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7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097字

    接下来的几天,夏一涵会选择时间,只要不是美国那边的深夜,她都会发信息过去。即使没有太亲密的话,但她会早中晚地问候。

    只是她的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回应。

    有几次她打电话过去,接通后又被按断,再打,就是关机。

    她觉得叶子墨就像在他身边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拒绝她进去。但她知道他越是这样,就越代表他在刻意回避,是他心里有她的表示。她不想让他继续失望,不想让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所以她会坚持。

    酒酒原以为叶子墨和夏一涵真的和好了,结果一连几天也没见到叶子墨回家,她隐约觉得两个人还是出问题了。

    问夏一涵,夏一涵都说没事,他是工作出差了。

    不过酒酒悄悄观察发现,她没在夏一涵身边时,她就在发呆,有时还会暗暗的叹气。

    这样的症状,经她诊断,就是失恋了。

    酒酒经过各种说服教育,说只要夏一涵还在别墅里,就说明太子爷没有放弃,他很快就回来的。夏一涵总是微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说,当然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天早餐,酒酒看夏一涵把盘子里的东西吃光了,还在用叉子在空盘子里扎,那眼神空洞洞的。

    方丽娜一边吃着,一边冷嘲热讽地说:“哎呦,可真是好多天没有看到太子爷了呢,我们这本来就是冷宫的倒没所谓。就是有些人八成快受不住了吧,我说管家呀,你可要把门口那些安保管紧些。要是被一些思 春的女人给勾搭上啊,可就败坏门风了。”

    “你,方丽娜你嘴巴怎么一大早就味道这么重啊,上完厕所没刷牙啊?”没等夏一涵回话,酒酒就抢白了方丽娜一句。

    方丽娜冷哼了一声,又极讽刺地对酒酒说:“我说酒酒,你这个狗奴才可是当的真不差,你说我们这都是一起进来的。现在我和夏一涵都是太子爷的女人了,你怎么就心甘情愿……”

    “闭嘴!”夏一涵极冷地看着方丽娜,冷着声音说道。

    她声音虽然不高,不过眼神中确实很有震慑力。不知道为什么,方丽娜竟觉得那神态跟叶子墨有几分相似,一时间她有些恍惚,竟被她的气势给镇住了。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至少在外人眼里,夏一涵和她方丽娜是一样的地位,她根本就不需要怕她。

    方丽娜把脖子一挺,极傲慢地回嘴:“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啊,我们都是太子爷的女人。你以为就因为你狐媚子不正经,床上功夫厉害,你就有资格说我吗?”

    夏一涵的脸色依然平静,淡漠地注视着方丽娜,缓缓地问:“你是不是他的女人,自己心里有数,不要在这里狐假虎威了。再这样闹的大家不得安生,等叶先生回来,我会把你说了什么话原原本本告诉他,到时候看看他能不能容你在这里住下去。”

    夏一涵说的不慌不忙,非常有气度,方丽娜听了这些却有些坐不住了。

    她有些奇怪,她和叶子墨假尚床的事,只有她和叶子墨知道,夏一涵怎么忽然知道了呢?

    其实夏一涵也不过是揣测,她本来就有些难以置信叶子墨会跟方丽娜这样的女人尚床。只是上次亲眼见到方丽娜在叶子墨面前脱 衣服,她才有些信了。前几天听了何雯的话,她想到她那么美好的女孩,叶子墨都不心动,不跟她亲热,那么毫无是处的方丽娜更不可能上的了他的床。

    本来她也不想揭露方丽娜,要不是她今天说的太过分,她也不会说这么多。

    以前不管方丽娜和宋婉婷说她什么,她都不太反驳,而今她和以前的想法已经是大相径庭了。从前她只想着低调做人不想惹事,现在则是从那个男人的立场去想。她希望他的家庭是一片和谐的,希望这里的女人不要乱七八糟丢他的脸。

    方丽娜被夏一涵最后这句话震慑住了,叶先生告诉过她,不可以和夏一涵动手,也不可以辱骂她。她是看夏一涵好欺负,不会告状,才会时不时找她的茬。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发了威,要真是给她告了状,她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她性格本来就强势,这回说不过夏一涵,不敢发作脸色尴尬的厉害。

    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好气哼哼地站起身,走了。

    酒酒看了可真解气,不禁笑着对夏一涵说:“太子妃,还是你厉害啊,几句轻飘飘的话就把她给打发了,高手就是高手。”

    “好了,别叫什么太子妃了,别人会以为是我让你叫的,叶先生听了也会不高兴。”夏一涵小声对酒酒说道。

    最近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见面就叫夏一涵太子妃,她每次都要纠正,她每次还是照常叫。

