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宠婚13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1:53本章字数:5016字

    “我骗你干什么呀?我现在才知道,我莫小浓就是个没人管的人。你不来,小军哥也不来,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就天天一个人在医院里呆着。姐,你知道不知道我这心里有多难受?”莫小浓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夏一涵心里又牵挂起来,忙轻声安慰她:“对不起小浓,是姐不好,姐想办法来看你,明天哈,明天就来,行吗?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哭,别生气,这是一辈子的事,留下病根不好的啊。”

    莫小浓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又低低地说:“姐,我真是想你了。那个营养师做的东西,没有姐你做的好吃,我想吃姐给我煮的粥了。”

    “好,姐想办法啊。”夏一涵连连安慰,才听到莫小浓又高兴起来的声音:“姐你可别骗我,你明天不来,我就不吃饭!”

    结束通话,夏一涵又牵挂莫小浓,又牵挂莫小军。

    他怎么没有去莫小浓那里,却也没去工作的地方,也没回住处呢?难道他真是出了什么事?

    夏一涵忽然想起前一天晚上,叶子墨看她的那一眼,就是那一眼,让她觉得他要去办的事跟她有关。难道是他对莫小军做了什么?

    也不该啊,他最近对她很大度,且还带她回家,应该是没有那么在意莫小军跟她的过往了才对,不会出尔反尔啊。

    叶子墨曾明确地说叫她不许打电话给莫小军,说她的手机有监听的,她从前不信。可是上次她在医院里,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她,说明她的手机的确跟别人的不一样。

    夏一涵不敢通过自己手机联系莫小军,只好去找酒酒,跟她说:“我手机没电了,把你手机给我用用,我给小军打个电话。”

    酒酒一直在为莫小军不见了着急呢,夏一涵一说,她立即就拿出手机按下拨出键。

    接通了,半天却根本就没有人接。

    此时,海志轩和叶子墨两个人正在他们的老地方喝酒,莫小军的手机响了,叶子墨拿出来一看是酒酒打来的,就没理。

    海志轩是为妹妹的事特意从临江赶回来的,两个人先去了一趟叶子墨关莫小军的地方。

    不管是威胁还是利诱,海志轩想尽了办法,莫小军就是不肯让步,不肯妥协,气的海志轩打了他好几拳,最后还是叶子墨拦住了他。

    “我就不相信,他能永远这么倔强,人最怕的就是失去自由,一定要关到他放弃为止!”海志轩冷声说,随后跟叶子墨一同从那里离开。

    “这死小子,跟你性格倒还真像。”海志轩在路上凉凉地对叶子墨说,他也弯了弯嘴角,他也是感觉他像来着,不过可惜他不是他弟弟。

    要是莫小军真是他弟弟的话,恐怕现在海晴晴这件事就完全不是这样的局面了。

    付凤仪可是每天都在问严青岩,他和海晴晴进展如何。

    严青岩不想付凤仪担心,只说他还在追着,要看晴晴的意思。

    “姓莫的手机在你手上吗?”海志轩边喝酒,边问叶子墨。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

    “晴晴找了他没有?”

    “今天给他打了个电话,我没接,晴晴发来了一条信息,约他晚上去吃火锅。”叶子墨如实说道。

    “这个晴晴!怎么就这么的是非不分,忠奸不辨?我看我们是白教她了!这丫头真是一点儿脑子都没有!”海志轩气呼呼地说。

    他对这个妹妹,是真真的爱护有加,什么时候舍得这么狠地批评她啊。

    叶子墨却也理解他,换成谁是她哥哥,谁都没办法平静。明显接近她就是图谋不轨,她还傻乎乎的主动约人家吃饭,这能不让人生气吗?

    “把手机给我一下。”海志轩说道。

    叶子墨从口袋中拿出莫小军的手机扔给他,有些事的确是不好他叶子墨出面的,由海晴晴自己哥哥出面会更好。

    海志轩用莫小军的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海晴晴,前段时间我接近你,是为了一笔钱,现在那笔钱我已经筹到了。很抱歉,我利用了你。再见吧!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我对你实在没有任何感觉。

    编辑好以后,他反复地看了两遍,还是狠心按下了发送键。

    他了解晴晴,她一定会非常伤心。长痛不如短痛,现在让她伤心,是让她忘情的最好办法。

    海志轩记得当时她自己下定决心要忘记叶子墨时,也是忧伤很久的,慢慢的也走出来了。

    他的信息刚发过去,海晴晴的电话就追了过来,海志轩面色不变地按下接听键,就听到海晴晴在电话那边冲着他很凄凉地说:“为什么?车昊,为什么你要说出来?我难道不知道你接近我并不单纯吗?我自己都不说,你为什么要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说过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女人,你说过的!难道这种话可以想说就说,想收回就收回吗?你说话啊!你亲口告诉我你对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啊!”

