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0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1本章字数:5193字

    很快这个问题就有了答案,叶子墨没有敲门,直接扭开她的门。

    “你回来了?”夏一涵几步跑到他面前,仰视着他。

    她是真高兴吗?叶子墨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表情是故意掩饰了的冷漠。

    假如她这时踮起脚尖,主动亲吻他,他也许会忘了她所有的欺骗,紧紧搂住她,狂吻她。

    这几天的分开,对他来说其实很漫长。不管他怎么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放在陪父母和青岩身上,只要稍微有些闲暇,他眼前总还是她的身影。

    她没有那样的动作,只是看着他。

    “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他冷淡地问。

    “我……”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冷漠,夏一涵深深吸了一口气,跟自己说,没关系,他只是不知道真相。一旦他知道了真相,他就会改变想法和态度了。

    “我没有骗你,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明明叶子翰小时候照片就是莫小军,但你的鉴定结果却不是……”

    “够了!”叶子墨喝断了她的话。

    原来他怕她在这里孤单,他急匆匆的想要赶回来看她,真是愚不可及的。

    她急着见他,不是想他,而是编好了另一个理由。

    她不就是担心于珊珊父母不能受到严惩,怕他出尔反尔吗?

    “不用再煞费苦心了,夏一涵,你想要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跟我来!”他不由分说,一把死死地抓住她的手腕,拉着他就往他房间里走。

    他脸色阴沉的可怕,夏一涵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此时此刻,显然他听不进她说任何话。

    她只有先顺从他,先看看他要干什么,待他稍微平息一下情绪,她再把事情的原委说给他听。

    叶子墨抓着夏一涵的手腕,一路把她拉到他卧室里。

    他打开电脑,输入密码,开机,打开邮件,把昨天林大辉传给他的视频下载下来。

    那是庭审的录像,是不可外传的内部资料,不过他想要,也不是什么难事。

    视频只是截取了其中一段,是对于洪涛宣判的。

    要在以前,夏一涵看到这样的视频该有多欣慰,小军终于沉冤得雪了。此时她虽然也欣慰,毕竟是坏人受到了惩处,可毕竟跟以前她的心境不一样了。

    “看到了吗?于洪涛已经宣判,这几天于珊珊的案子也要初审了。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女人,不必再绞尽脑汁想那么多说法了。”

    叶子墨冷淡地说完,按了关机,他要离开了。

    “我没骗你!叶先生,我想告诉你,莫小军他……”夏一涵还想解释,想说莫小军没死,他是他弟弟,叶子墨的眼中寒光一闪,紧紧捏住她下巴。

    “还不够吗?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不就是要给他报仇吗?已经报仇了!还是你在担心于珊珊的案子庭审结果不能让你满意?别担心,她父亲都落网了,她也证据确凿,至少十年的刑期等着她。”

    他还在误解她呀,她真是急的不知道该如何辩白,才能让他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不是,叶先生,你听我说好不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不想听你说任何话,你让我很失望!”叶子墨甩开了她,大步往门口走过去。

    夏一涵不甘心,她想象中的结果不是这样的,她想象中,应该是叶子墨知道真相,然后跟莫小军相认,他们一家团圆,他也就知道了他错怪了她。

    可是现在为什么,他连一句话都不肯听她说呢?

    他真的那么不信任她吗?

    夏一涵心都要碎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倾泻而出。她顾不上擦泪,几步追上去,朝他大声讲了一句:“莫小军没有死!”

    叶子墨的背一僵,随即停下脚步,转头怔怔地看向她。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终于肯听她说话了,她终于把莫小军没死这几个字给说出来了。

    夏一涵激动地跑向他,重复了一遍她说过的话:“莫小军没有死!他……”

    他看见她眼中狂喜的光彩,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她看到于洪涛宣判的视频可以无动于衷了。本来,她应该狂喜的,应该流泪的,她都没有,看到视频她那么平静,原来答案是这样。

    “他没死?你怎么知道他没死?你很高兴吧?”

    “我高兴,我当然高兴,你也应该高兴啊,他是你弟弟!”

    他脑海中闪过她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她有心爱的人,她爱他胜过于她自己的生命。

    他不知道他叶子墨算什么,事到如今,她还要为莫小军说谎,她就那么不在乎他的心情吗?只是她从前说谎是为了要他为莫小军报仇,现在说谎又是为什么?为了给莫小军争取以后的荣华富贵?

