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67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045字

    这女人确实是谨慎,似乎总认为他会生她的气,他并不是一个会计较的人,只不过不喜欢她心里有别的男人。除了这件事,他对任何人都是大方的。

    “先给她用吧,明天我叫林菱去给她买一个手机送到别墅去。”叶子墨淡淡地说。

    夏一涵于是把手机递给酒酒,说:“你今晚就用这个拍照,万一你的高富帅出现了,说不定这手机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酒酒也不客气,真的接过来,还对夏一涵的说法表示强烈的认可。

    “我也觉得会帮上忙的,真看见我的白马王子,我就对着他猛拍,然后说,帅哥,我是专业搞摄影的……”

    叶子墨凉凉地打断了她:“专业搞摄影的,用这样的设备拍照片?”

    “哎呀,叶先生,这您就是不懂了,我这是套磁嘛。这都不重要,等我跟他看照片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很近距离地接触了。”

    “然后呢?”夏一涵好笑地问。

    “呵呵,然后他就看见我可爱的大酒窝,会主动问我一句,美女,你的手机号多少。”

    “可惜你没有手机。”叶子墨很不给面子地提醒了一句。

    “那有什么要紧,我可以反问他一句,帅哥,你的手机号是多少啊?然后我就用你老婆的手机拨过去。”

    你老婆……酒酒这几个字说的非常顺溜,夏一涵听着脸不禁有些热,低头搅动手指,看也不敢看叶子墨。

    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凉凉地又说了声:“你话真多,转过去看风景吧。”

    “啊?啊!了解了解!”酒酒吐了吐舌头,忙转过头去。

    叶子墨的大手则翻了个面,紧紧抓住夏一涵的小手,目光深沉地看着她的小脸儿。

    他把手臂从她身后伸过去,而后把她的头搬过来,让她靠在他胸前。

    听着那一声又一声沉着有力的心跳,夏一涵觉得无比的满足。如果时光能够停在这里,两情相悦,没有猜疑,该有多好。

    车在绿湖广场附近停了下来,再往前面就是休闲区的步行街,要看喷泉必须还要步行一段路。

    叶子墨携夏一涵下车,酒酒早就在车停下来的时候就跳下车了。

    “真凉爽,真舒服啊!还是水边最好了,难怪那首歌唱什么,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酒酒一边说,还一边哼唱,可见她是有多高兴。

    夏一涵都不禁在想,她确定是来邂逅她的高富帅,而不是找机会出来玩的吗?

    几个人穿过一条马路,下了台阶,走上一条青石砖铺就的几米宽的沿江路。到了晚上这里人很多,有些是外来的游客,也有些住在附近的居民。跑步的,走路的,哄着小孩追逐嬉戏的,很热闹。

    以往每次路过,叶子墨连看都不会往这边看一眼,今天跟夏一涵牵手在这条充满了浓郁生活气息的路上走,才发现其实这样像普通老百姓一样过日子,也很有一番美妙的滋味。

    “叶先生,一涵,看这里!”酒酒转了个身,面对着他们,两人自然而然地看过去,酒酒飞快按了手机的拍照键。

    这是一张很温暖和 谐的照片,两人的手自然而然地牵着,仿佛他们是多年的情侣一般。

    “你们站在这边,我给你们两个人拍一张江景的!这个点取景绝对非常好,还把月亮也扩进来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的月亮金灿灿的,照出来肯定超美的。快过来!”酒酒俨然成了一个摄影专家似的,喋喋不休地说着。

    夏一涵看了一眼叶子墨,她觉得他肯定是不喜欢摆姿势让人拍照的。

    她倒确实是猜对了,他不喜欢面对镜头,更更不喜欢的是,还要对着镜头扭捏作态。

    不过看得出夏一涵还是想和他同时出现的照片里,他眉头轻轻皱了皱以后,还是抿着唇牵着夏一涵的手往酒酒指定的位置走过去。

    两个人靠着护栏,酒酒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指挥:“一涵,你往叶先生身边靠一下。两个人再近些,再亲密些。”

    叶子墨觉得很是别扭,夏一涵倒配合着,让往他身边靠,就往他身边靠。

    “哎呀,还是不够亲密。”酒酒嚷道。

    叶子墨忽然勾了勾唇,夏一涵根本就没料到这人在打什么坏主意,她只觉得腰上忽然一紧,他已经把她整个人圈进他怀抱中。

    酒酒趁机赶快按拍照,没想到还没完,下一刻,叶某人已经低头吻住了夏一涵微微惊讶的小嘴。

    他不喜欢虚假地摆造型,摄影师不是要亲密吗?索性就真的亲密好了。

    夏一涵别提多不好意思了,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人,一定都在看他们,她想要推,他早就固定住了她的双手。

    “放……唔……唔……”趁她说话的时机,叶子墨长舌直入,很霸道地掠夺她口中的甜美。酒酒别提有多兴奋了,小手都在抖啊抖。为了拍出来的照片效果,她还是尽量稳住心神,用心地拍。

    她轻移脚步,从不同的角度拍着,一边拍还在心里暗暗赞着他们家的太子爷,果然够爷们儿,太帅了!

