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90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060字

    他于是叫林大辉安排人来也取了他自己的标本,送样去做DNA,这是最直接也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在结果出来之前,他并不想跟夏一涵有过多的交流。

    只是在他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的一起,还有海志轩那句,他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看。

    甚至他也想起了,中午在饭店事,她执着地让他吃饭,那样坚持的模样,真的很让他心动,让他怜惜。

    女人,你现在在干什么?也会这样想起我来吗?

    你知道不知道你一句话,我母亲又这样折磨自己,要是你敢骗我,我是一定要罚你的,你知道不知道?

    他不再抽烟,只是攥着手机,不知道到底是不放心那个女人,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还是在等她的电话或者信息。

    手机铃还真的叮铃响了两下,他快速按开,还真是夏一涵发来的信息:你母亲还好吗?你呢?晚饭吃了没有?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担心你。

    这条信息夏一涵是真的积攒了很多勇气的,甚至发出去以后,她还在担心他看了会觉得她是别有用心。

    叶子墨收到信息后,皱了皱眉。

    夏一涵始终握着手机,尽管她知道他不会给她信息,也不会给她打电话,她总还希望有奇迹发生。

    等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声音,她叹息了一声,打算放下手机睡觉。却没想,手机铃声竟然响了,而且还是“叶先生”打来的。

    她腾的一下坐起身,按下接听键,耳边立即响起他磁性好听的声音,每当她听到总会忍不住要心发慌的声音。

    “我不是说过每天晚上八点,你要准时给我打电话汇报一天的事吗?不记得了?”他的语气很不好,但她却听得出他这是关心她的意思,不过这人太爱面子了,不想让人看出他在关心她而已。

    夏一涵的心里涌起说不出的甜蜜,嘴角边挂着笑意,说:“是,我不记得了,以后我都会记得的,可是你每次一定要接电话,不然我就会忘记。”

    叶子墨只哼了一声。

    “你母亲还好吗?”

    “没吃饭,怎么说都不吃。”难得叶子墨会告诉她实话,夏一涵听了,心里有些难受。她知道他母亲不吃饭,他多半也是吃不进的,说来说去这件事还是怪她。

    “对不起,夫人她是因为知道了……知道我说的事才这样的吧,如果我当时能冷静些,单独跟你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他分明从她的话语里听到她流露出的诚挚的歉意,他何尝不明白这件事不能全怪她,他也是有责任的。要不是他把于珊珊带回来,让她激动,她怎么会这么说呢。

    “你知道错了就好。”他硬邦邦地说。

    “你还好吗?我……”真正要在电话里说出担心他,她还是有些别扭的。

    “一个男人有什么好不好的?我要打电话不是让你盘问我,是要你报告的,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报告一遍!”

    “我就是在医院照顾我妈,没什么特别的。她下午多吃了些东西,有些伤食,后来开了药。”虽然这些跟叶子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还是很耐心听她说完了。

    “还有吗?思想!”他又问。

    她似乎没有什么思想,咬着唇想了想,便明白了,这个人要不就是想多和她通话,要不就是想要她主动说些什么。

    他虽然恶狠狠地说怪她,走之前还不是怕她在这里遇到难处,把钱包扔给了她。

    “我的思想就是,我很担心你,你答应我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希望看到你健康快乐。”她老老实实地说道,就是因为太老实了,他听了不觉弯起了唇角。

    这女人,有时候你都说不清为什么,她只是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这么不平静?

    “你以为我是小孩子,还是猪?”他忽然反问了一句,夏一涵的脸有些发窘。她忽然想起面试女佣的时候,考题是问叶先生最想听到的一句话是什么,那些人的答案,如今她的答案竟然跟她们一样了。

    不过她能听出他这句话说明心情稍稍好了些,哪怕他故意想装作冷冰冰,语气里还是掩饰不住的。

    “你是蠢蛋,傻瓜!大坏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夏一涵这话就脱口而出。

    叶子墨的心狠狠地动了一下,若是她此时在他身边,他保证会重重地蹂令她的小嘴,罚死她,看她敢不敢这么跟他说话。

    “你最好一直给我呆在那儿别回来,胆子越来越大了!”

    “好,等我妈病好了,我就逃跑不回去了,谁叫你总是欺负人。”

    “你敢!”

    “我就敢!”夏一涵也许是真委屈了,就想抵抗他,虽然她的抵抗看起来是那么没有力度,不过能这么对他说话,她心里也是好过一些的。

    “你信不信我今晚上就过去把你给押回来?”她也不知道他这么说是真是假,不过他这人说不准。

    “我信!不过我知道您不会来的,您要照顾母亲啊。”

    叶子墨半晌不说话,要不是听到他的呼吸声,她甚至都想问问他是不是还在听。

    “还有思想没报告完吧?接到海先生的电话,感觉是不是很惊喜,很甜蜜啊?”海先生三个字,叶子墨咬的很重。

    夏一涵发现其实叶子墨是有转变的,比如说她和海志轩,以前他看到他们说一句话都那么生气,现在知道他们单独联系,他也就是这么问问。从这点说,他其实比以前更相信她对他的感情了吧?

