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89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031字

    夏一涵答应一声,走了。

    其实每一次白钟杰对她挑三挑四,她心里都特别难过,哪怕是这么多年,每当这时她都会想自己的母亲。假如是亲生的妈妈,不会这样骂她吧。就好像莫小浓做什么都是对的,哪怕她从来都不知道回报,只知道索要,白钟杰还是觉得女儿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病房里,白钟杰左边病床上的中年妇女看夏一涵走了,才问她:“我说,那是你女儿,还是儿媳妇啊?应该是女儿哈,长的真漂亮,还懂事。要是我女儿,她对我又吼又叫的还差不多,我跟她说一句重话,她早就跑了。她多大了,找了男朋友没有啊?”

    其实最后这句话才是那位妇女问的重点,她走到哪里看到漂亮女孩子都要问问的。

    “谁知道她找没找啊,跑到外面野了一年。”白钟杰冷冷淡淡地说,莫小浓很少往家里打电话,也没说起过夏一涵的事,所以她有没有男人这件事,白钟杰确实不知。而且她始终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一门心思地想着莫小军,肯定是没找男朋友的。

    那妇女倒也不在意她的态度,还是很郑重地说道:“你问问她吧,我看她长的是真漂亮。不瞒你说,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物,他家里可有钱了,听说钱多的数不清。那家儿子长的不太好,所以就想着找个漂亮的老婆,别的什么要求都没有,只要长的漂亮就行。你家女儿要是没找,那可是个好人家,人早就说好了,只要是谈成了,彩礼就给五十万呢。”

    “五十万!”白钟杰拔高了声音。

    她也算精明的人了,她怎么千算万算,就把身边儿这个大金矿给漏了呢。

    “是啊,五十万,人家说话算话的。我跟你说……”那女人说着,从床上下来,穿了拖鞋走到白钟杰面前,小声说道:“要找老婆的那个男的叫葛大力,是咱们临江市公安局局长沈罗山的外甥。人家可真是又有钱又有势,你要是攀上了这么一门亲戚,五十万都是小钱。人家打发叫花子都一百一百的给呢,要是亲家,那还不得送房子送车啊。”

    这葛大力的名头白钟杰多少听说过一些,听说长的不是一般的难看,是奇丑。也就是因为这个,才四处找漂亮女孩子,想要改善改善下一代的基因。

    就是他长的太差了,真正漂亮的女孩也看不上他。再加上他名声也不好,吃喝嫖赌的,什么都做,想要找个正经人家的漂亮女孩也不容易。

    “我跟你说,这也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机会的,人家那么有钱门槛高着呢。要不然随随便便找一个,想要钱的人多了去了。人家挑剔的很,不过我觉得你女儿这长相,别说是局长外甥,就是到了旧社会,我看皇上都能看上的。”

    那倒是,白钟杰从来都知道夏一涵是个美人,就是她性格倔强,她才没打过这个主意。

    “怎么样,等她回来,你好好问问。”那女人这么张罗当然也是有原因的,她爱人也是公安局的中层领导,每天想方设法的要跟局长搞好关系。可是局长不缺吃不缺喝的,送礼也送不到点子上,他就在这事上打主意,让她不管干什么,都要给留意着哪里有漂亮的姑娘。

    “行,我问问。”白钟杰痛快地答应了。

    她心里暗暗盘算着,这要是真成了,可是真不错。到时候她就以养育了她这么大,要辛苦费为理由,不给她五十万彩礼不答应,那这次丢的三十万回来了不说,还另外多出来二十万呢。

    这件事要想办成,估计得费点儿脑筋。

    夏一涵看着是很老实听话,可她聪明的很呢,要是问了她,她就提高警觉了。

    她想了想,又对那个女人说:“我想起来了,她没有男朋友,不用问。你也别问她,我看你找个时间,先让对方看看她,看看满意不满意。要是满意呢,我再想办法,要是看不中,也就不用谈了。”

    “也行也行!”那女人是觉得就算是看不中,也证明她对这件事上心了,局长肯定是高兴的。

    没多久夏一涵从外面把白钟杰要吃的两样东西都买回来了,放到病床边上的小柜子上,轻声说:“东西太干,妈,我先去打些热水来。”

    “去吧。”白钟杰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夏一涵出门打热水的时候,那位领导夫人还不住地点头,说:“真漂亮,这小脸儿,越看越喜欢。我敢保证,葛大力肯定会喜欢的。又漂亮还这么懂事,你可真厉害,把个女儿教的这么好。”

    白钟杰顿时豪情万丈吗,傲慢地笑了笑,说:“那是当然了,我叫她往东,她从来不敢往西。你就抓紧时间让他们来看吧,只要是看中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绑也要把她绑去。”

    “哎!有你这句话我就好办事了,我肯定让他们快点儿来。”

