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09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2本章字数:5055字

    早有两名安保员迎上来,一左一右地帮两人打开车门。

    叶子墨坐在车内没动,只是对夏一涵淡淡说了声:“安安分分地呆在这里,别忘了你的手机是专门跟一个人联系的。有监听的,自己注意些。”

    夏一涵的身体僵了僵,随即转过头,强挤出一丝微笑,轻声说:“我知道的,以后不会打给别人。”

    说完,她下了车,安保员又关好车门,叶子墨的车辆启动,离开。

    酒酒见夏一涵回来,从远处跑过来,搂住她胳膊,关切地问:“怎么样,见到莫小军了吧?DNA结果怎么样啊?他们是兄弟吗?”

    夏一涵微笑了下,说:“傻丫头,哪有那么快出结果的。”

    “你见到他的时候哭了吧?唉!他见到你肯定是要高兴死了,是不是?”酒酒问着,说起这个他字,酒酒心里是既甜蜜,又苦涩呀,可是再怎么复杂,她似乎还是不想放弃。

    “嗯,他很高兴,也很难过。他总以为叶先生对我不好,他不放心。”夏一涵轻声说道,不觉又叹息了声。

    “哎呀,那你告诉他呀,你就说其实太子爷对你不错的。本来他对你也不错,他是在乎你,才要对你那么计较。你看,以前怡冰在他面前自杀,他眼皮都不抬一下呢,是不是?”

    夏一涵何尝不知,他是在乎,只是他的在乎,太过度了,让她觉得疲累和窒息。

    假如他的爱就是这么不让她喘息的在乎,她宁愿他不要爱她,不要喜欢她,只当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哪怕只是一个床半。

    如果那样,他也会高兴和洒脱吧。

    “酒酒,他不许我跟小军联系,我连电话也不能给他打。你出入自由,我拜托你经常去看看小军,他心情肯定不好,他也会想方设法的让我离开这里。帮我转告他,就说我真的很好。也许你这么说他也不会信,你就把以前他怎么对我好的事,告诉小军。你说多了,他一定会信的。另外你也帮我告诉他,于珊珊和他爸爸已经落网了。于洪涛被判了死刑,叶先生说于珊珊至少也会被判十年,你就说青山泉下有知,也能死的瞑目了。”

    唉!这几个人为什么都这么苦啊,酒酒的眼泪又有些忍不住了。她吸了下鼻子,笑着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这些话带到的。我也会想办法让他爱上我!假如,假如你真的放弃他,不跟他在一起的话,我去照顾他。他是个值得爱的男人!”

    夏一涵点点头,郑重地说道:“好,那我就把他拜托给你了!我不会再回头,你放心吧。不过他这人也很固执,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他没有那么容易动容和妥协。但只要你坚持,他以后会感受到你的诚意,会对你好的。”

    “嗯嗯,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他就是再难啃的骨头,我也把他给煮烂,啃个精光。”酒酒笑道,夏一涵也跟着她轻轻笑了下。

    “去吧!”

    “好,我去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好在这里现在也没坏人了,我不担心有人会害你。不过你自己也要心情好起来,现在连绒绒都不在,你真是好可怜。”酒酒真想在这里一直陪着她,只是她有时候也看得出,其实夏一涵更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发呆。

    酒酒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折回来,对夏一涵说:“一涵,昨晚你又喝了避孕药,我每次看你喝那个,我都想把碗给你抢下来。下次如果叶先生还要你喝药,我不去跟郝医生说,你偷偷给他怀个孩子好不好?要是有了孩子,你们的关系就彻底的定下来了,叶先生知道你这么执着地要给他生孩子,说不定就不会怀疑你了。现在那个姓宋的虽然没来,估计他们婚约也还没解除。一旦你有孩子,叶先生一定会彻底跟她断绝关系,让你做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千万别那么做!酒酒,你千万别那么做。”夏一涵神色严肃而认真,甚至眉都微微皱了起来。

    “为什么?难道你改了主意,不想给他生孩子了吗?”

    夏一涵摇摇头,“不是。我希望我的孩子不是这样偷偷摸的孕育的,这种偷来的孩子不会被祝福。假如他心里有我,总有一天我们会毫无芥蒂,我会等到那一天。我希望我的宝贝孕育在爱中,从他形成胎芽开始就能感受到父母的爱意。我不想他出来以后还要历经波折,说不定还有被遗弃的一天。一个小孩不管是被父亲抛弃,还是被母亲抛弃,都太可怜了。”

    说着这些,夏一涵的语气渐渐的悠远。

    她不怨她的父母,但她不会让她的孩子跟她一样被放弃。所以怀孕这样的事,她必须要在水到渠成时才会做。

    酒酒想到夏一涵是个孤儿,顿时了解了她的心意,只好无奈地答应她:“好吧,我知道了,我以后不打这个歪主意了。你说的对,他爱你,你也爱他,误会早晚都会消除,还是顺理成章的好。”

    “去吧,别管我,我没事的。”夏一涵又说,酒酒这才离开了。

    夏一涵回到客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算算日子,养母白钟杰已经被关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吧,她估计过的不好。

    虽说她对她不算好,夏一涵每当想起她来,还是放心不下。

    叶子墨出发前交代,说她的手机只能跟他一人通话。她知道他其实只是限制她跟男人打电话吧,给她养父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夏一涵还是拨通了莫卫兵的手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着让人很不放心。

    “爸,你怎么了?病了?”

