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78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45本章字数:5165字

    他看起来是有些愤怒,虽然表情平静。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她确定她来的时候,他没在。

    他有没有听到她说的话,那句他不喜欢她了,他听到了吗?夏一涵咬住了嘴唇,真后悔自己没有睁着眼说话,没有及时发现他走到身边。

    他那么多疑,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借着小狗说事,想要对他诉衷情,或者是用手段想要再次吸引他的注意力?

    叶子墨无比无比的烦躁,他冷眼看着这个女人哭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又多想把她搂抱在怀里好好安慰她。告诉她,这里的一切可以姓叶,也可以全部给她,包括他的心。可她稀罕吗?她要不到东西可能会难受,可是把所有都给她,她也未必有多高兴。

    就像在喷泉那里,他不就是像个初恋的傻瓜一样去讨好她,却只是看到她为了别的男人疯了似的跑吗?

    他不会再给她伤害他真心的机会,他不会让她肆意践踏他最骄傲的尊严。

    叶子墨紧抿着唇,伸手把她怀里的绒绒拿起来。对待这么弱小的小动物,他的动作倒是极温柔的。

    “擦干眼泪,跟我来!”

    他淡漠地说完,转身就走了。

    他不能再看她一眼,再看,他就忍不住要去抱她,要去帮她擦干泪水,要哄她开心了。

    夏一涵猜想,他可能没有听见她说了什么,所以才会这么平静。

    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去多考虑,看样子绒绒的饥饿问题是能解决了,这就够了。

    她默默地擦干泪,跟上他的脚步。

    他带着她直接去厨房,走到门口时,夏一涵忽然想到了这人脾气不好,她得先给那个彪悍的女人求个情。就像她说的,她多少也是因为职位的原因,才得罪她的吧。也许也有宋婉婷的授意,不过毕竟没有多大的事,她不想叶子墨为此为难她。

    “叶先生,拿了牛奶我们就走行吗?其实……其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立场,在这里工作的人都不容易的。”

    叶子墨不理她,手里托着绒绒走进厨房,脸黑的难看。

    厨房里三个女人见叶子墨来了,且还亲自抱着那只小狗,顿时都感到了大事不妙。尤其是彪悍女人,开始的嚣张气焰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肖小丽曾暗示过她,忠心于宋小姐,以后好处大大的有,搞不好将来会让她当上管家的职位。

    再说厨房这样的地方,叶先生是几乎不会进来的,言下之意,夏一涵来了,让她尽量冷嘲热讽的对付她。

    谁能想到,她才第一次冷淡她,就被叶先生给知道了。

    “叶先生,您来了?哎呀,刚刚夏小姐来了,我对她说叶家是有规定的……”彪悍女人上前想要好好解释,把过错推到夏一涵身上。

    她话还只是说到一半,叶子墨就极冷淡地打断了她的话。

    “知道她是谁呢?”他目光扫视了一眼夏一涵。

    “知道知道,她是夏,夏小姐。”

    “她是我女人,你觉得我的女人连拿些牛奶的权利都没有?”叶子墨声音不大,不过每句话的震慑力都十足十,彪悍女人的双腿开始打抖。

    “我错了,我错了,叶先生,我以后不敢再这么跟夏小姐说话了。夏小姐,您千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骂我也是没办法,厨房是有规定。不然我怎么敢不拿给您呢?”这会儿彪悍女人倒是知道要求情了。

    夏一涵虽然不喜欢她的做法,却还是不希望叶子墨为难了她。

    她刚想要开口再为她求情,叶子墨又发话了。

    “没有下一次!管家回来,你就找他把这个月的工资结算清楚,还有你家男人,叶家永不雇佣。”

