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16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2本章字数:5068字

    只是经过了几次这样的过程,夏一涵已经学会了理智,她明白,他随时都可以对她好,也可以对她不好。所以她不要像个傻瓜一样一门心思栽进去,不想在他忽然变冷漠的时候她过于狼狈。

    亲热过后,他轻声问她:“要去洗个澡吗?一起去?”

    她身边这位可是一个需索无度的超级色郎,夏一涵不敢再跟他去洗什么澡,万一他再热血沸腾,她估计要三天都起不来床了。

    早看出了她的心思,叶子墨也不多说,随便把自己衬衫往她身上一裹,就把她抱起来去了大浴室。

    这天中午已经狠狠要过她一次,晚上这次虽然不算特别激烈,时间还是很长的,他知道她体力已经透支了,虽然在水里还是想使坏,却还是忍住了。

    叶子墨晚上就留在夏一涵的房间里过夜,早上酒酒像往常一样去管家那里拿钥匙,想要去夏一涵房间偷偷把那份协议送回去。

    谁知管家却神神秘秘地对她说:“今天别去了,估计一涵要睡到很晚。”

    酒酒昨晚回工人房回的早,并不知道叶子墨回来的事,所以有些奇怪地问:“您怎么知道她会睡的晚?没关系,晚也没关系的,我就到她房间等她,她一醒来就见到有人在身边,肯定会很高兴的。”

    酒酒总记得夏一涵是个孤儿的事,她觉得有人守着她,她一定会感觉到很安全和幸福。

    管家脸有些不自然,不过还是提醒她:“今早和平时不一样,叶先生在她房里。”

    “啊!”酒酒的脸腾的一下红透了,想起前两次撞上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场面,真是打死她,她也不敢再去闯了。

    她只好又悄悄把那份协议拿回工人房,才来找管家请示,给她安排些工作做,不然闲着太无聊了。

    叶子墨早早的醒来,有些留恋夏一涵柔柔的体香,还有她依偎在他怀抱里的柔软感觉,所以没去晨练,只是把她更往他身边搂了搂。

    这女人似乎每天都是过了后半夜才能熟睡,但是一睡着就会睡的非常非常熟。

    很多次他悄悄来看她,她都不知道。

    他弯了弯唇角,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发丝。

    她这么靠在他的怀中,让他心里溢满了柔情,假如她的心里始终只有他一个人,真是世上最美好的事了。

    夏一涵在睡眠中常常会感觉到寒冷,这晚也许是因为有他取暖,她睡的异常香甜。

    他始终醒着,她始终睡着,没人打扰。夏一涵迷迷糊糊的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一堵肉墙上,鼻息中满是他阳刚的味道。他一直搂着她,没走吗?顿时她也不知道心里是怎样的感受,大概是喜悦的,又觉得这种喜悦也许会很短暂,她不敢贪恋。

    知道她醒了,叶子墨反而装作还没有醒来,看这小东西想干什么。

    夏一涵很小心地拿开他的手臂,撑着双臂坐起来,却又忍不住转头看他“熟睡”着的样子。

    她也不知为什么,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这样闭着眼,均匀的呼吸着,再不像一个随时可能会伤人的猛兽,这么看着其实可爱的多。

    这样凝视他的五官,越发觉得他长的让人沉迷,就是这张脸,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倾倒吧。谁能想象到这么完美的俊颜常常就是带着冷漠,带着疏离,甚至是居高临下的态度把人看着,总让人从心里对他产生一种畏惧感。

    夏一涵又重新趴回床上,伸出一只手,很轻地在他的眉上描摹。他的剑眉很粗很浓,他的鼻梁很高很挺,他的双眼轮廓很深刻。

    总之他是一个让人根本没有办法忘记和忽视的人,她想起他昨晚说的话,他说他会独占她的市场,绝不许其他品牌再进入。

    这句话又一次让她不由得叹了一声,他是她的第一次,她的初吻,她的初次,都毫无保留的给他了,所以她注定要忘不了他。

    相反,他跟她在一起时,早已经是历经情场,历经女人的花花公子,所以他可以任意对待她,他可以忘了她,他也可以不在乎她。

    直到现在,他照样和他未婚妻保持着婚约关系,而她,她还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为什么叹气?”他忽然抓住她还在他脸上无意识游走的手,睁眼看她。

    夏一涵以为他在熟睡,突然说话让她惊了惊,随即轻轻摇头,“没什么。”

    又怕他误以为他不喜欢她呆在他身边,所以才叹气,她又补充一句:“只是觉得你长的这么帅,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家伙。”

    “真的么?”叶子墨显然不大相信她叹气是这个理由。

    他总误解她,所以夏一涵有些诚惶诚恐,连连说:“当然是真的,绝对是在想你,而且就是在这个问题。”

    言下之意,她没有在想莫小军,叫他别介意。

    叶子墨当然知道她是在想他,不然她小手干嘛在他脸上摸来摸去。

    在她心里,他就是那样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吗?

