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26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3本章字数:5015字

    “墨,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吗?”她缓步走到叶子墨身前,仰头看他,低声向他道歉。

    她的神情楚楚可怜,叶子墨不是没有一丝动容的。

    “告诉我,你去干什么了?”经过一路的冷静,叶子墨此时已经不像在医院大厅打人时那样过分愤怒和冲动了。

    不过怒气还在,他想到她跟莫小军偷偷摸的站在那里,他就怒火攻心,想压都压不下去。

    夏一涵深吸一口气,拉住叶子墨的胳膊,轻声说:“对不起,墨,可我真不能说我是去干什么了。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好,我不该对你撒谎,只是有些事我不能说。你最近对我这么信任,我真的很高兴,很感激。你能再信我一次吗?我求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不要生气了!”

    “信你?”叶子墨皱眉看着她,伸手又一次捏住她尖巧的小下巴。

    “我信你的结果就是你处心积虑地甩脱我安排的保护你的人,你骗我!你骗我,是事实吗?”

    “是事实,我骗了你,我不想解释什么,但是我骗你,真的跟莫小军没有任何关系。我……”夏一涵使劲儿咬着嘴唇,才能不把莫小浓的事全部告诉他。

    事关女人的名节,还有她一辈子的幸福的事,她怎么能说。

    “我都看见了,你还说没有关系?该死!”叶子墨失去耐心了,她不想说,他也不想再问。

    他明白了,她根本就不是不想说,她根本是无话可说。

    他一把把她往床边一甩,夏一涵仰面倒在了床上,紧接着他也压了下来。

    她被他紧紧的压在身底下,他满含怒火的目光犹在盯着她的小脸,她则还在低声说:“墨,再信我一次,行吗?”

    又是这副倔强而执着的模样,他不想信她吗?他就是给了她足够的信任,才会放任她出去工作,结果,她回报给他的又是什么?

    那种四处找她都找不到,终于找到她,看到她跟别男人腻腻歪歪的感觉,真的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他嫉妒莫小军,嫉妒她为了他可以说谎,撇下她的男人跑出去。

    强烈的嫉妒化成了火,恨不得能把她烧焦才解恨。

    他不再说什么,咔嚓几下把她的衣服撕开,夏一涵白嫩的身躯又一次暴露在空气里。

    即使经历了无数次,她依然还是害怕的颤抖了一下,她深深地吸气,跟自己说,别怕,夏一涵别怕,他只是太生气了,他需要发泄。

    你又不能说明原委,你不能怪他这么对你啊。

    “墨,要是这么做能让你少生一些气,你就来吧。”在叶子墨用力揉上她的丰盈泄愤时,夏一涵低低地说。

    叶子墨的目光根本就没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上看,他在揉捏她的同时,犹在盯着她的小脸。

    她的脸上凄惶,恐惧,还有祈求的神色让他的心狠狠的被拧疼了,那样的她让他没由来的烦躁。

    他伸手扯开自己身上的衬衫,衬衫的纽扣被他粗暴的动作扯的散了一地,紧接着他把衬衫用力脱下来。

    夏一涵闭上了眼,她预想中他又会毫无前戏粗暴的对待你,她会痛,会屈辱。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发生,他只是把衬衫甩到她身上,无比冰冷地说了声:“给我出去!”

    他放过了她?

    夏一涵意外地睁开眼,叶子墨早就离开了床边,看也不看她,在沙发上光着上半身坐下来,脸色依然是铁青的。

    他是放过她了,他发现她可以骗他,他却根本就对她下不了手了。

    以前他一生气,准会粗暴的蹂令她,现在他却再也做不到。

    他早就下过决心不管任何情形都不粗暴的对待她,这个指令或许已经输入大脑,况且她还一遍遍地在跟他说,请他再信她一次。

    万一她有苦衷呢?他这么对待完她,就又一次伤害到了她。

    叶……夏一涵无声地呼唤了一声,想要再劝劝他,安慰他,又知道他现在一定是需要平静的。

    她把他的大衬衫穿上身,裹好,轻声对他说:“谢谢你,墨,我去换一身衣服再来看你,好吗?”

    他不理她,不回答,夏一涵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离开他的卧室。

    叶子墨坐了一阵以后,拿出手机给林菱打了个电话。

    “我要今天下午到晚上的妇幼保健院的监控录像!”他冷漠地吩咐。

    他不想冤枉了她,也不想轻易地放过她和那个莫小军,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他必须知道真相。要是真相是她没有任何苦衷,她就是有意欺瞒他,她身体不舒服就是要找别的男人陪她去看,他一定会好好的处置他们。

    打完这个电话,海志轩的电话进来了,叶子墨接听,对方的语气有几分急:“子墨,我在老地方等你,我刚从临江赶回来!”

