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69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140字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我已经知道了。一涵,咱们休息一下,平静平静,你去找叶先生好好解释下吧。我感觉他真以为你怀孕了,你现在没怀孕,他一定很失望。而且你还在他面前喊别的男人名字,他那么骄傲的人,他肯定是会嫉妒吃醋的。”

    夏一涵何尝不知道他的性格,所以才会这么后悔自责。

    她真想第一时间去跟他好好说清楚,不想让他独自生闷气。可是她也明白酒酒说的对,她现在不够平静,他肯定也还在怒气当中,不如给两个人一点儿时间。

    “我没事了酒酒,你也去休息吧,不早了。”

    “一涵,我给你看看照片吧。”酒酒想分散她的注意力,所以把夏一涵的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来,翻那些照片给夏一涵看。

    确实拍的非常非常的和谐,非常美,可是夏一涵现在看着这些照片,心里却很难受。

    她不知道她跟叶子墨还能不能有这么美好的时候了,似乎一切的美丽就像是烟花一样绚烂,可也像是烟花一样短暂。

    假如从来没有过,也就不会奢求,现在尝到了与他心心相印的美妙,一下子有了转变,心里就是那样接受不了。

    酒酒发现自己也有词汇缺乏的时候,看着夏一涵脸上那么伤感的表情,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劝她。

    看出酒酒的心思,夏一涵微笑了下,说:“没事,他就是那么臭的脾气,我一定可以把他哄好的,放心好了。快回去睡觉吧!”

    “好吧!我把这些照片传到空间去就睡。”

    夏一涵看着酒酒操作,嘱咐她:“这些照片你传可以,但是一定要加密码,不能流传的到处都是,没经过他的允许,要是传出去了,他会认为我是有什么蓄谋的。”

    酒酒点点头,“一涵我知道,我会加密的。”

    酒酒忙完了,又劝了劝夏一涵才离开。

    她走后,夏一涵的腹部还在痛,郝医生说太晚了,药要明天早上才能给她。她忍着疼,在床上坐了一下,仔细思考了下要怎么跟叶子墨说。

    夏一涵来到叶子墨的门前,他的门虚掩着,有浓重的烟味从里面飘出来。

    好像他特别烦闷的时候就会抽烟,夏一涵轻轻敲了敲他的门,听到他冷冷的一个“进”字,便开门进去。

    叶子墨面前烟灰缸里的烟蒂已经堆满了,整个房间都被厚重的烟雾罩着,甚至看人都有些看不清。

    夏一涵最怕烟味,闻着就忍不住要咳嗽。

    叶子墨紧抿着嘴唇,冷漠地看着她,一言不发。今晚他们的关系,从那么美好,瞬间就降成了冰点,他只要看到她,就会想起她失魂落魄地追着一个幻象不顾一切的样子。

    “墨!”夏一涵走到他面前停下来,很温柔地呼唤了一声。

    “别这么叫了!”他的声音冰冰冷冷,夏一涵仿佛也被他冻住了一般。虽知道她在生气,可他收回这个称呼,她没由来的,心里还是泛起了一股苦涩。

    “好,我不叫。”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依然平静地看着他,轻声解释:“我来是想告诉你,这次没有成功受孕,我也很失望,我心里并不好过。我那时候那样说,只是不希望有了孩子又流产让你失望。”

    叶子墨的眼神里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痛,他盯着她看了半天,狠狠地吸掉手上的半截烟,随后在烟灰缸里摁灭。

    “没有怀上我的孩子,你很失望吗?”他凉凉地问。

    “是,我很失望。”她很坦诚的回答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没有回避。

    “我看你是死了的人没活过来,很失望吧?”叶子墨的脸愈发冷的厉害,言语间的嘲讽让夏一涵有些招架不住。

    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呛的咳嗽出来,强忍着继续对叶子墨解释:“对不起,我可能真的出现幻觉了。我们不说他的事了,我只想告诉你,我真的想给你生个孩子。这次没有成真,过几天,我们再努力,行吗?”

    叶子墨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仔仔细细地审视着她那张任谁看了都忍不住生出几分疼惜的小脸。

    他的嘴角弯出了几丝冷笑,极缓慢地开口:“你没机会了!”

    说完,他重重地甩开了她的脸。

    “叶……”夏一涵被他甩的头自然的偏到一边,随即她又面对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只说了一个叶字,又在看到他冷冰冰的眼神时,说不下去了。

    “出去!”他低喝了一声。

    夏一涵心内重重地叹息,知道他还在愤怒中,她说什么大概他也是听不进,只有再等待。

    他跟她生气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了前面几次的经验,她总觉得兴许明天一早他就能好。可是心里又有另外一种感觉,觉得他这次对她的怒意比以往都厉害。虽然他没有想尽办法让她难堪,没有找人刺激她,也没有说太过分的话。但她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是真的有很大的波动。

    她轻轻点了点头,“好,我出去。不过你不要抽烟了,好不好?你生我的气没关系,但是身体是父母给的,你伤了身体对不起的是他们。”

