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7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4本章字数:5031字

    酒酒挑了挑眉,想着今天车昊不理她,别她折磨的很不耐烦的样子,咧嘴笑了。

    “我也觉得是,哈哈,我现在都开始同情他了。”

    “呜呜……”绒绒又叫了两声,提醒它的两位美女主子,它很饿。

    夏一涵忙加快了脚步,到了厨房里,她跟厨师打了招呼,取了点儿牛奶微微的加热后拿了个很浅的小盘子,绒绒对这里的纯牛奶显然很受用,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一会儿就把牛奶舔光了。

    “我可以拿一些牛奶回去放到主宅大厅的冰箱里吗?”夏一涵问廖厨师。

    廖厨师对夏一涵心里很是愧疚,自然是立即答应了。何况就算没有这一层,这别墅里谁不知道夏一涵是谁,那是太子爷心尖上的女人,不就等同于未来的太子妃么。难得她这么客气,可算是非常尊重他们了。

    夏一涵和酒酒拿了些牛奶回了主宅,酒酒还去找了一个小纸箱,给绒绒在夏一涵房间里安了家。

    “酒酒,你明天把它带到市区,看看给它打一下疫苗吧。”夏一涵是听说过要受孕的话,最好不要养狗,要是实在要养,也要是养打过疫苗的。

    不管叶子墨是不是还要她给他生宝宝,她都得做好这个准备,不能让他觉得她是特意养狗,就是回避为他怀孕的事。

    “还是太子妃,想的真周到诶,好,我明天就带它出去。”顺便去会会那个黑脸车昊。

    “好了,今天还是我照顾它吧,万一真有那什么虫,影响你怀孕就不好了。”酒酒说完,就把绒绒抱走了。

    夏一涵坐在床上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四十,这时叶子墨的时间应该是晚上十点四十,他应该还没有睡觉吧。

    她不想听到他那边总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那声音太冰冷了。

    她宁愿给他发信息,这样他一定能立即看到的。

    每次给他发信息的时候,她会弯着嘴唇,微笑着发,她想,这样做是不是他能在字里行间感觉到她盼他回来的心情呢?

    今天酒酒出去买了一只小狗回来,我们叫它绒绒,它是一只很小很漂亮的白色小狗。我可以养它吗?酒酒明天就去给它打疫苗,我们会保证它身上没有寄生虫的。你回来的时候看到它,也会喜欢它,它真的是太可爱了。可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还没有忙完吗?

    我在这里等你,每时每刻都在等,你忙完了,就马上回来好不好?

    差不多夏一涵每天的信息都会加上这句话,她相信水滴石穿,他看的次数多了,就相信她说的是真心话了。

    信息到的时候,叮铃一响,振动中还在叶子墨面前的电脑桌上移动了一下。

    出来的时候叶子墨吩咐过林大辉,工作上的事直接发邮件,不用打手机,除非有紧急事件。母亲付凤仪也不会给他打电话,他都是每天按时按点地问候她。

    所以差不多会给他发信息的,就只有那个女人了。

    他抿着唇,盯着手机看了足有一分钟,才慢腾腾的伸手拿起来,这条信息比每一条都长。

    前面什么小狗的部分,他就是略略带过,把目光的焦点放在最后一句话上。每时每刻都在等你,你忙完了,就马上回来好不好?

    这样的信息,不是只有深爱丈夫的妻子,或者是深爱着恋人的女人才会发的吗?

    那个满脑子都是莫小军的人,真的会每时每刻在等他?只怕他一回去,她照样还是在他面前失魂落魄地念别的男人名字吧。

    叶子墨薄唇紧抿,半晌,又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没多久,手机再次振了两声,还是夏一涵发来的信息:你收到我的信息了吗?我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夏一涵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发这样一条信息,发出去以后甚至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够矜持了,他会认为她是那种过于主动的女人吗?

    我很想听听你的声音……叶子墨注视着这几个滚烫的字眼,心竟是一紧。

    该死的女人!哪怕他躲到大洋彼岸,她都还能牵动他的心。

    她不是满脑子都是别人吗?为什么又天天给他发信息,好像她真的很在意他,真在想他似的。

    夏一涵把那条信息发出去以后,很是局促不安,甚至暗暗地咬住嘴唇,沉思了很久。不过她内心还是非常希望那个男人能把电话打过来,她是真的很想听听他的声音。

    几分钟过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手机还是安安静静地呆在她手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也许他是关机了?或是出去娱乐了,没收到?