    “好!”叶子墨正不想在别墅里停留,怕忍不住又收拾那个女人,有人陪他喝一杯最好不过了。

    叶子墨冷着脸出门,跟海志轩在两人经常喝酒的夜 色酒吧见面,他早到了。

    “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和宋婉婷没定成婚,舍不得了吧?”海志轩明知不是这么一回事,还是调侃了叶子墨一句。

    “你大老远从临江赶回来,就为了说这么无聊的事?”叶子墨冷冷的回敬他。

    海志轩笑了笑,不咸不淡地说:“还真就是因为你和宋婉婷离婚的事,我特意回来的。”

    他刚走马上任,本来是真的忙的不可开交。可是他好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且这件事其实还间接影响了他有生以来唯一钟情的女人。

    听他在叶家别墅里的眼线汇报说最近叶子墨和夏一涵两个人如胶似漆的,他就想当面来问叶子墨一声,是不是真的认真了。

    他要是能够给夏一涵一个正式的名分,让她不用再屈辱地做个晴妇,他作为叶子墨最好的朋友,当然会选择祝福他们两个人。

    “多谢你这么关心我。”叶子墨凉凉地说,他还不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吗?他还不就是在盯着他的女人,看看还是不是有机可乘么?

    这个虚伪的女人,还真是本事大的很,把他的好朋友也给俘虏了,好像还根本就没用任何心思就把个理事长大人给迷的晕头转向的。

    “别客气。”海志轩淡然说道,他话音刚落,服务生已经按照两个人的老规矩给上来了酒。

    他们到了这里,也不要什么优雅了,就一人拿起一个酒瓶,碰了一下,各自往下灌。

    “到底是怎么了?不是为了姓宋的这么臭着脸,就是为了姓夏的吧?发生了什么事吗?”海志轩喝了几口酒又问。

    “你能不关心她关心的这么明显吗?她是我女人!”叶子墨脸色和语气依然不好,海志轩无所谓地笑了笑,知道他这是猜对了。

    “你还不知道吧?那个莫小军没死。”叶子墨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以后,缓缓说道。

    “是吗?”海志轩对这个消息没有太大的震动,没死,他觉得应该是一件好事。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以叶子墨霸道的性格,准会为夏一涵心里有个死人而不得安生。

    夏一涵那么文若的女人,哪儿经得起他天天这么猜忌,那么折腾。

    要是没死,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肯定能更好一些,难怪他会肯当众说出要跟宋婉婷解除婚约的话。

    海志轩太了解叶子墨了,知道他向来是尊重他母亲意愿的。当时要跟宋婉婷订婚是他还没明确对夏一涵的感情了,现在可以不顾虑母亲的想法解除婚约,那必然是他认准了夏一涵。

    “他没死,我跟他也见过面了。那女人总说他一定是我弟弟,所以我跟他去做了两次DNA鉴定,一次是在东江做的,怕结果不准,又让林大辉去海市做了一次,结果他确实不是我弟弟。”

    “你不是为了他不是你弟弟生气吧?”海志轩又带着几分笑睨着他,问。

    叶子墨有时特别烦海志轩这小子,他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还是如实跟他说:“今天那女人跟我说谎了,她说她在公司加班,结果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跟姓莫在一起。”

    “怎么,她去付氏上班的事你也知道?你那个人是不是有些待腻味了?”叶子墨皱了皱眉。

    海志轩不说话,他知道叶子墨想要揪出他的眼线不难,这事只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知道对方对自己不会有恶意。

    叶子墨了解海志轩,知道他什么事能跟钟会长报告,什么事不能报告,他不会伤害朋友的利益,所以他才不动那个人。何况有那人在暗处,其实有时候明处不知道的事,通过他还更好办,就像当时救夏一涵一样。

    海志轩也不回答他关于眼线的事,只说:“你既然都能放心让她抛头露面的去上班了,就说明你比以前对她放心。再说就算你看到他们在一起,依我猜,他们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她一定是有她的理由的,不要粗暴对待她,她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好了!”叶子墨低吼了一声,不让他再说了。

    不要弄的他好像很了解他女人似的,动不动就在他面前说一些心疼他女人的话,以为他不在乎吗?

    他也没有粗暴对待那女人,他倒是想,他也得下的了手才行啊!

    海志轩的确不说话了,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对夏一涵的牵挂真是有些莫名。现在的迹象表明,他可能真是要白白惦记了,可要他放下,他还是放不下。

    大概迷恋夏一涵是他最最最不理智的事,不过难得人生能有一件不理智的事,他永远都不会为迷恋她后悔,因为她值得。

    叶子墨是认真的,他就会远远的观察祝福,要是他什么时候发现他不能给夏一涵幸福,他保留再次追求她的权利。

    “还有什么事,这么远回来只说一件事,不像你的性格。”叶子墨淡漠地问。

    他刚上任肯定是忙,要只说这一点点事,在电话里说也一样。

    “还有晴晴的事,这丫头不知道最近在跟什么人在一起,神神秘秘的。我母亲说她每天晚上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动不动就傻笑,有时候还发呆。很明显的就是谈恋爱了,你也知道晴晴多单纯,我们一家人都担心她接触了不怀好意的人。我现在在临江,确实忙的有些顾不过来,我把她交给你管了。”

