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9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019字

    “妈,别说了,我不会嫁给葛大力的。我……”我有男人,他是叶子墨。这话根本就不容夏一涵说出口,白钟杰就吼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睡都让人睡了你说不嫁?以后谁要你!你给我……他是谁?”白钟杰话说到一半,惊讶地看到一个长相挺拔、贵气无比的男人缓缓走到夏一涵身后。

    夏一涵暗叹一声,心想,怎么就不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呢。

    “他是我……”

    “我是她男人叶子墨,昨晚和你通电话的就是我!”叶子墨淡漠地接了她的话。

    白钟杰一看他这气势,还有穿着,一定不是一般人。

    他该不会真是理事长的儿子吧?

    糟了!他要真是理事长儿子,又是夏一涵的男人,那她昨晚把夏一涵送到葛大力的床上,他不要恨死她了?

    白钟杰有些慌,脸都有些白了。

    叶子墨也不急着说什么,就那么冷冷地看着她,看的她心里毛毛的。

    “那,那什么,你,你不会真是叶理事长的儿子吧?不,不大可能吧。”白钟杰结结巴巴地说。

    她是真希望他不是,可惜他这气势,就是他不说身份,也没人敢把他忽视了。

    “妈,他是叶理事长的儿子叶先生,也是我老板。”夏一涵是想让白钟杰明白,她虽说是他的女人,可她的身份并不足以改变他的决定,需要她自己说说软话求求他。

    他是她老板吗?叶子墨眉头动了动。

    看来这两天,他算是把她给潜规则了?这女人!

    “那我们可都是一家人了,我说女婿,我是一涵的母亲啊。”白钟杰早已经转了脸,堆起奉承巴结的笑,还伸出手亲切地来拉夏一涵。

    “宝贝女儿,你快些让女婿进来坐呀。”

    “不必了,估计你也没有时间在家里坐。”叶子墨冷漠的话刚说完,在白钟杰和夏一涵还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时,就听到警车的响声。

    夏一涵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看着叶子墨,有些不能相信,他不会让警察抓走她吧?

    白钟杰听到那声音也是吓了吓,随即她想,应该不至于,也没什么理由抓她啊。

    夏一涵始终在看着他,在用眼神向他祈求,不要做的太绝情太过分,叶子墨面色如常,对她的表示不作任何回应。

    他决定了的事就是决定了,不会随便改变的。

    “女婿,为什么没时间啊?”白钟杰心里惶惶不安,不知道他到底要对她做什么,她壮着胆子问了句。

    “别乱叫,谁是你女婿。”叶子墨微微皱着眉,语气疏远而冷淡。

    “哎呀,你看这是怎么话说的呢。我可是一涵的母亲呀,她是我女儿,你当然是我女婿……”

    叶子墨嘴边嘲讽地冷笑了下,凉凉地说:“你昨晚把她送上葛大力的床时,把她当女儿了?”

    “我……”白钟杰哽住了,随即她眼珠子转了转,说:“哎呀,我不也是为她好吗?想要她嫁的好一点儿。我要知道她找了你这么好的男人,我怎么会让她跟葛大力那不入流的呢。”

    他不想再听她说些前后矛盾的虚伪话,只是搂着夏一涵的肩膀,温和地说:“宝贝,我们走。”

    宝贝……夏一涵还第一次听他这么叫,虽说他只是要在她养母面前给她出气,她听了心也是甜蜜的。

    警笛的声音停了,夏一涵以为自己是想多了。

    她温柔地看了看叶子墨,点点头:“好,我们走。”

    两人还没等移步,楼梯间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几个穿警察制服的男人出现在楼梯口。

    见到叶子墨,几个人都恭敬地先问好:“叶先生好!我们是来抓捕白钟杰的。”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拉着夏一涵往对面住户的方向走了几步。

    “你们为什么抓我啊,我犯了什么罪啊?”白钟杰听说要抓的是她,脸都吓白了,叫嚷着的时候全身都在抖,又不相信她真的给夏一涵介绍个男朋友,就会犯法,还至于被抓。

    “强尖罪!”一个警察公事公办地说道。

    “强尖罪?你们弄错了吧?我一个女人,怎么犯强尖罪啊?你们要抓,抓那个什么葛大力啊,没我的事呀。”

    “你是强尖罪的共同犯,一样是犯罪,跟我们走吧!”另一名警察说完,冰凉的手铐就不由分说地拷在她手腕上。

    “叶先生,别这样,放了她吧。”夏一涵低低的祈求。

    不过日后在白钟杰看来,她这样的求情是没有任何力度的,只是在假惺惺的做戏给她看。

    “她自己触犯了法律,不是我说能放就放的。去房间里把你东西拿出来,我们走吧!”