    “不,叶先生,我知道错了,您要不就解雇我一个,这不关我家男人的事。”彪悍女人上前,噗通一声跪下,就来扯叶子墨的胳膊。

    去年她家男人出了车祸,都是叶家花钱给医治好的。

    离了这里,到哪里找这么高工资的工作啊。她此时真是后悔万分,奈何叶子墨根本就不再看她一眼。

    对她这么处置,在他心里已经算是最最轻微的了。

    “叶先生,不要这样行吗?她说的没错,是她犯错,跟她家人无关,您这么连带是不是惩罚的太重了?”夏一涵仰头看着他,低声请求。

    “重么?”叶子墨嘴边泛起一抹冷笑。

    “我告诉你,这厨房里的东西,从来她们都是随便拿的。牛肉,面粉,大米,她一个人在这里工作,她婆家娘家都吃的叶家的东西。她可以拿那么多,我的女人连一杯牛奶都拿不到。你不觉得在这么下去,这里就不姓叶了么?”

    叶子墨管理一向是宽严相济,下人们偷偷拿东西,他不是不知道,只觉得都是些小钱,无所谓,他们要不是穷,谁愿意去偷偷摸摸。

    不过这种风气不好,由着人做坏事,就是在培养犯罪,今天这事让他碰上了,势必要整整家风了。

    再者,她再大胆恐怕也没那个本事自己起主意为难他女人,这背后……哼,他只是还用姓宋的在此牵制夏一涵罢了。

    夏一涵想这一家人一下子都失业了,他们家里也一定有孩子,孩子不是很可怜吗?

    她还想再劝,叶子墨却问:“还要喂它吗?”

    意思很明显,叫她不用再说了,说也没用。

    夏一涵心里长长叹息了声,心想,但愿这个女人从此能吸取经验教训,不要再随便让人当枪使,如果能那样,今天这事也就不是坏事了。

    夏一涵去冰箱里拿了牛奶,真是怕下次再遇到这么彪悍的女人,所以她一狠心,拿了一大盒。

    叶子墨好像看懂了她的小心思,轻声说:“没必要拿那么多,就拿够它这次吃的就行了。”

    “好。”她答了一声,找了个小杯子倒了一些,放到微波炉里面加了热。

    “你们记住了,以后凡是夏一涵要的东西,无论什么,都要达到她满意,我不想再听到有人为难她。”叶子墨淡漠地说道,其他那两个女人连连称是。

    彪悍女人知道求也没用了,心里想着肖小丽可是跟她保证过,说要是她真得罪了夏一涵又得罪了叶先生,被赶走的话,宋小姐会给她很多钱安置。

    也会给她安排工作,比现在这个工作体面多了,要没有这么诱人的条件,她怎么会随便答应呢。

    她想,等他们走了,她就去找宋婉婷,到时候离开她也就不怕了。

    夏一涵拿着牛奶跟在叶子墨的身后,心里又一次涌起极复杂的情绪。

    好像又感激,也有小小的怨,但是同时好像也会有一丝丝的甜蜜不受控制的冒出来。夏一涵,你一定要这么没出息吗?

    他或许只是维护他自己的尊严,觉得她女人受这种待遇,是他没面子吧。

    她必须得这么想,一定要这么想,不然他对她的一点点好,就会让她迷失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要到哪里去喂绒绒?”叶子墨凉凉地问。

    “嗯?”从他口中叫出绒绒两个字,夏一涵感觉有些意外。

    他却转回身,淡淡地又问了句:“它不是叫绒绒吗?”