    海志轩这可不是商量的语气,他是直接就把妹妹丢给叶子墨了。

    “你就好好做你的理事长吧,别刚去屁股还没坐热就让人给你弄下来。”叶子墨明明是答应了他的意思,却还是故意说的很难听,对于他的性格,海志轩向来了解,所以也只是笑笑。

    “你只要知道对方是谁,并且知道对方对她没有恶意就行了,不用过度干涉,她毕竟也该恋爱了。有些经验和教训还是应该有的,只要不付出太惨痛的代价就行了。”

    “嗯。”叶子墨轻哼了一声。

    他想起上次海晴晴提前走了的事,他派了林菱去查看她的连锁美发沙龙,根本就没有任何闹事的,明显她就是找了个借口跑了。

    他心里只想着她可能确实是对小翰不满意,却没想她是正在跟别人谈恋爱呢。

    叶子墨和海志轩后来也就是随便聊聊以前的事,边说边喝酒。

    叶子墨虽然心情不太好,却也不至于借酒消愁。

    他发现他内心深处是信任那个女人的,只是她到底为什么那么做还不知道答案罢了。

    他气,只是气她撒谎骗他,跟以前的想法不同。

    夏一涵当然也感觉得到叶子墨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拿今晚的事来说,要是放在以往,她肯定是要身心都被他摧残的。

    他放开了她,就说明他心里真的很疼爱她,哪怕明明看到她骗他,他都不舍得对她太过分。

    酒酒始终不放心夏一涵,过一会儿就过来看一眼,当看到叶子墨紧抿着唇出门,她才替夏一涵松了一口气,忙到她房间看她。

    那时夏一涵刚换好了衣服,坐在床上,叹气呢。

    “他没有强你?”酒酒进门后小声问,夏一涵摇摇头,说:“没有。”

    “他脸色那么差,我还以为他会强你呢!唉,不过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太子爷可是亲自去给你送饭,这本当是两个人手牵着手欢天喜地回来的,怎么回来时像两个仇人似的呢?”

    “送饭?他给我送饭去了?”夏一涵只想到叶子墨去了付氏找她,却没想他是给她送饭。

    “是啊,你没在家,听管家说你是加班去了。晚上太子爷走到餐桌前往你座位上看了两眼,也没坐下就命令我们把饭菜打包,说打包两个人的。他还不好意思呢,本来是自己提着保温盒,后来就交给了一个安保员提着,兴冲冲地出门。我当时还跟在他身后说,一涵肯定高兴死了。你没看到他拿去的吃的?”

    原来是这样!

    她就说他一定是想她,想要快点见她才去找她的。

    叶子墨是多爱面子,自尊心多强的男人。

    他能去给她送饭,这是多难得的事,偏偏他去的时候她还不在,不仅不在,他还亲眼目睹她跟莫小军在一起。

    该死啊,夏一涵,你真是该死,你怎么能这么伤他的心啊?

    “都是我不好,酒酒,我真让他伤心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我又不能告诉他真相,又不想让他生气。

    “你傻了?哄他啊,他那么爱你,连饭都要给你送过去,还能禁得住你哄他吗?我们太子爷就是这一点好,嘴硬心软,不知道多爱你呢。”

    酒酒一句话提醒了纠结无比的夏一涵,她不禁扬起了一抹苦笑。有时候还真是关心则乱,这么简单的道理,她硬是没想明白。

    哄他,告诉他,她爱他,不就是最好的良方,可以治疗他的心情吗?

    “酒酒,我想去泡个澡,你先回房间去吧。”

    “哦?哦!我知道了!不过你以身相许,真是最好的办法了!”酒酒掩嘴笑着,脸红红的。

    “想什么呢,我就是很累……”

    “表解释了,我能理解,嘿嘿,你待会儿泡的香喷喷的,就不用哄他了,衣服一脱……”

    “不准胡说了!”夏一涵的脸霎时红了个透,她想泡澡的时候是真的没想那么多。

    她这一天又是害怕,又是在医院里上上下下的跑,是真累了,现在就想打哈欠,她想泡个澡解解乏,好熬着等那男人回家。

    他如果出去,一般来说说不定要很晚才回来,她要拿出一点儿诚意,不能在他回来之前就睡着。

    叶子墨果然回来的很晚,夏一涵想,他估计气的也没吃东西。

    她虽然很饿,因为知道那男人为她没吃饭,所以她也惩罚自己,也不吃。

    怕他回来她在房间里睡着了不知道,她到管家那里要了他房间的钥匙,打开他的卧室门,到他房间里等他。

    叶子墨回来时,皱着眉在夏一涵门口停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进去,而是到了自己房门口开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