    海志轩一直静默,他是给海晴晴一个发泄的机会,让她把想说的对她口中的车昊说出来。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说话就是对我有感觉!车昊,我告诉你,我海晴晴不是人家说要就要,说甩就甩的!我就找你,我要一辈子缠着你!”说完,海晴晴狠狠按断了电话。

    海志轩看着莫小军的手机,无奈的摇头。

    “别担心,晴晴的性格,拿得起放得下,过一段时间她看不到那小子慢慢就忘了。”叶子墨安慰道。

    正好这时,莫小军的手机又响了两下,一连有两条信息发过来,一条是海晴晴的,另一条是酒酒的。

    这两个女人的名字在他手机里存的分别是一涵朋友酒酒,海晴晴的则是连名带姓。

    单是从这一点也能判断出,在他心里唯一在意的人就是夏一涵。

    要是他真的爱上海晴晴,海志轩也不是个会去论出身的人,真爱他会支持。

    他本不想点开酒酒的那条信息,只是那条在滚动着的信息上显示了前面几个字:我是一涵。

    他猜想,莫小军忽然不见了,夏一涵定是发觉了,有些着急,所以他还是点开了那条信息。

    我是一涵,小军,你怎么不接电话?接电话,我找你有事。

    语气这么急促,海志轩心想,他猜的是对的。

    “莫小军的事,夏一涵还不知道吧?她可能发觉了……”海志轩话音未落,叶子墨一把抢回他手中的手机,目光沉沉地落在那句话上。

    好个夏一涵,他叫她不许拿她自己的手机跟莫小军联系,她倒会想办法,用酒酒的联系。

    这样的事,可能还不止一次了吧?

    叶子墨的脸色阴沉沉的,心里跟自己说,她和他毕竟这么多年了,感情深厚,忽然发现莫小军联系不上了,着急是正常的,不要莫名其妙地吃醋。

    这要是换成以前,他非要立即赶回去,愤怒地质问那个女人,也可能会把她扔尚床,狠狠地惩罚她。

    这次他忍住了,只是沉着脸看了一会儿,后按动键盘,回了一条:什么事?

    夏一涵真的很为莫小军担心,这会儿看到他回了信息,她才稍觉安慰,长舒了一口气,以为自己是太敏感了。

    随后,她就又发了一条:小军,你怎么没在小浓那里啊?我刚给她打电话,她说我们都不理她,很伤心。她这时是特殊时期,你多照顾照顾她,别管她说什么,她自小就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子墨轻轻皱了皱眉,又回她:知道了,我会去的。

    这样来回几条信息以后,夏一涵还是觉得不对,以往他们几乎没有这样短信往来过。

    莫小军不管有多忙,她的电话他都会立即接起来。

    所以她刚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直接按拨号键,叶子墨手中的手机再次响起。叶子墨按断,回她:有事,不方便接电话。

    晚上他有什么不方便接电话的?夏一涵心中的疑虑渐渐扩大,再次给莫小军发信息,直接跟他说:小军,接电话,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叶子墨的眉头拧的死紧,他不想让她知道,只是不想让她把事情弄的更糟糕。

    她会为莫小军求他的,他知道,她一定会求,他就是不想听她说出莫小军的名字,更不想听她为他求他。

    他死死按下莫小军手机的关机键,她要担心就让她去担心好了,他不会心软!

    海志轩也不想再以莫小军的名义跟海晴晴周旋了,两个人都不理那个关闭了的手机,自顾自的对酌起来。

    “这个还是给你!”喝完酒,叶子墨把莫小军的手机扔给海志轩,他不想再看到任何一条夏一涵焦急寻找莫小军的信息。

    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这样的状态,他不想天天收拾她,再把关系弄回原点。

    夏一涵再发信息,石沉大海,再打过去,关机。

    她越来越相信她猜的没错,莫小军真是有什么事了,定是和叶子墨相关。

    夜深了,叶子墨才跟海志轩分开,回了别墅。

    夏一涵穿着睡袍坐在床上等他,她心里已经焦急的无以复加,可是在叶子墨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她还是强迫自己平静。

    他要是为难莫小军,也一定是因为她吧,倘若她表现的太明显,激怒了他,是不是后果会更糟糕?

    “墨,你回来了?”夏一涵微微笑着,迎上前,站在他面前,伸手去帮他解外套的扣子。

    她像个温柔的妻子一样,笑容可人,可是仔细看,他还是看得出她脸上刻意压抑着的情绪,她在担心那个男人。

    他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定定地看着她的小脸,不发一言。

    他不说话,可他的眼睛分明就已经把他的不满说出来了。而他这样的举动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测,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敢问,不能问,却又非常想问问他,到底把莫小军给怎么了。

    她真的完全想不出理由,他是没有理由再为难他了,难道是想要试探她吗?

    夏一涵心里跟自己说了无数声平静以后,低低地问他:“怎么了?墨?”

