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88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049字

    司机只听叶子墨的吩咐,又转头往回开,到了临江市区,找了一家高档的饭店,停了车。

    夏一涵也不说什么,默默跟着叶子墨,进餐厅落座,因在外出差,叶子墨把司机也叫过来一起吃饭。

    点了很多菜,其实夏一涵不太有胃口,不过不想浪费,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些,叶子墨则根本连筷子都没动。

    如果她没记错,这人昨晚跟她一样没吃东西,难道他身体是铁打的吗?

    “为什么不吃饭?”她到底忍不住,气呼呼地问了他一句。

    “走吧!”叶子墨见她和司机都差不多了,就站起身。

    “你不吃,我不走!”就像上次她不让他喝酒一样,这次她的倔脾气又复发了。

    说她没出息也好,她就是不想看到他不吃饭。不管他怎么对待她,她总记得他对她好的时候。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她怎么能忘记呢。

    何况,爱情本身就没办法用谁对谁更好来衡量。她想即使他从此以后对她没有一个笑脸,也许她都忘不了他。她和他曾经深深地依偎,就像一个人一样,他是她第一个男人啊,她怎么能做到无动于衷。

    叶子墨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女人,他对她的关心,何尝没有感觉。

    她要是温柔起来,真会让男人觉得只要拥有她,全世界都可以不要。

    他没说话,也没吃饭,而是弯身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吃完饭再走!”夏一涵的话,他置若罔闻,也不顾餐厅里众人异样的眼光,大步离开。

    司机忙付了饭钱,跟出来。

    叶子墨的规矩,只要有随从他一向是不自己付钱,随从的人每个月可以预支一些费用,到月底统一结算。

    司机打开门,叶子墨把夏一涵塞进车里,自己才上了车。

    “夏一涵!带我去你们家,我是说你养父母的家,我要去找能确认莫小军身份的东西。”

    夏一涵如梦初醒,这才想到,她怎么忽略这么重要的线索,莫家应该有很多莫小军身份的证据啊。

    随即她意识到她为什么没有往那上面想了,莫小军出事以后,养父母说忌讳,把他所有东西都给烧了。当时她没有想到,现在想来,只怕都是于珊珊的授意。

    就连她私下里留下的莫小军的照片什么的,都被他们翻出去强行烧了。

    她被关押以后放出来,莫家全家都搬走了,她根本就找不到他们。要不是她跟于珊珊在别墅里碰面,于珊珊叫莫小浓来说服她,恐怕她这辈子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还没等她把这个情况如实告诉叶子墨,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是一个熟悉的号码打来的。

    “谁?”叶子墨见她不接,黑沉着脸问她。

    这个手机他好像说过,只能跟他一个人联系。现在有人打给她,她却不接,会是海志轩吗?或者其实她还有很多的秘密……

    夏一涵不想接,是因为对方是莫小浓。

    如果没有她,事情不可能闹的这么不可收拾,她真想狠下心一辈子不接她电话。

    到底是从小带到大的情谊,她就像她半个母亲,哪有母亲不原谅女儿的呢。她再气,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语气并不是很好。

    “有事吗?”

    “姐,我到外地旅游了,刚接到爸的电话,说家里出大事了。”

    夏一涵一听出大事几个字,心咯噔一下,忙问:“什么事?”

    “你知道吧,于珊珊不是给我们家赔款了吗?赔了一百来万呢,当时爸妈不是买了一套房子搬走吗,剩下的钱被我花了一些,还有三十万,丢了!”

    原来是这件事。

    假如他们是出了别的事,假如这钱不是这样的来头,夏一涵一定会为养父母心急如焚的。可是这钱,是莫小军用命换来的,当时她死活不同意他们收钱了事,根本就阻挡不了。

    如今这钱没了,她只觉得是活该,是莫小军在天之灵,把这钱收走了。

    她表情冷下来,回答她:“这钱本来就不该你们要的,丢了是最好的结果。”

    “你!”莫小浓气的“你”了一声,随后还是气呼呼地说道:“反正我把这件事告诉你,钱丢了,妈一急,生病住院了。爸工作忙请不到假,你要不要想办法回去照顾她,是你的事。反正你也没良心,我也不敢指望你。不过我是没时间回去的,你看着办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说完,莫小浓就按断了电话,根本就不给夏一涵说话的机会。

    她知道夏一涵会回去的,即使她养母没把她当成女儿,她却始终是感念她的。要不是这次莫小军的事实在让夏一涵伤心透顶,她对莫家父母都是非常非常孝顺的。

    莫小浓的信息很快就发过来了,只有莫家新的住址和莫家父母的手机号,其他什么都没有,一句拜托她照顾她爸妈的客气话都没有。

    夏一涵还是有些牵挂养母的身体,想回去看看,她看了看叶子墨,想听他的意思。

    “把地址告诉司机。”叶子墨沉声说道。

    夏一涵想对叶子墨说那里可能没有莫小军留下的东西,不过她也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渴望能有些遗漏的。