    夏一涵猜测了半天,还是像下定了决心了似的,深吸了两口气,按下了拨号键。

    通了!看来他都看到了她的信息。

    以往很多次都是这样,接通以后响几声,他就按断,她再打,他还按断,再打,就是关机。

    她想,这次他一定还是这么处理的,尽管她心里真的非常非常希望他接起来,跟她说上几句话。哪怕他不说话,她说给他听也好,就算他不想听她说什么,她能听到他呼吸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过来,似乎也能让她欣慰的。

    出乎意料,叶子墨竟然接了,她真的听到了他淡淡的呼吸声。

    “你终于接我电话了!”夏一涵的声音中难掩喜悦,说完这句话,眼泪竟然毫无症状地滑落下来。

    她真能那么高兴么?叶子墨的脸还是黑的厉害,虽然她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色,他还是在摆着难看的表情,似乎这样可以保住他的尊严,不被那该死的女人伤害一样。

    “你到哪里去了?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夏一涵就像个责怪丈夫的妻子一样,忍不住对他连续问了几句。这才想起,他走也不过是四五天的时间。她说这么长时间,好像是有些不妥了。

    她是在哭?叶子墨皱了皱眉,随后脑海中又想起她上次为了莫小军哭的时候,那是什么局面啊,哭的那么厉害。他走了这么久,她也就是微微有些哽咽而已,他跟莫小军还真是比不了。

    “有事吗?”叶子墨淡漠地问。

    她听到了他的声音,一如他常常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漠,她却觉得无比无比的熟悉,甚至只是听到三个字,她的心就在微微的疼痛。

    这一次他冷漠的声音没有吓住她,她就是明白,他要真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冷酷,他就不会接她电话了。

    “有,我想你早些回来。我想……我还想着要为你孕育一个孩子。”夏一涵激动之中,终于鼓足勇气,把这句话给说完整了。

    她的语气很真诚,也含着几分娇 羞,他似乎看到了她红彤彤的小脸,似乎看见她咬着嘴唇的模样。

    叶子墨的眉动了动,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对她说:“好,我马上飞回去。”

    话到嘴边,还是让他给忍住了。对这个女人,不能随便心软,越是对她好,在她心里想着别人的时候,他就会越难受。

    他的声音依然冷冷的,似乎还很生气地问她:“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你没机会了吗?”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而且我……我打算赖着你,非要给你生个孩子不可。”

    叶子墨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夏一涵倔强的模样,其实她是给非常倔强的小女人,很执拗,想法很难改变。

    他不是不了解她,也明白对于自尊心强的她来说,能主动说出这些,就是在竭尽全力的哄他高兴了。

    “你还在听吗?快回来吧,好不好?我……”夏一涵话说到一半,那边忽然响起了忙音,断了。

    今天他有了变化,她想,是不是她的话让他动容了?想要再努力一次,她又把电话打过去,他却关机了。

    叶子墨,叶子墨,你为什么是这么别扭的男人。

    我想你了,我是真的想你了呀,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她多想现在就见到他,原以为听到他的声音会解解相思意,却不知听了声音后反而越发的思念他,恨不得能立即飞到他身边去。

    她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她为什么不能去找他呢?

    要是她去找他,他是不是就更明白她的心意,不会总去猜疑她对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想到此,夏一涵一刻都没有停留,立即跑出门去找管家。

    管家正在安排新来的女佣人打扫大厅的卫生,见到夏一涵,面带笑意问她:“一涵,有事吗?”

    “我想问一下林助理,我是说林大辉助理的电话。”

    “好,稍等一下。”管家也不问她是什么事,心里猜想估计是想通过林大辉找叶先生。

    管家把号码调出来说给夏一涵听,她忙记下来,说了声谢谢后躲回房间,给林大辉打过去。

    “您好?我是林大辉。”

    “我是夏一涵,我想问问你,叶先生在美国哪里,我想去找他。他还在生我的气,要是我能到美国去找他,估计他就不生气了。拜托你了,把他的地址告诉我,好吗?”

    “这……”林大辉有些为难。

    他几乎都不会违抗叶子墨的命令,这次他是实在不忍,才告诉夏一涵叶子墨的去处。

    要是他再说出叶子墨的地址,叶子墨会不会劈了他啊?

    他劈了他倒是其次,他还担心要真是夏一涵去了,路途上发生什么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一家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夏小姐,你确定你真要去吗?叶先生说不准已经要回来了,万一你去了,他回来了,是不是就不好了?”他尝试着说服夏一涵,没想到夏一涵态度非常坚决。

    “我一定要去!我能感觉到他还没想要回来呢,拜托你了,就告诉我吧。你不是也希望他能高兴起来吗?”

    那是,他当然希望他高兴,而且他老人家回来,林大辉在工作上会轻松很多的。

    再有,要真是夏一涵飞越半个地球站在他面前,估计他那张老板的扑克脸就板不起来了。他还不得把人家夏美人立即吻晕了,在他那座庄园里把人家给扑倒一千遍啊?

