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心灵按摩(7)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0本章字数:2053字

    7

    董蔚的手法越来越娴熟了。她知道,要想让市长的身体恢复正常,必须进行心理暗示,让他不知不觉进入心理的极度愉悦状态,而不是单纯地唤起他身体上的原始欲望。所以,让市长放松是最佳的疗法。

    她让刘强坐着,先从头部开始。这不是一般男人的头,也不是一个普通患者的头,是一个市长的头,捧着的那一瞬间,董蔚竟然有些紧张。她由头顶顺着头发抚摩他的头,手上渐渐用力,利用指尖的指甲,由上而下地为他的头部疏通血液。这颗硕大的脑袋,平时该思考多少问题呀,这种手法便可以为他消除用脑过度后的滞涨感。董蔚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柔情来,男人多累呀,特别是身居要职的男人,哪比得街头的闲散男人们,快活得很。董蔚一边按摩,一边思想就开了小差。

    抚摩了头顶,董蔚用手指沿着刘强的眉骨划过整个眼框的轮廓,轻点几处眼部保健的穴位,然后轻柔地按揉他的耳朵,从耳垂到耳朵。耳垂好厚实哟,民间传说耳垂大就当官是真的么?

    市长请您躺下。董蔚按完了头部,决定再按摩他的足部。刘强好哩一声便像听话的孩子躺下了。

    人的足部有几千个神经末梢可以刺激神经系统,董蔚从刘强的腿部到足底先抹点油,让刘强舒服地俯卧着,她双手抬起并垫住刘强的一只脚,一手托起脚背,用另一只手掌跟和拇指平稳地从脚底中央向外轻轻擦到脚两侧,从小趾开始,用拇指和食指将每只脚的趾跟缓慢地牵拉到趾尖,一遍又一遍。

    董蔚本来不会按摩足部,那天趁市长外出应酬了,自己悄悄来到一家四川人开的足浴城偷艺,领班见只有她一个人,问,就你一个?

    洗脚还要几个呀?董蔚反问。

    领班说,我说头一次遇到哩,因为一般年轻女孩子是不来洗脚的,要洗也是有人请客。不过,我们依然欢迎美女来洗脚。

    董蔚没想到洗脚城里还有这样的学问,当她坐下后,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洗脚妹也是用好奇的眼光看了看她,她才知道领班说的是真话。从第一个动作开始,董蔚就问个不停。问得多了,那洗脚妹停下手中的活儿,问,你是另一家洗脚城的吧,是来偷艺的?

    董蔚的动机被识破,脸突地红了,她连忙说,你看我的穿着像是来偷艺的么?

    洗脚妹朝董蔚认真看了看,确实不像个洗脚妹。

    实话告诉你吧,我母亲病了,听说按摩足部可以减轻她的痛苦,我就来体验一次。董蔚撒了个谎。

    那洗脚妹便感动了,很认真地一招一式教起来。

    帮刘强按完了足部,然后又依次按摩刘强的颈部位和肩部位。董蔚灵巧地运用手来表达细腻的情感,滑揉、按揉、揉转、劈打,手法运用到了极致,手掌与指尖,爱抚与轻点,不同节奏的跳跃让刘强不停地哼哼唧唧着,显然他感到了十分的惬意。

    唉呀小董,你的手法这么好,我都不想出院了。

    市长真会说笑话,哪有愿意呆在医院的?

    小董呀,我回头给你们院长说,即便我出院了,哪天我身体不适时,请你给我这么按摩可以么?

    有那么十几秒钟的沉默,董蔚一下不知怎么回答,因为院里有专门的保健医师,市长如果要保健,是轮不到她的,可是市长亲自点名,那岂不成了他私人的保健医师了?

    年轻的董蔚一下想得这么复杂,并不是一种成熟或老于世故,而是护士长给她上入职课时私授的。

    护士长说,小美人,这医院里女人多,护士也多,漂亮的也多,但你最耀眼,所以,你将面临的危险也更多。

    我有什么危险啦?董蔚当时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问。

    当你遇到的时候才会觉得的,我只是给你打预防针。反正,你只做你份内的事,凡事低调点。

    当刘强的要求让董蔚意识到这不是她份内的事的时候,她想到了护士长的教导。直到刘强再一次追问,董蔚才好好好地应承。

    刘强便满意地翻身仰卧,此时的他已红光满面了。

    董蔚已是娇喘吁吁了,她说,唉呀好热,便脱了白大褂,露出很娇美的形体来。这是一种很强的暗示,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认为,暗示是人类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那么,董蔚要暗示什么呢?后来她很认真地对刘强说过,我哪敢引诱你市长呢,我只是想尽一个护士的职责,希望你尽快恢复正常,我也就能早点结束这特别护理的日子。

    反正此时的刘强已受到了强烈的暗示,血液在周身迅速奔涌。而董蔚开始按摩他的丹田穴。似乎有意或无意地,董蔚的手总是下滑一下又迅速收回……刘强很久没有体味到如此轻松和暖昧的氛围了,他的眼前是一个熟透了的女孩,满屋子是她青春的气息。一直闭着眼享受着的刘强,忽然睁开了眼,他惊讶地发现,正弯腰给他按摩的董蔚,竟露出了一道沟!这是多么美丽的两道弧线啦,这两道弧线虽然扎入衣中,却像深不可测的沟壑,藏满了诱惑,让人无法在沟边站稳,不得不跌入其中!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感觉整个身子在向上浮,在向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孩靠近,身体内部像有一万头野兽在狂奔,他无法去扼制它们,只能由着这些莫名的感觉膨胀,让自己无法使用一个词语来表达……

    董蔚虽然没有看刘强,但她意识到刘强正盯着自己的某个部位,而且一定是胸前,脸便有些躁热,便感觉胸前有一种抚摸感,怪事,眼光也能抚摸?在这种感觉下,董蔚也获得了神秘的快感,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罪恶,有一瞬间她想放弃这种努力,但她觉得不能前功尽弃,一定得让市长早日康复,老师说过,医者仁心,自己千万不能朝歪处想。便轻轻问道,市长,舒服么?

    已经无法再平静地回答,下腹一股热流,刘强那玩意儿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