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2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3本章字数:5079字

    宋婉婷这天和订婚那天穿的差不多,很喜庆的装扮,不像是要参加父亲的生日宴,倒像是她自己订婚一样。

    相对于她的正式,叶子墨的穿着显得很随意,也是他有意为之,让这个女人明白,他今天来没打算应承下婚礼,让她知难而退。

    宋婉婷扫视了一眼叶子墨带着几分休闲的打扮,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

    她照样婉约的一笑,走上前来亲热又不失大方地唤了声:“子墨,你终于来了,等你很久了。”

    “宋伯父,生日快乐!”叶子墨亲手送上叶家备的几份贺礼,为了表示对女婿的喜爱之情,宋副会长是亲手接过来,才又转交给身边的肖小丽,叫她妥善放好。

    “老叶,付姐,请!”宋副会长和爱人引领着叶家一家人去就坐。

    “老叶,付姐,子墨,小翰,你们一家先坐着,让婷婷陪你们聊,我们夫妇先失陪一会儿。”宋副会长还要去迎宾客,先对未来的亲家客气一句,就偕同夫人离开了。

    宋婉婷刚要落座,叶子墨轻声说道:“婉婷,找个方便谈话的地方,我们单独谈谈。”

    “这酒店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单独谈话的地方,子墨,你要有什么话不如就在这里说吧。”宋婉婷淡淡地说道。

    “如果你不怕到时候你父亲提起婚礼时,宋家和叶家难堪,我们也可以不谈。”叶子墨的脸上显得更加冷漠。

    谁都看得出宋婉婷不谈,是刻意在回避着这个问题,想要拖延时间,好让她父亲当众逼叶家一次。

    他们以为叶家不会当众悔婚,所以这步棋是有十足胜算的。

    宋婉婷带着几分求助地看向付凤仪,好像在说:“阿姨,您说过的我永远都是叶家的儿媳妇,您是不记得这句承诺了吗?”

    付凤仪心里的确是有几分过意不去,又不想因为自己的面子和承诺就让儿子一辈子婚姻不幸福。

    “不必看我母亲,这件事是你我两个人之间的。”

    “我们之间,你的意思是不想要我了是吗?叶子墨,你好狠的心啊!”宋婉婷说这些事,眼泪已经在眼睛里闪烁了。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你怎么办?”她站在他身边,轻声问他,似乎带着无限的凄楚可怜。

    “你觉得呢,我以为你很了解我。”叶子墨态度依然淡漠。

    “我了解,我太了解你了,叶子墨,你就是这世界上最无情的男人。你要真不想跟我继续了,我当然也勉强不来。不过我爸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希望你不要做的太过,好歹我们也情侣一场,我这样一个要求不过分吧?”宋婉婷的泪悄然流下,只是一两滴,她似乎怕其他客人看到,忙擦了去。

    “所以我才要提前告诉你,如果不想折损了自己面子,你就去劝你父母不要当众提了。不要妄想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低头,不会如你的意的。”

    叶子墨既然决定了,就不会管她的眼泪,这时要是妇人之仁,只会害人害己一辈子。

    “我明白了。”宋婉婷低声说了一句,随即对叶浩然夫妇说了声:“伯父阿姨,我先失陪一会儿,去找我的父母。”

    叶浩然站起身,极诚恳地对宋婉婷说道:“是叶家对不起宋家,生日宴会结束后,我会亲自去跟你父亲谢罪,先帮我向他们致歉。”

    叶子墨目光沉沉地看向父亲,他在为他这个不孝的儿子买单,承担责任,他心里是极其感动的。

    放心吧,父亲,此后感情上的事不会让您和母亲为我为难了,我也会孝顺您,就像孝顺我母亲一样,虽然我不一定喊您一声爸爸。

    “不,叶伯父您严重了,说来说去,到底是我配不上子墨,不怪他。”宋婉婷仪态万方地说完,转身就走。

    叶家人目送着宋婉婷离开,见她在她父亲的耳畔低语了一阵,似乎在说叫他不要当众说要他们订婚的事。

    没多久,生日宴正是开始开始,宋副会长在台前致辞,感谢大家光临捧场之类的。

    说完这些,他又说:“今天除了是我生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相信各位都还记得,上次小女婉婷和叶理事长的公子叶子墨订婚未成的事。今天在此,也是再次为二人补办一个订婚典礼……”

    叶子墨面色一沉,冷冷地看向宋婉婷,而宋婉婷则没有回看他,只是款步朝父亲正在讲话的台前走去。

    一边优雅地走着,她一边无声的对肚子里的孩子轻语:“宝贝儿,今天妈妈带你长长见识。”

    叶子墨只是皱了皱眉,很快表情就平静了。

    他已经警告过宋婉婷了,她应该也已经对她父母说过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硬要坚持在众人面前说起这件事,也就不能怪他叶子墨了。