    车在莫家的新家门前停下,叶子墨本打算跟夏一涵一起下车去莫家的,没想到这时他有电话进来,是管家打来的。

    接起电话,管家的声音很急:“叶先生,夫人忽然来了,听到了女佣人议论说您弟弟过世的事,她昏倒了。”

    夏一涵此时站在车里,看叶子墨脸色都变了,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车门却忽然被从里面大力关上,车嗖的一下冲走。

    “叶……”她跑着追了两步,随后她手机响,叶子墨的电话。

    “我妈病了,我要立即回家,你找到莫小军的东西,我会叫人来接你的。”

    “我养母也病了,可以给我几天时间在这里照顾她吗?等她情况好了,我自己回去。”夏一涵问道。

    “知道了。”

    叶子墨说完就收了线,至于知道了的意思是什么,有些不明确,不过这时夏一涵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夏一涵刚要转身上楼,就见叶子墨的车又飞速地倒回来,紧接着车窗打开,从里面飞出叶子墨的钱包,正好扔到她脚底下。

    “拿着!”车重新开走的时候,叶子墨的声音飘过来。

    她这才想起,她身上确实没有现金。叶家的工资打到卡上,她是跟叶子墨出来的,没想过要带钱,也没想到要带卡。

    他母亲生病了,他那样着急的时候,却还想着她身上没钱举步艰难。

    谁说他对她无情无义?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车绝尘而去,眼底渐渐泛起了泪。

    叶子墨啊叶子墨,为什么你会是这样一个让人忍不住爱,又忍不住怨恨的人?

    她不想多想,按照地址上了六楼,敲门,没有人应,不知道是不是没听到。打养父母的电话,都没接,她想了想,还是去报纸箱底下摸了摸,果然摸到了钥匙。

    莫母是个很奇怪的人,她的很多生活习惯都奇怪。比如她怕没有钥匙进不了家门,会在晚上偷偷在自家的报纸箱底下贴上一个小布袋,里面放一把备用钥匙。

    她还喜欢把现金放在家里,晚上就锁上门把所有钱数一遍才能安心睡觉。

    夏一涵倒不知道她从不用存折和银行卡,而是只放心现金的事,她是有一次听莫小军说起,才知道的。

    想到莫小军,她又恍惚出了一会儿神,才打开门进去,房间里没有人。

    猜想他们可能是去医院了,夏一涵又打莫爸爸的电话,终于接听了。

    “爸,我是一涵,听说我妈生病了,你们在哪家医院,我去看她。”

    “一涵啊,你怎么回来了?你妈在三医院,五楼,28床。”

    “我马上就来。”

    夏一涵又离开家锁好门,放好钥匙,走到街上要打车的时候,才发现叶子墨给她钱是多有必要。

    她把钱包又攥紧了些,好像抓住的是那个男人的手。

    赶到医院,找到莫母住的床位,夏一涵一进门,恭敬地叫了声:“爸,妈!”

    没想到开始还躺在床上无力的直哼哼的养母忽然就坐了起来,气呼呼地朝她吼:“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你死到哪里去了?亏我养了你二十年,好不容易大学要毕业了,还指望着你赚钱孝敬我。你倒好,就跟着了魔似的,非要给死人报仇。报什么仇,仇报了,能不能有人给你点儿钱啊?啊?”

    莫父对夏一涵倒不算坏,只是他老实巴交的,听老婆的听惯了。这会儿莫母当着一个病房里的人这么叫骂,他觉得脸上过不去,就小声劝了句:“别吵了,她不是回来了吗?听你生病,马上就回来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莫母狠狠瞪了一眼莫父,更加大了声音:“她回来有什么用啊?钱都丢了,你说,你昨晚为什么不在家!钱丢了!那是我养老的钱,你让我怎么活啊?”

    说完,她就激动的大哭起来。这种伤心可不是假的,她是真的太心疼丢了的那些钱了,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当初她主张收钱的时候,夏一涵真是恨死了她,可是此时看她哭的这么伤心,她又不忍了。

    几步走到她身边,她轻声安慰道:“妈,您别着急,报警了吗?那么多钱,肯定算是大案了,报警应该会破案的。”

    听到报警两个字,莫母似乎一下子又冷静下来,小声骂了她一句:“你胡说八道什么,报什么警?这说不准是……是小浓拿的呢。”

    “为什么这么说?”夏一涵问。

    “为什么?我们家放现金这件事,还有谁知道,不就是我们家里这几个人吗?你爸和我,我们都不会拿。小军死了,也就是你和小浓知道我们家里会放现金……”

    “妈,你怎么知道一定是知道家里放了现金的人做的?”

