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0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2本章字数:5028字

    “你怕我?那就老老实实地说了吧,你说了,我保证有多远滚多远,再不会让你见到我这么讨厌的人。”莫小军又往海晴晴身边靠了一下,海晴晴的手有些发软了。

    该死的,她也算是阅男无数了,怎么会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反应这么强烈呢?

    唉!她肯定是最近荷尔蒙失调了。

    “我问你,你和夏一涵是什么关系?虽然我不认识她,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这么死皮赖脸的缠着一个单身女人,非要找到的人到底是你什么人?女朋友?老婆?”

    莫小军坐直了身体,脸严肃起来。

    他不知道此时夏一涵在哪里,是不是在某个有权有势的人身边。但他怕他随随便便说的一句话传出去,让她陷入更难的境地,所以他不能随便说。

    “你问太多了。我没有求你告诉我,我是等你告诉我,只要你不说,我就每天来。”

    “随便!别说我不认识她,就是我认识,我也不告诉你。”海晴晴甩出这么一句话,就再也不跟他说话了。

    她就不相信,她躲不过他,大不了明天后天不出门,他总不至于跑到她家里去找。

    “你该下车了吧?”到了离军区门口一段距离的地方,海晴晴停了车,语气不悦地问他。

    莫小军也不多停,打开车门下去,志在必得地说:“明天你还能见到我,再见!”

    海晴晴一脚油门,车冲了出去。

    莫小军看着那辆小车的背影,心里想着,一涵,你再忍几天,这个海晴晴性格不好,没什么耐心,很快就会说的。

    海晴晴回到大院停好车,犹在骂莫小军。

    “什么车昊,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有病啊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他,知道也不告诉!就不告诉他!”

    “这是跟谁置气呢?”冷不丁有人跟她说话,吓了她一跳,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海志轩站在她身后。

    “还不是你!”海晴晴气呼呼地说道。

    “我?我这一天都在外面,好像没惹着你吧?我听你说什么车昊啊,恋爱了?姓车,韩国人?”海志轩见妹妹不高兴,故意跟她开玩笑。

    海晴晴有些奇怪,心想估计她哥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存在吧,怎么听到车昊的名字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

    这个人她今天又接触了一次,感觉实在不像是坏人啊。

    会不会是跟夏一涵失散已久的亲人,夏一涵不是孤儿吗?

    这到底要不要说,可纠结死海晴晴了。

    她自小心思单纯,在一个几乎可算是十全十美的家庭里长大,真没遇到过什么让她过于纠结的事。所以她这个状态,让海志轩更是放心不下,忙追问了一句:“你到底是有什么心事,跟哥说,别放在心里。”

    “好吧!”她可能真是个单细胞动物,这么头疼的问题,还是丢给海志轩比较好。

    “哥,我告诉你实话吧,最近有个叫车昊的男人,问我认不认识夏一涵。我怕他是你情敌,上次就把他打发了。谁知道那哥们儿阴魂不散,今天又来找我。你说你那个夏一涵怎么这么招人爱啊,唉!这个车昊,真是要多帅有多帅,我都……”我都发花痴了我。

    “找夏一涵?”海志轩皱着眉问。

    “嗯!”海晴晴点了点头。

    海志轩的眉头更皱的紧了些,不由加重了语气对海晴晴说道:“什么样的人,长相,身高,体貌特征,你详细跟我说说……”

    第二天叶子墨在集团开完高层例行会议,在集团吃午饭的时候,海志轩给他打电话。

    “晚上想跟你一起喝一杯。”海志轩说。

    叶子墨想着严青岩这件事还没跟海志轩说过,这两天也正想着要约他的,他倒主动来了。近段时间,他似乎要么不找他,找他也是跟那女人有关系。

    所以他故意沉吟了一下,问他:“找我有事吗?”

    “找你还非要有事吗?”海志轩反问。

    “就是想和你喝一杯,有些天没见面了。另外,你估计也知道了,我要调职了,以后不在东江,怕你想找人喝酒没人陪。”海志轩又说,他的调令很快就要下来了。

    于洪涛落马,省商会钟会长和理事长叶浩然两个人商量的结果,是要海志轩去做临江的代理理事长。因海志轩身份特殊,他一直是钟会长的得力助手,同时又和叶浩然家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钟会长和叶浩然斗的再凶,平时任何事都很难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对海志轩的安排却很容易达成共识。

    另外海志轩的家庭背景强硬,其他的常委也不会有反对意见,所以他看似去做代理理事长,其实就已经相当于是正式的理事长,只不过还要象征性的考核一下罢了。

    东江省这么大的事,即使叶子墨不在官场,却也不可能不知道的,林大辉有事没事就会把大大小小的事在他耳边报告一遍。

    “晚上六点见吧。”叶子墨说。

    “去你别墅?”海志轩又问。

    “你很想去我别墅吗?”叶子墨的声音凉凉的,他就知道自从有了那女人,半个兄弟算是没了。整天惦记着他女人,他看他这临江理事长怕是不想稳稳当当的上去吧?