    他有时是会为难她,那也都是在她确实是三心二意,想别的男人的时候,他才会那么做。只要他感觉到她全心全意的在想他,他不都是宠着她,爱着她的吗?

    她刚刚那声叹气,是不是说明她对目前这样的生活状态并不是很满意?

    他仔细想想,也确实是,她的生活很狭窄,除了酒酒和刘晓娇几乎就没有什么朋友了。

    “是不是觉得在这里生活很闷,需要去城市中心吗?如果你想,我可以随便在你喜欢的地方给你准备一套公寓。”叶子墨提议。

    夏一涵却摇摇头,给她到别的地方准备公寓,也只是换了个金丝笼子罢了,也许还不如别墅里这样远离市区,安安静静的状态好。

    他始终抓着她的手,在手里把玩着,夏一涵觉得他前一天晚上到现在可算是心情愉悦吧。

    她想了很多天要工作的事,这时不提,更等何时呢?

    “叶先生,我想提一个可能对你来说有些过分的要求,所以如果你不同意,也不要生气,行吗?”

    “说吧。”

    “我想工作。”

    “工作?”叶子墨挑了挑眉,他的确是没想过要她工作的事。叶家别墅光是养这些女佣人都是一笔庞大的开支,女佣人,安保员,杂工等都比一般企业里面的白领工资高的多。夏一涵是他正正经经的女人,他怎么会想要她去工作呢。

    “嗯,我想工作,很想。”夏一涵又强调,这次既然说了,她就打算好好跟他谈谈。

    “为什么?”也看不出叶子墨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不想武断地否决她的请求,还是想了解一下她的想法再做决定。

    “女人是应该有独立的生存本领,不该依附于男人。”夏一涵轻声说道。

    “是担心万一有一天我不要你了,你就没有办法生存?”叶子墨又挑了挑眉,心想着,这女人未必也太瞧不起她男人了。

    只要跟过他的人,就是管家的外甥,辞退时他还给了十万让他去开个小店,还是在他犯错离开的情况下。

    夏一涵的身份,哪怕就算他真有一天对她没有现在这样的心思了,他也会给她安排好日后的生活,保证她一直到老,到死都衣食无忧,甚至是一定会比绝大多数女人过的悠游自在。

    “不是,我不担心这个,我知道你是个慷慨大方的人。”

    “那为什么还要工作?我让你很没有安全感吗?”叶子墨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他女人今天又是叹气,又是想要工作,是不是说明他很失败,没有让她有种无忧无虑的自在感?

    “我只是觉得人应该独立,一个女人如果一辈子只做男人的附属,她自己什么内容都没有,生命都浪费了。我想工作,想成为一个有事业的女人,希望有寄托。你知道吗?每次你离开以后,我在这栋别墅里,除了看花就是看鱼,要不就是发呆。我觉得我的生命好像都要腐朽了,一点意义都没有。你让我去工作吧,算我求你了,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

    叶子墨沉默,她感觉似乎看到了一点儿希望,又继续很诚恳地说道:“你放心,我出去工作也不会多看任何男的一眼,我会提醒自己我是有男人的人。我白天上班,下班的时间全部用来陪在你身边,只要你愿意。这样行吗?”

    叶子墨依然没有说话,他心里其实在想,如果夏一涵是个有事业心的人,他把她这样像个金丝雀似的养在他的别墅里,或许她真不会有多快活。

    可要是她出去工作了,他就不是随时随地的能看到他。也不可能有专门的女性事业部让她去,那她不可避免的就要接触其他男人。就算是她很检点,自己不主动招惹别人,问题是她这样的气质相貌和身材,那些男的肯定会像苍蝇似的围绕在她身边转。

    葛大力就是个例子,她只是跟他说了两句话就出现那种事,所以让她出去工作,他确实是不放心的。

    夏一涵说完了,就只能等待他的答案,她静静的充满希冀地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紧张。

    按照他的性格,是一定不会同意的,他哪儿那么好说话。

    不过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今天他不答应,总有一天她会说服他的。

    “你能做什么工作,心里有计划吗?营销?”叶子墨忽然问道。

    夏一涵没想到他还会认真考虑她的话,心里霎时有些喜悦。

    “我还没有过工作经验,不过我在学校里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所以找工作也想往这个方向找。”

    “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先考虑一下。”

    他能考虑,已经比她预想中的结果好很多了,她微笑着,感激地说道:“好,谢谢你,你一定要认真考虑啊,我等你的答案。”

    看着小东西谨谨慎慎,生怕他不答应的小模样,某人的自尊心大概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一把又搂过她来,在她耳畔带着极沙哑诱惑的声音开口:“要不要认真考虑,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你!”夏一涵咬了咬唇,脸再次红的发烫。

    他不会真的又要来吧,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

    叶子墨偕夏一涵吃过早餐以后,接到付凤仪的电话,自从严青岩回了叶家后,付凤仪的声音中总是夹杂着一种兴奋的喜气。

    “大儿子,小翰给你打电话了没?我今天跟你李阿姨约好了,叫他和晴晴去约个会。这两个人也真是,脸皮太薄了,没办法,还是你拉着他们一起去吧。啊,对了,你一个人去也不好,你就叫上婷婷,你们两对热闹。”

    “我知道了妈,约的什么时间,午饭还是晚饭?”叶子墨朗声问道。

    “晚饭,地点你们自己约吧,反正晴晴晚上有时间。”

    “好!”