    她真想气气他,告诉她,她就是很惊喜,很甜蜜,看他还要不要总欺负她,不信她。

    不过她不敢轻易惹他,所以就老实回答:“没有,没有接到你的电话更惊喜更甜蜜。”

    “你的意思是,甜蜜和惊喜还是有的,就是没有我的多吗?”叶某人好像是打翻了醋坛子,还学人家挑字眼。

    明明他就是胡搅蛮缠,不知为何,她却觉得很甜蜜。她以为他没有拿到明确的证据,会永远冷冰冰的对待她,却不想他会主动打电话给她,还跟她像一般情侣那样斗嘴。

    “叶先生,我的意思是,我只感谢他的关心,没有别的感觉。”

    “那我呢?”你对我的感觉是什么?

    “你……”夏一涵顿了顿,咬了咬唇,就在叶子墨以为她还是会回避的时候,她却鼓足了勇气,很认真地说:“我想你!”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两个人的心都是一痛。

    没错,她想他,这是她自从进入叶家以后第一次离开别墅,所以她想他。

    就算他再欺负她也好,他再冰冷也好,当爱情来了的时候,人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她有时候甚至希望她没有爱上他,那样她就不会心痛,她也就不会觉得对不起小军。可她爱上了,她真真正正的尝到了什么是心动,什么是心悸。她忽然想起一句经典的台词,假如没有遇到你,我的生活会想一口枯井,了无生趣。他给她的感觉就是波澜,他总在她心里掀起滔天的波澜,总让她不能平静,却也不可忽略。

    该死的女人!你在我面前试试看!看我怎么……他可能根本就不会惩罚她,而只会用力地抱住她,用力的亲她,吻她,和她往死里缠绵。

    叶子墨的手紧紧地,紧紧地攥住,她的我想你,真的刺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

    假如不是他母亲正生病,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飞到她身边去。假如不是她养母生病,他能体会她的孝心,他也会命令她立即赶回来。

    现在,他只能忍下。

    “记着,不能多看别的男人一眼,也不能让别的男人多看一眼,知道吗?”他恶狠狠地说。

    自大的混蛋,她心里默默骂了一句,却又明白,他不是对谁都有这么强的占有欲的,他也不是跟别的女人都会像跟她这样打这么久电话的。

    “听到了没有?”他加重了语气。

    “知道了,医院里病床上,两边都是跟我妈一样大的妈妈级人物。”夏一涵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

    “她们有儿子的,还有丈夫什么的,总之,你每天见到什么人要跟我汇报,要把对方年纪长相,给我全说一遍。”这样他明天就能多听听这女人的声音了。

    “知道了。晚安!要记得吃些东西再睡!”她不放心地又叮咛了一声,像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一样。

    “你要锁好门窗,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晚了也没事,随时打。”

    夏一涵想不到挂电话前,他会这么交代她,顿时觉得鼻子酸酸的。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他是个面冷心热的家伙。

    这晚,夏一涵又做了那个很甜美的梦,梦见她和叶子墨在一个草地上相拥坐着,一儿一女在不远的地方追逐嬉戏。

    早上醒来时,她不禁在想,会有那一天吗?

    也许她真是有些贪心了,小军会祝福她吗?

    她没有时间想太多,早早地起床,给养母熬了白粥,带到医院去,莫卫兵正准备去上班。

    白钟杰折腾了一晚上,这回是真的没力气骂她了,接过她的白粥,喝了些,才又来了点儿精神。刚想骂她,又一阵恶心,跑去了厕所。

    下午时,白钟杰的情况似乎好了些,这主要是跟隔壁床来的人有关系。

    大概下午三点多的样子,有几个人来左边床铺探病,其中有一个一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还有一个年轻男人。

    那男人的长相,夏一涵倒没有仔细留意,只是他脖子上粗的像是有几斤重的金项链很惹人眼,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葛大力。

    “一涵,你能帮我打些热水吗?”左床的领导夫人忽然叫了夏一涵一句。

    因为这一天她有事没事跟夏一涵也聊了几句,夏一涵出于礼貌也都回应了。此时她请她帮忙,倒也不让人觉得奇怪。

    “好。”夏一涵答应着,走到她床边,葛大力的一双眼珠子差点就掉在了夏一涵身上。

    他葛大力可算是见过无数的女人了,天天在酒吧里,夜场子里四处泡,什么美貌的没见过,不过还真是没有谁能抵得上夏一涵的百分之一的。

    夏一涵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她却也不陌生,只是还是不太舒服。

    “一涵呀,这是大力集团的老板葛大力,也是临江市公安局局长的外甥。”领导夫人介绍道。

    夏一涵原本不想跟他打招呼的,不过对方这么正式的介绍,她也不好完全不理。

    她疏远而礼貌地笑了笑,说:“您好!”