    “是想去。”海志轩也不隐瞒。

    “上次那件事情以后,你们两个人怎么样了?前几天听说你在临江还办了一件大事,沈罗山沈局长是你让人安排拉下来的吧?还有他那个外甥,最近也被关了。传闻这事跟个女人有关,是夏一涵吧?”

    叶子墨只哼了一声,没说是没说不是。

    “我只是有些事想当面问问她。”

    “什么事,问我也一样。”

    海志轩淡淡一笑,略带讥讽地问:“怎么着,你还怕她单独跟我说话,怕我把她俘虏了?你这是不是太没自信了?”

    这样的激将法果然有用,叶子墨眉头一动,加重了语气。

    “你做梦吧!她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那不就行了,你还怕什么?今晚六点,我到你别墅,就这么说定了。”海志轩说完,便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叶子墨又想起了夏一涵。据林大辉派出去的人说,临江两个地方都没有见到莫小军的踪迹。孤儿院和莫家,昨晚都一片安静。或许是时间不够,他命人继续守着,守到他出现为止。

    林大辉来找叶子墨报告别的事,叶子墨叫他往别墅里打个电话,叫管家安排晚饭,说海志轩会和他去喝酒。

    他自己又何尝不想回别墅,其实每时每刻都想见那个女人。

    别墅里此时夏一涵正坐在主餐厅里吃午饭,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叫酒酒陪她一起吃,酒酒不肯。

    叶子墨发了脾气以后,方丽娜被管家安置回了工人房,何雯在家里还没有回别墅,所以这几天别墅里更安静。

    虽有酒酒陪着,夏一涵仍然感觉到很凄凉空旷。

    要不是她总在想象着莫小军出现的场景,真不知道要怎么打发这样的时间。

    酒酒站在夏一涵身边,照顾她吃午饭,她心里其实也有些难受。

    以前叶子墨在家时,这里有宋婉婷,有何雯,还有方丽娜,再加上各自有人照顾着,吃饭时不知道有多热闹。那时酒酒多希望那几个女人全部都消失不见,只有夏一涵留下啊。

    可是现在如愿的剩夏一涵一个女人,那男人却不回家,这让人心里总像是够不着底似的。

    “一涵,没关系的,你看现在姓宋的都不在这里了。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天下,我看叶先生生几天气也就算了,不会一直不回来的,你不用担心。”

    “嗯,我不担心。”夏一涵微笑着说。

    说不担心也只是劝酒酒的,事实上她几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总在听对面的动静。

    叶子墨上次跟宋婉婷上了床的事对她的影响其实很大,她本能的排斥着跟他过度亲热。好在自那天起,他都没有碰过她,除了捏了她的下巴,两个人连亲吻都没有过。

    她好像随时处在一种矛盾之中,盼着他回来,又怕他回来。有时这种情绪激烈的时候,她就会跟自己说,他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其实根本就不由她,她左右不了。

    下午酒酒依然陪着夏一涵,寸步不离,没话找话的逗她开心。她想尽了各种笑话,每次她讲完,夏一涵都很配合的笑,其实她心里明白,夏一涵根本就不高兴。

    “你呀,还真是个死心眼,像他那种花心大萝卜,就应该彻底从心里拔除。”酒酒的话,夏一涵也只是笑笑而已。

    她也想,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上了叶子墨。不管他对她怎样,她就是会想着他对好的那些时候,想着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猜忌,两情相悦的时候。

    即使她现在期待着和莫小军见面,也丝毫冲淡不了她对叶子墨的相思之情。

    只要酒酒不在,她就会不由自主的叹息,总在想着,她这样想念他,他是不是也会跟她一样。他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每次她有危险,他不管在多远的地方,都要立即赶到她身边。这样的情愫,这样的关心,足以说明他心里有她。

    叶子墨,你为什么要这么别扭。既然心里有我,又为什么要怀疑我,不信任我,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也折磨我呢?

    等到小军出现,等到他们兄弟相认,他就不会继续误解她了吧。

    她也只有这么想着,这么盼着。

    黄昏时分,夏一涵和酒酒在房间里随便聊着天,听到管家在下命令:“集合,叶先生要回来了!”

    “一涵,我说了他很快就回来吧!我去迎了,你要去吗?”

    夏一涵摇了摇头,自从上次宋婉婷的回来,她傻傻的迎上去,受尽了冷嘲热讽,她真的没有勇气去了。

    没多久夏一涵在房间里听到主宅门口整整齐齐的问候声。

    “叶先生好!海先生好!”

    海志轩来了?

