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眼皮儿跳(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8本章字数:2727字

    3

    护士长走后,董蔚看着电脑上那篇博文,忽然对那个叫周碧华的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怎么如此懂得女人的心理?难道作家的一双眼睛真的能洞穿人的内心?她用谷歌输入他的名字,天,竟有几百万条相关信息,关于周碧华的个人简介上写着……眼皮儿又跳了。

    早跳祸晚跳喜。董蔚又想到了一条关于眼皮儿跳的谚语。

    不会是老家有什么事吧?董蔚想到了父母。

    董蔚的老家在另一个地级市的乡下,母亲年轻时是当地有名的一枝花,这是董蔚长大后听说的。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董蔚长大后也听别人说过,父亲年轻时其实很开朗的。

    反正董蔚从小就接受着母亲眼皮儿跳关于祸与喜的教育。

    妈妈,我眼皮儿跳。小时候董蔚总是像报告重大发现一样叫起来。

    而母亲再忙也会停下手中的活儿,跑到女儿面前,盯着女儿的眼睛。

    早晨起来就眼皮儿跳,不是好事,要不今天不上学了。母亲总是这样很认真地叮嘱。

    董蔚就急起来,为什么嘛为什么嘛?

    母亲却说不出个道理来,算命的瞎子叮嘱过,女儿要过30岁,才能解除危险。女儿生下来只有十几天,母亲就发现了她的眼睛有些异样,即使在睡着的时候,她的一只眼睛的眼睑也不停地抖动,母亲在喂奶时也仔细观察过,不知这是什么原因。董蔚能蹒跚走路后,有时突然停下来,用小手揩眼睛,甚至揉个不停,母亲就知道,她的眼睛皮儿在跳,每天有十多次。村里的人就有些议论,认为这孩子有些怪怪的。董蔚的父母在乡亲们的议论中,心不免有些发慌,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个算命的瞎子,便把董蔚领到了瞎子面前。瞎子用他枯瘦的手摸董蔚的头顶,又捏捏她的小手,然后说,恭喜呀,这个小孩福大命大,命中会遇贵人,眼皮儿跳没关系,30岁后自然会缓解。董蔚的父母这才长吁一口气。

    董蔚是个爱学习的的孩子,她总是在母亲担忧的眼神中上学去,因为瞎子说了,要等到30岁以后才放心。于是董蔚明白了,以后早晨眼皮儿跳的话,决不吭声。

    一直到十八岁卫校毕业,董蔚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早晨眼皮儿跳的经历,可是事后根本没什么负面反应,便觉得母亲太迷信了。

    她为此特地查过资料,眼皮跳动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过度劳累、紧张、眼睛本身的疾病或用眼不当,以及外伤等引起的,这些因素可以刺激眼部神经,导致肌肉收缩,然后就会引起肌肉跳动。

    也不对呀,小时候成天不懂事,哪有紧张的时候呢,也不劳累,但眼皮儿照常跳。

    毕业后呆在家里等工作通知的那段时间,董蔚眼皮儿跳个不停,这倒是紧张导致的。

    她读的桃林市卫校,实习时在桃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看实习期就要结束了,有背景的女孩子在找关系试图进入这座医院工作,董蔚没有任何关系,有一天,她正皱着眉走在走廊里,也许美人的皱眉是另一种美,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与她擦肩而过后,她听到身后传来那领导的声音,小姑娘,你停一下。

    董蔚停下了脚步,那领导模样的人走到她面前问,你是实习生?伸手就捏住了董蔚胸前的实习证瞧。董蔚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无奈胸脯太丰满,她还是感觉到领导的手在捏实习证时触碰到了她的胸,她的脸腾地就红了。

    董蔚,那领导喃喃自语她的名字,然后对着她瞧了一会说,好好干,医院的大门是为你敞开的。

    董蔚半信半疑,她听人说过,在这家医院当清洁工都要硬关系,何况她一个外地人呢?

