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00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117字

    “你……”你是终于不记恨我了吗?

    叶浩然的眉头动了又动,老泪再次涌上来,他缓缓坐下,强忍住。

    大概两点钟的时候,严青岩对付凤仪说:“我想去买一些衣服,叫我哥带我去,妈你在家休息吧!”

    “好好!你们去!兄弟两个人好好沟通沟通感情!爸妈在家等着你们吃晚饭!”

    只是很平实的一句话,在严青岩听来,却是格外不同的,那是他盼了多少年的话呀。

    路上叶子墨和严青岩都很沉默,林大辉被叶子墨叫来,跟他们一起去鉴定机构。

    因为叶子墨身份特殊,林大辉做好了公关,结果比一般人出来的快,不过也不是当天能出来的。叶子墨发自内心的希望他就是他弟弟,这样对父母都是一种心理安慰,他们不用再为叶子翰牵挂了。

    回去的路上叶子墨接到管家打来的电话——夏一涵病了。

    “什么病?叫两个医生看了吗?”

    “看了,算是感冒。中医说,是虚火上升,肝气郁结,另外也有寒气入侵。”管家一一说来。

    “现在怎么样?有什么症状?”叶子墨拧着眉问道。

    “发烧!”

    “没用退烧药吗?”

    “用了,开始发汗了,估计很快就能好。叶先生,您现在回来看看吗?女人虚弱的时候最需要关心。”

    最需要关心?他给她再多的关心,她照样是想方设法的骗他!

    女骗子!发一点小烧是给她一点教训!他就不该对她心软!

    “不回!”叶子墨冷冷说完,挂断电话。

    酒酒在旁边急死了,赶忙问管家:“怎么样怎么样,叶先生是不是听到她生病,立即要飞奔回来啊?”管家摇了摇头,但看到夏一涵的表情似乎有些失落,就笑着说:“叶先生好像在开会。”

    管家在说谎安慰她,夏一涵能看出来。他不回来看她,她不应该失落的。对他来说,她这次是过分了,所以他也许打算彻底的忘记她了。

    叶子墨,你会忘了我吗?假如你忘了我,是不是我也能够忘了你?

    你不是跟她上了床吗?是不是她坏你也不在乎,却又为什么昨晚尚床,今天又让她离开?你的心,恐怕不会给任何女人吧?

    可是为什么你这么薄情,为什么你的爱来的快去的也快,我还是在这里想你。

    哪怕我亲眼所见你跟她纠缠在一起,我心痛的时候,依然放不下你。

    因为发烧,夏一涵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的,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哪怕她跟自己说了再多遍他不看她,太正常了,每当睁开眼,她还是会环顾四周,寻找他的身影。

    酒酒心疼极了,气不过就大骂叶子墨是个始乱终弃的大混蛋。

    “一涵,咱们不跟他在一起了,好不好?你跟我跑了吧,到外面去找一个超级大帅哥,气死他去!”

    夏一涵强挤出一丝笑,说她:“你傻了?我能走吗?小军的仇没报,我不会走,我必须留在他身边。万一小军的仇报了,是他帮我报仇的,我一辈子都押给他了,也不能走。”

    “那怎么办?你就这样过一辈子?你就这么卑微,这么让他欺负?太不公平了!太过分了他!”

    夏一涵又是苦苦一笑。

    “不会一辈子的,昨天他都跟宋婉婷那样了。很快他就会觉得我可有可无,然后就把我放了,那时候我就有自由了。”为了让酒酒不为她担心,她还特意强调:“等到那一天,你就给我介绍帅哥好不好?”

    “哪里要我介绍,我看海先生就不错,他还喜欢你。你到时候考虑他吧?也算是个型男啊,家庭地位高,什么都好!”

    “行!那就他吧!”夏一涵笑道。

    “一涵,要不你刺激刺激他吧,你就说他对你不好,你就去找海先生,海先生也可以替你报仇啊!”

    “行,等他回来,我就跟他说,还是海先生好。”

    她却一直都没有见到他回来,夜很深了,也没回来。

    她已经退了烧,酒酒也被她赶回自己房间了。

    凌晨时,有人坐在她床边看她,还伸手探她的额头,她完全不知道。

    “叶子墨,我没骗你,叶子墨!”梦里,她嚷着这句话,泪顺着脸颊缓缓地往下流淌,叶子墨皱了皱眉,起身离开。

    第二天醒来,房间里似乎根本没有男人来过的味道,只有酒酒笑容灿烂地坐在床边,笑着说:“美人醒了?新的一天开始了!你看,我都把我那个命定的天子给忘了,你要学习我!”

