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3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3本章字数:5242字

    正在她又一次望着窗外的雨帘,小声问自己:“你说他会不会有可能是为了你才跟姓宋的分开呢?不能吧,他们上次还……”

    忽然,她感到背上一暖,像是一件厚重的外套压在了身上。

    惊愕中她往后看去,只见那个高大的男人把外套不算温柔地扔在她身上以后,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自从叶子墨进门,餐厅里所有的说话声都停止了。他就像天生带有超强的聚光效应似的,在他身上立即汇集了无数的目光。

    而他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副优雅的模样,居高临下看她时,眼眸中有种掩不住的温情。

    “这么冷的天,穿着单薄的工作服就往外面跑,是想感冒吗?别忘了你的身体……”他把话停顿在此,别人也许会认为他后面的意思是,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夏一涵却知道这个坏胚子,他想说她的身体是他的。

    明明就是关心,特意从集团来给她送来了一件崭新的外套,却又要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叶子墨,他是这世上最可爱,又最别扭的男人。

    夏一涵那个问题已经在脑袋里转了许多遍了,这会儿终于见到了他,还是这么大老远特意来给她送温暖的他,她再忍不住要问他要个答案了。

    她仰头看着他,轻声说:“听说你……你和她解除婚约了,是真的吗?”

    小东西,她怎么知道了?

    所有人依然在注视他们,这两个人真的就如同童话里走出来一样的一对男女,想不关注,根本就不可能。

    他们此时却根本管不了别人在看什么,想什么,只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相互注视着。

    “你希望是真的吗?”他缓缓问道。

    “希望!”夏一涵拉着外套站起身,坦白说出她的意愿。

    就算全世界说她是个抢别人男人的坏女人,她也不想隐瞒她的心思了。她希望他单身,她希望由她来爱他,照顾他一辈子,她不想要他跟那个有心机的宋婉婷在一起。

    “你的希望成真了。”叶子墨云淡风轻地说。

    夏一涵不知为何,眼泪再也忍不住,在他话音一落之时,泪就从眼中滚滚而下。

    她抓着外套的手不断地收紧,再收紧。

    她的希望成真了呀!她再不是第三者了吗?她和他是唯一相依的恋人了吗?

    “我爱你!叶子墨!以后再不许你有别的女人,不许!”夏一涵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他低吼出这句话。

    叶子墨心一紧,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用力抱住,任她的泪水沾湿他的衣襟。

    “还哭吗?是想让我父母以为我欺负你了?”很久后,叶子墨含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她有些不解地仰头看他。

    “什么意思?”她轻声问。

    “今晚我要回家吃饭,我母亲说,不让我一个人回去,你跟我去吧!”其实是他自己跟他母亲说好了,要带夏一涵回家吃晚饭的。不过叶某人比较爱面子,想要说成他是迫不得已罢了。

    夏一涵已经越来越了解他了,知道这家伙爱面子故意不好好说话,她轻笑了下,凑近他小声说:“不让你一个人回去,你不是有保镖吗?你随便带一个回去不就行了?”

    胆子越来越大了!

    叶子墨忽然弯身,把她给抱了起来。

    “啊,你放我下来啊,好多人看着呢。而且,我东西还在桌子上呢。”夏一涵小声说。

    谁爱看,谁看,他才不管呢,抱她女人怕什么看。

    “叶子墨,你放我下来,我东西还在桌子上呢。”一直到出了门,夏一涵还在跟叶子墨说这事,那是她辛辛苦苦访谈了一下午的笔记啊。

    叶子墨的目光扫了一眼,立即有人上前对夏一涵恭敬地说:“夏小姐不用担心,我们会去帮您把东西拿好。”

    “还不抱紧些,小心你男人被别人抢去了。”叶子墨凉凉地说。

    “才不怕呢,反正是个花心滥情的男人。”夏一涵小声嘟嚷着,却还是伸出手臂绕上他的脖子。

    叶子墨的眉头忍不住动了两下,这狡猾的小东西,怎么知道他在宋副会长的生日礼上说的话呢?而且还胆敢笑他说过的话。

    “确定不怕吗?”

    “不怕,就不怕。”反正他在大街上,总不敢耍流氓,夏一涵心里高兴,就想跟他斗嘴。

    不过很快斗嘴就变成了咬嘴,叶某人头一低,狠狠亲上她的小嘴,允吻啃咬的她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事后每当想起这个吻夏一涵都会羞的脸通红,不为别的,就为她被吻完后才发现,有人在帮他们撑伞……

    想想吧,在大街上,一个人给一对情侣撑伞,情侣抓紧时间在伞下使劲儿接吻缠绵,街上得有多少人行注目礼。

    夏一涵脸爆红,叶某人恶趣味的轻笑,脸不红气不喘。

    “怕吗?”他似乎就较上真了,夏一涵怕他又耍流氓,忙不迭地说了声:“怕总行了吧?”