    好像在酒酒的心里,叫多了就成真了似的。

    “你就是太子妃,这栋别墅里谁不知道太子爷只爱你一个人啊。好啦,我出去转转啦。”酒酒看夏一涵好像真不想让她这么叫,就转移了话题,跟管家说她想出去。

    管家也接到了通知,知道酒酒出入自由,就给她安排了一辆车,嘱咐她早些回来。

    夏一涵吃过早餐,拿着手机出了主宅,走到秋千那儿,坐在上面看手机,时不时会想起酒酒最近总喊的太子妃三个字,心里越发觉得闷。

    想起叶子墨走之前的那天晚上,她叫的墨字被他拒绝。要是他什么时候听到酒酒叫她太子妃,指不定要怎么嘲讽她呢。

    这个男人,总是让人心里又恨,又思念。想着他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想着他的好处,就像她坐着的这个秋千,他曾经推着她荡来荡去。

    他还陪她看无聊的蚂蚁吃虫子,他亲自给她做饭,他给她买小孩子的东西,他带她去做直升飞机。

    不用他告诉她,她也知道,那么骄傲的叶子墨应该没有为别的女人做过那么多。他给人的感觉是,根本没有谈过恋爱,所以看似冷漠无情,其实用情至深。

    墨,叶子墨,其实我懂你的,回来吧,好吗?

    我都说过,会用一辈子的时间陪着你,我已经知道了,是我伤了你的心。从此以后我会把小军放在最心底的地方,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他了。

    你回来吧,好吗?

    夏一涵再次拿起手机,给叶子墨发信息:你为什么还没回家?很忙么?我在这里等你,我每时每刻都在等你回来。

    她看了看时间,此时是早上七点半,叶子墨那边应该是晚上七点半了吧,他是不是已经吃过晚饭了?

    这么多天他都在生气,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吗?他吃的好吗?睡的好吗?

    无数个问题萦绕在心,她才发现,原来一个人可以牵挂另一个人牵挂到这种程度。

    她恨不得能有超能力,能随时看到他在做什么。

    只是她这样的心意,她这样的担心,那个人能感知到吗?

    大洋彼岸,叶子墨抿着唇,默默看着夏一涵发来的信息,很久很久,眼睛一动也不动。

    信息发过去依然没有回应,夏一涵再次带着希望拨通叶子墨的号码。

    叶子墨看着手机屏幕不停地闪烁,铃声也不大不小地响着,他盯着屏幕看了几秒,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按挂断,再想起时,按关机,关机后把手机直接扔到床上,再也不看一眼。

    ……

    酒酒今日出门,是因为早上看到夏一涵在餐桌上都失神了,她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不想她总犯相思。

    “去哪里,酒酒美女?”司机很喜欢酒酒的大酒窝,所以开口时故意带着几分谄媚。

    “你说哪里有好玩的东西呢?又要好玩,又要让人产生爱心,让人分散注意力……算了,不和你说,说了你也不明白。”酒酒嘟嚷着,继续往市中心的店铺看。

    司机不满意被贬低,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忽然灵感一闪,回答她:“你是想说宠物吗?又好玩,又让人产生爱心,让人分散注意力。”

    “对头!你还真是天才诶!我们去花鸟市场吧!”司机被酒酒这么一夸,别提多高兴了,忍不住话也多起来。

    “不是我天才,是我爸爸过世后,我妈天天思念他,都快得病了。我看我妈没什么事可做,就给她买了一条小狗。那小狗非常非常小,还要喂奶的,我妈就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它。慢慢的,还真就从悲伤里走出来了。”

    “想不到你还这么孝顺呢,你叫什么名字啊司机大哥?”酒酒最听不得感人的事了,听完后眼睛都有些湿湿的。

    “哈哈,我看起来很大吗?我跟你差不多好不好?我叫张希岳,希望的希,岳飞的岳。”

    “啊,好名字!”酒酒随口应和道。

    张希岳看到酒酒始终在看外面,估计没多少心思跟他说话,就没再自找没趣了。

    到了花鸟市场,张司机说他就停在一边等,叫酒酒随意就行。

    “辛苦了,张——大——哥!”酒酒调皮地叫了一句下车,飞奔花鸟市场。

    她觉得夏一涵的症状就像张希岳说的他妈那样差不多,随即她又对着空气,念叨着:“呸呸呸,太子爷活的好好的呢,你乱想什么呢。老天保佑,我刚刚那个念头都是瞎想的,别当真啊。”

    念完,她信步往花鸟市场里面走,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左看看右看看。

    一般酒酒同学走路是不太会看路的,所以撞上人什么的是家常便饭。这天走在花鸟市场里面,旁边有漂亮的鹦鹉啊,金黄的蟒蛇呀,还有一些开的非常艳丽的花呀。这么热闹的地方,她更是完全顾不上看路,走着走着脚直接走到对面男人的脚上,都没感觉到。

    “嘶!”她听到男人被踩疼了的叫声,才惊觉自己是踩到了人。

    低头一看,果然见自己的鞋跟很嚣张地踩在一个男人的脚面上,对方只穿了一双人字拖,皮肤裸 露在外,她为了臭美穿了双高跟鞋。

    鞋跟踩到肉,难怪对方会疼的叫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她连连道歉,只是对方手中抱着一大盆花卉,她看不到脸。

    “对不起还不拿开?”对方的声音有些冷。

    “好了好了,我拿开了,不过我好歹也是个美女,你就算疼了也要稍微忍一下给我一点儿面子嘛。这么冷淡会吓坏人家小心肝的,太没风度了……”酒酒喋喋不休地说完,忽然觉得这人的声音好像有些耳熟,在哪里听过吗?

