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9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101字

    白钟杰又开始不讲理了,不过夏一涵想了想,叶子墨没有催,她也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她肠胃不好总是真的,她还是应该多照顾两天。

    “好吧,妈,要是我老板不催,我就后天早上走。要是他催了,我就得立即回去。”

    “这才像句人话!”

    夏一涵总觉得这一天似乎都在期待着什么,她时不时的会拿出手机来看看。吃过晚餐,她才知道她是在期待什么,原来她是在等着到了晚上八点她给姓叶的打电话汇报。

    哪怕没有人看到,她在想起跟他电话聊天时,脸都有些不自然的红。

    好在有白钟杰折腾她,时间过的也不算太慢。她一会儿让她去把衣服洗了,一会儿让她去把衣橱重新整理一遍。没有夏一涵在,衣橱确实是有些乱,所以她很认真地全整理了一遍,差不多也就八点了。

    “还有地板拖了。”白钟杰又吩咐。

    “好。”夏一涵答应着,就去洗了拖布,不过她先从莫小浓房间拖起。她不是想撒谎,只是不想白钟杰大呼小叫的,影响她和叶子墨打电话。

    再说他那臭脾气,要是听到白钟杰那样对待她,估计会立即让她回叶家,弄不好要她永远都别跟莫家人联系。

    他们再不好,都是她的亲人,她必须要孝顺他们,以后让他们晚景幸福的。

    她悄悄关上门,看准时间到了八点,立即打了过去。其实叶某人也等了很久了,心想着,这女人是不是太死心眼了。谁跟她说八点打电话汇报,她就必须八点一分不差啊,她就不能提前吗?

    还说想他,要真是想他,是不是就应该一天打几个电话过去,说上十几个小时都不嫌腻?

    他发誓,等她这次回了叶家,他再也不让她离开了,要把她24小时放在别墅里,他想见就能见,还用打什么电话,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太矫情了!

    电话响了好几声,叶子墨才慢悠悠地接起来,不慌不忙地说了声:“喂。”

    哪怕他只是喂了这么一个字,浑厚磁性的声音也让夏一涵的心肝像是在颤抖一样幸福。

    她咬了咬唇,也轻轻说了声:“喂。”

    “今天有没有见到男人?”他凉凉地问。

    “有。”

    他的眉皱了起来,还真有,亏她还敢说!

    “什么样的男人?多大年纪?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他追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夏一涵见到那个叫什么葛大力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虽然他只是去探望她养母临床的病人,跟她其实没什么关系,她就是觉得很奇怪。

    “年纪我没注意,估计有三十来岁。”

    年轻男人!叶某人的神经显然又绷紧了些。

    “继续说!干什么的?你为什么会见他!”这些都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命令的语气,不过夏一涵不在乎。她心里不安,是想跟他说说,没打算隐瞒的。

    “他是来看我妈同病房的阿姨的,那个阿姨还给我介绍了一下他,意思好像是想说明他很有钱有势。听说他叫葛大力,是……”

    “葛大力?”叶子墨加重了语气……

    “你认识?”夏一涵下意识地问。

    她这才想起,葛大力的一个什么很重要的亲戚是临江的高官。整个东江的高官圈子估计也不大,想来叶子墨是听说过这个人吧。

    叶子墨只是有些耳熟,似乎听人提过,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般他对八卦的事,都不太感兴趣。

    “他跟你说了什么?”叶子墨又问。

    “没说什么,就是我妈隔壁床的叫我去帮她打热水,她就跟我提了一下,说他是什么公司的老板,还说是谁的外甥。我只跟他打了句招呼,他要跟我握手,我没握。后来他什么都没说,看完那个阿姨就走了。”

    夏一涵原原本本地把情况对叶子墨说了一遍,叶子墨心想,算你有自知之明,没有握手,否则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为什么那个什么隔壁床的阿姨要给你介绍他?怎么着,还想要你去相亲啊?”叶子墨的声音里似乎有些不悦,夏一涵又好气又好笑,知道这位先生是醋坛子,又在乱吃飞醋了,不过她心里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甜蜜感。

    虽然葛大力的眼神真的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可是毕竟只是陌生人,只是说了一句你好而已,跟相亲什么的,应该是扯不上边。

    在给他打电话前,她还隐隐的有些不安,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她的心完全安定下来,且说不出有多喜悦和舒畅。

    “哪有啊?人家就是顺口说说,可能是想要大家知道他是个土豪,有地位吧。”她轻声说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想今晚回来,我派林大辉过去接你。”

    叶某人是真的很想见到某女人,但不想直接说他想见她,只说如果她要回去,他会派人接,这样似乎能最大限度保护他强大的自尊心。

    当然,他这样说,夏一涵也懂他的意思,她也想回去。只分开这么一两天的时间,她已经感觉有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他了,甚至好像比上次他去美国分开的时间还要难熬。这是不是说明,她对他的依赖更深了呢?