    叶子墨的心情很好,他也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原来有个能吸引他的女人确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他会想着她,只要不工作的时候,就想起她。

    听说她在外面做市场调查,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她穿着单薄的工作服在雨中行走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就命林菱给买了一件外套和他会合后,他亲自给她拿了来。

    他喜欢欺负她,也喜欢看她在他为了她做了什么事以后很惊讶,很感激的样子。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是他从不相信会在他身上出现的化学反应。

    把他的女人抱的更紧了些,一直抱到车上。

    车往省商会的家属住宅区驶去的时候,夏一涵才想起紧张。这次去恐怕和以往不同,虽然叶子墨说的轻描淡写的,可她心里明白,这是她比较正式去他们家。

    昨天他解除婚约了,今天带她回家吃饭,应该是要她作为他女朋友的身份去的吧?

    “叶先生,我是不是应该买些什么?”夏一涵紧张地问。

    一般有外人在,夏一涵还是习惯性的叫叶先生。叶子墨只是握了握她的手,轻声说:“他们不需要什么,你去就行了。”

    夏一涵总觉的这样的对话,像是一个寻常人家的男人带着女朋友回家。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叶子墨会这样带她回他家见他的父母,顿时心里溢满了感动和欣慰,靠在他肩膀上,她回握着他的手。

    她闭上眼,感受着这时难得的和谐。

    良久,她才抬头,不确定地问他:“你说,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毕竟我是……”我是以那样的方式接近你,在他们心里肯定认为我对你不是真心,会觉得我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吧。

    后面那些她没有说出来,车上还有外人在,有些话不适合说的太透彻。

    “去了你就知道了。”叶子墨不擅长说那些安慰的话,他觉得说那些也没什么意义,还是让她看到事实才最有说服力。

    车开进省商会家属区,叶子墨搂着夏一涵的肩膀上楼。

    马上就要进叶家的门了,这一次跟以前肯定是不同的,夏一涵的紧张时,手不自觉地搅动着手机。

    他自然是感觉到了她的情绪,虽然不擅长说安慰人的话,他也还是不想让他的女人像个可怜的小媳妇似的。

    他停下脚步,认真看着她,温和地说:“只是回家而已,不用想那么多。”

    回家……这两个字之于别人可能没有太大感觉,可是对夏一涵来说,家这个字是多么奢侈的字眼。

    他愿意把他的家分享给她吗?他的家真的能接纳她,让她成为一份子吗?

    从此以后,她真的可以有自己的家,不用再做别人家的养女了,也不是他别墅里见不得人的晴妇了?

    她的鼻子越来越酸,眼中很快就盛满了泪水。

    “叶子墨,我真的,你真的,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家人吗?”夏一涵激动的话有些乱,叶子墨的心却微微的发疼。

    这个惹人心疼的女人,他为什么早没有为她做这些。他真应该早就跟姓宋的解除婚约,早点儿让她做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未婚妻。

    他没说什么,但他的眼神在肯定地看着她,夏一涵的泪再也克制不住,缓缓流淌下来。

    她发现自从认识了他,她似乎就再也管不住她的眼泪了。生他的气时要哭,感动时要哭,爱他时也要哭,高兴时也要哭,好像所有的情绪都只有用眼泪才能表达似的。

    他低头,捧起她梨花带雨的小脸儿,很温柔地吻上去,把她的泪一点点的吸干。

    夏一涵真想要扑到他的怀抱里好好的哭一哭,把二十年来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可她还是忍住了,马上就要进门了,被看到她哭过,她会很尴尬。

    “走吧!”叶子墨抓着她的小手,按门铃。

    保姆小兰来打开门,恭敬地跟两个人打了招呼把他们让进去。

    叶浩然在书房里,喝着茶,听到两人进门的声音,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他不是不想要迎出去的,只是他的身份不仅是理事长,还是个威严的父亲,所以他没动。

    付凤仪和严青岩正在房间说话,听到小兰的声音,两人同时从房间里出来。

    “小兰,去叫老叶吃饭吧。”晚餐早就备好了,付凤仪一出门就对保姆吩咐道。

    叶子墨捏了捏夏一涵的手,示意她放松。

    他牵着她的小手直接去了饭厅,叶理事长和付凤仪严青岩也进了饭厅。

    “叶理事长好!夫人好!”夏一涵轻声问候,付凤仪慈爱地笑了笑,说道:“这回算是正式来叶家,就不要叫什么理事长夫人的了。你年纪小,想必你父亲也没有老叶年纪大,你就叫他伯父,叫我阿姨好了。”

    “应该是伯父伯母吧!”严青岩调侃一声,他现在和叶子墨是一个心思,想早点儿把叶浩然和付凤仪撮合和好呢。

    他们感情是在,奈何分开时间太久,即使说了要复婚,却好像又不好意思。

    付凤仪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叶浩然则沉声接话:“叫伯父伯母吧!”

