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10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2本章字数:5030字

    那股温柔劲儿,是这些天来都没有的,叶子墨闭着眼睛,一句话不说。他心里其实很希望她能一直这么温柔,她这样,应该是有事,他猜得到。

    “有什么事直接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他冷冷淡淡地说。

    夏一涵心想,不喜欢你还不是让我捏了这么久吗?就是嘴硬吧。

    “是有一件小事,不过我不是因为要求你什么事,才这样对你的。”夏一涵轻声说。

    “什么事。”他又问。

    “我今天给我养父打电话了,他病了。我养母在看守所也关了一段时间了,我想,你能不能提前把她放了?她其实真没受过什么苦,关这么久,她一定也得到教训了。”

    她这一说,叶子墨的眼前就又浮现出她养母的形象,她简直就是把她给卖了,她现在又心软。

    叶子墨抓住了她的手,一拉一带,夏一涵惊叫了一声,落入他怀里。

    他俯视着她,皱着眉问她:“要是你当时真被葛大力给强暴了,你也这么容易原谅她吗?”

    “可我没有啊,事实上也只是虚惊了一场,当然要感谢你及时救了我。要不是你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我都活不成了。不过我还是想求你放了她,放了她吧,她都那么大年纪了,以后她就是想害我,也没有机会。你不是会保护我吗?就放了她吧,好不好?”

    夏一涵几乎是在撒娇了,她也不知道在他面前撒娇有用没用,不过据她观察,姓叶的好像很吃这一套。

    他的表情不觉柔和了一点儿,虽然还故作严肃。

    他喜欢看到她对他撒娇,别说求他把白钟杰放了这种小事,她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让他办多大的事,他也不会皱一下眉的。

    他放在她腰上的大手紧了紧,嘴边掀起一抹带着点儿邪恶的冷笑:“你求人就是张张嘴就行吗?”

    “我……”

    那你还想怎么样?

    夏一涵心里是这么说的,却也明白他的意思,恐怕他心里盼望着和她亲近,只不过拉不下脸来吧。

    “嗯?”他疑问了一声,夏一涵的脸霎时红了。

    脸红的同时看到他的眉宇间近日的阴霾好像淡化了不少,她才知,她多希望看到他高兴啊。

    假如她的主动能换来他的笑容,他不是整天阴云密布的对她,她又何尝不可以为他主动一点点呢?毕竟他曾经不远千里地赶回来,还有葛大力的事,还有他们曾经一切的美好,她曾想过的,哪怕他以后对她不好了,她也要永远记着他曾经为她做过的一切。

    夏一涵看着他的眼睛,主动伸出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脸就已经红的更厉害了。

    她的柔媚,让叶子墨的心又是一紧,挑了挑眉,问她:“就这样?”

    “我……”夏一涵我了一声,他已经豁然吻上了她的唇瓣,重重地蹂令……

    虽然她求的是一件小事,不过他没打算放过白钟杰,所以相当于在动摇他的原则,那么亲吻显然就满足不了他了。

    ……

    两天后,宋婉婷接到了东江遗传鉴定中心熊主任的电话。

    熊主任是鉴定中心的最高领导,到底利用这个位置捞了多少好处,只有他心里清楚。

    宋婉婷和熊主任勾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宋婉婷打上叶子墨的主意开始,一次偶然她听到叶子墨给林大辉打电话,问他去鉴定中心拿结果没有。

    她出于好奇,有一次在熊主任到她家里拜访她爸爸时,她就悄悄向他打听过叶子墨为什么要做鉴定。

    这个熊主任也是善于钻营的,上次宋叶两家订婚虽然没成,他也知道他们关系还是没变,所以后来每次叶子墨做鉴定,他都会主动对宋婉婷汇报。

    宋婉婷承诺,只要他一直这么做,她会给他需要的好处,包括叫她爸爸想办法安排他儿子进机关。

    自然她安排,也会让她爸爸转几道手,外人看不出是她宋家做的。

    那时她还用不上这颗棋,不过从小她父亲就教过她,手中的棋子越多越好,谁都不知道哪颗棋什么时候派上用场。

    这不,她父亲是对的,上次叶子墨带严青岩去做鉴定,她就给熊主任送了一份他最渴望的大礼,结果他们就成了亲兄弟。

    这事在熊主任来说,早已是轻车熟路,做起来是一点难度都没有。

    宋婉婷以为叶子墨找弟弟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了,接到熊主任的电话,她还真有些意外。

    “叶先生又来做鉴定了。”

    “还是跟那个严青岩吗?”宋婉婷问。

    “不是,很奇怪,这次是莫小军。”

    “莫小军?上次不是拿尸体标本做过鉴定了,他们不是兄弟吗?怎么又做?”