    酒酒手都拍酸了,他们家太子爷好像还没亲完,夏一涵趁着他让她换气的时机,忙扭头躲开了他。

    她娇喘着很小声地说道:“你看啊,那么多人看着呢,多不好意思。”

    “没事,这么暗,谁也看不清你长什么样。”叶子墨理了理她的头发,柔声哄道。

    酒酒看他们停了,才把那些照片翻出来欣赏了一遍,其中有一张非常非常完美,月亮就在两个密吻着的人影上方正中间,像是特意给他们照亮的。

    真浪漫啊!酒酒心里感叹道。

    要是她现在找到了她的白马王子,她也要照一张这样的照片。

    开始看这对情侣接吻的人渐渐的散去,也还是有几个人在议论纷纷。

    夏一涵拉着叶子墨的手,低声说:“快走吧,不是要去看喷泉吗?”

    叶子墨只是淡淡地笑了下,喜欢她如此的娇羞。

    夏一涵担心酒酒跟着他们总要给他们拍照片,一会儿又上演激 吻的戏码,在酒酒走过来的时候,她忙对她说:“你看看前面,好像很多高富帅,你赶紧去邂逅吧。找不到我们的时候,就打叶先生的手机。”

    “不是墨吗?”酒酒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在看到叶子墨佯怒的眼神后,赶忙跑开了。

    两人手牵手,几分钟的步行,吹着并不算凉的江风,心里都感觉很惬意。

    只是当听到喷泉的水声,还有音乐声的时候,夏一涵的心又起了一种奇妙的变化。很熟悉,是昨晚的梦吗?

    当他们两人牵着手,走上一阶又一阶的台阶,在喷泉附近几米的地方停下来时,夏一涵看着密密的水帘,恍惚觉得和她梦境中一模一样。

    那么梦里的人是叶子墨吗?她想起在梦里,她看到了谁,追上去,好像又看不到了。

    她扭头看向叶子墨,有些发怔。

    “怎么了?”叶子墨温和地问。

    夏一涵摇摇头。

    “没什么。”

    “看喷泉吧。”

    “嗯。”叶子墨环着夏一涵的肩膀,两个人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看着喷泉随着音乐舞动。

    酒酒跟他们分开后,像是拍照上了瘾,一路从喷泉的一头,拍到了喷泉的另一头。拍了一会儿,听到有小孩子叫:“哎,有热气球啊!”

    她又转过身,果然看到有一个热气球缓缓地往空中升起。

    为了调整拍照的距离和角度,她便拿着手机往后退,退着退着就到了喷泉水池的边缘。

    旁边有游客在提醒她,小心掉下去,她太投入,根本就没听到。

    再往后走了一步,一脚踩空,她整个人仰着直直地就往身后倒下去。

    “啊!”她的惊呼声被喷泉的音乐声盖住,就在她闭着眼以为自己肯定要葬身喷泉池水中被电的香消玉殒的时候,忽然她腰上有一股大力把她捞了回来。

    她睁开眼一看,口中还在叫着:“啊!吓死……”吓死我了。

    话只叫了一半,紧接着她就被搂抱住她的男人的相貌给惊的说不下去了。

    男人有着一张黝黑的脸,五官非常非常深刻,就像传说中刀削出来的一样深刻。喷泉喷到高处时被彩灯照映的流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是像天神一般。

    “天呐!太帅了!这是我的高富帅吧!”她低喃道。

    相对于她的热情和花痴一样的忘我,救她的男人却是一脸冷肃,就连眼神中也是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小心!”他只说了两个字,把她往安全区域又带动了一下后,就松开了酒酒的腰。

    这里人实在太多,酒酒要落水的事,只有聚在近前的人们看到了,叶子墨和夏一涵站在喷泉的另一边,完全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见酒酒没事,游客们继续看他们的喷泉,她则还是愣着,甚至都不记得跟陌生的男人说一句谢谢。

    那男人好像本身也并去期待着她说什么感谢,甚至连她的长相都没看,把她放下后,扭头就往喷泉的另一边走。

    “喂!”酒酒总算缓过神,叫了他一声,男人充耳不闻,大踏步就往前面去了。

    他好高啊!酒酒看着对方的背影,目测可能她的救命恩人只比叶子墨矮一点点。穿着上可能就是寻常百姓,不过她说是找什么高富帅,其实她最看重的就是一个男人的长相。应该说她择偶的标准是:帅高富。最后那一点是最不重要的,她强烈地感觉到今天会遇到她的白马王子,就有一个人在她落难之时挺身而出,这不就是缘分么。

    不行啊!她要抓住这个缘分!想到这里,她大声叫着:“喂,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手机号多少?”该死的,她怎么才想起这么重要的事啊。

    那家伙腿还真长,转眼就走出去老远。

    酒酒拼命地追,人太多,拥来挤去的,本来就难走,她还没跑几步,就听到一个小姑娘说:“阿姨阿姨,我可以请你帮我们照一张亲子照吗?”

