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如愿以偿(7)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0本章字数:2059字

    7

    院团委书记打开《市委通讯》杂志,董蔚的名字像火一样烫着了她似的,她几乎从座椅上弹了起来。

    这是董蔚进团委五个月后的一天,团委书记面对一桌子报刊,正要叫刘干事将它们当废品卖了,尽管许多报刊连翻都没翻过,谁叫上面强性规定订那么多报刊呢。但《市委通讯》最新一期就在这一大堆报刊的最上面,她完全是出于无意识地打开了它。

    董蔚的文章和名字就这样映入了她的眼帘,《浅谈治理团工作盲区的三大建议》,还发排在“工作探索”一栏内,团委书记的胸脯就一起一伏起来,像要从衣服里跳出来似的,一股莫名的怒火直冲脑门。才来几个月,凭什么谈团的工作?谈就谈,偏偏谈的是医院的团工作,还说什么盲区,这不明摆着是否定我的工作存在不足?你个臭妖精安的什么心?

    当初院党委研究提拔董蔚当团委副书记的事传出后,她就从心底感到抵触,也许是在团委过惯了两个人的日子,刘干事就像自己的秘书或勤务兵一样,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是漂亮的董蔚,她觉得来者不善。党委书记给她通报情况时,她就冷冷地问了一句,有背景吧?党委书记呵呵一笑,党委的决定,你不能随意猜想,两人要好好配合。

    这样的人如何配合?一个电话就拨到隔壁办公室去了,是刘干事接的。

    你叫董蔚过来一下。

    她没像往常一样叫小董,刘干事在电话里分明感到了一股火气。

    董蔚见刘干事接电话里手一哆嗦,就笑他,接到女朋友电话了吧?

    刘干事慢慢放下电话筒,这个女友我受不起。

    怎讲?

    是隔壁的头儿。

    她批评你了?

    不不是,是叫你过去一下,不知什么事,看来火气蛮大的。

    董蔚便噢了一下,脑子里一边搜索事发的原因,一边慢慢向隔壁走去,她曾发誓过,不去书记的办公室了,可是那毕竟只是气话。

    门敲响了。团委书记没说请进。董蔚立在门外片刻之后,还是轻轻推开了门。

    董蔚正要在书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却突然想起刘强的一番农庄夜话,就坐在边上的客人座位上了,然后抬起头看着书记,却见书记的脸色很难看,手里捧着的正是那本《市委通讯》,心里便明白了。

    董蔚上午才得到杂志,当她翻开署有自己名字的那篇文章时,激动得在办公室走来走去,这是她的文字第一次变成铅字,而且是在市里那么重要的杂志上,刘强说过,《市委通讯》是每个市级领导都看重的一块阵地,这么说,她董蔚的名字就进入许多领导的视野中了。她很想给刘强发短信表示感谢,却忍住了,毕竟这文章不是自己亲自写的,没什么可炫耀的,能让自己的同事读到就知足了,可是团委书记和刘干事读了么?

    你的水平很高嘛,我当刮目相看啦!书记仍然没正眼看董蔚,对着杂志说话了。

    董蔚感觉到了书记的不快,只得说哪里哪里,还得向书记多请教请教。

    你向我请教了么,涉及院团委工作,怎么不征求我的意见?书记终于将冷冷的目光投向了董蔚。

    书记这么一说,董蔚真不知怎么回答了,脸腾地红了,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刘强给她出点子后,她便请马海到“德商茶社”喝茶,叫马海把保安们平时的思想动态和生活现状详细地说了一遍,笔记本都记了十来页。她不知道调研报告怎么写,便给刘强发了短信,第二天,市政府办的一个秘书给她打来电话,叫她将素材发电子邮件给他就是。然后,直到收到杂志,董蔚才看到那篇文章。文章没有署秘书的名字,就她一个人的,董蔚便觉得当了小偷似地。

    董蔚低着头,一言不发,书记噼噼啪啪一顿批,她也没听进去,有一句话塞满了她脑子,成为她此刻的精神支柱。“本来你才当副书记,这是抢书记的风头,是犯忌,但需要露一手,有我撑着,别怕。”

    这样一句话,竟成了一种力量,起初感到很不安的董蔚,心里稍稍平静了些,想到为马海他们说了公道话,心头掠过一丝快感。

    见董蔚一句也不辩解,像个冷美人似地,团委书记最后说,不是我要与你过不去,团委就我们两人负责,你写这么一篇文章,叫别人怎么看待我们团的工作?这不是当护士的时候了,你现在干的是行政工作,脑子里要有根政治弦。这次的事你要吸取教训,罚三百元吧!

    听说罚钱,董蔚的头一下抬了起来,为什么呀书记?董蔚心想,三百元可以请马海吃西餐哩或是可以去美容院整一次头发了。

    书记停了停说,你的文章未经我审批擅自向外投稿,这就是罚款的理由。

    据我所知,即使是犯人只要没有剥夺政治权利,都有资格投稿的呀。院团委有这样的文件么,我想看看。

    在院团委,我就是文件。团委书记有些恼怒了,她拨了电话,小刘过来下,带记录本。

    小刘来了,团委书记说,你记下,因擅自向外发布关于院团委工作的文章,本月董蔚扣款三百元。

    刘干事惊讶地看了看两个女上级。

    走吧,团委书记挥了挥手。

    董蔚和刘干事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刘干事连忙为董蔚泡上她平时喝的菊花茶,董书记,不好意思,我只是记录而已。

    董蔚盯着窗外,窗外的树绿得爽人眼目,每当有心事时,她就习惯这样盯着窗外看。她想起昨晚上自己的眼睛皮儿跳个不停,“早跳祸晚跳喜”,今天一直都在想,有什么喜事呢,谁知挨了批还罚了款!唉老娘呀,你教的那一套根本就不灵了。

    从这一刻起,董蔚深深地体会到了权力的作用,不就是一个副科与一个正科的区别么,正科的团委书记可以把自己当做院团委的文件!哼!

    刘干事拿眼悄悄瞟了下董蔚,发现她的脸有些变形,原来在愤怒下美丽便可被丑陋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