    “伯父伯母好!”夏一涵又重新问候了一声。

    “吃饭吧!”叶子墨不想夏一涵局促不安,扯着她的小手,让她在餐桌前坐下。

    保姆小兰给每个人都倒上了酒,叶浩然作为家长首先举起了酒杯,对夏一涵说道:“欢迎你来叶家。”

    夏一涵的鼻子又是一阵酸,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表情没有太大变化。

    “谢谢伯父!”夏一涵举起酒杯,刚要喝,叶子墨的眉微微一皱,一把抢过她的酒杯,替她把杯中酒喝下去。

    严青岩和小保姆都有些惊讶地看着叶子墨,真想不到他还会替女人喝酒。

    大家饶有兴趣的目光都看向夏一涵,她虽没喝酒,脸却比喝了酒还要红,叶子墨倒是神色如常,好像帮她喝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一涵,没事的时候就跟子墨多回家来住一住。喜欢吃什么菜就跟小兰说,让她给你准备。你这身板儿也是太单薄了一点儿,好好养一养。”付凤仪慈爱地说。

    夏一涵所有的忐忑在餐桌上都消散了,难怪叶子墨会说她来了就知道。

    也是她太傻了,她早该想到,要是叶家不欢迎她,大概叶子墨也不会带她回来。

    付凤仪虽只是说要她好好养养身体,其实夏一涵心里也明白,她恐怕是说她还要给叶家生孩子。她毕竟是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说话自然到位,要真说出来你要生小孩所以要养好身体,就会让人觉得这句养好身体不是疼她夏一涵,而只是为了疼他们叶家的下一代。

    想到生小孩这一层,夏一涵的脸又泛了红。

    严青岩也表达了他的欢迎之情,夏一涵从前总觉的他是假的,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她慢慢的说服自己,说他其实是真的叶子翰,她不该对他有其他想法,那是不尊重他,也是不尊重叶家所有人。

    夏一涵微笑着回应他,举起杯,杯中保姆小兰早给换上了饮料。

    一顿饭在和谐的气氛中吃完,付凤仪的意思是留他们两个人在这里住。

    叶子墨看夏一涵的脸上已有了倦色,不想让她在这里陪笑脸,而是跟母亲告别。

    他多年来已经习惯了不跟叶浩然说什么,只是表情冷淡地扫视了他一眼,就已经算是巨大的进步了。

    两人从叶家出来,夏一涵感动的情绪犹在挥之不去。

    “谢谢你,墨!”她轻声说。

    傻女人!

    他无声地攥紧她的小手,嘴角边儿扬起一抹邪邪的笑。

    “怎么谢?又要以身相许?”

    “嘴巴怎么那么坏?”夏一涵小声地嘟嚷道,换来叶子墨朗笑一声,真想此时就对她使使坏。

    他弯身在她的抗议声中把她抱起来,下楼后,安保员早给开了车门,他直接把她塞进车里,自己也上了车。

    正好这时,他的手机叮铃一响,一条信息进来了。

    他点开一看,是一条彩信,有两张照片,后面还附着林菱向他报告的内容。

    该死!

    他心里低咒一声,眉头紧紧锁在一起,不觉扫视了一眼夏一涵。

    此时车刚启动,他沉声命令道:“停车!”

    车重新停下来,他对前面的司机和安保员吩咐:“把夏一涵送回别墅!”说完,他自己打开车门,飞速下车。

    “墨!你去哪里?”夏一涵摇下车窗,问叶子墨。

    只见他紧抿着嘴唇,只是冲她摆了摆手,冷淡地说声:“你回去吧,我去办一件事!”

    ……

    叶子墨的表情虽然是常常这样冷冷冰冰的,不过本来他都是高兴的,尤其是在两个人出叶家的时候,他还逗她来着,按理说没什么严重的事,他转变不会这么大。

    自从他来了短信以后神色就有些改变,夏一涵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去办什么事,心里不禁惴惴不安。

    “你们停车行吗?我想去找叶先生。”夏一涵焦急地对司机说道。

    “抱歉夏小姐,我们必须要听从叶先生的命令,请您不要为难我。”司机恭敬地说。

    夏一涵心里叹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她也知道,这些人都要听叶子墨的话,她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没办法从车上下去。

    她想要给叶子墨打个电话,思索了一番,觉得就算她打,他不想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也还是不会告诉。

    也许幸福来的太突然,她还没有适应,所以才会这么惶惑不安吧。

    可能叶子墨去办的事根本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公事,或者是其他的私事。

    夏一涵,你应该要对他有信心,也应该要对你们的关系有信心啊。你看他最近对待你不是越来越好了吗?他不会忽然又变成那个冷冰冰的男人,一定不会的。

    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安心地回别墅,默默的等他回家就好。

    叶子墨下车后就给林大辉和林菱分别打了两个电话,没多久林大辉就开车来省商会住宅区接了叶子墨,按照他的指示往位于步行街附近的一家高档餐厅开过去。

    叶子墨没说是什么事,林大辉也识相的不问,但他从叶子墨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现在要办的这件事让他很不高兴。

    没多久,林大辉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顺着叶子墨注视的方向往餐厅门口看过去,只见一男一女从餐厅里出来,女的搂着男的胳膊,从他们车前走过。

    林大辉仔细一看,那两个人他都见过,女人是叶子墨最好朋友海志轩的妹妹海晴晴,男的是莫小军。难怪叶子墨很不高兴,他一定是认为莫小军意图不轨。

    不过他看着这两个人,倒像是海晴晴对莫小军的依赖更深一些,她头靠在他的胳膊上,脸上洋溢着几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