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85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049字

    夏一涵对这些名牌衣服,首饰什么的,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唯一在意的,其实正是她这个妹妹。

    “小浓,姐不在你身边,你自己要把握好自己,知道吗?现在外面什么人都有,欺骗你这个年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的爱情骗子太多了,你千万要看清楚啊。”

    莫小浓无所谓地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胆小鬼,哪里有那么多骗子?我跟你说,我这次是正儿八经,认认真真地在谈恋爱。他说了,等他离婚以后,会第一时间娶我的。”

    “离婚?你的意思是,你跟一个有妇之夫在恋爱?”平时一向安静的夏一涵,只有在莫小浓面前才会变的啰嗦而且容易激动。

    实在是她总不懂事,让她放心不下。

    “有妇之夫怎么了?他又不爱他老婆,他还跟我说,我在他心里比他儿子都重要一万倍!”莫小浓也有些激动,为了说服夏一涵,她也拔高了声音。

    “他连儿子都有了,说他不爱他老婆,你也相信吗?他一定就是个骗子,莫小浓,你给我清醒清醒!不要再做梦了,行不行?”夏一涵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谁说我做梦了?我难道就不可以有爱情,就你能有爱情吗?他就是爱我,这么多天来,他天天带我四处去玩,给我买漂亮的衣服。你看,还给我买钻戒,撇下公司的事不管,专门开车送我到这里来。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是骗我的?”

    夏一涵努力让自己平静,平静,不想跟她吵,现在已经有人在往她们这边看了,她不想让人恶意地揣测她们姐妹。

    她深吸气的时候看向莫小浓,她穿了一件很低胸性 感的裙子,雪白的胸口布满了吻 痕。

    那些痕迹让夏一涵更生气,恨不得把那个该死的男人抓出来好好揍上一顿,看他还敢不敢骗她的妹妹。

    “小浓,我不跟你吵,也不管你们是不是爱情。总之,你信姐一句话,如果一个男人连他结发妻子都不要,连他自己亲生的儿子都可以抛弃,这说明他没有什么责任心。他能对她原配这样,对你会更无情无义的。跟他分手吧,你还年轻,以后一定会找到更合适的。”

    莫小浓完全听不进夏一涵的话,不光是听不进,她就是觉得她说这些分明就是看不上她,看不得她好。

    “怎么了,你就是觉得我给人家做小三,你觉得丢人是不是?”她语气极其不善地问她。

    夏一涵也被她着了,就反问她:“难道你还觉得光荣?”

    “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了?”莫小浓蔑视地看着夏一涵,加重了语气,讽刺地说:“我看你先管好你自己再来说教我,就你也配跟我说什么有妇之夫的事。难道子墨哥不是有妇之夫?人家未婚妻还在这里,你不是在人家未婚妻眼皮子底下跟他上了床吗?你自己不要脸,你做狐狸精,你怎么自己就一点儿不觉得丢人,到我这里就丢人了?”

    “你!你说什么?”夏一涵被气的,脸霎时白了,指着莫小浓,手都在不停地哆嗦。

    “我说错了吗?你看我脖子干什么呀,看我脖子上有吻痕,觉得丢人啊?你上次还不是让人给亲的满身都是?你还不是要洗什么花瓣澡,穿的花枝招展的送上门让人家睡你?就行你发 骚发浪?”

    “啪!”夏一涵扬起手,一巴掌扇上莫小浓的脸,低低地怒吼了一声:“我是你姐!”

    这么多年莫小浓再过分,夏一涵都没舍得打过她,今天她说的话的确是太过分,夏一涵气愤之中,竟有些失去了理智。

    “对不起,小浓,姐不该打你。”见莫小浓白皙的小脸上印上了她巴掌的印记,夏一涵后悔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莫小浓则捂着脸,恶狠狠地瞪视着她,大叫道:“你竟然敢打我?我说错了什么?你是不是不要脸的小三,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凭什么教训我?”

    “我……”夏一涵咬了咬唇,低声解释道:“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我是没有办法,我是为了小军,不得不这样啊。可是你不同,你有无数的选择,你是自由的。你听姐一句劝,别再跟那个人来往了。以后我叫叶先生给你介绍他的朋友,一定都是品德好,家世也好的人,行不行?”

    此时夏一涵再说什么,莫小浓也听不进去了。她只知道,她一个养女,竟然敢打她这个真正高贵的亲生女儿,这是 天理不容的。

    何况她今天来是为了向夏一涵炫耀她的幸福的,她要让她知道不光是她可以找到有钱人,她莫小浓也可以。她也是来告诉她,以后她可以不用受她的气,不用仰仗她才能过上想要的富贵生活了。

    想不到她不光是不祝福她,还又是骂,又是打,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夏一涵背对着主宅的方向,而莫小浓面对着,她清楚的看到叶子墨在朝他们走过来。她暗暗地发了狠,哼,她看不得她莫小浓好,自己也休想好过。

    “你为什么要左一个为了小军,又一个为了小军,把自己说的好像那么无奈?子墨哥对你也不差吧,你怎么能这么忘恩负义?”