    “我怎么知道?家里什么都没有动过,就是那只放在厨房里上面装了一些废报纸的破纸箱子被拿走了。要不是知道的人,谁会到厨房里偷钱,谁能想到我们会把钱放在一个装垃圾的破纸箱子里?”一说起这个,莫母就异常激动。那么多钱啊,她每天晚上数都要数很久的。

    昨晚睡觉之前她还数过的,还在,一分都不少。可是今早上起来,箱子就不见了,就像见了鬼似的。家里窗户也没破,门也没有被撬开。六楼,要说贼从外面爬进来可不容易吧,再说这都秋天了,窗子都锁的死死的,根本就进不来。

    这些都证明,一定是熟人做的。家里这几个人,她又想了一遍,莫小军死了,莫小浓和夏一涵……

    “等等!夏一涵,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是你吧!是你偷的钱!偷完了你又心慌了,想来探个究竟是不是?”

    “妈,您在说什么啊!是小浓跟我说,家里丢钱了,我才赶回来的。”夏一涵急忙解释,莫母根本就不听。

    “我要收钱的时候,你就不同意。我看你是想方设法,非要把这钱弄走不可啊。我算白养你了,养你这么多年,你连我养老的钱都算计,都要给我弄走。你给我滚出去!不对,你把钱给我交出来!再滚出去!”

    莫小浓的性格就像她母亲,胡搅蛮缠起来,根本就不听别人说什么。

    夏一涵无奈地深吸了几口气,轻声劝道:“妈,您别激动行吗?我没拿,您要是实在不信我,就报警吧!”

    莫母白钟杰哪里敢报案,她怕万一是她女儿莫小浓拿走了钱,报案闹的沸沸扬扬,给女儿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反正不报案,这件事就是你做的,就算不是你,也跟你有关,你要弥补我的损失!”白钟杰气呼呼地说。

    刚才这一口气吼太久,她有些累了,又躺回病床上。

    夏一涵轻声劝她:“妈,您是担心报案万一是小浓做的,她会麻烦吧。我觉得不大可能是她……”不过也有可能是,对莫小浓到底能干出什么事,夏一涵也不敢确定。

    如果不是她,好像也的确不会有人对他们家里的情况这么了如指掌了。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去给我买些吃的来,我气的到现在都没吃饭。老莫,你不是不能请假吗?去上班吧,这里有这死丫头就行。”

    这死丫头,差不多就是白钟杰对夏一涵最常见的称呼,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爸,您去上班吧,注意身体。”夏一涵对莫卫兵说道。

    “好,那我就走了,你妈说什么,你也别往心里去。”莫卫兵想劝劝,夏一涵只是温婉地摇摇头,说:“爸,您放心去工作吧,我不会生气的。”

    “你也生不了气,这都住院了,就老老实实地养着吧,孩子好不容易回来的。”莫卫兵又劝了两句妻子,白钟杰则气呼呼地甩了一句:“还不是你没能耐,你要是有几千万的大老板,丢这点钱我就当打发叫花子了,我能气病了?”

    莫卫兵叹了一口气,说:“是我没能耐,没让你过好日子,你要怪我也行,就是好好注意身体。”

    说完莫卫兵又看了两眼妻子,才转身出了病房,去上班了。

    这么多年两人都是这样,白钟杰嚣张跋扈,莫卫兵憨厚隐忍,夏一涵看着早就习惯了。不过今日莫卫兵的态度却忽然有些触动她,她忽然很敬佩这个养父,他竟然能几十年如一日的这么对待他的妻子。

    也许这样的才算是真爱,虽然他的爱看起来很卑微,可他却是全心全意的,甚至可以没有自尊心。叶子墨却是永不会这样,他那么强的原则,他那么强的自尊,没有女人可以在他的世界里左右他。

    “这死丫头,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听到我要吃东西吗?”白钟杰的话让夏一涵恍惚回了神。

    “对不起,妈,您想吃什么?”

    “我吃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你这死丫头怎么到外面跑了一年,就像傻了似的,以前的机灵劲儿哪去了?”

    她也不是不知道她吃什么,问题是她这人很难伺候。她不确认她此时此刻要吃什么,很可能买回来的东西让她不满意,又会冲她叫嚣一顿,让她再去买的。

    “妈,吃稀饭行吗?您正生病,消化不好的。”

    “吃稀饭?吃稀饭怎么能饱?我要吃牛肉!去看看顶好卤肉店开没开!”

    “妈,这时吃牛肉不太消化,会难受的。等您好了……”

    “你是不舍得钱吧?连给我买个牛肉的钱都舍不得?你们听听,你们听听,我是不是白养她这么大,连个牛肉都不舍得给我买!”白钟杰一嚷嚷,病房里其他的病人以及探视的亲属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

    夏一涵尴尬地低垂下头,她发觉养母越来越过分了,也可能是今天丢了钱心情不好。她以前就算骂她,哪怕有时对她动手打她,也都是在家里,不会让外人觉得她对养女不好的。

    “妈,好,那我就去给您买!”

    夏一涵走到病房门口,白钟杰又叫了一句:“我还要吃板栗,买那种高档些的,紫金板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