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如愿以偿(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0本章字数:2102字

    4

    楼道上传来脚步声,很有力量,这是董蔚到院团委办公后第一次听到这种脚步声。

    竟是马海!

    早就听说你升官了,一直没时间来看你。马海提着一袋水果走了进来。

    董蔚感到有些意外,好长时间没看到马海了,甚至差点忘了医院有这么个人存在。她马上让座,倒茶。

    来就来还买什么水果哟?董蔚嗔怪道,心里的意思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知咱俩什么关系,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

    一是祝贺,二是感谢嘛。不是你给我指一条路,我的经济状况不会改善哩。马海搓了搓大手。

    董蔚看着对面刘干事座位上的这个男人,忽然觉得对他很有好感,这是一个很实在的男人。便笑了,噢,忘了,你现在是马教练。

    别取笑我,我的正规工作还是医院的一名保安。

    那说不准这水池太小养不了你这条大鱼呢?

    呵呵没想那么多,先站稳脚跟再说,目前有份固定工作,还有份兼职,我很满足了。

    男人要有远大理想哟。董蔚话一出口,忽然觉得这有点官腔,脸就一红。

    果然,马海反应挺快的,呵呵,当了官说话就是不一样哩。

    董蔚的脸就红到了耳根,一个副科级,算什么官哟。

    喂,不要不知足哟,至少不需要闻药水味了嘛。

    我当然知足,祖祖辈辈连个生产队长都没有哩。董蔚盯着马海,突然想问一个问题,话到了嗓子里却没有吐出来。

    侦察兵出身的马海却捕捉到了董蔚的表情变化,问道,董书记有什么话要说?

    董蔚便不得不佩服眼前的这个男人粗中有细,她试探着说,你听谁说的我提拔了?

    大家都议论呀,我就听到了。

    马海脱口而出说大家都在议论,让董蔚心中一惊,她知道她的提拔不说惹得满城风雨,至少也是满院风雨了,她很想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她的,却又怕知道。犹豫片刻,她决心还是从马海这里打开缺口,探听一点相关信息。

    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没?董蔚小心翼翼地问,她很担心话一出口,她在马海心中的形象便会立即改变。不过,她敢于问,还是有一点底气,马海提着水果看她来了。

    没听到具体说什么呀,只说你提拔了,再不用吃苦了。

    董蔚就长吁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一个人干自己最想干的事才快乐,我现在并不快乐,你懂么?

    喂,美女,董书记,还是知足常乐吧。马海说,像我,比以前日子好过些了,也就开心了。

    你没想到挣更多的钱?

    想也想过,但钱与人也是有缘的,没有财运时,求也枉然呀。所以,日子还得一步一步地来过。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以后能单独开武馆,而不是只当教练,那该多好,人生应该有个规划。

    嘻嘻,你说你当团委副书记,你规划过么?

    这倒没有。董蔚被马海一下给呛住了。

    诶,说实在的,我给你们团委提个意见。院团委每次搞活动,从来没让我们保安参加过,我们保安虽不是正式编制,但也是这个集体中的一份子呀,也是年轻人呀,团的工作就留了死角哩,我们的团费就不知要交到谁的手里了,都像自动退团了。

    咦,还真说到点子上了。董蔚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没想到团的工作也存在歧视性哩。

    两人聊了一会,马海说还有事就走了,说只要董蔚愿意吃西餐,随时叫他就是。

    我现在比以前清闲多了,董蔚在马海背后丢下一句话,她这句话其实暗示性很强,她只希望马海能像刚才一样能敏锐地捕捉到这句话隐藏的真正信息,可是马海走得飞快,可能没有听到,董蔚其实今天就想马海请她一次,反正一个人呆在办公室挺无聊的。

    马海走了,董蔚却陷入了沉思,这是她进院团委后第一次认真地思考关于团工作的事,马海诉说的情况,让她看到了一个被遗忘的群体,在医院这家两千多人的单位里,他们显得多么弱势,却又保卫着全院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安全,要不要将这事向团委书记反映呢?

    来团委前,护士长以大姐的口吻教导过她,在机关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慢慢熬,不犯错误就是,团委书记的职位迟早是你的。

    唉,当个团委副书记都是稀里糊涂当上的,还想那书记的职位?

    不是你想不想的事,这是官场定律,你由少女慢慢熬成黄脸婆,级别也就上去了。护士长当时这么开导她。

    正这么思考时,团委书记的脚步声响起来了。

    团委书记走过董蔚办公室的时候,又折回来了,她走进来四下瞧了下,说,有客人来过?

    董蔚惊讶不已,马海走后,她把水果塞进了文件柜中,马海也没抽烟,书记怎么感觉到办公室来过别的人?瞧书记刚才那目光,就像一只猎犬一般,能嗅到房间里的异味,那么,她对这间房的气味怎么如此敏感呢?

    见董蔚惊讶地盯着自己,团委书记转身就走。董蔚忽然想起刚才马海说的那番话,便说书记留步,我有话要说。

    那你到我办公室来吧。

    董蔚只好随她到隔壁去,心想就几句话,干嘛非得到你办公室呢?

    团委书记象征性地指了指椅子,董蔚就坐下来了,面对面坐着,董蔚忽然意识到对面的这个女人是个上级。

    有什么事说吧。书记说这话时,手上正在摆放东西,根本就没正眼看着董蔚。

    董蔚心里有些不爽,假咳了一下,提醒团委书记把头抬起来看她,然后就把马海的意见反映了下。

    谁知团委书记咯咯咯地笑了,忽然又停下来问,他们的意见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想说是马海反映的,董蔚撒了个谎,我偶然听到的。

    意见不能说没道理,可他们是粗人,院里的年轻人要么是护士,要么是大学毕业分配来的医生,在一起搞活动你说恰当么?

    可是,团工作还分粗人细人?那不明显地有歧视么?

    董蔚便看到书记的脸阴了下来,而且不再说话,翻看起一份文件来。

    董蔚不知是怎么离开书记办公室的,那份难堪让她发誓再不到书记办公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