    更让她欣慰的是,他还带着一点儿征求她意见的意思。要是以前,他会直接下命令,叫她必须立即回去,如果是那样,她也只能听从。

    感受着他对她的一点点变化,夏一涵的心里更觉得温暖和甜蜜。

    她在思考的时候,显然叶某人是要失去耐心了,皱着眉语气不善地说:“就这么说定了,你做好准备……”

    “等等,叶先生,我妈这两天还没有完全好,我爸又要上班,所以我必须要在家照顾她。其实我很想很想回去,但我真不能走,您让我后天早上回去行吗?”

    叶子墨半天不说话,夏一涵等着的时候有些紧张,分不清是什么原因。难道她内心里在渴望着他强行要求她回去吗?那样她就能立即见到他了,可是那样她也太自私,太不孝顺了。

    “有事要记得第一时间找我,就算遇到困难,也不可以找别的男人帮你,记住了吗?”沉默了很久后,叶子墨才如是说道。

    “你是答应我留在家里了?谢谢你!我后天早上往回赶,中午就能到的。”夏一涵充满感激的同时,也为还有两天才能见到他感到有些失落。

    她跟自己说,没关系,她已经说过会一辈子留在他身边。一辈子那么长,只要他不厌弃她,她总可以每天见到他的。

    “随便。”他冷冷淡淡地说,夏一涵又不觉弯弯嘴角。

    “你还没有汇报思想!不要每次都让我提醒你!”

    又让她说思想,他不是最讨厌人说爱情两个字,最讨厌唧唧歪歪谈情说爱的吗?

    她习惯性地咬了咬唇,老老实实地汇报:“我想……我想你了。”

    他的心又是一紧。

    哪怕她每天都说,他是不是还愿意听她这么说呢,他是真的很讨厌那些天天只知道谈情说爱的人,可他自己现在都成了什么了。

    这该死的女人,她就是会哄人,看她回来,他怎么收拾她。

    夏一涵以为他要挂电话了,其实没有,他又找了些事情说。而夏一涵也问了问他母亲的情况,他说叶理事长来把她接回去了,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第二天白天一切如常,夏一涵不知道白钟杰哪里找出来的那么多事情让她做,反正是马不停蹄,到了下午时她累的只想爬尚床睡觉。

    白钟杰兴致很好,要去跟人打麻将之前,还打扮了一番。

    她很喜欢打麻将,以前也经常带着夏一涵出去,长辈们忙着打牌,她就负责帮着对方带带孩子,或者做饭打扫卫生什么的。

    所以像这样的活动,她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出发前,夏一涵听白钟杰说要在对方家里吃饭,她就给莫卫兵单独准备好了晚餐,才跟着白钟杰出门。

    前一晚挂电话之前,叶子墨叮嘱,不管走到哪里都必须带手机,他要找她时,必须第一时间能找到,不准不接电话!

    所以夏一涵被白钟杰三催四催的出门后,想起没带手机,不管她怎么骂,她还是坚持回去把手机带在了身上。

    出租车上白钟杰接了个女人的电话,对方有些不耐地问:“怎么还没到?”

    “马上就到了,在车上了,别急,马上就来。”

    白钟杰挂完电话,看着身边坐着的夏一涵,心想,人都到了这里,肯定是跑不了了。

    人家可是公安局长的外甥,就算把她给强尖了,也闹不出大事。夏一涵倔强是倔强,到底是个保守的女孩子,还能翻了天?

    大不了到时候让他们把她给关着,生了孩子以后,就不怕她有二心了。

    反正这件事她是必须要办成的,她养了她这么多年,让她去给她换点儿钱不是应该的么。再说了,男人怕什么丑,人家那么有钱,她嫁过去,还是她这个做养母的帮了她呢。

    一路上,白钟杰看夏一涵紧紧攥着手机,她这人从小对什么东西都不见多看重,为什么这手机她那么宝贝?很值钱?白钟杰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觉得那手机好像确实是很值钱。

    “我说一涵,你这手机多少钱啊?”白钟杰试探性地问。

    夏一涵摇了摇头,说:“是公司配的,我也不知道多少钱。”

    “我看不错啊,给小浓吧!”说着,白钟杰伸手就过来拿。

    夏一涵没想到她会忽然看上她手机,她一下子把手机攥的紧紧的,躲过她的手。

    “妈,这个不能给她,公司有规定,必须本人使用。”

    “骗谁呢?哪儿有公司有这种规定的!我说给我就给我!我养你这么大,一个手机都不能给我你,你还像话吗?”

    白钟杰说着,又伸手来抢,夏一涵再次躲开,这让白钟杰有些恼火。

    从小到大都没有反抗过她的养女,今天竟为了个手机跟她这么较劲,她就不信,她还非要要来不可!

