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06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2本章字数:5120字

    她为自己有感觉而觉得异常的沮丧,并且看不起自己,所以她闭上了眼。

    “看着我!”他停下动作命令她。

    她只好又睁开眼,对上他的双眸,他的眼中占有的意味越加浓厚,散发出狼一样的光芒。

    “告诉我,喜不喜欢我占有你!”他的声音沙哑中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决。

    她的身体其实已经给了他答案,只是他还要听她亲口说,他要确认,她是真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夏一涵咬着唇,她不喜欢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喜欢,她不喜欢这样只有欲 望的说辞。

    她不说,他便加大了力度……

    最后的最后,依然没有多温柔,不像他们从前灵肉结合时那么美好。即使她的身体,因为他的技巧而到达最快乐的巅峰,她的心却还是沉郁的。

    她渴望着那种身心相属的美妙,他也同样渴望,只是这时,两个人都做不到完全放开自己。

    叶子墨毫不留恋,抽身离开,去冲了个澡。

    夏一涵也拖着酸软的身体起来,围了他的大衬衫回房拿了新的衣物后,去浴室清洗。

    她洗完,刚回自己的房间,叶子墨又开门进来,虽看起来不像惩罚她之前那么生气,脸色却还是冷淡的。

    夏一涵以为他来,是想主动跟她说要见莫小军做鉴定的事,毕竟他那么想找到弟弟。

    这也只是她的猜测,她不敢直接问,怕他又误会,所以她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地等他说。

    “中午我母亲会来,你要记着,吃饭时不管发生任何事,你看到任何人,都要平静。你要是敢乱说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的话夏一涵没太懂,不过他的态度让她心里很难受。

    不管是什么事,他不可以好声好气的告诉她吗?为什么要用警告的语气呢?

    以为他那样做就可以宣泄,不会再这么冷言冷语了,谁知道还是这样,她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声,却还是低低地应了声:“我知道了,叶先生,我不会乱说话的。如果您不想要我出现,我可以在房间吃饭,甚至不吃饭也没关系。”

    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倔强而又可怜,一句低低的话说的他心都在疼。

    他紧紧地握了握拳,克制住抱她,安慰她的冲动,只甩了句:“必须去主餐厅吃。”就离开了。

    快中午的时候,主宅里一片喧闹之声,似是来了很多人,夏一涵始终在房间里,没出去。

    酒酒也回来了,因为人多,管家直接安排她去跟着照应,她想见夏一涵,也只有等等了。

    莫小军被夏一涵挂断电话,一直放心不下,请求酒酒带他见夏一涵。酒酒想了想,还是怕把事情弄的太乱,太糟糕,所以还是劝莫小军先忍忍。

    她没有提莫小军是叶子翰的事,她想这么重要的事可能不该由她来说,夏一涵自己会有分寸的。

    莫小军也怕自己贸然去见夏一涵,会给她带来麻烦。她在电话里那声带着慌乱的叶先生,足以说明了她很害怕那个男人。他对她并不好,这让莫小军越发的自责,也越发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目前,他还只有等待,相信夏一涵会找机会跟他见面,到时候他就能知道她到底答应了在姓叶的身边呆多久,要怎样才能离开他。

    午饭时,管家来敲门请夏一涵出去吃饭,说是叶先生吩咐的。

    除了叶子墨的母亲,夏一涵不知道今天还有谁前来。

    她挑了一套大方的衣服出门,走到主餐厅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除了付凤仪,在座的还有海志轩的母亲海夫人,以及海志轩和海晴晴,另外还有一个男人,是她没见过的。

    那男人坐在付凤仪的身边,想来是跟她有关系的。

    其实夏一涵并不喜欢在人多的场合出现在主餐厅,她的身份实在是太尴尬了,别人不说,可是谁心里都知道她的位置。

    要不是叶子墨坚持,她想,付凤仪肯定也不愿意在这里见到她吧。

    这是现代社会,哪个母亲愿意看到儿子有两个女人?

    她走到付凤仪身边,轻声叫了一声:“夫人好!”随后又对海夫人说声:“海夫人好!”

    连同海志轩,海晴晴,还有那位不知道怎么称呼的男人,她也都问候了一遍。

    “海先生好!海小姐好!”

    对不认识的男人,她就微笑着说了句:“您好!”

    严青岩不知道夏一涵是谁,昨天在叶家,付凤仪跟他提过,说叶子墨和宋副会长的女儿宋婉婷订婚了。

    这个女人如果是宋婉婷的话,应该早就出来会客了,而不会这个时候来。听称呼,她一律把这些人叫成什么夫人,先生,小姐,全是尊称,那么她的地位应该是和这里的女佣人差不多。

    看穿着,她又不像一般的女佣,严青岩不知如何称呼她,也就朝她点头,回应说:“你好!”

    夏一涵还不知道他是谁,海志轩不由得担心地看着她,心想,一旦知道他就是叶子翰,她能接受得了吗?