    “出去!”他又抽出一根烟,点燃,再次狠狠的吸。

    他这样吸烟,肯定非常伤身体,夏一涵别提多心疼了。

    但她知道她是根源,是她弄的他不珍惜自己的,而此时除了自责,她似乎什么都不能做。

    默默地离开他的房间,她却没有关上他的房门,想着打开门,烟气能散出去一些,他能吸进身体里的就会少一些吧。

    夏一涵回到自己的客房,肚子依然痛的厉害,又担心着叶子墨,时不时还会想起晚上在喷泉那里看到的人,根本就睡不着。

    夜很深了,她抱着被子,想让肚子稍微暖暖,根本没什么作用。

    忽然,她听到对面的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不知道他是要睡觉,还是要出去。正常来说,要睡觉可能不会那么重的关门。他一定还在生气,不会半夜三更的要出去吧?

    夏一涵实在是不放心,从床上爬起来,甚至来不及穿上鞋子就跑出去追他。

    等她扭开门,只看到叶子墨消失在长长的走廊尽头的背影。还真是要出去,夏一涵已经顾不得地上有多冰冷了,她赤着脚在冰冷的地面上飞快地朝他追过去。

    此时可能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宅子里不只是他们两个人住,还有别人,夏一涵怕吵醒了别人,所以她没有大声叫他。

    这次她痛经的很厉害,全身都很酸软,跑起来速度根本就不快。

    追到大厅的时候,叶子墨已经出了主宅的门,主宅门口有一辆车停在那儿等他。

    “叶先生!”夏一涵追出主宅的门,才大声叫了一句。只是她觉得已经是尽力在呼喊了,发出来的声音其实也不算大。

    司机早就从车上下来,弯身给叶子墨开车门。

    “叶先生,这么晚了,您去哪里?可不可以明天天亮再走?”夏一涵赤脚跑到叶子墨身边,急切地问。

    叶子墨抿着唇扫视了一眼她的脚下,冷冷地命令她:“回房间去!”

    “叶先生!天太晚了,路上不安全的。”

    叶子墨只是冷淡地又看了她一眼,随后就什么都没说,直接钻进后座。

    车飞速驶离,夏一涵再想追,也是绝无可能了。

    这么激动的跑出来,地上又冰凉,此时夏一涵的肚子更痛的厉害了。甚至后来她都不记得是怎样强撑着走回自己客房的,躺上了床以后,就觉得全身上下像浸在了冰水中一样。

    郝医生倒是尽职尽责,天刚亮就把药给夏一涵送过来了,服下温热的中药,她才好了些。

    经过了一夜不眠,喝了中药暖了以后,夏一涵反而慢慢地睡着了。

    酒酒始终惦记着夏一涵,这一晚也没怎么睡。不过她现在还是女佣人,早上还是要跟其他的女佣人一起,先到健身房伺候着。

    大家列好队以后,管家来吩咐,各自去忙各自的事,叶先生今早不晨练。

    酒酒接到命令后,就来敲夏一涵的门,她许是太累了,睡的很熟,她敲门,夏一涵都没听见。

    夏一涵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来,酒酒要管家帮她开了门,坐在夏一涵的床边儿等她醒,早餐就放在床头柜上。

    “醒了?昨晚跟叶先生谈到很晚吗?他好像一大早就出去了,你们和好了没有啊?”酒酒见夏一涵醒来,一大堆的问题一股脑儿的问出来。

    夏一涵扫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天已经很明亮了。

    稍微回了一会儿神,她才微笑着对酒酒说:“他工作上有重要的事,所以早早就走了。和好了,我就说我一劝他就会好的,你还要这么担心。”

    酒酒没看到叶子墨,也没看出夏一涵是在说谎,就高高兴兴地说:“果然还是我们太子妃,你对他,那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哈哈。”

    “什么太子妃,别瞎说,宋婉婷才是他的未婚妻呢。”夏一涵故作轻松地说道。

    “她那是过气的未婚妻,我们太子爷随时都有可能把她给废了。只要你们两个冤家好好的,不出问题,宋婉婷就得意不了几天了。对了,等我一下,我去给你热早餐。”

    “就这么吃吧,不用热了。”夏一涵撑着坐起身,发现肚子确实没有开始痛了,好多了。难怪叶子墨那么倚重郝医生,他的医术的确是不一般的。

    夏一涵坐起来以后,对酒酒说:“我去漱漱口就来,你放在这里就行。”

    她小时候吃冷饭冷菜那是家常便饭的事,莫小浓的母亲是很节俭的,尤其是在使用水电煤气上,更节俭。当然对莫小浓不会,莫小军和夏一涵很自觉的,有的吃就不错,根本就不敢奢望吃热的。

    “那怎么行,你还来大姨妈呢,吃凉的会痛经的。你去漱口吧,等你漱完口我也就热好了。”

    酒酒说完,端起餐盘就出去了。

    夏一涵感激地看着这丫头的背影,她发现认识酒酒真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之一。

    洗漱完毕,酒酒把热腾腾的早餐又给夏一涵送了过来,她说她还专门问了郝医生,今天这些早餐对来月经的女孩子比较好。

    夏一涵心里暖暖的,别提多感动了。

    “酒酒,你叫我以后怎么回报你啊?”