    “没怎么,我要去泡澡,你跟我来。”叶子墨淡然说完,自去卧室内的衣橱里拿了睡袍,前面走了,夏一涵跟在他身后。

    她不再是他的女佣人,可是今天他的态度让夏一涵还是觉得疏离。

    他并不需要说什么,他只要稍稍冷淡一点点,她都会感觉到他们的关系退回到以前了。

    尤其是在他可以随意对莫小军下手,而她无能为力,甚至是连问都不敢问的时候,她越发感觉到沮丧。

    沮丧又不能表现出沮丧,她还必须微笑着,不能让他看出她有什么不高兴的。

    她走上台阶去把浴缸里放满了水,转回身,见叶子墨站在那儿没动。她会意,走上前帮他把上身的衣服脱了。

    他似乎很别扭,连下 半身自己都不动手,就站在那儿,淡淡地说:“帮你男人脱了吧。”

    夏一涵的脸顿时红透了,却还是颤抖着手帮他脱了,叶子墨始终在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的小脸。

    她那压抑无比的神情让他心里忽然涌起一股烦躁,一把揽过她来,几下把她的睡袍剥下去,拦腰抱起她几步走上台阶放进浴缸里。

    ……

    激烈的动作让浴缸里的水不停的荡漾,溢出,夏一涵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表现的不满意,也不想表现的过于满意。

    他则像是发了狠,非要赶走她心里的想法似的,动作一波比一波更猛烈。

    他不喜欢那种别的男人一天到晚盯着他女人的感觉,哪怕他知道没有人能抢的走她,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个混蛋什么都能为她做,他就烦躁的厉害。

    狭小的浴缸里,夏一涵只能承受,不能拒绝。

    “说爱我!”他的声音有些清冷,动作中命令她。

    “我……”夏一涵咬了咬唇,她不是不爱他,可是他这样的情形叫她说爱,她有些说不出。

    “嗯?”他哼了一声,表示他很不满意。

    “你这傻瓜,你明知我爱你,还要问吗?”夏一涵轻声说.

    ……

    两人躺在床上,谁都没有睡着,叶子墨明知她担心莫小军属于正常,心里却还是介怀。

    夏一涵则在猜测着莫小军现在到底身在何处,她不能轻易的问,万一不是他动手的,她这么一问,他肯定会很愤怒。

    第二天,第三天,两个人似乎各自都有心事,谁又都没有说破。

    他们的关系看似跟平常一样,仔细看,还是都有些疏离的。

    酒酒依然每天往莫小军那家店里跑,每次回来都会给夏一涵发信息告诉她,莫小军没回去,一直都没回去。

    这天趁着叶子墨不在,酒酒甚至问她要不要报警。

    时间越长,夏一涵就越紧张,越焦虑。她想报警,又害怕,她也下定了决心,假如明天再没有莫小军的消息,她一定要问叶子墨。

    因为心里实在担心莫小军的事,夏一涵甚至把莫小浓说要吃她亲手做的粥的那件事给忘了。

    过了两天她这边没动静,莫小浓电话就打过来,还在电话里哭了,哭的极伤心。

    “姐,你真不要我了吗?你不是说过,我一出生你就开始照顾我,就像我妈妈一样吗?我想吃你做的粥,我不想再吃营养师给做的东西了。我想你了,姐,你来看看我,好吗?我求你了,你再不来,我都要疯了。”

    “好,姐想想办法,小浓别哭了,姐这几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忽略了你,对不起,姐马上想办法。”莫小浓带着哭腔,让夏一涵的心都被揪紧了。

    她管不了了,她必须要去看看她,否则她要是真因为月子没做好留了病,她一辈子都会心疼不安的。

    “姐,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啊?我吃不进东西,而且肚子还疼,你不来看我,我估计我都要死了。”

    “别胡说!姐不是说了会想办法吗?好了,先这样,我去跟他说说看啊。”夏一涵挂了电话,就出门去敲叶子墨的房门。

    自从那晚在浴室里的激情后,他们没有过多的亲热,他是在她面前给郝医生打电话吩咐他准备避孕药的。那个电话让夏一涵觉得他们的关系似乎又疏远了些,她知道这是缘于她自己的态度。

    可是莫小军下落不明,她就算是想要高兴,又怎么高兴的起来呢?她无时无刻的不想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他动了莫小军,如果是他动了,到底把他怎么样了?

    “进!”叶子墨淡漠的声音传来,夏一涵扭开门进去,见他正在办公。

    他没抬头,微微的皱着眉,目光根本没有离开电脑上的邮件。

    夏一涵咬了咬唇,转身想要走。

    “有事就说。”他的声音更淡漠了几分。

    她走到他身边,看着他,轻声说:“我想去看看小浓,你就让我去看看吧,我实在不放心她。她想吃我熬的粥,我就给她送些粥就好。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跟她保持距离,你也给我点时间,她还坐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