    “你好!”葛大力眼睛发直,主动伸出大手,夏一涵这才正视他。

    她倒不太以貌取人,不过这人的长相……三角眼,厚厚的嘴唇有些翘起来,再加上一身土豪金的装扮……

    “您先坐,晚些可能热水就没有了,阿姨,我还是帮您去打热水吧。”夏一涵不着痕迹地绕过他的手。

    她看得出如果她伸手出去和他握住,他说不准会攥住不放。要是让姓叶的知道她跟人久久的握手不松开,他还不得气死。虽然他没在她身边,也不可能突然出现,她还是有自知之明,得严格要求自己。

    待夏一涵走出门,大概走远了,房间里几个人都不平静了。

    葛大力财大气粗,也不绕弯子,走到白钟杰面前,开门见山:“这个女人我要了!彩礼我给你加十万!六十万!”

    六十万啊!

    白钟杰高兴死了,不过她还是稍微平静了下,才压低声音说:“我怎么知道这事准不准?”

    “秘书?马上去给我岳母转账,转十万!”

    “钱到帐了你就信了吧?妈!”葛大力这句妈叫的可是很顺口,白钟杰也很受用。

    真找到这么个女婿,可就是个摇钱树,提款机,她以后算什么都不怕了。

    “不过你得把人我给我送到家里去,结了婚,剩下的我才能给你!我的钱你要是收了,可没有退回来的道理,我是什么人估计你也听说过。”

    白钟杰压低声音说道:“我也不能真把她给你绑过去呀!这么跟你说吧,她还是个雏女,你只要能想办法把她给……反正她思想很保守,以后会死心塌地跟你的。我会想办法把你和她单独约在一起,要是这样你都成不了事,可就别怪我收了那十万不给了。”

    葛大力阴阴地笑了,在他手底下什么样的良家妇女没被撂倒过,再怎么贞 洁,一瓶药下去就找不着北了。

    “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晚上就把她约到我们家。”葛大力说完,就和她母亲走了。

    夏一涵在走廊上又遇到葛大力,他就像蛇看着老鼠一样,眼睛像是发着绿油油的光,哪怕她没有正视他,都觉得这人有些不对劲。

    回到病房里,一切如常,白钟杰隐藏的很好,左床的领导夫人,喜上眉梢,这下她男人升一级的愿望很快就要达成了,她能不高兴么。

    什么都没做,她就是搭了个线而已,还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白钟杰说想吃这旁边一家粥店里的粥,叫夏一涵去买,等她走了,她才问领导夫人要了葛大力的家庭住址和手机号。

    她想,就说要去朋友家做客,带着夏一涵去,她肯定不会拒绝的。

    夏一涵跟白钟杰买了粥回来,她象征性地吃了几口,说刚问医生了,她可以出院了,叫夏一涵去给她办出院。

    白钟杰本来也没什么大病,医生自然是不留,出院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夏一涵打了一辆车陪着白钟杰回了家。

    她有些奇怪为什么白钟杰不再提丢钱的事了,她的性格,一般这么重大的事,她估计要说上十年。

    两人到家后,夏一涵就对白钟杰说:“妈我再去买些米来,大米没多少了,我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消化的买些回来,医生说您这两天还是不能随便吃东西。”

    “去吧去吧!”白钟杰挥了挥手,很不耐烦地说道。

    晚上莫卫兵回来后,吃晚饭的时候,家里电话响了,白钟杰装模作样的慢腾腾起身去接。

    “啊?明天去你家里吃晚饭啊?好啊好啊!我知道了,知道了!”白钟杰挂了电话,走回餐桌,皱着眉看了看夏一涵。

    “死丫头,明天晚上我要去朋友家吃饭,你跟我去。我们要打麻将,她孙女没人看着,你去帮忙看着。”

    夏一涵有些为难,她牵挂着叶子墨,觉得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妈,您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了。我现在工作了,不能请假太久。”夏一涵判断,莫小浓没把她的事告诉她妈,至于原因,莫小浓不喜欢别人说她姐姐比她能干,能攀上理事长儿子,对他们来说可算是天大的本事。

    “什么?你要走?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我病了,你都不在家里多照顾两天,你跟我说你要走?你这叫孝顺啊?白眼狼,我是白养你了!”

    “妈,我真是没办法……”

    “不行!你要走,也得后天走。不要以为我已经好了,我跟你说,我还难受的很。我要去打麻将,这是分散注意力,你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