    不过,那个领导一句话,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她报名参加了医院的公开面试。招五个护士,六十多个女孩子竞争。董蔚 就想,听天由命吧。于是回了老家等消息。

    那段时间,董蔚成天睡觉,似乎读书欠了几年的瞌睡。

    到外面走走吧。母亲担心她心理负担重,劝她。

    可董蔚不愿走出自己的家门,回来的那天她曾兴高采烈地往田野里跑,那是她年少时与同伴们玩乐的天堂。可是,村子里的同伴都外出打工了,村子里寂静得吓人。她就像一朵鲜艳的花,开在原野里太剌眼了。董蔚觉得那些前辈看她的目光都怪怪的,便缩回到了家中。

    但眼皮儿不争气,几乎天天跳,而且都在早晨!董蔚的心里便灰暗暗的。母亲安慰她,没关系,俺蔚儿漂亮,不相信那些院领导眼瞎了。

    光漂亮有什么用,现在是关系厉害。董蔚很是悲观。

    漂亮当然有用呀,病人看到漂亮的医生和护士,架都吵得少些。母亲一副阅历很深的样子。

    董蔚就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母亲,心想母亲都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眼皮儿一连跳了半个月后,董蔚有些绝望了,院方规定的通知日期早到了,但她还没收到录取通知的电话。难道得罪他了?

    参加面试后,董蔚接到护士长一个任务,晚上陪领导跳舞。董蔚将脑袋直摇,我不会呀。

    护士长说,又不是你一个人去,好几个实习生哩,难道不想让领导加深印象?

    董蔚立即找不出理由拒绝了,那么多人竞争,几个人去陪领导跳舞还是一种幸运哩,当护士长晚上将她们几个带到歌厅时,董蔚突然产生怪怪的想法,就觉得护士长像个妈咪。

    院领导几个早已在歌厅等候,显然刚从酒局中下来,一屋子的酒气,见到几个实习生进来,董蔚第一感觉就是,暗暗的灯光下,他们的目光像猫头鹰的,闪着幽幽的光。

    护士长分配指标似地,将一个一个的实习生分别安排在院领导身边坐下,董蔚就坐在了那天在走廊上遇到的领导的身边,她悄悄拿眼看了一下几个同伴,发现都有些拘谨,双手合着放在两膝间。

    美女们点歌呀,护士长叫道。董蔚像弹簧一样弹起来,就去点歌,心想就负责这事儿算了,免得跳舞。

    谁知当歌曲响起,一个一个的女孩开始陪领导跳舞时,只有那个领导还孤零零地坐着。护士长走过来一把扯起董蔚,附在她耳边说,主动点,傻瓜。

    董蔚的脚步不知是怎样移向领导的,差不多还有一米远吧,领导已站起身,然后一个很熟练的动作,董蔚便被揽在怀中了,一股剌鼻的酒气薰得她头一阵晕眩。

    领导的舞技很娴熟,董蔚只是机械地移动着舞步,她感觉到领导一直盯着自己的脸,就将头稍稍偏过去一些。这时领导俯下身附在她耳边说,小董你好漂亮。不知是酒气还是这句话的作用,董蔚有一种呕吐的感觉,一颗心狂跳着像要蹦出来。

    一支曲子怎么这样长哟,好不容易捱到结束,董蔚马上又走到点歌台去,却被护士长叫住了,有小姐负责点歌,你就别忙活了。董蔚只好退回来坐在领导身边,领导用一根牙签叉了一片哈蜜瓜递给她,董蔚 说了声谢谢。

    又一曲响起来,护士长将灯光调暗了些。领导长得很高大,董蔚纤巧,在领导怀中就像一片叶子一样飘来飘去。她感觉领导揽她腰的手越来越紧,她本能地想用另一只手挡在胸前,但领导叫她将另一只手放他肩上,董蔚的整个胸怀就面对他了。正是夏天,衣穿得薄,董蔚丰满的部位被领导的胸膛挤压着,她一阵麻酥,慌乱不已,踩了好几次领导的脚。她以为领导会责怪她,谁知领导的心思很集中,只埋头跳,突然,她感觉领导揽腰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的臀部,似乎是有意无意间滑的,一忽儿又抬向了她的腰。

    这一曲终于完了,董蔚马上跑向歌厅里的卫生间,呆在里面。过了一会儿,她隐隐听到又一曲响起来了,护士长在敲门,捱了一会儿,董蔚才走出来,护士长轻轻说,你可别得罪书记呀。

    原来他是书记,董蔚心里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