    夏一涵把水打回来,白钟杰伸手拿过卤牛肉吃起来。

    “妈,这个牛肉真是不消化,板栗也不消化,您想吃也不能多吃,吃完会难受的。”夏一涵轻声劝慰。

    她开始不劝,是知道只要她不买回来,她就会说她是舍不得钱。现在买了,总不会说她是舍不得钱了吧。

    “你买都买了,还舍不得我吃啊?是不是想着我不吃,你就能多吃点儿啊?”白钟杰又挖苦了一句,夏一涵只好不再说话了。

    白钟杰为了让那位领导夫人知道她对夏一涵有绝对的支配权,会好好上心办这件事,把夏一涵给折腾的跑来跑去。

    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上厕所,一会儿是药打的太快了,一会儿太慢了。

    不管她怎么折腾,夏一涵始终是一样的态度,没有不耐。

    在她心里始终觉得,不管怎样是她养大了她,她没有像那些可怜的孩子被扔到大街上,变成残疾去讨钱,她就应该感激她一辈子的。

    夏一涵看着白钟杰吃了很多牛肉板栗,怕她会消化不良,又提醒她一次。

    白钟杰就像跟她过不去似的,她越不让吃,她偏就使劲儿吃。

    结果到了下午的时候,她就说肚子有些不舒服,想要打嗝,打不出来。

    “妈,我去给您买午时茶来泡,消食的,您等等啊。”夏一涵说完,又急忙地跑去药店。

    谁知吃了午时茶也没用,白钟杰还是恶心的厉害,还到厕所吐了两次。

    右侧床的女人看着她折腾成这样,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了句:“哎呀,你是吃了牛肉和板栗啊?这两样东西不能一起吃的,犯忌呢,会消化不良,恶心呕吐。”

    白钟杰气的直翻白眼,心想,你知道你不早说呢。不过她这个人也就是欺负夏一涵的时候厉害,一般不太敢跟外人发生冲突。

    她有气就只能骂夏一涵:“你听到了没有,这是常识,你不知道吗?我看你就是不愿意来照顾我,故意害我的吧。还弄什么午时茶给我喝,我喝了更想吐。呕……”

    还没等骂完,她又要去跑厕所了。只是干呕,又吐不出来,她真是难受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而她右侧床铺的妇女却是很得意地看了一眼夏一涵,她看她这么孝顺还被欺负,气不过,而她母亲太嚣张,她才明知道还故意不说的,就是要让她受罪。

    夏一涵没有时间去想拿女人说什么,她看到养母脸都有些发白了,心里只是着急。

    “妈,要不然我们去消化科看看,我去再给您挂个号吧。”

    “还要说吗?快去!唉!气死我了!”

    夏一涵这才又去给白钟杰挂了个号,拿着营养液的药瓶陪着她去消化科看。消化科的医生把白钟杰数落了一顿,说她这么大年纪,还不知道要节制饮食,病了还吃这么不爱消化的东西。

    医生给她开了些促消化的药,又叮嘱一番,才要夏一涵带她回病房,路上她免不了又责怪夏一涵一番。

    这一下午的时间,夏一涵就是在照顾白钟杰,和听她责备她之中度过。

    到了晚上白钟杰实在折腾的累了,也说不动话了。

    莫卫兵来的时候,带了晚饭过来,是他下班赶到家里亲自做的。

    “一涵,你很久没回来了,我多做了两样菜,你多吃点儿。”莫卫兵话不多,可是有这样的温暖,夏一涵已经感到很欣慰了。

    “谢谢爸!”夏一涵也不太想吃,不过莫卫兵的心思,她不想辜负了。

    谁知她刚端过饭,白钟杰就发话了:“吃什么吃,她还有脸吃?把我害成了这样!医生说我这几天最好少吃东西,要吃也只能吃些稀饭,她倒好,还能大鱼大肉的了?”

    夏一涵知道她是真病的厉害,就把饭盒递给莫卫兵,说:“爸,您吃吧,我还不饿呢。”

    “不吃饭怎么行,你要不回去吧,晚上我在这里照顾你妈,我们也要换换班的。”

    夏一涵昨晚睡的不好,加上这一天马不停蹄的赶路,还有情感波动又大,又被白钟杰折腾一下午,也是真的累,想回去。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想趁他们不在,再去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莫小军的东西。

    她看了一眼白钟杰,她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去!不要在我面前碍眼。”