    叶子墨不说话,夏一涵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自从她想到莫小军可能没死,她的神经就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中,她恨不得把她心里所有的话翻出来说给叶子墨听。她希望他信她,希望他相信莫小军是他弟弟。

    “叶先生,你不高兴吗?他真是你弟弟呀!你们一家人有机会团聚了。上次你做的DNA化验是假的,真的莫小军还活着,你的化验结果当然是让你不满意的。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骗你,他一定还活着。只要找到他,再做一次化验就能确认他是你弟弟了。”

    夏一涵一口气把想说的全部说完,她带着狂热的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等待他说,好,我们马上找到他。

    谁知他的脸色依然是冷漠的,她当然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他已经拿到了和严青岩的鉴定结果,他已经有了弟弟。不管她说莫小军跟他有什么样的相似特征,都没有他拿到的结果更有说服力。

    “你的意思是,莫小军还活着,但你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吗?”叶子墨缓缓开口,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心里有多愤怒,对她有多失望。

    一门心思只想看到真相大白,只想让他相信她的夏一涵想不了那么多,连连点头,急切地说:“是,是这样。我猜他还活着,不,他一定还活着。”

    “你当时没有确定他死了,就来为他报仇了?”他又问,问出这句话时他心里是多么难过。为了莫小军,她这么不冲动的人,竟变的那么草率和冲动。

    “当时是这样的,我以为死的是他,谁都以为是他。那时他在上班的地方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我和他在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于珊珊,她说会弄死他,我们都没当回事,以为于珊珊就是吓唬我们的。那晚我们分开后,他就回了出租房。第二天早上我接到消息赶去看的时候,那间房子已经烧的只剩空架子,而那个人的尸体也已经面目模糊……其实不能算是面目模糊,已经烧的缩了水,表皮都看不见了。那时候我真是伤心欲绝,心想他一个人住,死的肯定是他,不会是别人。尤其后来,于珊珊出面要求警方火速定案,还到莫家来收买莫家人。你想啊,是于珊珊下的手,她的目标就是小军,而且他死在他一个人住的出租屋里,是谁,谁也会相信死的是他。我真的从没有怀疑过这一点,那具尸体到刑侦科没多久,匆匆查了一下后,莫家就被要求带去火化。我并不同意,却拗不过我妈,到底还是被火化了,后来我就开始去上访。总之,经历了很多波折,也没有他的消息,所以从头至尾我都没想过他可能还活着。”

    她那句总之经历了很多波折让叶子墨心里更加的感慨,她虽然一语带过,可他太清楚她有可能会经历了一些什么事。

    为了他,她都愿意。不用说别的,就是与莫小军相关的一条小狗,她都能舍命去救,就足见她为他真是什么都可以做了。

    叶子墨心里又想了很多,面色却平静如常,又轻声问她:“你这几天都在生病,没有出别墅,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没死的呢?”

    “你记得我跟你提起过的院长说有人在她办公桌上放了五万元钱吗?今天院长又打电话给我,说办公桌的抽屉里又多了个文件袋,里面有二十五万。这两次的钱加起来就刚好是三十万,和莫家丢的数字一样。三十万,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同时我觉得也不可能那么巧,那边丢了,这边得,不是太奇怪了吗?而且听我妈说,当时莫家被偷,没有撬锁的痕迹,窗子也是关着的。那人很可能就是有莫家的钥匙,你不知道,我妈有个习惯,喜欢把钥匙放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不过这事也只有我们家几个人知道。还有,她喜欢把现金放在家里,这个习惯也只有我们家的人知道。孤儿院那边,能够自由进出不被发现也不容易。所以我就想,如果莫家丢的钱,就是孤儿院得到的钱。那么送钱的人,就只可能是小军了。你觉得我的推断有道理吗?还有,上次我在喷泉那里,明明就看到了他,所以我才会追过去的。我觉得不是幻觉,可那时候我真想不到他没死,就一直跟自己说,那都是幻觉。另外还有,我看过他小时候的照片,跟叶子翰的一样……”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是说你有足够的理由证明他活着,所以想让我帮你找他出来是吗?”

    为了达到让他帮她找到莫小军的目的,她到现在还嘴硬地说莫小军是他弟弟。这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不是,不是帮我找出来,而是我们一起把他找到,他是你们的亲人。”夏一涵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怕他误会,忙解释了一句。

    “然后呢?”他问。

    “找到以后,你就可以跟他双宿双飞,离开这里,是吗?”他忽然又捏住了她下巴,迫她仰视他。

    “我没有!我没那么想啊,我只是想让你们一家人早点团聚。”

    以假乱真啊!

    叶子墨嘲讽地弯了弯嘴角,问她:“这么伟大,只想着让我们早点相认团聚,你呢?你没想快点儿见到他?”