    “哈哈,这个很简单,你就在太子爷耳边多吹吹风,没事放我出去溜达溜达就行啦,哈哈。”

    酒酒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特别的遗憾,那个黑马王子都出现了,她怎么就没给及时抓住呢。

    夏一涵抿嘴笑,不过心里想着那个男人,还是有些苦涩的。

    他那么晚到底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了,今天他的心情有没有好一些?什么时候能够愿意听她好好解释,什么时候才能像前几天那样……

    不,她都不奢望他能始终对她那么温柔,他哪怕就是不温柔,能像她刚进别墅时那样平静的对待她,也行,总比现在这样好。

    后来酒酒又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夏一涵有些听不进。只是不想让她觉得说的没趣儿,她还是保持着认真在听的样子。

    夏一涵刚吃完早餐,有人敲她的房门。

    虽然叶子墨来,未必会敲她的门,她还是满怀期待地希望来人是他。

    “请进!”她应了一声,门开以后,进来的人是林菱。依然是俏丽的齐耳短发,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脸上的表情不似以前那么冰,不过也和蔼不到哪里去。

    不是他,到底也是他身边的人,说不定就是把他的消息带给她的呢。夏一涵忙下了床,微笑着对林菱说:“林助理,请坐啊!”

    “不用坐了,我来是找这位酒酒的。”

    酒酒和夏一涵都是一愣,夏一涵这才注意到林菱手中还拿着一个方盒子,上面有手机的图案。

    她想起昨晚叶子墨曾说过要给酒酒买个手机的,看来他还真是言出必行,哪怕是对他来说,这么小的事,他也都记着。

    不是找她的,夏一涵的心里多少是有些失落的。

    酒酒也想起了手机的事,又看出夏一涵的情绪,就笑着说:“该不会是叶先生派你特意跑一趟,送个手机给我吧?看来还是我们太子妃有面子,要不然我一个小女佣人,哪里来这么好的待遇呀。”

    林菱最近都成了叶子墨的女人专线管理员了,一会儿给这个女人送衣服,一会儿给那个女人送衣服。她真是有些气闷,又没办法反抗。

    “给,是叶先生让我送来给你的。另外,叶先生还交代,你以后可以随时进出别墅。只要你有需要,不用说理由,就可以跟管家说,叫管家派车给你。”

    “不是吧?”酒酒接过林菱递过来的手机,有些不能相信。

    “这个,你没弄错吗?应该是太子妃才有自由出入随便用车的资格,怎么会是我呢?”

    林菱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冷淡地说:“我接到的命令,就是酒酒可以随时出入,其他的你有疑问可以亲自去问叶先生。话我带到了,告辞了。”

    “喂,林助理……”酒酒还是不甘心,想再追问,倒是夏一涵拉住了她,说:“快谢谢林助理,她跑了这么远,特意给你送个手机来。”

    “也是啊,谢谢你林助理。”

    “不必了,我也不是为你来的,我只按照叶先生的意思办事。”林菱就像有气似的,说完根本就不做任何停留,走了。

    她走后,酒酒还是没有急着看手机,还是一脸迷惑地看着夏一涵,问她:“你说,这怎么回事啊,我总觉得她是弄错了,应该是你有出入自由。”

    “傻丫头,你刚才不还在跟我说,要我跟他吹吹风,让你多出去走动吗?这回有了他的命令,你可以自由行动,不是很好吗?”

    “哎呀,话是这样没错啦,可你不是还没吹风呢嘛。他忽然对我这么好,我都有点儿不习惯,感觉怕怕的。”

    酒酒的话让夏一涵也不由得想起上次叶子墨说的那次,叫她晚上到他房间值夜班的事。

    这个念头让她心里有些难受,不过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叶子墨这人虽然做什么事都跟一般人不一样,可酒酒是她最好的朋友,他总不会那么过分吧?

    “没事,他可能就是觉得你很可爱,没恶意,所以就给了你这个特权,你别想多了。小浓不也是这样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要说一声就可以到管家那里要他派车了。”

    这个理由总算是说服了酒酒,她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小浓是你妹妹,我是你好朋友。太子爷这么做,都是因为太子妃,不可能有别的意思。是我瞎想了,哎,我这胡思乱想的毛病以后真要好好改改。”

    “好了,快去看看你的新手机吧,看看像素高不高,可别让你这专业的摄影师屈才了。”夏一涵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酒酒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立即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新手机上去了。

    “一涵,这回我们可方便了,你把号码告诉我,我也把号码告诉你,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有什么需要就可以打电话给我了。”

    “好。”叶子墨曾有命令,说她的手机只能跟他一个人联系,不过她想,他似乎对酒酒是很有好感的,她们两个好朋友联系,他应该不会生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