    要不是她想谋划着大事,才不会赶夏一涵走,是非要让她在医院陪一个晚上的。

    “一涵,你知道新家的地方吧?小浓跟你说了没有?”莫卫兵追出来问,夏一涵点了点头,说莫小浓给她发过信息,她知道的。

    回到莫家,这里还真是全新的模样,什么都是新的,根本就没有莫小军的丝毫痕迹。

    她带着酸楚的心情悄悄翻了翻他们的一些老旧照片,凡是涉及到莫小军的,都没有了,连那张莫小军参与过的全家福也没了。

    她本来想,要是能找到一些他留下的旧衣服什么的,在上面找到毛发什么的,可以拿给叶子墨做DNA验证,可是他的衣服更是一件都没有。

    寻找了一遍,徒劳无功,为了保持体力,她吃了些莫卫兵留在家里的饭菜,就早早洗了个澡去莫小浓的房间躺下来。

    手机竟然响了,她第一时间以为是叶子墨的,毕竟这是他用来跟她联系的专用手机。

    没想到号码是个陌生号码,她还是按了接听键。

    “一涵,你怎么没有跟他回别墅,你现在在哪里,安全吗?一切都好吗?”竟是海志轩的声音,而且还有些焦急。

    他是关心她的,她一直知道,只是没想到他的关心竟是无时无处不在的。

    这么想来,好像还真是,每次只要她遇到大一些的事情,他总会出现。

    要说她一点儿都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心有些酸酸的,挤出一丝笑容,回答他:“我回了莫家,我养母生病了,我照顾照顾她,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以往每一次,她都是第一时间跟他划清界限,叫他别找她什么。今天夏一涵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同,海志轩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

    “今天你们去孤儿院怎么样?顺利吗?有没有找到证明莫小军身份的证据?”

    从昨天的情况看,夏一涵知道海志轩是关心这件事的,她应该也是关心叶子墨的。所以她想了想,还是据实以告:“没找到,去年于珊珊就安排人把小军的所有资料带走了,估计早就毁了。最近莫小军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肯定很大,他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饭。听说他母亲今天又生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能不能去看看他,劝劝他?”

    夏一涵知道也许这么说,会让海志轩心里不好过,可她还是想说。一是,她不想让海志轩觉得她跟他还有希望。再者,她确实是放心不下那个男人。

    果然海志轩沉默了,他不是不关心叶子墨,不过觉得他一个大男人的,没什么要紧。

    “对不起,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吧。谢谢你,不早了,如果没别的事……”夏一涵的个性不想强人所难,她还没说完,海志轩忽然开口打断她:“我去!记着,凡是你让我做的事,只要不杀人犯法,违背原则,我都会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比他更适合你。”

    “我……”夏一涵想说什么,海志轩却挂断了电话,不给她说客气话和拒绝他的机会。

    ……

    叶家别墅,叶子墨赶回后,就一直在劝母亲,说佣人们说的话完全是道听途说的谣言,不能信的。

    只是付凤仪早就怀疑过这件事,这次又亲耳听到,还怎么会听叶子墨的劝。

    “妈,您上次不是看到莫小军小时候的照片了吗?确实不是叶子翰。”

    “照片你不会骗我吗?我不信!我以后都不信你的话了!夏一涵呢?你把她叫过来,我问她。”付凤仪很激动,每次只要是有叶子翰的消息,她都是这么激动的。

    “她养母生病了,她回去照顾养母去了。妈,问她也是一样的。今天我还去了他们孤儿院,我也是看莫小军跟我有些像,才去看了看,那里有存档照片,他确实不是叶子翰。”

    不管叶子墨怎么劝,怎么说,付凤仪都不信。

    后来他索性什么都不说,付凤仪说的累了,就把他赶出去。这晚付凤仪是没吃饭的,叶子墨看着急,又没办法。

    海志轩跟夏一涵通了电话以后,就来了别墅。

    “我给夏一涵打电话了,她说不放心你,所以我来看看。”海志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其实他的立场,既然是要追夏一涵,是不该说这些的。

    “什么证据都没有,这件事你怎么看?”叶子墨递给海志轩一根烟,两个人在书房里慢慢的抽。

    叶子墨与其是怀疑夏一涵,不如说是怀疑自己,或者说他并不想看到弟弟已经死了这样的结果。

    “叶子翰小时候那张照片,昨晚我给了夏一涵,她弄丢了。”海志轩不说话,叶子墨又说了一声,这句话是很平静的语气。

    “我相信她!”海志轩极肯定地说。

    “相信!”叶子墨嘲讽地弯了弯嘴角,他不知道如果海志轩看见她为莫小军那么失魂落魄,他还会不会那么信她。

    “我是相信她。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说她为了让你给莫小军报仇,她故意这么说。可你想过没有,万一她说谎,这对她其实是更大的损失。她并不是一个多笨的女人,不会想不通这个道理。子墨,听我一句话,就算叶子翰真的走了,该面对还是要面对。总这样下去,你难过,付阿姨也难过。”

    “你回去吧!”叶子墨面无表情地说道,海志轩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叶子墨心里知道,海志轩来,不全因为夏一涵,只是男人之间不想说什么放心不放心他的肉麻话而已。

    其实他今天回来已经叫林大辉去联系当年给莫小军办案的警察,问他有没有保存莫小军的尸体标本,对方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