    叶子墨又听到了小军两个字,他紧抿着嘴唇,微微皱着眉,继续往姐妹两人的方向走。

    刚有人跟他报告说姐妹两个在这里吵架,他有些不放心,怕莫小浓个性嚣张欺负了夏一涵,才过来看看。

    “小浓,不要……”不要说我的事行吗?

    夏一涵的话只说了一半,莫小浓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大声说道:“我知道你忘不了小军哥,所以你要在这里养狗,还要故意叫绒绒,你不就是想着念着小军哥吗?我不就是想劝你要珍惜子墨哥的感情,你就打我,姐,我发现我真有些不认识你了。”

    她在说什么?夏一涵皱着眉,忽然间意识到不对,她快速地转身,果然看见叶子墨脸色铁青地朝她走过来。

    她的心一瞬间冰凉。

    莫小浓!

    她对莫小浓又气又恨,可这时不是跟莫小浓理论的时候,叶子墨显然是生气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生气,是在盛怒!

    好些天她都没在他面前提起莫小军三个字,也不在他面前发呆,他总想着再给她一点点时间,他就让她给他生孩子。甚至,他也在想着,他会打发宋婉婷走,会用个方法引她暴露给他母亲看,借机解除婚约。

    他满心都是这个女人,想不到她并没有表面看着的那么单纯,她隐藏的其实很深啊。

    叶子墨脸色阴郁地走到夏一涵面前,她张开口,想要对他说,不是这样的。

    “小浓,你告诉子墨哥,这个绒绒是怎么回事?”叶子墨指了指趴在夏一涵手臂上白绒绒的小狗问道。

    莫小浓的眼底闪过一丝侥幸。

    “子墨哥,我不想瞒你,这条小狗就跟我们家以前养过的一条小狗长的一模一样。”

    夏一涵真想叫莫小浓不要说,她想求她不要说,可这时已经由不得她了。她越是不让说,只会显得她心虚。可是看着叶子墨的眼神越来越冷,她真是慌乱又心疼。

    叶子墨,不要信她的话,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诚意吗?

    “那时候我看小狗可爱,就把小狗取名叫球球,可是小军哥说叫绒绒好听,我姐也赞成小军哥的意思。后来球球死了,他们两个人都很伤心。这么跟你说吧,这条小白狗,就相当于是他们两个人爱情的见证!我是真看不下去了,你对我姐这么好,她还偷偷养着这条小狗,她分明就是睹物思人,天天想着莫小军。你别傻了,她爱小军哥估计快二十年了,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就是对她再好,都没用,她就是个白眼狼!”

    难怪她这么宝贝这条小狗,刚刚他只是试探一下说不让她养,她就要低声请求他。她还主动亲吻他,这样的柔情,原来都只是为了莫小军!

    她因为给这条狗要牛奶,没要到,看到它挨饿,哭的那么伤心。

    还有上次,她明知道有危险,都要跳下水,去把小狗救起来。

    他和她满身都湿透了,她不在乎,上岸后第一句话竟然是,糟了,绒绒会生病。

    叶子墨想起这些,心就像被面前的小女人用利刃捅了一个大窟窿。

    原来她说忘记了,都只是骗他的。他他妈的就是个傻子,还帮着她一起照顾那只该死的狗!

    难怪她天天那么细心地照顾它,原来她每看它一眼都是在想着莫小军!他只是不知道罢了!

    叶子墨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对莫小浓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去跟管家说,车库里那辆红色跑车送给你了,去找他要吧!”

    这喜悦可算是从天而降了,莫小浓扬起头,眼底涌过得逞的笑意,随后说道:“谢谢子墨哥,那我就去拿了。”

    叶子墨的脸更显阴沉,寒冰一样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夏一涵的小脸看。

    “不是你想的那样,真不是,你别听她乱说。”夏一涵开口解释,可是解释的却是那么苍白,很多事都是事实。她当初看到这只小狗,想起莫小军,想起球球,这些都是事实,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骗他,怎么让他高兴。

    “什么事不是我像的那样?你们家以前有过一条这样的白狗,有么?”叶子墨冷肃地问。

    “有。”

    “那条狗,你和莫小军想叫绒绒,莫小浓给取名叫球球,是吗?”