    “是,它叫绒绒,没想到您竟然记着。”夏一涵小声说道。

    “我好像还没到老年痴呆的年龄吧?”他不咸不淡的话把夏一涵给噎住了,红着脸好半天,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

    其实他最喜欢看她局促不安的模样,欺负她的时候心里会有些轻微的快乐,就像此时。

    他表情虽然没变,眼眸中是染上了淡淡的笑意的。

    夏一涵没看他,她不想把跟他的关系又弄的像情侣一样。

    “叶先生,您把绒绒给我吧,我抱回房间去喂它。”

    “为什么抱回房间,你是要虐待它吗?”叶子墨好像故意跟她过不去似的,莫名其妙的挑刺。夏一涵真有些不明白,在房间里喂它,好像跟虐待什么的不搭边吧。

    “进食要有进食的环境,我看花园就不错。”

    叶子墨凉凉地说完,不仅没把绒绒给她,还大步往花园的方向走了。

    他这是……他很喜欢绒绒?夏一涵怔怔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有些发怔。

    她当然不知道,他并不喜欢小动物,虽然手上的小东西看着很可爱,不过要不是因为它是姓夏的小东西养的,他最多也就是看一眼,绝对不可能亲近的。

    今天集团没有会,他就在家里办公,是不是想趁机看看某女人,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当然,他连自己也是要骗的,明明只是想多跟她相处一会儿,却又弄的别别扭扭,她要能看出他的心意,恐怕是真有难度的。

    夏一涵只好快速回了房间,拿了绒绒“吃饭”的专用小盘子,仔细洗了洗,才又带着牛奶去了花园。

    她到花园的时候,见到叶子墨坐在长椅上跟绒绒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就像在对峙似的。

    小家伙偶尔发出呜呜的抗拒声,似乎想从他手里下去。

    不知道是他手太大,还是小家伙太小,反正看绒绒呆在他的大手上就觉得好可怜。

    “放这里喂吧。”叶子墨淡淡地说。

    夏一涵把小盘子放在椅子上,倒好牛奶,他就把绒绒放下来了。

    小家伙闻到温热的纯牛奶味道,自己就摸过去,伸出粉红的小舌头愉快地舔起来。

    它吃的真香,夏一涵心里不由有些感慨,要不是正好她哭被叶子墨看见了,这小家伙说不定要挨饿了。现在它虽然有吃的了,却因为它,开除了两个人,她心里是真的很难平静的。

    叶子墨看得出她的心思,他注视着绒绒,缓缓地开口:“你太低估你自己了,虽然在我心里你不算有多重要。对外人来说,你是我女人,除了宋婉婷,在这栋别墅里就是你最有权利要东西了。以后想要什么,就直接跟管家说,跟任何人说都行。再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你可以告诉他们,是我要你拿的。要是还有人敢为难你,你也可以告诉我。”当然,他也会交代管家,不会让她再碰壁了。

    “谢谢!”夏一涵看着叶子墨,真诚地说。

    她忽然发现有时候把自己的地位想清楚了,也许还更容易高兴起来。当把自己想成是他的恋人,就会渴望他对她全心付出,一旦他对她不好,她就会加倍的失望失落。

    要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的人,那么他给她的恩惠,哪怕是一点点,她也可以额外感激。

    听得出她故意让自己卑微,他有种淡淡的烦躁,微微皱皱眉,站起身。

    “不用客气,以后服务做的再好些就行了。”他的话冷冷冰冰的飘向她,夏一涵的身体僵了僵,随即苦涩地笑了笑。

    她会努力的吧,她应该努力。

    他离开了。

    本来刚刚是一副和谐的画面,他坐在她不远的地方,跟她一起看着绒绒享用牛奶,很温馨不是么。

    假如她能再柔顺些,这样的温馨估计就能维持很久,可她为什么那么清醒,知道维持再久都是假象。他宠一个人的时候,她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只是他高高在上,翻手云覆手雨,转瞬间她就能领略到黑夜降临。

    注定是那样,索性就不要假象吧。

    又为什么在看到他背影越行越远的时候,她的心越来越沉,就像是天空渐渐聚起了乌云一样。

    她这才知道她是多么想念他,不管他怎么对待她,他冷漠也好,他严厉也罢,他再喜怒无常,她都没办法对他无动于衷。

    绒绒刚吃完,夏一涵就听到脚步声,她看过去,是酒酒,朝她跑过来的。

    “一涵,我走以后你没什么事吧?”酒酒关切地问。

    夏一涵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刚给绒绒喂完奶。你怎么样,照片呢?拍了?”

