩,但一想到好歹书豪回家团聚了,他们做了那么多,叶子墨能这样也不算多过分,她只能是先忍下,期待着来日方长。

    叶子墨已经吃完了午餐,新来的女佣人送上餐巾,他擦完嘴,坐在那里却没动。

    他还是想知道那个该死的女人上午到底是有什么事,是有人为难她?这栋别墅现在能为难她的人,也就是宋婉婷和方丽娜吧。

    “方丽娜!”他忽然出声叫了一句,方丽娜一下子有些怕,生怕早上的勾当被发现了。宋婉婷走了,可是没人保她,也没有人给她遣散费了。

    “中秋你也回家去团圆吧。”

    方丽娜吓了一身的冷汗后,在听到这话时可算是天籁之音,立即点头如捣蒜似的,谢恩。

    何雯听到方丽娜也可以回去,就充满祈求地看过来,叶子墨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便顺口吩咐了一句:“雯雯,你想回,也回去吧。”

    以往叶子墨倒是没太想这个问题,刚才何雯那么期待看着他,让他忽然意识到,他不喜欢中秋节,可是这里的所有人都喜欢。

    他不团圆,别人盼着团圆。

    “管家,你通知下去,别墅里所有工作人员,从今天下午开始放假,一共三天半。”

    “是,叶先生!”管家答应道。

    所有的工作人员,那么也就是说偌大的别墅马上就要成为一个空城了。

    莫小浓暗想,这到时候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叶子墨说不定也回他父母那里去了,要是她留在这里,不是要挨饿了?

    正好今天去学校的时候,有个高富帅邀请她出去玩儿呢,她索性出去,过一个充满激 情的中秋。

    这么想着,她就对叶子墨说:“叶先生,我也要回家跟我父母团圆。”

    夏一涵本来对叶子墨吩咐大家休息的事没有什么想法,这时听到莫小浓的话,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她要是离开说不定会有危险。

    “小浓,你真要回家吗?你还是……”她想说还是留在这里,仔细又一想,这别墅里所有的工作人员全走了,她留下来也不安全。

    夏一涵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

    叶子墨刚刚的吩咐相当于让所有的人都离开,唯独没有说她。

    此时她倒希望叶子墨说一声,夏一涵,你也回去和家人团圆吧,这样她就可以跟莫小浓一起走了。

    哪怕真的遭遇了于珊珊,有她在,莫小浓也是安全的。

    她也像何雯一样,带着几分期待地看向叶子墨,等他说出让她走的话。

    叶子墨根本像是没看到她在看他,只是对管家吩咐道:“备一辆车。”

    夏一涵心里清楚,他不说话就代表他不认可她的请求,哪怕是求他,他也未必答应。不过为了莫小浓,她还是打算试试。

    管家很快叫了一辆车,开到主宅门口,叶子墨站起身出发,夏一涵赶紧跟上去,轻声说:“叶先生,我可以和小浓一起回家过节吗?她一个人不安全,我不放心。”

    她不知道于珊珊被关起来的事,叶子墨却是知道的,所以莫小浓从此以后都是安全的。

    还没等叶子墨说什么,莫小浓已经跑过来拉住夏一涵说道:“姐,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这里所有人都走了,子墨哥就剩下一个人,你要是也走了,谁陪他啊?”

    叶子墨冷冷地看着夏一涵,似乎在说,看吧,你妹妹都知道怕我一个人孤单。你这个女人,你心里除了你的莫小军,就是你的莫小浓,你为什么就没想想我呢?

    叶子墨说放假的时候,夏一涵很本能地认为他也会回家过节,这会儿莫小浓提起,她才仔细想,叶子墨不会回家。

    他跟他爸爸那样的关系,他怎么会回去过节呢?

    这里还真是剩下一个人了,这么大的地方,势必会冷冷清清,他自己在这里,会有多孤单?

    她应该陪他,可小浓怎么办?她真希望可以有分身术,这样大概就能两全了。

    “姐,你别担心我,真的,我们班有几个特强壮的外国小伙子,他们说没过过中国的中秋,这次吵着要跟我回家呢。我这就相当于有两个保镖,你就别担心了,保证没事。”莫小浓这么说,倒不是她真的怕夏一涵担心她,她就是不想被她妨碍。

    “真的么?”夏一涵追问了一句,随即听到叶子墨冷冷地说:“你可以走,把违约金准备好,随时可以离开。”

    说完,他大踏步出了主宅,只给夏一涵留下一个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