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7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120字

    酒酒的脸也红了起来,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嘛。

    不行!现在饭也可以不请了,她必须得把这个男人拿下,要不然她强大的自尊心一辈子都会受伤的。

    酒酒一鼓作气,又跑到黑脸男人面前,这回还没等她看口,他先说了话。

    “我讨厌女人,你要是还有自尊心,就别跟着我。”

    自尊心……酒酒被他这句话彻底打败了。

    颓然地站在那儿,脸不由自主地发红,甚至是在灼烧。她是大方没错啊,可她也不会没有自尊心的,这么追着一个男人跑,还被人骂她没自尊,心里真的很受伤害。

    哎!酒酒,不是你不感恩啊,是他不愿意,不给你机会。他都说了讨厌女人……等等,讨厌女的意思是什么?这男人该不会是……哎呀,你又胡思乱想了。

    管他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呢,跟你有个半毛钱的关系啊。

    酒酒鼓了鼓嘴,自己跟自己生了半天的气,才又想起今天来花鸟市场的目的。

    太子妃兼好朋友的心情最重要,她还是应该早点儿寻到能让她高兴的小宠物吧。

    酒酒在各个店铺,小摊位面前一一走过。觉得那些会唱歌的鸟,好是好,恐怕会让夏一涵觉得是被关在笼子里没自由,就像她本人一样。要是买那个,估计不会让她心情好,反而会让她更郁闷。

    至于什么蛇啊,她那样的个性一定不会喜欢的。

    小兔子还是蛮可爱的,不过养起来的时候,很难打理,一个弄不好,香消玉殒了还更让人伤心。

    养金鱼?酒酒想起来别墅里有金鱼池,买这个就没必要了。

    这么看来看去的,还真觉得选到合适的很有难度。

    就在她愁肠百结的时候,忽然一只小狗朝她跑了过来,小狗很小,一小团白绒绒的,长的像个小白兔一样,别提多可爱了。可能因为月份小,跑起来还有些不稳,不过越这样越是让人觉得好萌啊。

    酒酒蹲下身,刚要逗弄一下小东西,还没等碰上,小家伙就被一只大黑手给抓了起来。

    “喂,人家那么小,你能不能温柔……”酒酒话说到一半,抬头一看,她的个神啊,怎么又是那个黑脸家伙。他都不喜欢女人了,还干什么总跟她意外邂逅嘛,弄的她好像还在跟踪他似的。

    谁知对方根本就没去思考她是不是有意跟着,又是看都没看她一眼,手托着那个小白球转身就走。

    在他大手上的小东西,还像是跟她交流意犹未尽似的,乌黑的眼珠子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发出极微弱的两声叫唤:“啊哦-----”

    酒酒的心一瞬间就被叫软了,好像有些母爱泛滥似的,当即决定把小家伙带回家,跟夏一涵一起养。

    男人大步往前走了没几步,就进了一家店铺,酒酒早猜到那小狗是商品,不会是那个冷漠男人专门养的宠物。果然没错,她进店以后,就看到店里不只是那一只小狗,还有别的。

    这间店倒是很大,在整个花鸟市场里按规模算,估计也数一数二了。

    里面不光有小狗,乌龟,金鱼等宠物,还有花卉等植物。

    酒酒猜测她恩人可能是在这里上班的一名杂工,进门后把小狗放回一个小笼子里,他转身又去侍弄他刚搬回来的那盆巨大盆栽去了。

    酒酒蹲下身,隔着笼子对小白球,轻声说道:“你好可爱啊,姐姐带你回家好不好?”

    “啊哦——”小家伙还真是太小,叫起来不像成年狗汪汪的叫,而是有点儿像小孩子撒娇的声音。

    酒酒就当它是答应了,站起身来问黑脸男人:“这只小狗多少钱?我买了。”

    男人不理她。

    “喂,你这开门不是要做生意的么?我问你那条小白狗多少钱,我买了!”