    “有点儿感冒。”

    夏一涵知道,他可能是因为莫母,自己着急又受了凉,顿时有些愧疚。她这次本来是回去照顾他们的,没想到反而引发了养母的贪欲。要不是她回去了,他们不会有这个劫难的。

    “我妈还好吗?她是不是在怪我?您多劝劝她,我是真的没办法。”

    “是她活该!”莫卫兵冷淡地说,夏一涵听得出他这就是在怪她没有说服叶子墨放人。

    她也努力了,只是她说不动他啊。

    “爸,您别这么说,要不我晚上再跟他说说看,看能不能让我妈早点儿出来。”

    “你看着办吧!”莫卫东说完,就要挂电话,语气还是很强硬的。

    “爸,您先别挂电话,小浓回去了没有?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知道吗?”

    “不知道,没告诉她,又不是什么好事,告诉她干什么。好了,就这样,我还要给你妈做饭送过去。”莫卫兵以为是他千求万求给看守所的人送了烟,人家才许他去给他老婆送饭的,他哪知道对白钟杰的特殊照顾,都是夏一涵求来的。

    夏一涵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心里很不是滋味。养父怪她,因为觉得是她让他心爱的女人被关押。

    也难怪他会怪,养母从来都是养父手心里的宝,这么些年,不管家里条件好也好,坏也好,他哪怕是只有一分钱也要用到老婆头上。

    听他们提起过,养母的出身比养父要好,算是有点儿名望的小姐,养父就是一般家庭。他们两个人都觉得是男方高攀了,所以养父习惯了把养母当个公主似的伺候着。

    可是养父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只不过总是忍着。夏一涵想着在电话里听到养父声音沙哑,很是不舍,虽说他不让莫小浓知道,她还是觉得应该让莫小浓知道。

    她父母的事,她是有责任也有义务去管。总是什么事都不让她参与,总还把她当小孩子宠着,她就永远都会任性不懂事。

    夏一涵想到这里,还是给莫小浓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嘈杂的声音,莫小浓甚至有些不耐烦:“什么事?有事快说,我在澳门呢。”

    “小浓,妈被关进看守所了,爸爸也有些生病,你赶紧回来,到家里去看看吧。”

    “什么?因为什么关进看守所的呀?”莫小浓似乎从嘈杂的地方离开了些,到了室外。

    她总算还是关心父母的吧,夏一涵多少有些欣慰。

    夏一涵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一遍,莫小浓就在电话里叫了起来。

    “是你害妈关进去的?你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你关进去的,你就想办法让她出来,我们莫家养了你这些年,你不报恩也就算了,你还害人啊?”

    莫小浓的态度让夏一涵心里更难过,可她想,莫小浓总归是惦记母亲才要这么数落她吧。所以她还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说道:“小浓,我会想办法让她快出来的。可是爸也身体不舒服,前段时间妈也病了,你就别在外面一直玩了,早点回来照顾他们。”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我好不容易来澳门的,哪里能那么快回去。你不放心你就去照顾,少拉上我!好了好了,生哥在叫我呢。”

    “小浓……”夏一涵还想再嘱咐她一声,不要再跟那个有妇之夫混在一起,电话却已经断了。

    通话结束后,夏一涵就始终在牵挂着这件事,总盼着叶子墨早些回来,她好跟他求个情。

    午饭,叶子墨没有回家。

    晚饭,叶子墨还是没有回家。

    酒酒回来以后,就一步不离地呆在夏一涵身边,跟她说她和莫小军见面的经过。

    “酒酒,我想求你一件事,你有机会帮我偷偷打探一下一涵和姓叶的有没有协议,她怎样才能离开他。我看得出你们是好朋友,你也不希望她这样吧。我拜托你的事,你别告诉一涵。”

    莫小军这样跟酒酒说,酒酒竟觉得他的请求不容她拒绝。

    所以她说了莫小军的情况,关于他要保密的部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保密了。

    入夜后,夏一涵就让酒酒回了房间,她自己则始终坐在床上,等叶子墨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还是没听到他回来的声音,夏一涵始终攥着手机,每过几分钟就看看时间。

    快八点了!如果他还是没有回来,她就给他打个电话。他不是说过要她在分开的时候都要跟他报告一下这一天的动向,还有思想情况吗?