    其实酒酒说谎了,昨晚她还梦见那个黑脸的家伙,甚至在梦里跟她说:“你来找我啊,我就在店里等你。”

    要不是夏一涵病了,她还真想再去看看绒绒,顺便去看看那个混蛋回来了没有。

    “是啊,今天又是新的一天,我觉得好多了。”夏一涵笑了笑,她能看到酒酒的酒窝,应该要高兴,小军也会希望她高兴的。

    只是酒酒不在的时候,夏一涵才知道自己还是在伪装,只要想起那个男人,心里就全是痛。

    连续几天,叶子墨都只是在电话里问管家夏一涵的情况,知道她身体没什么问题,他也没有回过别墅。

    并且每次问完了,他都会交代管家,叫他不要在夏一涵面前提起。

    别墅里很安静,宋婉婷离开了,方丽娜被叶子墨骂了,也不敢找夏一涵的麻烦。

    她每天除了见酒酒,就是见管家,只是她不知道,在她最平静的时候,叶子墨那边却拿到了一个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平静的结果。

    那天上午,DNA的检测报告出来了!

    出乎意料,严青岩和叶子墨的鉴定结果,有亲缘关系。

    这是叶子墨和严青岩两个人亲自去的,一起抽的血,林大辉在两人注视下亲自去送的样本。

    看着那白纸黑字上写着的数据,还有鉴定结论,叶子墨和严青岩相互注视了许久。

    最后,两个大男人,在鉴定中心紧紧拥抱在一起!

    “小翰,我终于找到你了!妈可以欣慰了,她这么多年来,看到一个讨饭的就要追上去问,就像疯了一样。以后她不用再那样了!我们一家人,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找了这么多年!到底把你找到了!”叶子墨动情地说。

    “哥!我也是!我找了这么多年的亲人,终于找到了!”

    不是假的,是真的,他们不用为了骗父母而说谎了。

    他把鉴定结果交给叶浩然,他激动的声音都变了。付凤仪更激动,差一点点就昏倒。

    二十三年后,叶家迎来了第一次合家团聚,在众人举杯的时刻,叶子墨却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

    他团圆了,她呢?

    她这个小孤女会不会有一天也能尝到亲人重聚的滋味?虽然今天结果出来,更说明她撒谎骗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却还是放不下她。

    “哥,我敬你!”严青岩站起身对叶子墨说道。

    “好!”叶子墨举起酒杯,跟严青岩碰到一起。

    叶浩然和付凤仪相视而笑,这样的笑容,久违了二十多年。

    叶浩然举起酒杯,对严青岩说道:“欢迎你回家!”

    “谢谢爸爸!”

    两人喝完,叶浩然又举杯对付凤仪说:“凤仪,我对不起你!让你和孩子分开二十多年,是我这个做丈夫的失职!”

    “别说了!我不怪你!”付凤仪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多少年了,她爱这个男人,可他们自从叶子翰走失后,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哪怕是这样,她其实也知道他同样爱着她,只要不开会,他总会第一时间回家。

    “孩子回来了,我还有机会再娶你一次吗?”叶浩然沉声问付凤仪。

    付凤仪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脸腾的一下红了,很想点点头,不过还是担心叶子墨不高兴。

    “妈,我和小翰都希望看到爸爸妈妈再结婚一次,因为第一次,我们没参与。”叶子墨淡淡说道,叶浩然欣慰的鼻子直发酸。

    正在叶子墨一家畅饮之时,夏一涵接到孤儿院院长的电话。

    “一涵啊,出了大事了!”院长有些激动,把夏一涵吓了一跳。

    “送钱的人又来了!我刚才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我办公桌抽屉里的!你猜有多少?整整二十五万啊!加上上次的,一共就是三十万!你说这是什么人啊?为什么总是偷偷来送钱?我是不是应该报警?上交啊?我要是随便用了,算不算是犯罪啊?”

    夏一涵也是吃了一惊,随即安慰道:“您别担心,您这么多年一直做好事,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也就不会有人处心积虑的害您。这件事,我怀疑就是某个从孤儿院里出去的人,想要给孤儿院做些什么,又不愿出面。可能这钱来的不是正路,也可能……”

    说到这里,夏一涵不知道为什么,心忽然咯噔了一下,想到了她养父养母家丢的钱。

    三十万!正好是三十万?他们那边丢钱没几天,孤儿院里就飞来了三十万,世上会有那么巧的事?

    “也可能什么啊,一涵?”院长在那头焦急地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想说,也许是某个当官的,来孤儿院视察过,觉得条件简陋,所以想要捐赠。但是您知道的,当官的人嘛,有些收入就不好公开了,所以这样的事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做。应该是这样的,您用吧,不会有事,有事就找我。上次叶先生说了,以后孤儿院的事就是他的事,您可能不知道他是谁,所以还担心。他是叶理事长的儿子,所以您一定要相信我,您可以大胆的把这笔钱用在孤儿院的建设上,也可以给孩子们改善生活。就算真有什么事,他也会保您没事的。不过他的身份,您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说。”

    夏一涵劝上千句万句,都没有告诉院长叶子墨的身份更有用,院长的声音果然不再颤抖了。

    她真高兴,这三十万可以给孤儿院解决天大的问题了。

    院长替孩子们对夏一涵千恩万谢后才放下电话,夏一涵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三十万到底意味着什么?什么官员的,她只是随便扯谎的,连她自己都不信。能轻易进入孤儿院的人而不被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非要非常熟悉里面的情况不可。

    假如这三十万真的是莫家丢的三十万,那么那个人就既熟悉孤儿院,也熟悉莫家,那就只有一个人——莫小军!