    她是笃定地认为莫小军是叶子翰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连海志轩心里也觉得意外。

    不过今天在单独和叶子墨交流的时候,叶子墨已经把DNA相符的事告诉海志轩了。他虽然认为夏一涵不会撒谎,可是那么重要的证据,也不大可能出错。再说夏一涵的猜测也并不一定是真的,她仅凭的也就是紫丁香和照片。照片年代久远,而且相似的人也大有人在。至于紫丁香,那种花香气浓郁,恐怕也好多人喜欢的,不足为证。

    夏一涵挨着叶子墨坐下,付凤仪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夏一涵发现她面前放着一杯酒,其他人不分主客,面前都有酒,看来今天日子很特殊?

    菜已经上齐了,付凤仪举杯,说了一句:“敬大家一杯,为我的儿子叶子翰接风!”

    叶子翰?夏一涵的心不知道怎么了,咯噔一下,还以为小军来了。

    可是小军不在呀,正在她纳闷的时候,就见大家都把酒杯对着叶子墨另一边的陌生男人。海夫人笑着说:“欢迎你回家,这些年,你可是让你妈妈找的很苦啊。”

    他是叶子翰?夏一涵握着酒杯的手不停的发抖。

    要不是叶子墨早有警告,她真怀疑她会立即站起来,朝所有人大叫,他们弄错了。

    那人怎么可能是叶子翰,明明莫小军才是叶子翰啊。

    叶子墨扫视了她一眼,意思是叫她平静。

    夏一涵深吸气,努力让自己冷静,这不是她冲动的地方,哪怕他们真的弄错了,她也不该在这时说什么。

    叶子墨也优雅地举起酒杯,对严青岩说:“欢迎你回家,以后哥这里也是你家,想过来时,就过来住。我这里做的菜,比妈那里的精致。”

    海志轩更相信DNA,所以他也很真诚地举杯欢迎严青岩。

    严青岩笑着感谢大家的热情,同时他也感谢上天终于给他机会让他和家人团聚了。

    夏一涵的角度,只能看到严青岩的侧脸,看到他在笑,她的心就像在被用刀割一样难受。他抢了莫小军的一切,这些欢迎,这些笑脸,这些祝福,本来是应该给她的小军哥的,不该是他的。他凭什么在这里说笑,凭什么?

    她的心波涛汹涌着,似在被剧烈的撕扯着,痛的快要不能呼吸。

    再想隐忍,手还是控制不住的发抖。

    海晴晴也对严青岩玩笑说:“欢迎你回来,要不是你离开这么久,我早就多了个护花使者了。”

    轮到夏一涵说话了,叶子墨又看了她一眼,含义颇有深意。

    他是故意让她知道,叶家已经有了个弟弟,让她再别提莫小军是他弟弟的事吗?其实这一点夏一涵倒真是误解了叶子墨,今天这顿聚餐,算是比较意外的。

    他母亲给他打电话,说今天跟李阿姨说了找到叶子翰的事,她就想要看看。并且海志轩和海晴晴都在,听了这个消息,都要凑凑热闹,来祝贺祝贺。

    付凤仪想着上次在别墅里听大家传言说什么她儿子已经死了,她就故意想带她儿子来辟谣,另外她也有一件事要在酒桌上和叶子墨提一提。

    所以这次聚餐的地点,就安排在了别墅里。

    这样的事,叶子墨也不会反对,就半路折回来了。上午他回来,本来是想要先跟她说一下,说叶子翰回来了,却没想正好听到她在那儿对莫小军诉衷肠,也就不怪他没有提前说明了。

    夏一涵接收到叶子墨的意思,是想要她也说句欢迎吧。

    她心里再难受,也要按照叶子墨说的做,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说不。

    “欢迎你!”夏一涵站起身,举杯,杯中的酒因她的颤抖在颤抖。

    “哥,这位我应该怎么称呼?”严青岩此时大概猜出她的身份了。

    “叫嫂子吧!”

    叶子墨轻描淡写的几个字,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嫂子?付凤仪的眉头皱了皱,这嫂子算个怎么回事?他嫂子,难道不是宋婉婷吗?

    夏一涵也着实是有些意外,不由看向叶子墨,他面色如常,就像他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一样。

    叶子墨这话,就是想要在座的男人,包括严青岩在内明白一个事实,夏一涵是他女人,哪怕是跟他关系再亲近,也别想存着觊觎她的心思。

    “嫂子很漂亮!”严青岩出于礼貌,夸奖一句。当然,也绝对不是虚言,夏一涵出现时,他可是很为之惊艳。也可以说,她是他长这么大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了。

    夏一涵强挤出一丝笑,说了声:“谢谢!”

    海志轩注意到严青岩说嫂子漂亮时,有些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虽然不太明显,那表情也够让人玩味的了。

    所有人都说完了欢迎的话,大家举杯同饮后,夏一涵落座,手还在颤着。

    她就是不明白,她都跟叶子墨说了那么多遍,莫小军是叶子翰,为什么他还是要草率地认了这个假的,这让小军知道了情何以堪?

    或许他还是不信吧!

