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如愿以偿(3)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0本章字数:2074字

    3

    院团委就三个人,团委书记,一个干事,还有副书记董蔚。

    干事小刘二十五六岁,写得一手好字,院里的标语、墙报,都出自他的手迹,董蔚没来团委之前就认识他,因为他是护士圈子里常议论的人物。

    小芹有次说,光会写字有什么用哟,一看就是只知干活的老黄牛。

    小曼反驳,老黄牛不好呀,要是做了老公,家务活准全包了。

    那可不一定,很多人将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家里的地却懒得拖的。

    咦,这种现象倒真存在哩,这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呀,就像大家一样,在医院里伺候病人厌倦了,回到家哪有心思再伺候老公呢?

    不过我觉得刘干事还是个靠得住的男孩,一看就阳光,没心计。董蔚有次很认真的说。

    那马上给他打电话呀。几个护士疯着就要给刘干事打电话,董蔚连忙求饶。

    没想到就真和刘干事在一间办公室了——团委书记在隔壁,一个人一间办公室。

    团委书记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很漂亮,不大爱说话,这让董蔚感到隐隐地压抑,按理说,团干部都很活跃的呀。

    院党委书记将董蔚领到团委书记面前时说,以后你们就是搭裆了,院里青年人的工作就靠你们了。

    董蔚当时绝对是满脸谦恭的笑,但她看到,团委书记只是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一连十多天,董蔚上班没事可干,她以前嘲笑过一些机关干部上班一张报纸一杯茶,没想到自己也成机关干部了。倒是刘干事很忙,经常听到书记在隔壁将门带得山响,走过董蔚他们办公室的时候,丢下一句话:小刘,跟我走。小刘就好嘞一声提了公文包就走。

    办公室就常常只有董蔚一个人,她忽然觉得自己倒像个干事,一个专门值班的小干事。

    清静得无聊呀,她怀念起在护士圈的日子了,虽说那地方人多嘴杂,却时时有新闻传进耳中,哪像现在有点与世隔绝的感觉了。

    董蔚便打开了QQ,唉,这可不像个团委副书记哟,董蔚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很久没上QQ了,竟然已有了升级版,升了级,却上不了,几次提示密码不对。密码是自己的生日,不会错的,一定被盗了。畜生,又是哪个盗老娘的!她狠狠地骂,然后无奈地申请索回密码。

    上不了QQ,只得打开网页随意浏览起来,常去的一家女性网站,又在推几款新装,全是露乳装,明星款。没兴趣,俺又穿不得。便又打开几个链接,却看到一篇写婚恋观的文章——《调查显示四成大学女生愿傍大款》,文章说,这是一些大学女生自甘堕落的表现,为贪图尽快获得金钱及物质享受,不惜放弃自己寒窗苦读的专业,不惜以青春美貌高学历作为交换筹码。

    董蔚想,如果仅仅是少数几个大学女生选择走这条路,或许是个人道德问题。然而,有四成的大学女生认为“傍大款”很正常时,就不仅仅是个人道德问题了。可是,女人一生究竟为了什么呢,放眼天下,这是男人的世界呀。

    董蔚伏在桌上,想到了小芹,她是傍大款么,不是,她是真爱熊大夫。有钱的男人有才的男人,都是男人中的强者,当然吸引女性嘛。就是动物界都是这样,强壮的公虎总是照顾一群母老虎。

    忽然,董蔚的脸一阵发烧,她想到了刘强和自己,傍他了么?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他不是大款,可是,市长比大款更大款,但我硬是没傍他呀。董蔚试图彻底否定这层关系,却显得很无力,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傍刘强没有,有一点是清楚的,院团委副书记这个职务是刘强送的。

    就这样想到刘强了。刘强的身子。自己的身子。惊慌。快感。

    董蔚有了一种莫名的依恋。她知道这很不妥,那一切应该是个句号,只能终止,只能永远藏在记忆里。

    虽说要藏在记忆里,可怎么藏得了?董蔚有好长一段时间总是回忆刘强占有她的那一刻,奇怪,当时就怎么不知反抗呢,不,有过反抗,可是很短暂,反抗得很无力,简直是象征性地。记得有部小说里说过,男人像老虎一样,老虎是不吃死了的动物的,对手越是反抗,老虎的征服欲就更强。董蔚当时放弃反抗,倒不是怕刘强像老虎一样越来越凶猛,而是感觉自己浑身发软了,只是无力地轻叫着“不要不要”。真是奇怪,怎么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时都是统一的叫“不要不要”呢,这没有谁教呀。董蔚记得有一次看本小说,一个老师强暴女生,这个女生在老师即将得逞时,突然叫道“你是老师你是老师”,那老师的动作便猛地僵了,最后像泄了气的皮球走了。小说作家分析这是一种心理战法收到了奇效,虽然那个女生不懂心理战,但唤醒了那个老师心中的道德感,于是成功地保护了自己。董蔚每想到这里就暗骂自己无用,怎么当时不叫“你是市长”呢,也许能唤起刘强的身份意识。可是,自己还是只知笨笨地无力地叫“不要不要”,不要是什么意思?是对方要给你什么?哪有对方给你什么而又拒绝得了的呢,难怪凡是叫“不要不要”的女孩都没拒绝成功的!

    董蔚在电脑前这样思考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搜索到了桃林市政府网站,这是第一次来到政府网,新闻的头条赫然就是刘强视察一家企业的大图片,图片是不断翻动的,董蔚按住那里,让图像不再滚动,刘强便静止在眼前了。

    在公众面前,多么人模人样呀,周围的人都用近乎谄媚的目光看着他。可是,在那张床上,他呼哧呼哧的时候,就是一个男人而已。

    与电脑里刘强的距离,不过30多公分,但似乎隔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也好,就当这个人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吧,希望永远不再见到他。

    就在这时,眼皮儿跳了,是左眼。左眼皮跳右眼皮缩,不是鱼就是肉,有什么喜事呢?董蔚陷入想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