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心灵按摩(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9本章字数:1829字

    2

    刘强选了一个周末去妻子那儿,百多里地,路却稀烂的,车颠得人的肠子在肚子里跳舞。这狗日的交通!刘强在心里骂道。

    要想富,先修路。这几乎成了乡村干部的共识,可是钱呢,路不会从天下掉下来。刘强与乡长几个人也曾讨论过将乡里的公路改变下面貌,起初都是唾沫飞扬,但最后谈到钱时,一个个就只有埋头抽烟了。

    车行进到妻子工作的县里时,路况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浑身像散了架似地。想到晚上的战斗,刘强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他忽然想起一本二战小说的情节了,是关于慰安妇的。日军为提高战斗力,将慰安妇安排在火车上,一个站一个站地停留,日军在车站排队上车,慰安妇们根本就不用穿衣起来,英勇地为饥渴难耐的日军提供服务。

    刘强拍了下脑袋,责怪自己怎么会想到慰安妇,难道自己是前来慰藉妻子的么,是,又不是。不过,比慰安妇差的是交通条件,躺在火车上总比这颠得人晕的烂公路要好。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刘强又与妻子热烈拥抱了。妻子那焦渴的神情,不但不能让刘强感到欣慰,反而有些顾虑,妻子平时是怎么度过那一个个寂寞的夜晚的呢?虽然要相信妻子,但刘强在拥抱妻子的时候,心思还是开了小差。

    入夜,妻子将卧室的气氛渲染得十分暖昧,她特地放着轻音乐,洒了香水,打着淡红色的暗光。显然,她对上次去老公那儿的失望之旅印象太深,今儿个要好好补偿一下。

    刘强便听到了步步紧逼的声音,这声音在他心里像打鼓一样,敲得他发颤。妻子来不及用前戏进行铺垫,疯狂地向刘强讨债。刘强慌了,慌得竟然手脚僵硬,任由妻子手忙脚乱。

    失败像死亡的气息一次一次笼罩在夫妻心头,妻子终于放弃了努力,她打开大灯,还燃着火苗的双眼盯着老公,像看着陌生人一样,用目光发出一个一个追问。

    刘强不敢与妻子的目光相接,他闭着眼,像等着宣判的囚犯。

    上次你说太累了,我相信了你。后来你打电话来说你能行,我也相信了你,可是,现在你叫我如何相信呢,强,究竟发生了什么,在我们分开的这些日子,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心理有障碍?

    没有没有,刘强听妻子这么一说,连忙否认,我只是有些紧张。

    笑话,你又不是童子,再说我是你妻子,你紧张什么呢?

    是呀,紧张什么呢?刘强在心里问。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个像壁虎一样贴在水生家窗外的情景,他知道,他的紧张源自于那个夜晚。

    强,你可能工作压力太大了,有事业心是好事,但一个穷乡要眨眼间走向富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要依靠集体的力量,不要什么事都独自扛起来好么?妻子依偎在他身边,你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不可能是工作的原因,但我可能是太想你的缘故,急不可耐吧,一急就紧张,一紧张就掉链子。

    那你就不急嘛,我是你老婆,又不是只吃一餐就吃不到了,这一生都是你的哩。

    刘强就很内疚地揽过妻子的腰,轻轻抚摸着。

    你想想,你第一次是怎么得到我的?妻子给刘强的脸吻了一下。

    这一问,刘强的心里顿时轻松起来,他拍了拍妻子的屁股,你好坏呀,还在提那事呀。

    那是相识一个月零八天的事,冬夜里,越坐越冷,刘强终于开口了,你睡吧,我坐着。不到18岁的女友犹豫了半天,只脱了外面的棉衣棉裤,坐到了刘强床上,用被子拥着。

    刘强起初还扛得住,但越来越冷。他不停地用双手呵着热气。他终于等到了一句让他热血沸腾的话。

    你也坐上来吧,别冻病了。女友温柔地、轻轻地说道。

    刘强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可是坐哪头呢,对了,女友并没有要他坐床的另一头,那么,就坐在一起吧,便也脱了棉衣棉裤坐在了女友身边。

    两人没话可说了,只有两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刘强说,节约电。便不等女友提出异议,拉熄了灯。黑暗中,刘强听到女友粗重的呼吸声的同时,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脑袋里出现了瞬间的空白,刘强是如何将女友按倒的,他忘记了。只记得女友在无力地挣扎,不要,不要……再这样我哭,我真的哭……

    刘强没说一句话,只埋头进攻。当他终于进入女友的身体时,他真的听到了女友嘤嘤的抽泣声。完事后,他用手抚去女友脸上的泪,心想,哭什么呢,应该感到快乐才是呀。他感到女友用手紧紧地抓他的肩,便说,我会娶你的,会对你一生负责的。女友便将头埋在他胸前了……

    你看你那时好猛,简直像个强X犯!妻子打趣道。

    刘强刚才在回忆那个场景时,裤裆里悄悄有了动静,听到妻子说“强X犯”三个字,他的弟弟猛地站了起来!于是,刘强扭身将妻子压在身下,开始猛烈地进攻,妻子快活地啊了一下,也迅速回应起来。

    突然,哐当一声,妻子动作过大,将床头的手电筒给碰到床下了。

    刘强僵住了,他仿佛看到水生推开了铁门,铁门又哐当关上了,正在上楼……

    像一只泄气的皮球,刘强再一次瘫软在妻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