    夏一涵不说拿牛奶的事,酒酒这人嫉恶如仇的,她说了,她一定会生气的。

    “拍了。”酒酒说,不过表情却不见丝毫雀跃,真不像她的性格。

    “拍了你怎么这么不高兴?拿来我看看吧。”

    酒酒又使劲儿踢了下脚旁边的小石子,气呼呼地说:“他真是个怪人,气死我了!”

    “怎么了?”

    “我去的时候,那家伙正在给员工培训,我就偷偷拍了他几张照片,拍的别提多完美了。谁知道他讲解完,叫我过去,还要我把手机拿给他。你看看,我今天为了他买了条一千块的裙子啊,我打扮的这么漂亮。他跟我要手机,我肯定以为他是被我的样子迷住了,哎,我太花痴了。他竟然是把我给他拍的照片给删了!你不知道他脸有多臭,还警告我要是再偷偷拍他,被他看见,会把我手机给扔进下水道。”

    夏一涵从来都不是个八卦的人,不过这人这么有个性,还真是让她有些好奇了。

    她记得以前莫小军也是这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很讨厌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追着他跑。他很直接的,拒绝总是干净利落,有时候会很伤人。

    唉!最终他不就是被这点给害了吗?

    想到莫小军,夏一涵更同情那个姓车的了,她看着酒酒,很谨慎地劝她:“算了吧,你这么可爱又漂亮,随便谁都会好好对待你,不会像他这么不解风情的。你们之间也还没有什么,就放下吧,别去找他了。”

    “放下?”酒酒一双大眼瞪视着夏一涵。

    “嗯!”夏一涵轻声应道。

    “不行,我放不下了,我昨晚又梦见他。我跟你说,他身上有磁,我有铁,一定是的。而且我觉得吧,他跟我们叶先生蛮像的。”

    “什么像?哪方面像?长相?他多高,多大年纪了,家里人都在吗?”夏一涵听到酒酒说他像叶子墨,就忽然想起了叶子翰。虽说莫小军各方面特征都相符,可是在她心里始终还是希望他弟弟活着吧。

    酒酒倒没看出来车昊跟叶子墨长的有什么相似之处,不过呢,她看夏一涵这么激动,心里就起了一个鬼主意。

    “我刚接触,哪里知道人家这么多的事。要不这样,你明天跟我去看看,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好不好?”酒酒试探地问。

    若是去帮叶子墨找弟弟,帮付凤仪找儿子,夏一涵当然是愿意的。

    就算最终那人跟叶子翰没有一点儿关系,她也想去见见,酒酒算是她从小到大,除了小军以外最好的朋友。

    酒酒性格冲动,夏一涵作为她的好朋友,当然应该帮她把握把握的。

    “一涵,好不好嘛?就跟我去吧!”

    “好,好是好,问题是我去不了,叶先生不会同意的。”

    “哎呀,你真笨,你去跟太子爷撒娇啊。说,墨,人家想出去一趟,人家有妇科炎症了……”

    “去你的,你才有呢。”夏一涵红着脸,嗔了她一句。

    她虽然是瞎说的,却也启发了夏一涵,她为什么不可以试试呢,说不定他会同意。

    这么想着,她就把绒绒交给酒酒说:“我去找找叶先生,跟她说说看。”

    “好,最爱你了!”酒酒的酒窝闪了闪,夏一涵微微笑了。

    敲响叶子墨的门,他没有像以往一样说:“进!”而是极冷地问了声:“谁?”

    听声音,他不太高兴,夏一涵不禁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扬声答道:“叶先生,我是夏一涵。”

    “进!”

    为什么只要一想见他,她心里就不能平静,哪怕只是打开他的门,似乎她都特别的紧张。

    下意识地暗暗深吸一口气,夏一涵才扭开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