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眼皮儿跳(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8本章字数:2419字

    2

    董蔚揉了揉眼睛,不行,眼皮儿还是跳得厉害。莫非是刚才盯鸟儿太久引起视神经疲劳?不对,树叶是绿色背景,有利眼睛哩。

    左眼睛跳,右眼睛缩,不是鱼就是肉。从小就听母亲这么说过的。只要是这种状况,就可能有口福。可是,谁会请我吃饭呢?莫非是马海?

    马海是医院保安,医院里大多数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小护士董蔚怎么会注意到他身上哟,尽管天天从门卫那里经过,真的连正眼也没瞧过那些保安,更不用说其中的哪位是马海了。

    但一个流氓让董蔚认识了马海。

    那还是当外科护士时,一台急救病人的手术做完时已是转钟一点,董蔚看到主刀的大夫一丝不苟地忙了七个多小时,打内心里敬佩。等到走出手术室时,董蔚才发现连腿都不会抬了。

    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出租车,她只好慢慢往前走。城里此时已很安静了,路灯都像有些倦意,越往前走,董蔚的心便越慌,仿佛有什么不测在前面等着她。她就停下来,左右前后望望,什么都没有,只有宁静的街道。又往前走,却又仿佛听到有脚步声。就有细汗从背上渗出,粘住了内衣。她忽然想起13岁那年,有天一个人留下来打扫完教室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有遇到一个行人,夜色渐渐地将她裹紧了。更糟糕的是,在离家一里的地方,必须要穿越一片坟地,这坟地有两三百米宽,即使在白天,她也是与同学们结伴而行,而现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了,坟地里黑乎乎一片。在坟地的边缘,董蔚的腿像是被谁绑住了,她的腿开始发颤,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像在擂鼓,她甚至想往回跑,但想到家中父母一定在等待,饭菜都快凉了,便心一横,麻着胆子朝坟地里走去。坟地里只有她的脚步声,她开始唱歌来壮胆,声音却是颤抖的,坟头上隐隐约约的草在夜风中唏唏地响着,像一根根倒竖的汗毛。董蔚不敢斜视,眼盯着前方。突然,她看见前方有一点光亮,这光亮渐渐上升,渐渐变大,她紧盯着那团光亮,那团光越来越亮,在那光亮里,她仿佛看见了村里的农舍,村里的小溪……蔚儿你回来啦!董蔚忽然听到母亲的叫唤,但见母亲站在一棵树下,她回过头,才发现自己已走出坟地了。母亲告诉她,担心她害怕,便将马灯挂在树上,让她远远地就能见到。母亲说完,用棍子取下了树上的马灯,董蔚朝那里望去,仿佛那团光亮还在,比太阳还亮。她知道,是母爱让她走出了黑暗与恐怖……

    可是现在,虽然没有母亲的马灯,满街都是路灯,却感到如此地恐慌!

    突然,一个黑影拦在了她面前。

    遇到流氓了!董蔚的头都大了,她尖叫了一声,脚却迈不开。

    流氓看到董蔚这样子,不慌不忙地像提小鸡一样将她提了起来,就往黑胡同里走。

    也许是刚才董蔚的一声尖叫在夜空中格外剌耳,正当流氓要下手时,胡同那端跑来一个人,一声断喝,接着就听流氓一声惨叫,落荒而逃了。

    惊魂未定的董蔚随那人返回到街道上时,那人咦了一下,你不是医院的护士么?

    董蔚就说你认识我?

    怎么不认识,你是医院的第一美人哩。

    那你是?

    我是保安。

    董蔚就喔了一下。她每天上下班经过门卫,确实很少朝那里望一下。

    走了一段路,看见了一个夜食摊,正琢磨着如何感谢他的董蔚说,我请你吃夜宵,你一定得答应。

    保安倒有些局促了,那怎么行那怎么行推辞着。

    董蔚却不由分说拉着他的胳膊就走,这一拉,她突然感觉到这个人好壮实,是个力量男。

    坐下来后,保安才告诉她叫马海,侦察兵出身。

    难怪你功夫那么好!董蔚赞叹起来,当侦察兵一定很好玩吧?

    不是好玩,而是很累,十八般武艺都得会。

    从电视上看,好像你们训练时特注重野外生存能力,是吧?

    是呀,我们训练时只带一天的粮食,但我们要在原始森林中呆上一个星期。

    你们的饭量那么大,一天的粮食怎么够哟,虽然林子里有野果子吃,但吃多了还是影响体力呀。

    你毕竟是学医的,是呀,没有蛋白质摄入,就会影响体质,要是战场上,还怎么杀敌呢?

    你们就抓小动物吃吧,但没有炊具,是生吃?

    主要是吃蛇,最简单,用刀把皮剥掉,蛇肉的蛋白质含量挺高的……

    别说了,别说了,董蔚这时手抚胸口,做呕吐状,好一会儿才平静些,她问道,那你怎么当保安呢,到政法部门工作多好呀,我看派出所的警察就不如你呀。

    没关系嘛。

    唉。董蔚叹息了一下。她当初卫校毕业进医院,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幸亏脸模子帮了大忙。

    董蔚叫了一大盆炒面给马海,心想你吃不完才显得我大方。没想到马海风卷残云似地,一会儿炒面就不见了。董蔚在心里暗叫,妈呀,我三天也吃不完呀。要是哪个女人嫁了他,家底子都会吃空哩。

    马海将董蔚送上一辆出租车时,送了一句话:我以后再请你吃饭!

    但是,一年多的时间里,马海根本就没兑现他的承诺,董蔚也很少看到他。直到昨天在大门口遇到时,马海拍了拍脑壳说,真的还差你一顿饭哩。

    董蔚眼皮儿跳时,就想到这事了。

    过了一会儿,董蔚的眼皮儿又跳了。

    护士长问,你是哪只眼睛跳呢?

    董蔚一摸眼睛,左眼哩。可是我有什么喜事哟?

    是不是有帅哥追你哟?护士长打趣道。

    董蔚脑海立即闪现一长串男的,有未婚男,有已婚男……追董蔚的男人要排队,多了就不算什么喜事了,董蔚在心里排除这种可能,不会是又有人要介绍男朋友吧?

    上次护士长受一个副院长委托,将他的侄儿介绍给董蔚,董蔚说,头儿,我才二十,不急。

    护士长说,是副院长相托,你给我个面子好不?

    这事儿怎么能讲面子呢,给你面子了,也许我一辈子受罪呢?

    小祖宗就算我求你了,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见机行事就是嘛。

    董蔚看到护士长那副哭相,只得点点头,好吧,我这是你为相亲哟。

    答应护士长后,董蔚心里却没有底了,眉头忧成个结,到了见面的那天,董蔚连头发都没梳理就去了,是在咖啡馆里,护士长说过,这男人是留学归来的。见了面,果然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董蔚突然灵机一动,脱下自己的袜子,用手指抠着自己的脚指甲。她悄悄瞟了眼那个男人,只见那个男人脸上满是鄙夷,坐了不到十分钟,那男人推说还有要紧的事,买单后走了。董蔚当时如释重负。第二天上班时,护士长问感觉怎么样,董蔚说,他对我感觉不好。护士长当时眼瞪得大大的,那是个什么极品男人哟?!

    这时,护士长的手机响了,噢,院长,好的,我就来。

    护士长扭着肥大的屁股走了。

    董蔚的眼皮儿跳得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