    “不卖你!”黑脸男人头都没抬,就这么冷漠地甩出了一句。

    “呦呵,您还真有个性啊,我又没有缠着你,又不是为了你才要买这条小狗,为什么不卖我?我就喜欢它了,我就要买!你不卖,我就坐在这里等,等你们老板来,我好好告你一状,说你拒绝顾客!”

    酒酒总算找到机会跟这家伙杠上了,说什么也要扳回一局。

    她叉着腰瞪视着黑脸男人,却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这位女士,有什么事吗?”酒酒转回头,看到一个皮肤白皙的男人正朝她走过来,跟她一样,他脸上还有淡淡的酒窝,没笑看起来都像在笑似的。虽然有酒窝,却是小小的酒窝,不会给人娘娘腔的感觉。

    “你们这位员工,没有服务精神,我问他那只小白狗多少钱,他不告诉我,还拒绝我!”就算这个白脸男人像和煦的春风,却也没吹走酒酒满心的郁闷。

    她就不信在老板面前,那家伙还能冷酷到底。她就等着他给她赔礼道歉,让他后悔粗暴地对待了一个心地善良的漂亮姑娘。

    白脸男人笑了笑,说:“他不是我的员工,是我合伙人。他一般不太喜欢跟女人交流,很抱歉。你想要这只小狗吗?真是好眼光,这样吧,我优惠些卖给你吧。”

    合伙人……酒酒心不甘情不愿地撇了撇嘴,心想,合伙人的话,就别指望他给她道歉了。

    这股气没地方撒,酒酒就对着白脸男人嘟嚷道:“拒绝售卖,算不算欺负消费者啊,你说优惠卖给我,我哪里知道你优惠没优惠,你简直就是对那家伙的行为包庇。”

    白脸男人依旧是笑,温和地说:“要不我送给你,就当赔罪,这样总行了吧?”

    他这样的态度,酒酒倒不好意思了,脸红了红,轻声说:“跟你开玩笑的啦,我才不喜欢占人家的便宜。”

    “好品格,这样的女孩子最可爱了。”白脸男人很自然地夸奖了一句。

    酒酒这下算是彻底解了气,叉着腰很得意地看了一眼黑脸恩人,心说,看吧,总还有识货的吧。

    不过让她沮丧的是,人家根本就没看她,也没听她说话。把那盆盆栽打理好,他就自顾自地搬走了,只给了她一个背影。

    酒酒心里一声叹息呀,好在白脸男人适时地把小狗拿过来,递给她,跟她说不开玩笑,真送给她。

    “送我我就不买了,多少钱,您快说吧,我赶时间呢。”

    白脸男人也不勉强,到底是给了酒酒一个优惠的价格,那只小白球就归酒酒所有了。

    “它有名字吗?”酒酒问。

    白脸男人看着酒酒恩人的背影,问道:“车昊,那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车昊……酒酒问了好几次都没问到的名字,到底是知道了。不过她想了想,还真觉得奇怪,这名字怎么这么像韩国人的?

    酒酒以为他那么酷,不会回答,没想到他还闷闷地说了声:“叫雪绒花。”

    额地神啊,这么个浪漫的名字,他确定他不喜欢女人吗?酒酒有些恍惚。

    “好好照顾雪绒花吧,她还小,不太好养。你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咨询,这是我名片。不过我也不太懂,可能要问车昊。”白脸男人把名片送上,悄悄对酒酒说了句:“别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他人不错的。”

    酒酒皮笑肉不笑地瞥了一眼车昊,随即看向手中的名片,念了句:“费子腾!”

