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意外失手(6)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9本章字数:2152字

    6

    乡政府的食堂里就不再有水生女人的身影了。几个乡干部吃饭时相互打听,才知是水生的女人辞了这份活儿,理由是水生的泥鳅事业越来越大,她得在家当帮手。

    刘强没想到那个夜晚就是他与水生女人的最后一面,想想便有些懊恼,假如不是水生突然回家,他便尝了那女人的味了。

    在食堂吃饭时,刘强便觉得饭菜的味差了许多。

    书记,您脚怎么啦?办公室主任在身后问。

    刘强回房间时,一颠一颠被办公室主任看出了异样,就说没事,昨晚上厕所把脚给崴了。

    噢那是我的失职,灯不亮,早就该将电灯泡安好的,附近的伢儿也太调皮了,用弹弓将电灯泡打碎了。

    刘强便想用弹弓将水生的脑袋打碎才解恨。

    一连几天,刘强窝在办公室或房间里没下村去,周末快到的时候,他接到了妻子的电话,要来三岔河乡。

    妻子在另一个县的统计局工作,刘强任乡党委书记后,还没来过哩,刘强当然高兴,盼着妻子早点到来,并嘱咐食堂的师傅先做好几个菜放那里。

    那时没有手机,客车也没有现在准点,刘强估计着时间,在乡间简易公路上等待。孤零零地站在公路上,干部模样的刘强很醒目,好在乡亲们并不认识他,那时没有电视,他只在乡广播里对乡亲们做过报告,站在公路上的刘强只要不说话,是没有人知道他是乡党委书记的。这便更加无聊,假如有几个人认识他搭讪下也好。刘强就在公路上踱来踱去,开始是双手插在裤兜里的,这种姿势是在进团县委之前养成的,那时在另一个乡的院子里也是很寂寞,他就常常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双手插在裤兜里。可是现在等待妻子的时候,刘强突然觉得这种姿势很不恰当了,他现在是乡党委书记,便将双手背在后面踱来踱去,往往没几分钟,他又自然地将双手插在裤兜里了,等到忽然醒悟,又将双后背在后面,如此反复,时间就不知不觉地打发掉一个多小时。

    妻子是下午四点多到的,这时的乡政府院子里已安静下来,乡干部们已启程回家了。

    刘强拥抱着妻子,妻子软在他怀里,呢喃道,抱紧我。刘强便再用力,便听到了妻子轻轻的喘息。这喘息越来越急促,刘强浑身的火燃烧起来。

    这夜,刘强失败了。

    满头大汗的刘强说,我去洗洗。没听到妻子回应,他知道妻子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的糟糕,不由得一阵阵内疚。

    洗了澡,刘强却没有回到妻的身边,他穿了衣,独自踱步到屋外,朝天一望,黑漆漆的,他忽然联想到他们的夫妻生活,他们的未来,也如同这夜空一样,深不可测。想到这样,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知道,当了乡党委书记的他,在仕途上刚刚起步,可谓春风得意。还记得团县委给他开小小告别会时的情景,多少人投给他羡慕甚至嫉妒的目光哟。团县委书记完全是出于程序需要,说了一段话,书记说,刘强同志,噢,现在也要叫刘书记了,进步如此神速,完全是他追求进步的结果,当然也是团县委这个环境造就的,希望大家都要向他学习,团县委就是一个摇篮,只要大家有理想,都会成为一棵参天大树的。接着,团县委书记就列举了县内一批干部名单,谁谁谁就是从团县委出去的,如今已官至什么职位了,说得大座的年轻团干们热血沸腾。告别会很简洁,刘强礼节性地做了简短发言,便回寝室了。行李早已捆扎好,很简单,一根扁担就能挑上。明天,明天我就要走马上任了!刘强正陶醉在幸福的憧憬中,打字员小熊进来了,这个才十八岁的小女孩平时不多说话,只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与人交流。她红着脸来到刘强面前,说,刘书记,还有什么材料需要我打印么,以后没机会为你服务了。刘强就觉得心头一暖,多好的同事呀,平时还真没太注意这个小女孩,这时才不得不多盯了她一眼,竟然发现她的目光与妻子的目光有着一些相似……

    在屋外沉思的刘强,这时从打字员的回忆中突然想到了妻子,于是急忙回屋去。他轻轻在妻子身边躺下,明显感觉到妻子并未睡着,于是问,怎么啦?刘强这是明知故问,分明知道妻子对今天的相会是不满意的,可又不知说什么好。

    妻子的沉默像刀一样割着刘强的心。过了一会儿,妻子温存地将头埋在他胸前,你怎么啦,是不是太累了?

    可能吧。刘强说这话时,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否定着,不可能呀。

    那先睡吧,我困了。妻子说。

    就像一道特赦令,刘强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妻子端上早已炖好的土鸡,夫妻俩一个人一瓶啤酒对吹着,昨天晚上的不愉快似乎忘到九霄云外。

    这个白天,刘强真希望再长些再长些,他怕黑夜的到来,但是,黑夜终究还是要来的,当太阳一点一点地沉入地平线,刘强便如临刑期一样紧张起来。

    天完全黑了,院子里静得只有一件事可做了,妻子对刘强说,你先睡吧,好好养精蓄锐,我先看会儿电视。

    这预示着今晚有一场艰苦的战斗,刘强便乖乖地去休息,但哪里睡得着呢,脑海里不停地出现上次失败的场景,他自己用手试了下,小弟弟仍然在罢工。

    妻子说要看会儿电视,明显是给刘强一口喘息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强竟然感觉到一种危险在步步逼近!天啦,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还不到晚上八点,妻子故意打了几个哈欠,表示睡意来了。电视机便关了。

    刘强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他极力控制住恐慌心理,却无法阻挡妻子那铺天盖地般的火!

    这场持续的纠缠一直到半夜,黑暗中的妻子像讨债地将刘强追赶得只有不停喘息的机会,刘强虽然英勇地努力着,却一直没有成功。

    最后,妻子的一声长叹让刘强的身子像跌进了冰窖里一般。

    直到妻子离开三岔河乡,刘强也没有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刘强将妻子送上车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她哀怨的眼神。

    强,还是找时间去大医院检查吧。

    刘强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