    夏一涵说不清自己是怎样的情绪,平心而论,她对海志轩这个人不仅仅是感激,还确实觉得他是个不错的男人。只是他在这里出现,有很多次都引发了叶子墨和她的不愉快。所以她反而不想见他,不过今天倒是奇怪,叶子墨竟会带他回来。

    这也算是好事吧,是不是证明他不像从前对她那样过于怀疑了呢?

    “一涵,叶先生让我请您去吃晚饭。”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夏一涵答应说知道了,谢谢他。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着,怕叶子墨说她有意引诱海志轩,所以特意又换了一条保守的裙子穿上,才出门去主餐厅。

    她是真的谨慎惯了,连步调的快慢都要衡量。快了,怕他以为她是赶着想见海志轩,慢了,怕他们两人等她。

    她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就坐了,两个男人是相对而坐。

    她过去的时候,是海志轩面对着她,而叶子墨背对着她。

    海志轩的目光投到她的脸上时,叶子墨的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他却也不管那么多了,总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没见夏一涵,她好像又清瘦了许多。

    再这么下去,他真是要想办法把她从他身边带走了,这姓叶的,也是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叶子墨清了清嗓子,不悦地看着海志轩,很轻的声音问他:“你要去做理事长,这眼睛是不需要了吗?”

    好在他话音落下,夏一涵已经坐到他身边了。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重,不过一坐他旁边,自然而然的让他心里的火气稍稍消减了些。

    “一涵。”海志轩好像根本不怕死似的,还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夏一涵也微笑了下,恭敬地叫了声:“海先生。”

    “吃饭吧!”叶子墨皱了皱眉。

    他说完,几个负责伺候的女佣人各自上前,酒酒依然是站在夏一涵身后。海志轩和叶子墨旁边,则各站了两个新来的女佣人。

    酒酒见海志轩来,别提多高兴了。她也不想别的,就希望他能刺激一下叶子墨,让叶子墨更知道珍惜夏一涵。

    “海先生,叶先生,你们要喝酒的吧?今天我和一涵聊天的时候,她还说她也会喝一些呢。”酒酒忽然开口,随即看了看海志轩,拼命眨眼睛。

    夏一涵也知道这鬼丫头在想什么,不过她并不想借喝酒跟叶子墨发生什么。

    她刚要回绝,酒酒已经把桌上开好的红酒给夏一涵倒上了。不光给她倒,她还很勤快地顺手给叶子墨也倒了。

    站在海志轩身后的女佣人是新来的,心想酒酒姑娘做的总不会有错,看她在别墅里这非主非仆的地位就知道照着她学没错了。

    叶子墨也不阻止夏一涵,甚至看都不看她,好像她喝不喝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似的。

    海志轩看了看夏一涵,知道她并不想喝,就淡淡说了声:“一涵看起来就不像会喝酒的,还是算了吧。”

    酒酒心里竖起了大拇指,忙接话。

    “海先生真是有风度,会体贴人,谁要是做了海夫人,可真是……”

    “你今天话太多了吧?”叶子墨冷冷地对酒酒说了声。

    酒酒早料到他会批评自己,也无所谓,只是憨憨地笑笑,“叶先生这么说,好像还真是,我的话太多了,您们慢用,慢用哈。”

    夏一涵没碰那个酒,叶子墨举起杯时,就像故意跟谁过不去似的,对夏一涵说了声:“难得海先生过来,他马上就要到临江走马上任了,这么大的喜事,你也喝一些祝贺一下吧。”

    “好!”夏一涵只温顺地说了一个字,就跟叶子墨一齐举杯,祝福海志轩。

    海志轩是不想为难夏一涵的,可他这时更明白了,他对夏一涵是多么有心无力。不过,这也是暂时的。他相信以叶子墨的性格,也未必会对夏一涵有多长情。还是那句话,一辈子那么长,他不相信他永远都没有机会。

    夏一涵没喝过什么酒,可以说全无酒量。半杯酒喝下去,她脸就已经红的像是煮熟了的虾子。

    海志轩回敬两个人的时候,叶子墨见夏一涵再次顺从地举起杯,不冷不热地提醒:“没必要硬撑。”

    多日来积压的情绪,夏一涵沾了酒,喝了以后觉得头晕晕沉沉的,像是要飘起来了似的。她这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借酒消愁,她冲叶子墨苦涩地微笑了下,说:“叶先生,我觉得还好,没硬撑。”

    说完,她也仰头一饮而尽,喝下去后,脸更红了几分。

    “别喝了一涵,你脸很红。”海志轩不由得关心一句,叶子墨眉头皱的更紧。

    “给她上主食,让她吃完后去休息!”叶子墨对酒酒命令道。

    “是,叶先生。”酒酒答应道。

    夏一涵似乎就没有反抗过叶子墨的命令,她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想顺着他的话做。

    她转头看向叶子墨,他也喝了酒,可是他脸色如常,完全看不出喝过酒的痕迹。

    两人面相的对比就像心里一样吧,她狼狈,他优雅。她期盼见他,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心就砰砰乱跳,而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他可以忍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