    她一定要快些把这些说给他听,她必须快些促成他们见面。不然这个假叶子翰活动越久,莫小军回到叶家,就会越尴尬。

    夏一涵沉思之时,大家已经开始热聊了。

    付凤仪看了看海晴晴,笑着对海夫人说:“嫦玲啊,你还记得他们两个小时候我们还定过娃娃亲吧?”

    海夫人也笑,回她:“怎么不记得呀,晴晴现在也还单着呢。我们也不强迫年轻人,不过这两个孩子有缘分,我看就试着交往一下,你们的意思呢?”

    海晴晴脸一红,嗔了一声:“妈,您这还叫不勉强,上来就说交往,我们两个人除了小时候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多见两次就熟悉了,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海夫人对严青岩的印象不错,再者她嫁到叶家,她这个做母亲的才放心。

    感情真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吗?海晴晴不觉得。

    有些人明明追求了她那么多年,她就是全无感觉,而有些人……比如那个叫车昊的,虽只是见了两次,她就像着了魔似的,有些奇怪的牵挂。

    甚至她兴起过一个奇怪的想法,早知道不把他找夏一涵的事告诉海志轩了,那样他是不是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每天晚上缠着她。

    也许她这个念头也是暂时的,她就这种性格,迷起什么来,就很沉迷。仿佛那个流浪歌手,她当时不也很投入吗?可是这才没多久,她就忘了个精光。

    严青岩对海晴晴印象也不错的,不过他觉得虽然他现在算是叶家人了,毕竟他不是从小在叶家长大。而海晴晴一看就是从小生活在上层圈子里的,未必看得上他。他不会瞧不起自己,却也明白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世俗的眼光甚至是很难改变的。

    不和谐的事还是尽量不要发生,所以他笑了下,说:“不要为难晴晴,她这么大了,估计早就心有所属了。”

    两个长辈也就没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她们懂,也不会勉强。

    几个人又闲聊了一阵后,付凤仪像是无意地对叶子墨提了一件事。

    “墨儿,听说沈老会长的外孙得罪了你?”

    叶子墨只是淡淡笑了下,“妈怎么对这事感兴趣啊。”

    他这时才知道母亲此行还另有目的,难怪非要在他这里会客吃饭呢。

    “我也不是感兴趣,是沈老亲自打电话给我。他这辈子可算是兢兢业业的,不知道为民造了多少福。只是小辈的不争气,他儿子做了局长以后,行为上是不大检点。外孙的行为当然多少也确实有些不当,不过做了多少事,付出多少代价是应该的。只是听说得罪你的这件事,也没有多严重吧,你叫人下那么重的手,是不是不大应该?沈老以前帮过我,你年轻可能不知道,这事我一直铭记在心,欠他的人情也是该还了。这事,你怎么看啊?”

    付凤仪兜了个大圈子,还特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此事,哪里还许叶子墨说不。

    这件事就是在私下说,叶子墨也未必不答应母亲的话。

    她在桌面上说,不过是想借机让夏一涵知道知道收敛,以后不要再出这样的事。

    她对她印象再好,她不是叶家名义上的准媳妇,付凤仪传统思想重,总还是希望他们早些结束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付凤仪这个话题让夏一涵从沉思中回神,听出有批评她的意思,她的脸立时尴尬的红了起来。

    夏一涵也有愧疚感的,毕竟是她惹出来的事。她也想劝叶子墨不要对葛大力太过分,不过叶子墨哪里肯听她的。

    叶子墨从容地笑了笑,对母亲说:“我也没做什么,都是外面传的。就像您说的一样,他有的事就是有,没有的话我可没那么多的手段,安不到他头上去。”

    付凤仪还想说什么,倒是海志轩接了口:“阿姨,您这些年也不大到外面走动,可能是不知道沈老会长的外孙做的多过分。他简直就是临江一霸,横行乡里,别说这件事不一定是子墨做的。就是他做的,也是为民除害了。您最心软慈善我们都知道,不过像这种人,放了他只能是害别人。”

    叶子墨弯了弯唇角,和海志轩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两人一样的心思,葛大力想对夏一涵下手,就是他活腻了。

    这本来就没有海志轩的事,他却插话,海夫人知道又是为了那个坐在对面姓夏的女孩子,心不觉一沉。

    两位母亲都感到一种无奈,怎么儿子都被那女孩子给迷成了这样。

    夏一涵感觉得到海夫人投过来的无奈中又夹杂着一些谴责的目光,她暗暗地叹息,她也不想海志轩对她心心念念。她想看到他早日转移这种想法,能够圆圆满满。

    她是这么想的,别人未必知道,所以海夫人的责备,她心里是理解的,就像付凤仪的责备,她也理解一样。

    夏一涵这顿饭吃的异常的艰难,因众多人在场,她又不能过早结束,只好尴尬地陪坐在那里。

    大家重新把话题放在了严青岩身上,都是关心他这些年来的生活,他一一回复。

    午饭结束,夏一涵才得以脱身,她是多想第一时间就跟叶子墨谈谈莫小军的事,可惜他还要陪着大家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