    叶子墨说完,挂了电话,一眼瞥见夏一涵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他的眼底漾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今天这通电话,付凤仪的声音的确是够大的了,恐怕夏一涵多少是听到了一点儿让他叫上宋婉婷的事。

    她努力在微笑,想表现出不在乎,其实心里是在吃醋吧,他怎么会看不出。

    “我今天没什么事,要去买一下衣服,你跟着我。”叶子墨淡然说道。

    夏一涵不知道某人心里想的是什么,有些奇怪,他的衣服估计是有专人准备好的吧,什么时候需要自己亲自逛街去买衣服的?

    她不想猜太多,就低眉顺眼地回他:“好。”

    等郝医生和酒酒把这日的避孕药送过来,夏一涵喝下,两个人就出发了。

    叶子墨说叫夏一涵陪他买衣服,实际上只是刚到财富广场的时候,去了男装随便扫了一眼,叶子墨就轻皱着眉,说没什么看的上的。

    他又扫了眼夏一涵的裙子,故意批评了几句,说老气横秋的,出来给他丢人。

    “去女装看看。”

    夏一涵又好气又好笑,闹了半天,她这才知道某些人是想要给她买衣服。她觉得家里的衣服都够多的了,实在没有必要太铺张浪费。

    她哪儿知道叶子墨的心思,他想着她这个小可怜的丫头,小时候肯定没有漂亮的衣服穿。所以他从此以后要她每天都穿不同的衣服,而且要穿最漂亮,最好的,把小时候的遗憾补偿回来。

    这天夏一涵领会到,买衣服原来也可以是体力活。她被叶子墨强硬地命令试穿了很多衣服,还有很多没有试穿的,他都是随手点点,几十袋的衣服就准备齐全了。

    夏一涵被他的阵势弄的有些瞠目结舌,不知道劝了多少次千万别那么破费,叶子墨都只是淡淡的。

    实在她说的次数多了,他才佯装不耐地反问她:“你是看不起我,觉得我买这点衣服就会破产吗?”

    “好吧,您想买就买。”夏一涵小声说道,心想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吧,不然他又莫名其妙地生气。

    叶子墨定下那么多衣服后,就给林菱打了个电话,很快林菱就到了,刷卡后安排了两个人跟着把夏一涵的衣服带回去。

    中午,叶子墨带着夏一涵在市中心的一家高档餐厅吃的西餐。

    那家西餐厅很有情 趣,小提琴手专门为两个人献上优美的旋律。

    这样简直像是在约会了,夏一涵不知,全因她早上的一声叹息,让叶某人觉得冷待了她,所以这确实是补给她的约会。

    下午,他带她去了东江省第二大的购物广场,两人只是随便的转,不像上午那样目标明确。

    见到有吃小吃的地方,叶子墨也会带她去尝试一下,不过更多是流连在各大精品店。给夏一涵看首饰,看鞋帽等等,叶子墨倒显的颇有耐心。

    夏一涵惊讶的发现,他不只是有耐心,其实他对女人的穿着打扮很有见地,他只要扫视了一眼,让她尝试一下的,准没错,几乎他挑选的每一样东西都像是给她量身定做一样的合适。

    他又不像是会经常陪女人上街的男人,她能想象到他几乎就没陪女人上街过,可他为什么会对女人的打扮这么在行呢?

    “叶先生,你为什么这么有品位,有眼光?好像对流行特别了解?”夏一涵抑制不住,好奇地问他。

    叶子墨似乎心情不错,嘴角弯了弯,回答她:“付氏集团有一家子公司,是专门做奢侈品的,包括女装,精品,还有首饰等。”

    “原来是这样。”夏一涵是真的很叹服,只从这一点就明白了叶子墨不是一般的纨绔子弟,他对旗下经营的东西,甚至是女装部分都了解的这么透彻,其他方面,比如建筑等,可能就更在行了。

    这样转了差不多一天时间,到了黄昏时分,夏一涵的装扮才让叶子墨彻底满意。

    他打了个电话给海晴晴,约好在湖滨餐厅吃晚餐,海晴晴爽快的答应了以后,他才又通知严青岩。

    “走,晚上跟我去见晴晴和小翰。”叶子墨搂着夏一涵的肩膀,以命令的语气说道。他是想着她生活圈子太窄,想带她出去多走动走动,海晴晴是个可靠又活泼的女孩子,让她们做朋友,他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