    “正是在下。”费子腾咧开嘴笑了。

    “我回去了,谢谢你,费老板。”酒酒说完,把名片塞进小手包里,付完钱,提起装了雪绒花的笼子。

    走到门口,她还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扫过车昊,见车昊没看她,又看向费子腾,笑着对他说:“费老板,您可别抽烟啊,小心肺。”

    说完,眨了眨眼,快步走了。

    费子腾愣了半天,有点儿摸不清头脑,就走到车昊身边问:“你说那小姑娘为什么说要我小心肺?她不会是看我这么温情脉脉的,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车昊停下手里的活,点了点费子腾的胸口,淡漠地说:“因为你肺子疼。”

    费子腾哑然失笑,这么多年的名字,他怎么就没往这上头想过。

    “那女孩儿真有意思,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孩儿都有意思。”他喃喃自语道。

    车昊又忙他的去了,费子腾跟在他身后,很八卦地问他:“你真不喜欢女人吗?那女孩子那么可爱,你完全没有感觉?”

    “有。”车昊终于停下来,极严肃地说了一个字。

    “我就说你小子闷骚……”费子腾话还没说完,车昊又冷冷地说:“感觉非常讨厌。”

    那女孩儿追着他跑,让他想起了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曾经就是这么追着他跑的,后来……

    “有烟么?”车昊皱着眉问,费子腾送上烟以后,车昊点燃,狠狠地吸。

    今天雪绒花也被带走了,他并不想卖。这只小狗跟他唯一在意的人相关,他寻找她这么久,杳无音讯,现在连雪绒花都离开他了。

    酒酒带着雪绒花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夏一涵拿了一本书坐在秋千上看着,她的手机就放在小外套的口袋中,生怕会错过叶子墨的消息。

    “太子妃,一涵!”酒酒叫了夏一涵一声。

    “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噔噔噔……”

    酒酒献宝似的,从背后拿出了雪绒花,夏一涵一看,顿时满脸的喜悦之色,她怔怔地看着那只小狗很久很久,眼睛几乎都是一动不动的。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傻了吧?”酒酒对夏一涵的反应非常满意。

    “喜欢吗?”酒酒又问。

    “嗯!”夏一涵重重地点了点头,伸手去摸小家伙,轻声说:“它怎么好像在四处看,是饿了吗?”

    “它有名字的啦,叫雪绒花!”酒酒卖弄地说,不过想想给小家伙取名字的可恶家伙,她就还是有些忍不住生气。

    “雪绒花?”夏一涵微微皱起了眉。

    雪绒花,雪绒绒……为什么会那么相像呢?

    “对啊,雪绒花,多浪漫的名字啊,可惜是个不解风情的店老板给取的。”

    “哦!”夏一涵蹲下身,失神地摸了摸雪绒花的毛发,尘封的记忆顿时出现在眼前。

    她曾经见过这么一条小狗,也是白的像一个球,正是寒冷的冬天,飘雪的季节,她和莫小军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的。

    “你看,这小狗多漂亮啊,雪绒绒的。”夏一涵把瑟瑟发抖的小狗抱起来,给小家伙一点儿温暖。

    莫小军对这样的小东西似乎无感,不过夏一涵喜欢,他就提议说:“你喜欢的话,就把它抱回家里养吧。”

    “不行,爸爸妈妈不会同意的,妈会说浪费粮食。”夏一涵真的很舍不得,怕把小家伙放回地上,它会冻死饿死。

    “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的。”莫小军说着,就把小狗接了过去。

    “你真的有办法?”夏一涵仰头问。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莫小军的办法是,悄悄地说服了莫小浓,就说是她喜欢的,夏一涵想过给小家伙取名叫绒绒,莫小浓说不好听,她给取的名字是球球。

    为了养活小狗,夏一涵只得接受莫小浓给的名字。从此她悉心照料,球球渐渐地长大,不过有一次因为有人夸奖了夏一涵漂亮,莫小浓很生气,就告了夏一涵的状,说她非要在家里养狗。