    “阿姨太忙,下次,下次啊!”酒酒一边儿说着,眼睛盯着恩人的方向,奈何小家伙找了这么久,就找到她这么一个合眼缘的,还非就缠住她。

    “阿姨,你骗人,我下次到哪里才能碰到你!阿姨,你的酒窝好漂亮哦,你这么漂亮,肯定好善良,一定会帮我们的吧。”酒酒偏偏就虚荣的要死,听到这句阿姨好漂亮,忍不住就低头看了看拦住她的姑娘。

    “来吧,阿姨!”小姑娘说着,直接把相机塞到了酒酒的手中。

    “听阿姨说,不是阿姨不帮忙,阿姨急着去追高富帅,那是我的白马……唉,说了你也不懂,我要赶紧走了,不然来……”她抬头往恩人走开的方向看去,心里一阵哀嚎。

    不是不然来不及了,是已经来不及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了。

    “阿姨,你真的好漂亮哦,你就帮帮我们嘛!照一张就好,就一张!”小姑娘撒起了娇,酒酒扁了扁嘴,眼角眉梢都耷拉下来,嘟嚷一声:“再漂亮也没用了,好吧,要照就照吧。阿姨今天给你照个够!”

    “谢谢阿姨!”小姑娘甜甜笑着,往池边走了几步,拉着父母的手摆造型,叫酒酒拍照。

    酒酒好像还不死心似的,往恩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两眼,确认再找不着了,才转过身给小姑娘一家拍照。

    照完照片,酒酒又顺着恩人走过的路往前走,期待着有一点儿希望再给她遇上。可是直到她围绕着喷泉池绕了大半圈,找到另一面的夏一涵和叶子墨时,她都还是没看到恩人的影子了。

    见酒酒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叶子墨搂了楼夏一涵的腰,说:“你看,你的好朋友好像失恋了。”

    夏一涵脑海里始终在寻找梦里的记忆,想不起来,偶尔也会走走神,不过她怕她总是心不在焉的,叶子墨不高兴。

    她就尽量欣赏喷泉的美景,时不时微笑着看向叶子墨,表示她在沉醉,她很开心。

    叶子墨这么一说,夏一涵也朝酒酒看过去,果然看她噘着小嘴,还念念叨叨地说:“太子爷,你嘴还真毒,我确实是失恋了。”

    对她这样的话叶子墨和夏一涵也就是相视一笑,就没听过她恋上,谁会相信她失恋啊。

    见他们不相信,酒酒气呼呼地解释道:“我跟你们说,我刚刚在那边,拍照的时候差点掉水里。这水里不是有电么,我以为我掉下去会被电死,谁知道我掉到一半,就被一个非常非常帅的男人给救了。”这时,她看叶子墨的眼睛里好像有些笑意,忍不住抢了他一句:“比你还帅。”

    叶子墨眉头动了动,夏一涵忙搂住叶子墨的胳膊,柔声说:“你乱说,再说都不可能有我们叶先生帅的。”

    这还差不多,叶某人的眉又松开了。

    “结果呢?你不是要问人家手机号,给人家猛拍照片,告诉他你是摄影师吗?”夏一涵问道。

    “唉,别提了,我的恩人酷的厉害,我刚想起来要拍照片的事,他就走了,我想上前去追,被个熊孩子给拉住,非要我帮忙照相。”

    “不跟你们说了,我再去寻一遍,说不定还能碰上呢。”

    酒酒说完,又跑开了。

    叶子墨依然搂着夏一涵,轻声说:“别管她,就是一个疯丫头,我们看我们的。”

    “嗯。”夏一涵点了点头,依偎着叶子墨,两个人很缓慢地顺着喷泉池不远的地方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看。

    这里是小孩子的天堂,到处都是孩子,夏一涵看向喷泉的时候,叶子墨注意到不远处有个小摊贩,手里拿了很多荧光小玩意在叫卖。

    小贩身边围着好多孩子,争先恐后的在付钱。

    原来小孩子这么喜欢那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叶子墨凝视了一眼夏一涵,想着她在花园里看到蚂蚁吃虫子的样子,心微微的一动。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方便下,千万别走开。”叶子墨凑近夏一涵的耳边说。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夏一涵柔顺地回答。

    叶子墨离开后,夏一涵就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喷泉,独处的时候,昨晚的梦好像慢慢的在脑海中浮现。

    忽然,她的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人不是叶子墨,而是——莫小军!

    她竟梦到会在喷泉这里看到莫小军!

    他已经过世了呀,她亲眼看到他的尸体,甚至她根本不怕他的尸体,还冲上前把他焦黑的尸身抱在怀里。

    虽然知道绝对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看到他,她还是下意识的往四周扫视。

    水帘斜对面站着一个男人,就像莫小军那么高,她定睛一看,顿时愣在了当场,惊愕之中差点叫出了声。

    莫小军!是莫小军!

    夏一涵头皮一紧,拼命地叫了一声,可是斗牛士音乐到了最响亮的时候,对面根本不可能听到她的声音。

    她和那个男人之间,隔了一个水池,想要接近他,必须要绕过去。

    “小军!莫小军!”夏一涵拼命叫着,就像疯了一般沿着水池边缘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