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意外失手(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9本章字数:1719字

    4

    乡下很安静,听得到虫子在草丛里行走的声音,甚至听得到土地的叹息。这是有文学细胞的刘强的感受。

    乡长、副书记、农技站长、办公室主任,一行人走在田间小路上。出乡政府大门时,办公室主任叫刘强坐车,按惯例租了一辆老式吉普车。刘强挥挥手,走,乡下空气多好呀,再说也不远。

    是不远,乡政府离那女人家就只有两华里。一行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儿就到了。

    那女人早在离家门口几十米远的地方等候着了,换了身新衣服,笑吟地喊到,水生,来贵客了!

    刘强看到的是两层小楼,收拾得很干净,与周围农户相比,水生家显得富足得多。水生话不多,看到这么多乡领导到了家里,只顾着递烟。水生的女人则麻利地将一大盘水果端到了领导们面前,然后像变魔术似地一下便削好了一只梨子递给刘强。刘强看了那梨子,很水灵,那递梨子的手,也水灵。

    他咬了口梨子,定了定神,便很认真地问水生,你当初是怎么想到要搞泥鳅养殖的呢?

    水生搓了搓粗大的手,他这一搓手,刘强又分了神,心想那么水灵的手却被这么粗糙的手天天捏着。幸好水生说话之前干咳了几下,刘强的神才收回来了。

    报告领导,俺有次去县城走亲戚,亲戚请俺到小馆子里吃饭,点了一钵泥鳅,我当时心里还不太高兴,心想就用俺乡下人都不喜欢吃的菜招待。没想到,点给我吃是假,亲戚喜欢吃才是真,他基本上就吃那一样菜。我就问,泥鳅就那么好吃么?亲戚就说,泥鳅能补身子,特别是男人,吃了干那活儿行。水生说到这里,拿眼瞅了瞅刘强等人,以为不该这么说。

    刘强见水生停顿了,拿梨子的手扬了扬,接着说接着说。

    城里人做这道菜还有讲究,将泥鳅放在清水里养几天,不给食物,几天之后,泥鳅肚子里就没有屎了,然后就将活泥鳅放进豆腐钵或鸡蛋钵里,那活泥鳅被烫得挣扎着往豆腐或鸡蛋里钻,吃了这泥鳅就格外补身子。

    那是为何?刘强欠了欠身子,很感兴趣地问。

    水生不假思索地说,泥鳅钻洞,男人不也是钻洞么?

    刘强一楞,接着几个乡干部笑得前仰后合。刘强心想,人怎么这么迷信呢,泥鳅钻豆腐是因为烫,是一种本能想避开危险,却偏偏与男人的性事联系在一起了,这么一联系,竟然就形成了市场需求!

    谈笑间,水生的女人就将泥鳅宴做好了,菜端上桌后,满屋飘着紫苏的香气。

    味道真的不错!肉好细嫩!刘强也顾不得身份了,夹起一条条泥鳅吃起来。

    书记,告诉你技巧,吃得快些。水生的女人看到刘强的吃相,觉得很可爱。

    吃泥鳅还有技巧么?

    当然有呀,你用筷子夹着泥鳅的头部,将泥鳅倒送进嘴里,然后用牙齿轻咬住筷子夹住的泥鳅身体,筷子夹着泥鳅往外一拉,泥鳅身上的肉就全留在嘴里了,筷子上只剩下头和骨架,这样一拉一条,一拉一条。

    刘强就按水生女人教的方法,果然吃起来很快捷,不一会儿他的桌前便堆满了泥鳅的尸骨了。

    吃完饭,刘强一行要去看水生的网箱养泥鳅的地方,水生的女人热情地对刘强说,书记,卫生间这边走。

    乡下很少有人说“卫生间”的,刘强听来便觉得有些新鲜,只是不需要上卫生间,便做了个拱手的姿势,表示谢谢。

    谁知,水生的女人再次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刘强便觉得有些奇怪,只好随她指示的方向去上卫生间。

    卫生间里香气逼人!刘强暗自一笑,原来水生的女人很用心哟,干干净净的厕所,放着“手牵手”卫生纸,与乡下其他农家臭哄哄的厕所截然不同。他这样思考的时候,也许是太香的缘故,小便竟然不太听话。

    出得卫生间,刘强与水生的女人的目光相遇了,女人是得意的眼神,刘强便回了个眼神:你很能干。

    水生家的网箱在一条沟渠里,近五百米地段被他租下了。网箱里,只有小小的动静,但刘强感觉得到,水下是肥肥的泥鳅,是水生家的银子。

    水生,你这里大概有多少泥鳅呢?

    每平方米可放养120尾左右,大概有15万尾左右吧。

    泥鳅平时吃些什么呢?

    一般只需投点猪、鸡粪一类的有机肥料和农家的残存剩品,如米糠、菜饼等。

    这么说来,乡亲们都可以养呀,你带着大家干吧,共同致富。

    唉书记,一些人脑壳不开窍,只晓得种水稻。

    刘强便对乡长几个人说,看来帮助农民转变观念是最重要的。乡长几个人便是是是地点头不已。

    回到乡政府,刘强脑海里一会儿是泥鳅,一会儿是水生女人,脑子里有些乱,便顺手拿起一张《文摘报》,突然,一则消息跳入他的眼帘:不良养殖企业为提高泥鳅产量,用避孕药喂食泥鳅……水生家餐桌上很肥的泥鳅便似在肚子里钻动着,刘强哇地呕吐了一地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