    “我……我当然也想啊!我跟他,我们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我知道他活着当然想早些见到他。”

    “所以为了见他,你可以继续骗我,说他是我弟弟。夏一涵,在你心里他就那么重要吗?”叶子墨的眼神里有种很受伤的情绪,刺痛了夏一涵的眼睛。

    “没有!叶子墨!你想多了,我真没有骗你。这件事多简单啊,只要你找到他,你就知道他是你弟弟了。你不是相信DNA结果吗?你们去验,他一定是你弟弟的,我没骗你!”

    “不见棺材不落泪?好!我帮你把他找出来,我去化验给你看!”

    “真的吗?太好了!墨,等找到他,等结果出来,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也许你现在还不信我,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夏一涵眼中闪着泪花,欣慰的哭着笑了。

    叶子墨只是更加大了些力气捏着她,面色冷肃地开口:“别以为他还活着,我找到他,你就可以如愿回到他身边了。我们协议里约定的事,我已经帮你办完了,不管怎样你都要在我这里呆一辈子。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你永远都逃不掉!”

    “我没想逃掉,叶子墨,从我跟你签协议那一刻起,我就注定是你的女人了。就算他回来了,他是你弟弟也好,不是也好,我都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她开始可能没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可是此时经他一提醒,她立即有了答案。莫小军活着,她也不可能跟他回到过去了。事实上,她已经是叶子墨的女人,他们又是兄弟,她怎么可能再回莫小军身边呢?

    她只希望小军过的好,找到一个跟他两情相悦的女人,白头到老。

    她对他真没什么占有欲的,或许她心里对小军的爱,并不是真正的男欢女爱吧。她没有想和他接吻的冲动,也没有想真正成为他女人的冲动。不知道小军对她是什么样的情绪,他会不会想对她那样,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小军也没有表示过。

    也许他对她会有一些那样的情愫,即使是有,也已经是过去了。她以后都只会把他当成哥哥。她相信,莫小军也会把她当成妹妹的。

    她会把所有心意都用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就像他说的,他答应她的事已经做完了,那么她也该履行承诺。

    “叶子墨,我知道你帮我办于洪涛和于珊珊的事情时,不知道莫小军还活着,所以这件事我永远感激你。我也会永远留在你身边,不管你跟你的未婚妻怎么样。甚至是你结婚了,我要做晴妇,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也会按照我们的约定继续下去。我只希望你不要对我太残忍,希望我们能和平共处,那样你会更愉快,我也是。”

    这样也许才是夏一涵吧,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当成是一场交易。

    他还不如她这个女人,她都那么洒脱,他口口声声不相信爱情,心里却放不下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对她冰冷和理智。

    真难得她这样守信义,说永远不离开他,当然,如果莫小军真的活着,他一天没出现,她的话也还都是有待观察的。

    “你还是不信我吗?叶子墨,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诚的,我一辈子守着你。”我一辈子守着你,看着你,爱你,叶子墨,你为什么不信我?

    我恨不得把我的心拿出来给你看,可惜我做不到。

    她想,如果她现在对他说爱,在莫小军的结果出来之前,他也不会信的。不仅不信,还会说她是有所图谋,她不想她真心诚意的爱被他诋毁,所以她不说。

    她的眼中再次盈满了泪水,一点点的滑落,他有多想去吻干她的泪。他有多想对她说一句,不管她做什么,他都还是喜欢她。

    他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硬起来,又一次嘲讽地弯了弯唇,问她:“守着我一辈子,你甘心吗?我不是莫小军!”

    “我甘心!我愿意!我……”夏一涵说着,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不禁呜咽出声。

    他放开了她下巴,大手抬起来,想落下给她擦泪。可当他想到他这么急匆匆跑回来陪她,她却只是心急地让他帮忙找莫小军,他的手又重新放回身体两侧,握紧。

    “如果他真活着,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了,放心吧。”他冷漠地说完,转身出门。

    叶子墨给林大辉打了个电话,叫他安排人关注着孤儿院以及莫家,看看有没有莫小军的踪迹。他把夏一涵说莫小军还活着的事也大略地说了一下,林大辉答应着,说马上就去办。

    离开别墅后,叶子墨又回到叶家,经过这几天的时间,他回家已经没有特意避着叶浩然了。

    自从找到了严青岩,叶家可谓是欢声笑语。叶子墨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弟弟,和那个结果,并不是完全没有怀疑的。每当起疑的时候,他看着母亲那高兴的模样,听着叶浩然爽朗的笑声,他觉得如果再去细查,可能太伤两位老人了。

    何况他虽然看起来长的不是特别像叶家人,到底小时候走失的年纪和季节都是符合的。

    再有他去鉴定的地方,是整个东江省最大的鉴定机构,以往他也去鉴定过很多次了,结果都显示他带去的人跟他没有亲缘关系。只有严青岩,他们的结果有亲缘关系。鉴定机构里的人林大辉熟识,还公关过,他们根本就没有理由在他的结果上做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