    “宋小姐,这一次不是尸体,是莫小军本人来了。”

    “什么?”宋婉婷皱着眉,激动中声音提高了几倍,有些不能相信地问他:“他不是死了吗?死人怎么来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宋小姐,这次他确实是和一个叫莫小军的人来的,下边的人说两个人亲自来抽的血,不会有错。”

    宋婉婷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看来,这姓莫的有可能是没死啊。难怪上次的DNA会是那样的结果,她还觉得夏一涵不会撒谎,看来她可能的确是没有说谎啊。他没死,这麻烦可就大了。

    “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吗?”她有些焦急地问,他们要不是真兄弟,就什么问题没有,要真是,可怎么办?

    “出来了。”熊主任老老实实地回答。

    “什么结果,您能不能不卖关子,一次性说完?”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宋婉婷有些烦躁,不觉说话也变的不客气了。

    “他们的相符程度是百分之五十左右,说明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

    ……

    他们还真是亲兄弟!

    宋婉婷紧紧捏着电话,对这个结果也是极其不平静。

    要是让叶子墨知道了莫小军是他弟弟,那么严青岩就不是他弟弟了。严青岩那边的结果出问题,他势必会追究鉴定中心的责任。熊主任这人一贯是登高踩低的,出于自保一定会把她宋婉婷给供出来。

    到时候别说她还想嫁给叶子墨,就是现在宋家拥有的一切怕也会化成泡沫了。

    宋婉婷心里着急,不过她心理素质超强,没有让熊主任知道她此时此刻的想法。

    “宋小姐,您看这结果,应该怎么处理啊?”熊主任问。

    当然,对他来说,给个假结果并不是难事,只不过这样大的事,他不趁机再朝宋婉婷多要些好处,那不是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吗?

    宋婉婷已经从刚听到这个消息的错愕中恢复过来,凉凉的一笑,反问熊主任:“您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熊主任一愣,心想,她不是应该求我弄个假结果给叶子墨吗?为什么还要这么一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事,不太好办啊。”熊主任沉吟道。

    宋婉婷又怎么会不明白他是想要好处呢?真当她宋婉婷是摇钱树了,上次她给的已经够多的了。说来说去这可是同一件事,他还想敲诈个没完,她宋婉婷是吃素的么。

    宋婉婷冷笑一声,淡然说道:“那您自己好好想想办法吧,您要是有胆量,就别给他假结果,给个真的,让他也知道知道他的亲兄弟是谁。看看他是不是会追究你们上次的鉴定结果为什么会出错,也看看您这主任的位置还能不能坐的稳吧。”

    “你!”熊主任想不到她会这么说,上次她可是千求万求让他一定要帮忙,把结果做个手脚,还给他送那么重的礼。这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和盘托出,全告诉他?”熊主任气了一会儿也冷静下来,反问宋婉婷。

    “您想说就说吧,这事我可拦不住。您听说葛大力的事了吧?还有于洪涛的事,您可是知道他手段的,不怕他就尽管去惹吧。您可不要天真的以为帮我办了一件事,我这里就成了您的提款机。他今天带这个来做鉴定,我就给您一笔,明天带那个做鉴定,我又给您一笔。我爸爸为官清廉,我们家可没有那么多钱给我做这些。上次的事是我求您没错,不过我呢,也是担心我未婚夫总找不到亲生弟弟着急,才求您给他一个理想的结果。说来说去,他就算发现了我参与其中,我也没有多大的事。别忘了我们的关系,天大的事吹吹枕头风也就过去了。唉!您可不一样啊,他跟您非亲非故的,这要是找起麻烦来,哼哼,别到时候拔出萝卜带上泥,您儿子女儿怕都免不了要受些苦了!”

    “你!”好你个宋婉婷啊,这可真是过河拆桥,两面三刀。

    熊主任好个气,又能拿她怎样,她到底是宋副会长的女儿,还是叶浩然的儿媳妇,他小小一个鉴定中心主任能把她怎么样?

    他也是久经江湖的,见实在捞不到好处,只好话锋一转,卖个人情。

    “宋小姐,嗨,这是怎么话说的呢,我也没想要跟您要什么。就是跟您说说,这事是个棘手的事,您这么聪明能干,我就想请示下您的主意。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半点儿口风都不会漏的。”

    宋婉婷见他知难而退,自己也就转了语调,轻声说:“熊主任手段高明,这在您也不算什么事了,一定会处理的很圆满,我是很放心的。”

    熊主任干笑两声,就要挂电话,宋婉婷又说道:“有件事要提醒您一下,他这人疑心病重,虽说大部分人都信DNA的结果,不代表他就不起疑的。他要是只到您的鉴定中心做,肯定不会有问题,要是去别家呢?这事您可要先想想了。”

    “这……”熊主任为难地这了一声,显然觉得这事是真不好办了。

    他下面那些人,自然都是听他的吩咐,谁敢不照他说的做,就得给他卷铺盖走人。别的鉴定中心可不归他管制,他要想让人家给他办这么大的事,没有重礼怎么成呢?