    莫母对夏一涵的“欺骗”非常生气,不仅训斥了她,还强行把球球给送人了。

    没过多久,听说球球新主人家的孩子把球球弄死了。

    这件事在当时十来岁的夏一涵看来实在是一件大事,她伤心的哭了一下午,想要好好把小球球给埋葬了,谁知球球家的新主人嫌忌讳,早把它给丢弃了。

    莫小军陪着夏一涵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小球球的尸身,这让夏一涵很自责,觉得是她没有保护好球球。

    “如果我不把它抱回家,而是别人发现了,就不会是这个结果。”她对莫小军说。

    “这是它的命,要相信,它是去了更美好的去处了。”莫小军蹲下身轻声劝慰她。

    如今看着这条叫雪绒花的小狗,夏一涵恍惚觉得好像就是小球球重生了一般。

    小狗可以重新来到她身边,那么过世的人呢?

    忍不住又想起莫小军,疼爱她,呵护她的莫小军,他曾说过,要相信球球是去了一个更美好的去处了。那他呢?是不是在他新的世界里,再没有寒冷,没有罪恶,比原来的世界更美好呢?

    夏一涵把小狗从笼子里小心翼翼地拉出来,捧在手里。

    “雪绒花,喜欢你的新主人吗?她是太子妃,你看它长的又白又漂亮,还性格温柔,可比那个黑大个车昊强多了。”酒酒也来摸了一下雪绒花,笑着说道。

    雪绒花,这几个字让夏一涵总觉得巧合的厉害,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是莫小军取的名字,还是忍不住问酒酒:“你问了老板,为什么要叫雪绒花吗?”

    酒酒摇摇头,说:“这还用问吗?小家伙这么白,谁看到不会联想到雪啊,至于雪绒花嘛,因为它是一条小母狗,不就要叫花吗?”

    夏一涵心里有些忧伤,仿佛曾经燃起了一丝希望,又破灭了一般,她喃喃地说道:“是啊,雪绒花,可能谁都会想到这个名字。”

    只是巧合罢了,夏一涵,你已经在心里跟叶子墨保证过了,不能再对小军的事太过于伤感。

    好在他不在,要是他看到你又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指不定又要雷霆大怒了。

    “雪绒花,好听是好听,就是太长了,一涵,不如我们改个名字吧。”酒酒主要是想到是那个不甩她的人取的,就置气,不想用,好像谁很待见他的创意似的。

    “叫绒绒吧。”夏一涵脱口而出,酒酒琢磨了下,点点头,说:“这个名字好,蓉蓉,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靖哥哥完美的爱情。小蓉蓉,等你长大了,叫我们太子妃给你找个靖哥哥配种,生一大堆的漂亮小狗崽子啊。”

    夏一涵被酒酒这么一闹,心里那些压抑什么的,略略散了些。

    她觉得是绒绒,酒酒觉得是蓉蓉,还有一整套说辞,只要她叫的开心,夏一涵自然不会去矫正。

    “我们去给它找些吃的吧。”夏一涵抱着绒绒,又跟酒酒说帮她拿一下书,两个人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路上酒酒才想起来跟夏一涵诉苦,说她竟然神奇的遇到在喷泉救她的恩人了。然后恩人如何如何的冷漠,怎么不愿意搭理她,还说讨厌女人什么的,全部说了一遍。

    “真的?你这么可爱,他真对你这么冷漠?”连夏一涵都觉得意外了。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算了算了,说不定他真是同 性恋,或者是性 无能,见到我这么漂亮的美女只能看不能吃,所以他难受,我还是理解他吧。”

    夏一涵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这张嘴啊,可真不饶人,要人家真是你说的那样有难言之隐,也算是可怜人了。”

    “哎,也是。我看下次,我还是去好好调查一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问题。像我酒酒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种狠角色。要真不是男人,我也就不难过了。万一他是,我非要把他拿下,雪耻!”

    夏一涵又摸了摸呜呜叫的绒绒,淡淡然说了句:“他很值得同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