    夏一涵但凡有些什么好的,都让给小浓,她无所谓。只是这手机,她要是给了莫小浓,叶子墨还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再说,就算他不在乎一个手机,她也舍不得。虽然只是一样小东西,却有着她和叶子墨的记忆,别说是白钟杰,就是任何人要,她都不会给。

    夏一涵极平静地看着白钟杰,语气很恭敬,但是很坚持地说道:“妈,我说过了,这手机不能给,请您不要为难我!”

    “长本事了?我还就非得要了,你说怎么办?”白钟杰低吼了一声,连的士司机都忍不住皱着眉看她,觉得这女人实在是太无理取闹了。

    “妈,我留下来照顾您,是心疼您的身体,您也不要过分了。这手机我不会给,如果您非要强迫我,我现在就回去!”

    “你!”白钟杰没想到现在的夏一涵竟然不受她控制了。

    死丫头,以为长大翅膀硬了,她打不动她了吧。要不是因为还要靠她赚几十万,她今天非要把手机抢下来不可。不过现在大事要紧,她还是得忍一忍。

    白钟杰不再说话,不过眼睛还是时不时地看一眼夏一涵攥的更紧的手机。

    手机忽然叮铃一响,是一条信息,竟是叶子墨发来的:在干什么?

    想不到他竟会像她的男朋友一样,给她发信息,夏一涵的嘴角边弯起一抹微笑,立即回了一条:我妈跟人约好了一起吃饭打麻将,我陪着。

    没多久,他又发过来:注意安全。

    很平实的四个字,关心却溢于言表。夏一涵忽然有了一种与人互相依恋的感觉,这感觉和对莫小军的确实不同。莫小军或许让她觉得踏实,却不会有如此的甜蜜,只是看着这几个字就觉得心里满满的,又似乎无尽的空虚着。

    想见他!想立即见他,想要和他紧紧的拥抱,想和他密密的拥吻,这种强烈的念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叶子墨,我是真的想你了,没有骗你,你也是真的想我吗?一定是的!不然你不会发信息给我。

    白钟杰暗暗观察,觉得她的那个表情,好像是谈恋爱了似的。

    难道她有男朋友了?不管了,就算是有,她也不能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

    目的地到了,白钟杰带着夏一涵乘电梯到了公寓的八楼,这样的楼层让白钟杰心里很高兴,这么高,她想逃是很困难的,量她也没有勇气跳下去。

    白钟杰按了几下门铃,门迅速从里面打开,当夏一涵看到站在面前的高大男人竟然是见过一面的葛大力时,她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怎么也想不到,她一心一意地对待的养母竟然会把她卖了!

    不过此时她已经没有时间悲哀了,怎么离开才是她最该想的。

    “欢迎来我家做客,夏一涵美女!”葛大力一双贼眼贪婪地在夏一涵身上上上下下的看,她转身就要跑,却被葛大力一把拉住。

    白钟杰也从背后推了她一把,还趁夏一涵在挣扎,她找准时机抢下她的手机。

    “妈!你带我走!不然你会后悔的!”夏一涵厉声对白钟杰喝了一声,倒真的唬住了她。

    “妈你别怕,有天大的事,都难不倒我葛大力,您就等着抱外孙吧!”葛大力说完,二话不说,硬把夏一涵给扯进房间里。

    白钟杰也不停留,赶忙离开了。

    这栋公寓在城市中央算是很大的,夏一涵惊恐的发现他们说话还有些回音,估计这里面也没有别人。

    她心急如焚,却也明白,想硬闯,是绝对逃不出去的,她必须得想个办法拖时间。

    不过拖时间也未必有用,叶子墨在那么远,怎么救的了她,何况她手机又没在身上,他想联系她,也联系不上啊。

    夏一涵一副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的神情,真真把葛大力给迷死了,恨不得立即就把她的衣服扯了,立即占有。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把夏一涵拉进客厅后,他就直接往沙发上按她。

    ……

    叶子墨这晚有个晚宴,他和林大辉一起,在晚宴正式开始前,他像是无意似的,问林大辉:“你听说过葛大力这个人吗?”

    虽只是夏一涵提过的一个普通名字,叶子墨还是想了解一番,虽然了解了未必有什么用。也许他只是想要多谈谈关于那个女人的话题,聊以慰藉相思吧。

    “听说过啊,谁不知道葛大力啊。对了,您可能不知道,我要说他是沈震天,您可能就知道了!”

    “什么?沈震天?”叶子墨的脸色陡然变了。

    “你现在给我联系上这个人,警告他,说夏一涵是我的女人,如果他敢动我女人一根寒毛,我废了他!”

    林大辉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见叶子墨脸色铁青的吓人,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即给临江市公安局的沈局长打电话。

    叶子墨联想到夏一涵刚在短信里说要和她养母去打麻将的事,更觉得极有可能是沈震天要对她下手。说葛大力他确实是不知道,沈震天这个名字却是尽人皆知的。他是老省商会会长沈实的外孙,在临江是一霸,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他最大的劣迹就是喜欢强占女人,凡是被他看上的,一律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