    以前倒也是有过,做鉴定的,很多都是有钱有势的人才来,鉴定的结果是跟分财产继承有关,他倒也帮人把东江大大小小的鉴定中心的关系打通过,那可是不小的一笔费用。

    “不用这那的了,先做好准备,打好招呼,有需要的话,我姓宋的也没有那么不地道,不会让您一个人扛着,放心去办吧!”

    宋婉婷一句话,熊主任心里就有底了,连连答应着:“好好好,我一定办好,您放心吧!”

    放下电话,宋婉婷陷入了沉思。这件事就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前面做了,现在就由不得她停下来了。

    以前以为莫小军死了的时候,做个假,只为了让叶子墨对夏一涵没有信任感。如今莫小军竟然没死,他要是回了叶家,恐怕就是日后的大麻烦。

    付家传下来的庞大财产本来只属于叶子墨一人的,虽说现在严青岩去做了叶家的儿子,不过宋婉婷早侧面打听过了,这人鼓吹什么理想主义,不屑于要钱。万一莫小军回去了,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她都不能让他们兄弟相认。

    想到这里,她给肖小丽打了个电话,吩咐她:“你专门安排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留意林大辉和叶先生的行踪,只远远看着就行了,如果有发现他们去某个鉴定中心,立即告诉我!”

    宋婉婷捏了捏手机,下定决心,他们就算是拿到天边去鉴定,也别想得到真实的结果。

    这人要么爱财,要么爱命,只要抓住这两样,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等待结果的两三天的时间,叶子墨很少回别墅,那天晚上叶子墨叫人把夏一涵的养母白钟杰提前放出来以后就没再回去了。

    至于他们是不是兄弟,莫小军并没有当一回事。他从小是渴望寻找亲人,可当他看到叶子墨那样对待夏一涵,他并不希望他是他哥哥。

    三天后的一个上午,林大辉接到鉴定中心的电话,说叶先生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随时可以去取。

    林大辉便请示了叶子墨的意思,同时也通知了莫小军。

    叶子墨回别墅,亲自带上夏一涵,她虽然没问,心里也猜到了可能是鉴定结果出来了。

    一路上,夏一涵的心里无比的紧张和期待,叶子墨则紧抿着唇,不发一言。他预想中,莫小军不是他弟弟,不管像还是不像,他只相信事实和证据。

    到了鉴定中心,夏一涵没有过多的关注莫小军,他出于不想给她带来麻烦,也没有持续的关注她。

    两个人的目光只是在空气中碰撞了一下,就避开。对这样的举动,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悦。

    他不想耽误时间,抓着夏一涵的手,疾步往拿结果的窗口走过去。

    也不用他亲自拿,他们只是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林大辉把结果拿过来。

    “叶先生!”林大辉把档案袋交到叶子墨手上。

    叶子墨扫视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莫小军,又看了看夏一涵,才低头拆开密封的档案袋,抽出那张薄薄的纸。

    夏一涵踮起脚尖紧张地看过去,她想,莫小军从此就找到了亲人,鉴定一定会给他一个正确的结果,也是他渴望多年的结果。

    “看清了吗?”叶子墨声音冷硬,那上面清清楚楚的几个零,足以说明问题了。

    和他预想中的一样,莫小军根本跟他一点儿亲缘关系都没有。

    夏一涵不可置信地颤抖着手接过那张结果,仔细地看,每一个字都看了无数遍。

    终于她把视线从结果上移开,投射到叶子墨那张冰冷的脸上,她开口时是激动无比的。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弄错了,叶先生,这一定是弄错了!我看过叶子翰小时候的照片,莫小军就是叶子翰!这结果一定是有人作假了,一定是的!”

    莫小军已几步上前,也看向夏一涵手中的结果,确定了,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对这个结果没有半分的失望。

    “好了一涵,没事的,不是就不是,没关系的。”莫小军轻声劝慰,夏一涵的情绪却还是没有镇定下来,她死死皱着眉,不禁又加大了声音:“什么叫没关系?你们明明就是兄弟,怎么可以不相认?怎么能说没关系?这分明就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我知道了,是那个假冒的叶子翰,一定是他做了手脚!不会有错的!”

    叶子墨只是冷漠无比地看着夏一涵激动的小脸,她的脸在泛红,眼睛中甚至放射出狂躁的光芒。

    “叶子墨!如果你不相信,你就去别的地方鉴定,这里肯定是做了手脚的!我不会看错的,那张照片就说明一切了。你要是不相信,你把那张照片拿出来给小军看,你问问他,那是不是他小时候的照片?”夏一涵抓住了叶子墨的衣袖,声音都颤抖了。

    叶子墨深吸了一口气,低喝了声:“别闹了!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