    “叶……”夏一涵还想再求情,叶子墨紧抿着唇,脸色更冷淡了,显然就是不许她说话。

    她心内叹息了声,知道越是这时候,求情只会越糟,只好看了看白钟杰,轻声说道:“妈,你要不跟他们走一趟吧。”

    她意思很明确了,她会再劝叶子墨,叫她别怕。

    可是此时此刻,白钟杰只觉得夏一涵是和叶子墨合伙整她。本想攀个有钱的女婿,没想到女婿一见面就让她坐牢。她真是差点气死,又不敢骂叶子墨,也不敢再骂夏一涵了,只好垂头丧气又极度不甘地跟着警察走。

    走了几步,她才像是稍微转变过来了些,流着眼泪转过头看向夏一涵,求她:“女儿啊,你可一定要救我,我都是为你好啊。你不看别的,也要看我养你这么多年不容易。”

    夏一涵看着养母被警察押走,心里是真的难受的厉害。昨晚她把她送给葛大力,她是真恨她财迷心窍。恨归恨,到了这时,她还是不忍,甚至想冲动地冲上去拦住警察不让他们把她带走。

    不过她心里渐渐的明白了叶子墨那句,我有分寸。

    葛大力又没真把她怎么样,最多算是强尖未遂,而白钟杰的罪名更不可能重了。

    他大概只是想帮她教训她一顿, 让她以此为戒吧。

    明白他的用心,她很感激他,可还是担心白钟杰。

    她被带走了,晚上父亲回来,还不得吓死,他可是老实了一辈子的呀。

    “还不去拿东西?就别拿了。”叶子墨微微皱眉,是不耐了。

    “我去。”她手机还被白钟杰收着呢,那也算她和叶子墨的信物了,不能放下。

    夏一涵拿了叶子墨给她的手机,还有叶子墨的钱包,出来锁好门。

    两人走到小区院子里,大家还在议论纷纷,说警察抓了人,不知道犯了什么事。

    “吓唬吓唬她就算了,晚上别让她在看守所过夜行吗?她胆子小……”

    叶子墨冷笑:“她胆子小,都敢把你给卖了,要是胆子大,得做出什么事?”

    夏一涵知道他还在气,也不理他语气不善,又低低地对他说:“她身体也还没完全好,你就当给我个面子,把她放了吧。”

    “不行!必须让她在里面住几天,不然记不住这个教训。”

    这已经是他给了她最大的面子了,否则动了他的女人,他不让她死,也得扒层皮。

    夏一涵长长叹了口气,她何尝不知道如果对白钟杰心软,也算是纵容犯罪呢。这是她没事,万一她昨晚真的被葛大力强暴,可能她就死了,其实白钟杰的罪过并不小。

    “那你允许我爸去探望她行吗?”

    “嗯。”叶子墨哼了声,是又让了一小步的。

    虽然难以启齿,夏一涵还是给莫卫东打了个电话,把白钟杰的事情跟他说了。这对他的打击确实不小,连忙说着立即到派出所去,也求夏一涵不要生她的气。

    其实夏一涵很想听养父问一句,你没事吧?他没有,只是让她别生她养母的气而已。

    她甚至怀疑,就算昨晚她真被葛大力强暴了,他也许也还是这句话而已。要是换了莫小浓呢?他再老实,恐怕也要和对方去拼命。他再听妻子的,恐怕也会一耳光扇过去。果然亲情是没办法勉强的,挂了电话,夏一涵的眼泪不知道怎么的就流了下来。

    她想她的爸爸妈妈,很想很想他们,不知道这辈子,她还没有机会知道他们是谁。

    傻女人!

    叶子墨什么都不说,只是无声地把她搂过来,让她靠在他身上流泪。

    夏一涵紧紧地搂抱着他的腰,心里想着,我没有亲生父母,也没有了小军,以后你就是我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不要抛弃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可是她明白,他不可能不生她的气。要不是昨天她忽然遇到了危险,要不是这几天他们正好分开,他此时或许还要说她骗他呢。

    “你相信我好吗?我从没有骗过你,没有说过谎,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心的。”夏一涵仰着头,泪眼婆娑着,楚楚可怜。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叶子翰一个人春天走失,冬天出现在孤儿院门口,他能解释说有可能是他曾经被人捡到了,后来不养了,又送到孤儿院去。

    自从他叫林大辉去给他和莫小军做DNA,他就已经决定要面对了。

    假如莫小军真是他弟弟,他会让他入土为安。她再爱,也是爱的他弟弟,他以后就不嫉妒了,他会好好对待她。

    至于母亲那里,他会想别的办法,不会让她知道叶子翰已经死了。

    “夏一涵!”他认真地叫了句她的名字,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给莫小军查案子的警察偷偷保存了他的尸体样本,我也取样送去化验了。我在等结果。”

    我在等结果,这几个字他说的似乎很平静,却也很沉重,她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

    是说她骗没骗他,他很快就能知道了。

    她确认过那张照片,她不怕查,她只是心疼他要面对那样一个结果而已。

    她丝毫都不慌乱,或许他真是误解了她?