    夏一涵无奈地点了点头,“没错,这都是事实,可是我养它,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有为了谁。”

    “是吗?好!把它给我!”叶子墨沉着脸,伸手就来拿绒绒。

    他那样的表情,夏一涵是真的害怕他伤了小狗,所以稍微转了下身,不让他拿到。

    “给我!”叶子墨忽然低喝了一声。

    “你不要伤害它行吗?它只是一个无辜的小狗,它什么都不懂的。”夏一涵低低的祈求,他根本不说话,执着地把绒绒从她手上揪了起来。

    “你信不信我捏死它?”他冷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不要!求你,不要!它只是一个小狗,一个可怜的小生命而已,它又没做错什么。你放了它,你生气就冲着我来!”夏一涵是真的急了,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他并不会那么残忍地对待一个无辜的畜生,他不过是在试探她到底能有多在乎这个畜生而已。

    可惜,她的紧张出卖了她的感情。

    这时酒酒听说了吵架的事,也赶了过来,见到叶子墨紧紧抓着绒绒,有些怕。

    “叶先生,您别那么对绒绒,把它给我,好吗?”酒酒低声请求道。

    叶子墨冷冷地看了一眼酒酒,要是没记错的话,这狗是她买给夏一涵的吧。她可算是她贴身贴心的人了,为她着想的够仔细。

    “把它拿走!再也不要让我见到!”叶子墨话落,夏一涵忙对酒酒说:“拿走吧,还给它原来的主人去吧。”

    其实她想用实际行动向叶子墨证明,她可以不养这条小狗,她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在乎。

    当然她也是怕绒绒被叶子墨伤害,她不可能不担心的。

    酒酒接过绒绒,还是有些不放心夏一涵,叶子墨那表情就像要把人吃了似的。

    “叶先生,你别生一涵的气,她……”

    “走!”叶子墨一个字冷到极点,酒酒缩了缩脖子,还想要再劝,夏一涵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说了,她说什么都没用。

    叶子墨始终在看夏一涵,她的每一个表情转变,他都没有错过。

    两人对视了很久,叶子墨忽然冷着声音开口问她:“告诉我,到底在你心里,我和莫小军谁更重要?”

    夏一涵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说不出一句话。

    哪怕是欺骗他,她也说不出他比莫小军更重要。

    半晌,她才叹息了一声,低低地请求:“让他安息,行吗?我们不要提他了。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这辈子都会留在你身边。这还不够吗?我没有再想他,也不会再提他……”

    “可你在我的家里养着你们的定情物!你叫我怎么信你?”叶子墨的眼神里闪过的不光是寒冷和愤怒,还有深深的伤痛。他恨不得把他的心掏出来给这个女人,她回报给他的,究竟又是什么?

    夏一涵伸出手,上前拉住叶子墨的手,把他的大手放在她胸口上,低声问:“你真的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吗?一定要我说出来,你才信?我对他有过承诺,他照顾我二十年,他过世了,我不能对别人说出那三个字,我真的不能。请你谅解我,行吗?可是我不说,不代表我对你不是那样的情分,你懂吗?”

    叶子墨的表情稍稍动容了一下,随即脑海中又想起她为了那只小狗奋不顾身的模样,又想起她在喷泉前面疯了似的往前跑的画面,他的目光又冷冽起来,并且比一开始还要冷。

    “我不懂!你要么说出来,如果你不说出来,就代表你心里没有我!”

    他叶子墨不会永远去将就一个女人,如果他爱上了她,而在她心里永远把他排第二,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半晌,夏一涵无言。

    她说不出。

    即使他从此以后不理她,赶她走,或者他立即结婚,他们永不相见,即使是最坏最坏的结果摆在她面前,她还是说不出我爱你。

    她不说话,就代表她心里没有他。

    叶子墨的心冷了又冷,硬了又硬。他恨不得捏碎了她,假如那样能改变她的想法,让她把他装到她心里。可惜,他知道那样没有用。

    “好,你不对我说不代表你对我没有那样的情分,我就相信你对我是有情分的,你不说也行。我再问你,如果我不给莫小军报仇,如果我现在就让姓于的父女重获自由,你还会留在我身边吗?”

    他再给她一次机会,假如她告诉他,就算他不帮她报仇,她也心甘情愿,愿意爱他,那么他能够原谅她这样的行为。

    他定定地看着她,期待着她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你这是试探,还是……你不会那么做对吗?你想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不需要那样做。”夏一涵解释,被他制止。

    “正面回答我!如果我不给他报仇,也永远都不让任何人给他报仇,你还留在我身边吗?”

    夏一涵稍稍迟疑了一下,随即她还是坚定地说:“我会!”

    只是那一瞬间的迟疑,已经深深触动了他的心。人的眼睛有时候比语言具有更高的可信度,她眼睛明明在说她不会,嘴里却又在骗他。她明明就是担心他真那么做,她最心爱的莫小军死不瞑目吧。

    “看来我需要用事实给我一个答案。”

    叶子墨说完,转身大步往回走,夏一涵心里说不出有多恐慌。这个男人,他是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他会真的让人把于洪涛父女给放了吗?

    她是经过了多少隐忍,多少努力才换来现在的结果的?

    原以为已经尘埃落定的事,难道真的会再起波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