    他倒是能一逞兽 欲了,可怜的夏一涵肯定要遭殃了,估计到时候要后悔把自己送入虎口。

    “林助理?请告诉我,好吗?”林大辉没说话,夏一涵又问了一句。

    “啊,在。您也不能说去就去啊,这样行不行?我看看林菱下午有时没事,我让她先去给你办一个临时护照。没护照怎么出国啊?”

    他这总算是答应了,夏一涵感激极了,连说谢谢。

    “不用客气,您解决了叶先生的心情,就是给我们创造福利呢,任重而道远啊。”难得林大辉也贫了一句。

    “您等我消息吧,我马上打给林菱。”

    没多久,林大辉打过电话来,说林菱下午有事脱不开身,就算要办也要等明天上午了。

    夏一涵本来就是求人办事,就算心里万分焦急,也只能等待。

    她只是不知道,林菱说有事,不过是推托之词,林菱现在对夏一涵倒没有太大的意见。但她多年都是奉叶子墨的命令办事,这次夏一涵要办护照,确是她自己要办。

    要不是因为她对夏一涵的印象还算可以,她会直接冷冷地给她甩出一句,你不在我的工作职责范围内。

    所以她说有事,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

    不想让叶子墨知道这件事后不高兴,林菱还是给叶子墨打了个电话过去。

    “有事?”叶子墨问。

    他总是这么淡漠的,林菱也习惯了。

    “叶先生,今天林大辉跟我说夏一涵想要到去美国找您,想要我去办一下护照。”

    “再说一遍!”叶子墨向来听力一流的,不可能是没有听清楚林菱的话,他的这个反应让林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过她知道,在叶子墨的心里,她只需要会工作就行了,根本不许她对他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遵照他的吩咐,林菱又说道:“夏一涵说想去美国找您,想要我去办一下护照。”

    她知道了他在美国?该死的女人,难怪每次跟他联系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在夜里过。他最近嫉妒莫小军嫉妒的厉害,好像连这个都没有分析到。

    也是对林大辉太信任了,他口风一向紧,他特意交代的,还以为他不会说出去,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说了。

    “叶先生?那我明天上午就去给她办?”林菱轻声问。

    很快那个女人就会飞到美国来?她真愿意为了见他,赶那么远的路,坐那么远的飞机?

    叶子墨的眼前却忽然想起那晚她以为流产时躺在床上的样子,脸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

    “不用!不要给她办,我不想见她。”良久,叶子墨才冷淡地说了声。

    “我知道了,叶先生。”

    林菱得到了叶子墨给的确切答案,才又跟林大辉把他原话说了,叫他自己跟夏一涵解释。

    林大辉接到林菱的电话,有些不高兴,本来他还护送夏一涵去美国,给他老板一个巨大的惊喜的。这下惊喜没有了,去还是不去,都没有什么轰动的效果了。

    不过他也理解林菱,她就是唯叶子墨的命令是从,别人谁说什么都没用。

    他只好打给夏一涵,想着她那么执着地想要去美国找叶先生,他真有些不忍把叶子墨的话告诉她。

    “夏小姐,真抱歉,叶先生知道了您要去美国的事。他的意思是,不要您去,我猜测他是怕您身体虚弱,不适合长时间飞行。您要不就在家里等他吧,我估计他也不需要很久就会回来的。”

    夏一涵有些失望,不过她知道林大辉已经尽力了。他和林菱都是叶子墨的员工,只能听他命令行事。要不是他不让她去,他们是不会说谎骗她的。

    “谢谢,我会等他的。”

    一整天,夏一涵显的更加安静,酒酒把注意力放在了绒绒身上,来看过夏一涵几次,她都说要她去照顾绒绒,不用管她。

    何雯康复后,通过林大辉向叶子墨请示了,想回去陪几天父母。自杀的事,她对父母很愧疚,所以特别想见他们。

    夏一涵给莫小浓打过电话,莫小浓说开学后学校里的课比较多,不来别墅了。实际上,她是跟那个高富帅玩疯了,常常激 情 四 射的在各种地方恩爱。现在走到哪里也都是车接车送的,就不需要回别墅弄车子撑门面了。

    夏一涵当然不知道这些,只想着别墅里也是个是非之地,只要没有了于珊珊这个危险分子,她不来,能专心学习,倒是更好的。

    就这样,没有这些人找夏一涵,她完全就是在独处,用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时间在思念着叶子墨。

    吃饭,没有味道,夜里睡觉也不踏实,明知道那个人不可能在几个小时之内飞回来,她晚上还是忍不住去看了好几次。

    第二天上午,酒酒带着绒绒欢天喜地地去打预防针,不过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些情绪低迷。

    “怎么了?”夏一涵关切地问。

    “那个叫车昊的人,竟然不在!”酒酒一脸的不高兴。

    为了没见到陌生人,这么不高兴,自然会让夏一涵有点儿警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