    天呐!

    夏一涵的心,一下子就像停止了跳动一样。被一个惊人的猜想吓到了!

    莫小军!难道他没死?

    上次在喷泉旁边她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她以为她绝对不会看错的,只是那时候她笃定的以为一定是幻觉。

    会不会根本就不是幻觉?

    她的小军!她的莫小军还在这世上吧,会吗?

    那个焦黑的不能辨认的尸体,会是别人?如果不是莫小军,又会是谁呢?

    已经不能辨认了,的确有可能不是莫小军啊!

    还有,还有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她明明看到照片就是莫小军小时候的照片,叶子墨拿到的DNA结果却不是呢?

    假如小军没死,这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

    一定是这样!他一定是没死的!

    夏一涵的心被巨大的喜悦淹没,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忽而哭,忽而笑。

    莫小军没有死!

    小军啊小军,你真没死,对吧?可是你在哪里?还在孤儿院附近吗?我想见你啊!你快出现吧,让我见见你!我想念你!

    她想了想,立即又给孤儿院院长打了个电话,叫她把她写的电话号码放到桌子上。

    “院长,您把我写了手机号的纸条放在桌子上,注上我的名字。”她嘱咐道,院长有些不明所以,问她为什么。

    “您先这么做吧,行吗?以后我会告诉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听你的,现在就写好,放在这里。”院长慈爱的说。

    放下电话,夏一涵还在流眼泪,不过今天的泪水,却是喜悦的泪水。

    抹干了眼泪,她尽量让自己平静。目前这还只是她的猜测,她要把眼泪留到见到小军的那一刻。

    ……

    叶子墨吃完午饭,付凤仪说,难得一家团圆,下午要他继续在家里陪他们说话,积攒了二十多年的话呢,当然要用很久很久才能说完。

    他却满心都是那个女人,偌大的叶家别墅,她冷冷清清的在那里呆了几天了,会不会感觉冷?害怕?

    她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人,他在这里欢天喜地的庆团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那里,会不会太孤单了。

    很想放下,然而心里有一个人,又怎么是说放就能放的。

    要是真能放,他也不会特意叫林大辉催着把于家的案子提前办了。

    就在昨天下午,初审已经结束了,有他压着,他们上诉也没用。何况于洪涛手里有命案,他全都给他翻出来了,死刑是跑不了的。

    她不是一直就想看到他们有今天吗?

    她如愿了!

    微醺的叶子墨靠着座椅,叮嘱司机快些开,他想早些见到那个女人,把于洪涛初审被判死刑的结果告诉她……

    叶子墨闭着双目,仰靠在座椅头枕上休息,此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听铃声,竟是那个女人的。见到显示的是夏一涵的名字,他的眉微微动了动。

    她一般很少找他,是不是几天没有见到他,她又会说想他了?

    他竟然怀念她说想他时的那种柔的像是水一般的感觉,他甚至很希望骗自己说,那女人其实没有处心积虑的骗他。

    迟疑了一下,他还是按下接听键。

    “叶先生,我想见你!”夏一涵的声音很激动。

    她怎么能不激动呢,她忽然有了一个那么大胆的猜想。且还不只是猜想,应该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真实的。

    如果小军没有死,他活着,那么他就是叶子墨苦寻多年弟弟。

    她只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当面告诉他,告诉他,其实他真的误会了她。告诉他,他弟弟还在,他和他母亲,再也不用为找不到弟弟伤心了。

    她满心都想着他,根本就没想,莫小军活着,她的情感该作何选择。

    她的态度和他预想中的不同,一般她要说想他,也都只是会温温柔柔的,并且满怀着娇羞的,说一句,我……我想你了。

    这次不是,他有些失望,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吗?”

    “很重要的事!非常重要的事!您现在有时间吗?”

    “等着,我很快就到。”叶子墨说完,按下挂机键。

    他要回来了!她马上又要见到他了。

    其实这几天没有见到他,她心里是很想他的。只是每次想起的时候,她总强迫着自己去想他跟宋婉婷的事,想着那些,她就能怨他,她就不至于想立即打电话给他了。

    “叶先生下午好!”门口整齐划一的问候声响起,夏一涵的心砰砰狂跳。

    她不知为什么对这个男人会有这么激烈的情绪,可她根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她不想让他看见她一点儿都不矜持的样子,害怕他这次回来又是带着宋婉婷,就像上次一样。她不能迎出去,她只能在房间里默默等待。

    走廊上很快响起了脚步声,是叶子墨沉稳的脚步声。

    她仿佛看见他迈着优雅的步子正在朝她走来。他的目的地是她房间,还是他自己的卧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