    不过悔婚的是他,且不管宋婉婷品行如何,他也不会觉得这件事他问心无愧。

    他是个男人,不会让女人来承担这件事。

    所以在宋婉婷款款往台前走的时候,他也站起身,往台前走去,他去把罪责承担过来。

    东江省政商两届的名流都在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和宋婉婷两个人身上。

    一般宣布订婚时,应该是两个新人同时上台的。他们两个很奇怪,一个从女方那边走过去,一个从男方走过去。

    各人心里有各人的想法,却又都不约而同地鼓掌。

    现场身份最高的人当属省商会钟会长,他偕同夫人以及女儿钟云裳,也来给宋副会长祝贺。

    上次这两家要联姻时,他暗地里吩咐海志轩给叶子墨制造了小型车祸,成功阻止了两家婚礼。

    近期海志轩通过安排的眼线,跟他汇报过很多次,说宋婉婷和叶子墨两个人的感情早出现了问题。海志轩建议他,不用再费力出手了,他们自己就会散。

    所以这天,钟会长虽然知道以宋副会长的做派,一定会借生日之际再提宋叶两家联姻的事。

    他已经胸有成竹,也了解叶子墨这个年轻人的做派,他可不是让宋副会长随便摆布,逼他结婚,他就会结婚的。

    钟云裳并不了解这些内幕,看到叶子墨缓缓往台前走去,她的心多少都有些紧张的。

    在叶家她已经知道叶子墨除了宋婉婷,家里还有夏一涵那样一个品貌俱佳的女人,其实她不太敢奢望叶子墨有一天会把目光放到她身上。

    但是暗恋是忧伤的,她这种伤感无处可诉,甚至见他的机会都很少。每当见面,她总会借机多看他两眼,也只是几眼而已,回家以后,她的心里又会极其不平静。

    宋婉婷已经走上台,接替父亲,站到麦克风前,冲大家深深鞠了一躬,随后温婉地开口:“各位亲朋好友,大家中午好!我是宋婉婷,今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我非常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祝贺我父亲的生日。我父亲刚刚提起我和叶子墨的婚事……”

    “婉婷,让我来和大家说吧!这种事,还是男人来说比较好。”叶子墨已经走到台前,扬声打断宋婉婷的话。

    不管她是要说他们要结婚也好,还是说他们要解除婚约,叶子墨都不想这些话从她口中说出。

    她要是说了要结婚,他要当众拒绝一个女人,她面子上毕竟会过不去,他们多少是有情分的,他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伤害她。

    东江的圈子就这么大,伤了她的名誉,她以后真的很难做人。

    宋婉婷凄婉地一笑,却镇定无比地说:“不,子墨,请允许我任性一次,让我来说!我想,我们的关系从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非要说些什么,但是今天,请允许我任性一次,让我来说!”

    所有人都在看着,叶子墨的眼中闪现出一种惋惜之情。

    他不想让她说的,但她已经这么说了,他不好抢她的话,只能听之任之,他再来弥补了。

    “各位,我非常感谢上天,让我有机会做子墨的未婚妻。他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英俊挺拔的男人,也是最富有魅力的男人。我崇拜他,敬重他,爱他!不过可惜,他并不爱我,我宋婉婷有我宋婉婷的骄傲,不属于我的,我不会强求。今天我的父亲以及在座的亲朋一定希望看到一场喜悦的事,请原谅我的任性,在没有和子墨商量的情况下,我独自做下了这个分手的决定。如果我不说,子墨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会跟我订婚,结婚生子。但我爱他,我知道他不爱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要一个只有名义没有爱的婚姻。我宁愿放手,让他去寻找比我更优秀更匹配的女子。亲爱的子墨,我祝福你!也祝福我自己的未来,我一定会遇上懂得珍惜我的男人,我也会成为别人的天使。但愿将来,你我能各自在与我们有缘的人幸福过一生!”

    宋婉婷说到此处,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她冲所有人微笑,冲所有人又深深的鞠了一躬。

    现场有一些不了解实情的人,为宋婉婷这一席话深深的感动了,甚至不由得眼眶湿润。

    宋婉婷这个举动甚至提前都没有和父母商量过,就这样说了,连她父母都觉得很奇怪。宋书豪也是很意外地看着台前,有些不能相信他姐姐真的放弃了。

    叶子墨不动声色,眉头稍微动了动,对于宋婉婷的忽然转变有些意外,随即又明了了,她是想给她自己营造一个痴情的形象。

    这么说看似她是被抛弃了,实则所有人都会敬佩她,她等于给她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成功的营销。她的形象和名声,在整个东江都将传播开来,这对她确实是没有丝毫坏处。

    宋婉婷鞠躬完毕,现场如潮的掌声经久不息,她始终在流泪,始终在默默的擦泪。

    宋副会长对女儿的举动在闪了一会儿神以后,也有了新的认识。

    众人鼓掌的同时,都把目光聚焦在叶子墨身上。宋婉婷字里行间,都在夸奖跟她分手的未婚夫,还说她没有提前跟他商量就提出了分手,说如果她不提,他会跟她订婚为她负责。

    一番漂亮话,捧了她自己的同时,也捧了叶子墨,这么说的确是给宋家,给叶家都没有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