    昨晚她依偎在他怀里,多少次无意识地抱紧他,她是这么没有安全感。从小到大,估计除了莫小军,没有人认真对待过她了。

    这可怜的女人,他应该好好对待她的。

    “答应我,等结果出来以后,你不要太伤心。”夏一涵伸出小手放在他脸上,温柔地说。

    叶子墨不说话,他盼了二十多年的结果,如果莫小军真是他弟弟,他又怎么可能不难受。她也明白,她只是希望他尽量高兴些而已。

    “小军他希望他的家人高兴,真的,他是一个很为别人着想的人。”

    叶子墨又沉默,没接她的话,可夏一涵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改变。她以前哪里敢在他面前提莫小军啊,就是看她发呆,他脸色都是铁青的。

    他总算是想通了,看开了吧。

    “走吧。”半晌他才又说了句。

    “你打算叫我妈在里面呆多久,可不可以让我知道个准确的日子,我……”她还是放心不下啊。

    “半个月。”

    半个月够难捱的了,夏一涵不是不知道关在看守所的滋味。明白他的决定不可改变,夏一涵还是忍不住又说了句:“你叮嘱一下别让人欺负她行吗?她年纪那么大了,就是单纯的关押也够她受的,不要再让她承受别的了。”

    知道她心软,他皱了皱眉,还是当着他的面给林大辉打了个电话,吩咐他,让他交代下去,白钟杰关押半个月后就准时放出来,并且要人不要为难。

    “这回放心了吗?”他凉凉地问,语气不好,她却听出了话里话外的宠溺之情。

    “谢谢你!”夏一涵踮起脚尖,在他唇上温温柔柔地吻了下。

    “你是还想挑战?”揽住她,他盯着她樱红的小嘴问。

    她慌忙摇头,“不想了,我是怕了,您还是放过我吧。”

    “我不是你老板吗?榨干员工,是我的天职。”

    “小气男人。”夏一涵小声嘀咕道。

    “说什么?”他的嘴边儿也浮起了一抹笑,夏一涵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她在前面跑,叶某人就在后面追,大概他长这么大都没这么追过女人。当然,被追到了的女人,逃不掉地被他蹂令了一番唇瓣。

    看得出叶子墨并没有急着回去,夏一涵轻声问他:“我还想去一趟孤儿院,你愿意陪我吗?院长腿脚好像不太好,我想给她买个足浴盆送过去。另外,其实阿姨这些年也很苦,你看她穿的衣服多单薄。还有那里的孩子们,其实他们都很渴望有外面来人去看看他们。我想给他们买些图书,大的孩子就可以给小的讲故事了。”

    叶子墨只是很温和地看着她,觉得她说这些时,脸上有种圣洁的光芒。

    “行吗?”她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问。

    你说什么都行,小东西,只要你不骗我,只要你心里有我,要天上的月亮,我也要去给你摘下来,何况是这么点儿小事。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说:“这里的路我不熟,你带路吧,去买最好的足浴盆。院长也得算是我丈母娘吧?”

    夏一涵脸一红,小拳头轻轻捶了他一下,其实心里甜蜜死了。

    有女人对他撒娇的感觉还是很不错,他拥着她,又吻了吻,才重新拉着她的手出发。

    叶子墨陪女人逛街,可算是头一次了,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女人还会砍价,虽然他根本不需要她砍价,她却很认真地非要还还价不可。

    她本来不是个市侩的女人,只是从小被白钟杰教育,要是吃亏就是傻。说她傻倒也没什么,主要她买贵了东西,回家是要挨骂的,还要骂好久,最后总要从她可怜巴巴的生活费里扣除一些钱,她才甘心。

    她要那么做,他也随着她。她说要买什么,他都陪着她,等她说好了价钱,他就掏钱包付钱。

    不过东西买完了,就要面临着提东西的差事了。叶大总裁陪逛街,已属奇迹,难道还能帮她提东西吗?

    “街边不是有卖苦力的吗?叫一个人就是了。”叶子墨说着,就要招手,夏一涵则忙扯住了他胳膊,小声说:“都好贵的,我们自己拿,又累不坏。”

    “我们?”叶子墨提高了一点儿声音。

    这小女人,还真敢蹬鼻子上脸,这就学着使唤他了?

    “我们,不行吗?你不拿算了,我自己拿!哼!”夏一涵说完,就左手提着装足浴盆的箱子,右手提起一大包给孩子们买的礼物。

    再把给阿姨以及其他义工的东西全部绕到身上,就往前走。

    叶子墨眉头皱了皱,看着她小小的身影上挂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又心疼,他去拿又有些拉不下来脸。

    她走的倒稳,也是买东西,拿东西习惯了。莫小浓哪次上街不带着她,有时候还两三个好朋友一起把东西都交给“她姐”,夏一涵就帮她们集体拿东西。

    叶子墨几步追上去,也不说话,先是拿了足浴盆,又把给孩子们的礼物也都拿抢过来。

    甚至最后,那些东西差不多七七八八的都被他拿过来挂在自己身上。

    他四处看了看,心想,那个林大辉没来吧,也没有认识他的人吧,这要不然一辈子的英明全毁在这女人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