    八点整,夏一涵把电话打过去。

    叶子墨在集团旁边的公寓里,手机放在他手边不远的地方。

    熟悉的铃声响起,知道是那个女人的,他等手机响了一会儿才缓慢地拿起来,看着屏幕上闪烁着她的名字,他脸色沉了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有事吗?”他的声音冷冷淡淡。

    “我向您报告的。”夏一涵轻声说。

    “说吧。”他依然是不冷不热,夏一涵就简短说了一遍今天她都做了些什么。

    “我看了几页书,还有就是到花园散步。至于思想,我在想着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吃晚饭,晚上会不会回别墅,今天的心情有没有好一些。”她没有等他让她汇报思想,自己就先主动说了。

    叶子墨面无表情,半晌没说话,在她问,喂,你还在听吗?他按了挂机键。

    他一定还在生气,夏一涵想,他肯定不会回来的。

    她去洗了个澡,在床上躺下来,又拿起白天看过的散文集看。她跟自己说,以后这样的日子会是常态,不管他有没有未婚妻,有没有结婚,她总不会是他妻子,所以他想见她就见她,想不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不见。

    等结果出来以后,她要找一个他心情好的时候跟他说,她想去工作。

    一个女人要有工作,要有事业,不能只是攀附着男人活着。她一定要让叶子墨明白这一点,或许等她工作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能慢慢的正常化。

    或者她不天天在别墅里,他们的关系会一点点的疏远,直到他看不到她,也想不起她,他们就可以结束了。

    那样的结束,不算她违约,不算她忘恩负义。

    等到走的一天,她兴许还是会想起他,因为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不过她宁愿那样带着微微的疼痛想他,也不想留在这个金丝笼子里,和他互相折磨。

    夏一涵,不要再一门心思想他了,既然要工作,就要多学习有用的知识,没有一技之长,在社会上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

    她起身,把手中的散文集送回叶子墨的书房,从此后她不看这些了。她要为她出去工作做好准备,不管要多久的时间他才会答应,她相信只要她坚持,他总会让步的。

    她在他书房里的一排排书架前走过,最后脚步停留在营销类的书籍前。有那么多书,甚至有些无从选择,夏一涵决定从最下面第一本开始看起。

    她想起亚洲首富孙正义的故事,他23岁那年得了肝病,住院两年时间,他在病床上看了四千本书,知识渊博,后来才会迅速崛起。

    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但她相信知识改变命运。事实上,在停止学业给小军报仇之前,夏一涵的成绩一直是很好的,在大学里也是年年拿奖学金。

    她的专业是市场营销,不过都是学的一些理论知识,那时她是多希望有朝一日能把专业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去。

    夏一涵拿了书,回到卧室里认真地看,开始还有些带着强迫的性质,后来慢慢的就被书中的内容吸引了。那是一本掺杂了很多实例的营销书籍,看着一个一个营销神话,夏一涵觉得有些热血沸腾,很有种跃跃欲试的想法。

    门被从外面打开时,夏一涵正看的入神。

    叶子墨欣长挺拔的身姿出现在门口,第一眼就见到了她认真看书的模样。

    听说认真的女人最美,她在用心看书的时候的确是美的,恬静中透着一股书卷气,她的一缕发丝自然的垂下,那副画面看起来就更和谐美好了。

    只是她刚跟他在电话里说过,问他要不要回别墅,他理解的意思是,她盼着他回来。

    他握着手机怔了一会儿,还是赶回了别墅。她倒好,只是说了一句,就认真地看她的书去了,看来对他也没有多想念吧。

    许是夏一涵看了书,把注意力从近期的事情中转移了,抬头看到他回来了,她还真发自内心地微笑了一下。

    “你回来了?”她放下书,垂下双腿,寻到拖鞋穿上去迎他。

    叶子墨面上的冷漠没变,心里却是稍稍觉得平衡了一些。他心情好坏,她是看得出的,只不过有些人喜欢死要面子。恐怕是特意为她赶回来的,却又觉得好像怕她蹬鼻子上脸似的,故意板着脸。

    这时就需要她稍微柔顺些,何况她还有事要求他呢,能不柔顺吗?

    夏一涵走到他面前,柔声问:“晚饭吃了吗?”

    “嗯。”他哼了声,表示吃过了。

    “这么晚回来,很累吧?要不要我给你捏捏背?”她又问,脸上还是带着笑。

    她的笑容里有一点点讨好的意思,也有妻子问候丈夫一般的自然亲热,叶子墨有片刻的失神。

    “坐下来,我给你捏。”夏一涵很自然地拉起他的手,他依旧板着脸,却没甩开她的手。

    他在床上坐下,夏一涵上了床,在他身后轻轻给他捏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