    钟会长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嘴角轻轻地扬了扬。

    叶子墨在所有人的关注下,几步走到宋婉婷身边,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方巾温柔地给她擦了泪。

    她把事情处理的这么漂亮,他会配合她,把场面做完美。

    宋婉婷哭着扑向叶子墨的怀抱,他伸出双臂把她轻搂在怀抱里,很温柔地拍了拍。

    这个样子,可真不像要分手的情侣。有一部分亲友甚至会以为叶子墨能觉得感动,主动说出爱宋婉婷,把剧情扭转。

    “对不起!”叶子墨沉声说道,说完,他轻轻把宋婉婷拉开,对她深情地说:“是我不好,我叶子墨就是一个花心滥情的男人,不值得你的错爱。是我辜负了你,这件事是我的错。婷婷是个温婉大方的女孩儿,长相又甜美,为人处世等无论哪方面都堪称完美。是我叶子墨没有这份福气,也是我们叶家没有福气娶你进门。即使今生我们没缘分做夫妻,我也感谢婷婷你对我的钟爱,我会永远记着你的深情。”

    看着宋婉婷说完这些后,他又转身面向所有宾朋诚挚地说道:“我想在座的每一位都记住,我和婷婷虽然没有做成夫妻,却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日后我会把婷婷当成是我的妹妹,我会疼爱她,照顾她,并且会永远祝福她。我也同样希望,她早日找到懂得珍惜她的男人!很抱歉,让大家看到这一幕。我尤其更抱歉的是对宋伯父宋伯母,今日是宋伯父的生日,我们没有如您的愿补办订婚礼,却在今天宣布分手。诚恳地请求宋伯父原谅,如果您还是生气,请您责备我,不要为难婷婷。另外也要向我的父母致歉,在此之前,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感情生变。抱歉!”

    叶子墨说完所有的歉意后,宋婉婷也止住了泪,深情地看了他一眼,含着泪微笑着,从另一侧下台。

    待叶子墨也下台,宋副会长才一脸沉重地又到了台前。

    他再次对所有人宾客致歉,并说他提前的确不知情。

    “虽然很意外,也很遗憾不能跟叶理事长成为儿女亲家,但我们做父母的都不能勉强孩子。他们的幸福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子墨,还是婷婷,我都祝福他们。也请在座各位跟我一起祝福两个人吧!”

    宋副会长的语调很低沉,看起来有些伤心的同时还很大度圆满地把话说全了,他的表现自然赢得掌声一片。

    “来,我们举杯,祝福他们,也祝福在座各位,希望每个人都幸福美满!”

    宋副会长举杯,一场订婚宴变成分手宴的闹剧就此结束。

    接下来的敬酒环节,大家都只是说生日的话题,没有人不识相的提婚事了。

    宋副会长夫妇来到叶家人身边,叶浩然郑重地对他致歉,宋副会长满脸笑容地回答他:“没事,孩子们婚事不成,我们照样还是好搭档,好兄弟。孩子们只有合适不合适,没有谁对不起谁的说法。来,我们喝酒!”

    “我们不会白白对不起婷婷的,其他的事墨儿会安排好,对不住了!”叶浩然又致歉后,举杯喝了酒。

    叶子墨也趁喝酒之际,再次对宋副会长夫妇表达歉意和要对宋婉婷的弥补之情,并说以后宋家的事依然是他叶子墨的事。

    “只要有需要,不管是您二老的事,还是婷婷书豪,您都可以找我,子墨不会推辞的!”叶子墨郑重地承诺。

    随后宋婉婷若无其事地携着弟弟宋书豪,给所有人敬酒致谢,到了叶家这一桌,她也始终面带微笑的。

    宋书豪现在对叶子墨是又恨又怕,假如他有叶子墨一半的能力,他绝对不会要他这么随便欺负他姐姐的。

    宋婉婷的脸上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妆容稍稍花了一些,笑容中带着一些凄楚,看着楚楚可怜。

    付凤仪和叶浩然父子的想法不同,她是真的很心疼宋婉婷,又不能勉强儿子,心里很难受。

    “婷婷,叶家对不起你,阿姨也对不起你。墨儿说的对,以后把你当成妹妹。阿姨没有女儿,你以后就给阿姨做干女儿吧。”付凤仪叹息着,把宋婉婷的手拉住,拍着她小手时,她的眼睛都湿润了。

    “好,阿姨,我早想叫您一声妈了。妈!以后您就是我母亲,我做您的干女儿!”宋婉婷说着,又是泪流满面,任谁看了,也觉得她这是真心诚意的不想再纠缠了。

    结局好像是皆大欢喜,宋婉婷和叶子墨喝酒时,始终带着淡淡的忧伤看着他,又是笑,又像要哭似的。

    叶子墨从来都没想伤害她,今日种种,他对宋婉婷不是全没有愧疚的。

    看着她这么强颜欢笑,他只觉得自己当时若是不轻易答应母亲的安排,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婷婷,晚些林大辉会找你,一定要接受我的补偿。”他在家人面前郑重地对宋婉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