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心灵按摩(5)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9本章字数:2045字

    5

    每到周末,刘强就有一种恐惧感,他害怕妻子打电话要来看他。他知道这不是轻松地“看”,是要交作业的。一周两周,刘强都可以推脱说有工作要做,脱不开身,但一个月里不见一次,想起妻子在卫生间的那一幕,刘强的心里特别地难受。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刘强每到夜里想起水生的女人时,小弟弟马上像听到了召唤一下站了起来,他多想妻子此刻就在身边饱受他雷霆般的攻击!可是他又担心,如果妻子真的来到身边,小弟弟像每次一样不听话怎么办?

    这个周末刘强还是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还未开腔,裆下就一紧。

    老公,这个双休日有时间吗,不要说又很忙哟。

    本来又想说很忙的,但妻子把自己的嘴给堵住了,刘强只好说,还好,还好。

    听你的口气不是很期盼,不希望见面吗?

    哪里哪里,你误会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哩。

    那好,我们去南岳烧香吧!

    刘强如释重负,马上约好到县城与妻子会合,一起到南岳去。南岳衡山,是著名的佛教圣地。环山数百里,有寺、庙、庵、观等200多处。刘强夫妇来到山下,但见山上云蒸霞蔚,仿佛有仙气环绕。怀着虔诚的心情,夫妻二人来到南岳大庙前,烧香的人成千上万。刘强忽然想,要是遇到熟人了该怎么回答?想多了吧想多了吧,这么多的人哪能那么巧呢,不过,世上的事还真不好说,有次去上海出差,南京路上人挤人,却偏把好多年没看到的同学挤到了面前,而就在几天前还想到过他,岂非天意?

    正这么想着,就真遇到了熟人,团县委书记!那一瞬间,刘强的脚像被胶水给粘住了。

    团县委书记也感到十分突然,他见到刘强夫妇,先是一怔,然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说,你们也来了?

    是呀是呀,我妻子硬要来,还不是一直没怀上嘛。刘强艰难地挤出笑来。

    呵呵,干部可不能相信迷信哟。

    你不是也来了么?

    我在省城开会,顺便来看看风景。

    刘强暗想,什么看风景,肯定是来求前程的,这家伙一直想提个副处级。

    与团县委书记挥手告别后,刘强与妻好不容易才挤上前,烧了香,许了愿。

    出了庙门,夫妻坐在青石上休息,二人凝视,妻子忽地笑开了。

    刘强问,笑什么嘛。

    妻子说,你猜我刚才许的什么愿?

    那还不晓得,肯定是希望我那里不出毛病嘛。

    那倒是,可你知道我是怎么形容的么?我对菩萨说,希望我的老公像公狗一样疯狂!

    刘强便苦笑了,心想只要恢复正常就行,还像什么驴呀狗的!真像驴像狗你受得了?咦,这是不是妻的潜意识呢,妻结婚前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子,对房事不是很感兴趣,现在越来越觉得她在这方面胃口很大!虽然她说是想要孩子了,但决非她说的那么轻巧。想到这里,刘强充满了忧郁。

    妻见刘强不是太开心,也觉有些意犹未尽,毕竟没有与和尚们接触,于是商议还是去求高人看看。但这南岳满山的寺庙庵观,去哪里好呢?两人打开旅游地图,找了半天,还是刘强将手指头一点:祝圣寺。

    为什么呢?妻子问。

    我猜想祝圣与祝融有关,祝融是火神,火代表阳气,求求祝圣看。

    妻子双掌一击,好的!愿我的老公浑身是火!

    两人就沿着铺满绿荫的石阶,来到了相对安静的祝圣寺。

    依旧烧香,跪拜。胖胖的和尚坐在门角里,正翻看着一本经书,忽然发出一句话来:施主乃贵人也。

    刘强向和尚微微鞠躬,合掌道:师傅,我今天不是来问前程的。

    实际上也事关你的前程。

    此话怎讲?

    阴阳不和,必生纠葛。

    谈到阴阳,刘强夫妇对视了一下,对眼前这个和尚有些信服了。

    妻子连忙说,师傅请你指点,如果如愿,我们以后年年来还愿。

    和尚微微一笑,看着刘强说,此事不难,难在你的心。

    刘强用手指着自己的心窝,心?

    是的,心有杂念,如同丛生杂草,树又怎么顺利生长呢?

    刘强的脸刷地红了,他唯恐妻子看出自己的神情变化,近乎求助似地看着和尚。

    和尚微闭了双眼,说,要学会放下,放下,让心无他物,无他,就轻了,就没有羁绊了。

    刘强不得不承认,他每次出现状况,都是因为心有杂念,总是出现水生家那难堪一幕,而每当那一幕出现,他立即土崩瓦解。

    师傅,那怎么才能学会放下呢?

    有些事发生了就发生了,就当是刮了阵风,风刮了还停在原地吗?它吹走了,就不在了。

    这话有些深奥,但刘强毕竟也有些文学功底,悟性好,他低头沉思了一会,说,我也想它像一阵风,吹了就走了,可是它毕竟不是风。

    施主太把它当回事,它就是事。把它当风,就是风了。

    刘强忽然一阵轻松,他喜形于色,连连向和尚鞠了三躬。

    出了祝圣寺,妻子问,你刚才与和尚的对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呀,你心里究竟有什么事放不下呢?

    还不是工作上的事。刘强不敢正眼看妻子。

    唉呀要知足了,你和那些机关里的人比够走运的了,团县委副书记直接当乡党委书记,简直是坐直升飞机哩。再说我也没给你什么压力,不企求你做高官。

    刘强心想,你企求我做高官我倒没什么压力,就是你那身体的需求给我压力哩。

    当晚回到家里,刘强夫妇久违了的性生活正常了,看到妻在自己身体下疯狂扭动,快乐地叫喊,刘强更加雄风激荡。当一场爱的搏斗结束后,两人像疲惫的战士倒在战场上,妻将刘强的手拉过去放在自己脸颊上,刘强的手忽地收回,你怎么哭了?

    我高兴呀老公,很久没这样了,我说嘛我的老公应该没问题的。

    这晚,妻要了三次,最后一次妻竟然边运动边叫道:感谢和尚感谢和尚。

    刘强暗笑,什么和尚不和尚的,都是我的心在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