    她脚一放开,那男人直接就走了,完全无视她的话。

    酒酒一向以为自己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就算花卉挡着对方看不到她迷死人的酒窝,也总听到了她夜莺一般的嗓音嘛,怎么能够对她完全无动于衷的。

    她不甘心,绝对很不甘心,非要追上去看看那个没风度又没眼光的人长什么样子。

    她看向那人的背影,倒是很高很瘦,看着像是有几分帅哥的基础……等等,为什么这人的背影有些眼熟。

    “喂,等等!”她叫了声,对方像是没听见,反而加快了脚步。

    酒酒飞跑着追过去,那男人拿着东西还是走的不快,很快就被酒酒追上了。

    她不想再对着那家伙的后背说话了,想着要是他看到她的长相,估计就要后悔刚刚没趁机跟她搭讪。她满怀信心地绕到男人身前……天呐!她惊的一把捂住了嘴巴。

    他……他竟然是,竟然是她的恩人?!

    酒酒太激动了,以至于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呆呆看着面前高大消瘦的男人。

    白天看起来他更帅了,虽然皮肤有些黑,不仅不会影响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平添了男人的味道。再加上他面色严肃,很冷硬的神态,酒酒怎么看怎么觉得他酷的厉害。

    “请让开!”男人很冷淡地说道,虽说加了一个请字,却没有传达出客气的意思,反而让让你觉得他是在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竟完全不记得她酒酒了,这让酒酒自尊心实在是很受伤害。

    “恩人!你不记得我了?几天前在绿湖广场的喷泉……”

    还没等酒酒说完,男人很不耐地打断了她的话:“不记得,请你让开。”

    哇,有必要这么冷酷吗?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不记得我呢,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大酒窝美女酒酒啊。我这么可爱的姑娘,你怎么会……”

    “喂!”酒酒还要说,男人已经绕过她,又往前走了。

    酒酒虽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一等美人,可是长相甜美外加性格开朗,从来都是走到哪里都极受欢迎的。

    就连太子爷叶子墨都要夸她个性好,她还就从没见过有谁完全不待见她的。

    这真是她的黑马王子吗?因为是王子,所以很冷酷?

    可这家伙明明就只穿了一双人字拖,大秋天的还穿了一条只过膝盖的短裤,像个流浪汉似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牛气,要给她摆脸色嘛。

    要不是因为他好歹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就算是长的再帅她也不打算搭理了。

    可谁叫他好死不死的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得好好对人家说声谢谢。

    酒酒这么想着,又追上去,边叫着:“恩人,你等我一下啊,你就算不爱理我,总要告诉一下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好请你吃一顿饭表示感谢嘛。”

    花鸟市场里面摊位众多,男人在前面走,对酒酒的呼喊全是听不见,那些小商贩平时也没什么乐子,这时看一个可爱的姑娘追着男人跑,都凑着看热闹,年纪轻的还吹起了口哨。

    酒酒和前面的男人一冷一热,却都没时间去管旁边的人是不是在看热闹。

    黑脸男人双手抱着一大盆花卉,手臂弯里还吊着两盆小的,走起路来的确吃力,酒酒很快就又追上他,挡在了他面前。

    “你是在这里工作?还是到这里送花的?我要请你吃饭,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男人被挡住了路,眉头微微皱着,一脸的不耐不悦。

    “我救过你么?”他冷淡地问,

    恩人终于开尊口了,酒酒忙对着他笑,“当然了,我酒酒可不会找无聊的理由,跑到大街上随便跟陌生男子搭讪的。”

    “那你就当我没救过。”男人冷冷地说完,又往旁边绕,酒酒身子一斜挡住他,很严肃地说:“那怎么行,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现在酒酒是改变想法了,这么个人,她怀疑不是她的什么白马王子。她现在只要请他吃一顿大餐,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以后她就不记着这档子事了,要重新出发去寻找她的真命天子。

    “不行的话你晚上就再去一次喷泉水池,自己跳进去。”

    “你——说——什——么?”酒酒拉长了音,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他救她,就说说明他还算是个好心人。

    可他又这么酷酷的,这人是不是精神上有问题呀。

    黑脸男人彻底失去耐心,冷着脸,正眼都没看酒酒一眼,就再次绕过她往前走。

    “哎,我说这位大酒窝美女,他不理你,你找我得了,我比他温柔,比他长的还帅。”不远处,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朝酒酒叫道,引得四周的小贩们哄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