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如愿以偿(8)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40本章字数:2076字

    8

    院长给董蔚打电话叫她去一趟,走在医院的林荫道上,董蔚做了好几种猜想,大忙人院长叫我做什么呢,不可能是团工作呀,那应该召见团委书记才是。不过,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自从上次团委书记为那篇文章发火后,两人已半个多月没有交谈了,她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传出去。

    敲了院长的门,院长的声音就从里面飘出来了,唉呀呀美女书记光临,来来来,坐坐坐。院长拉开门时,简直要拉着董蔚的胳膊了。董蔚心想,当护士时,院长正眼都没看过自己的,医院好几百个女孩,美人多的是哩。

    董蔚接了院长递过的茶,心里想着怎么回答院长关于她与正职不和的提问。

    怎么样,在团委工作还称心吧?院长果然问到工作了。

    称心个屁,董蔚心想,院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慢慢来慢慢来,你还很年轻,将来发展空间大。

    嗬,院长,我可没有远大革命理想哟,只想着工作不出差错就是。

    你这个心态就是成功的一半呀,有的人欲望很强烈,但不一定会如愿以偿,像你这种心态,往往会成功的。

    还请院长多指点,我毕竟工作经验不足。

    今天请你来哩,是请你帮个忙……

    找我帮忙?董蔚打断了院长的话,因为实在没想到,自己还能帮院长什么忙,心里一直在寻思如何回答院长关于她与正职不和的事哩,她端着的茶杯都抖了一下。

    是的,这个忙还只有你能帮好。

    董蔚的眼便睁圆了,院长,莫开玩笑哟,俺只是个小女子。

    是这样,你知道的,院里干部职工住房紧张,院党组想为大家谋福利,修几栋住宅楼,我们瞄准了东边那家糖果厂,大约有十来亩。

    听说要建房,董蔚一阵高兴,可是我能帮上什么呢,院长?

    这样,我们给市政府打个报告,请你哩,嘿嘿,请你出面找市长签个字,这事就基本成功了。

    董蔚的脸一下就红了,就像院长已窥视到她与市长做过那种事一样,不禁心里对院长有了厌恶感,一时间,一股气堵在胸口,又不便发作,刘强的话又在耳边回响,遇事要冷静,对,冷静!

    院长,这事我可能做不好,我毕竟只是护理过市长的护士。

    院长的嘴角流露出不易察觉的笑,他干咳了几下,小董呀,你现在也是院里的中层干部了,要懂得为组织分忧。

    见董蔚一直低着头,院长又说,这是为了全院干部职工着想,你无论如何要从大局出发思考问题,这事办成了,你就是有功之臣,本来你还没有资格分房,但院里会以特别贡献奖的名义给你奖一套三居室。

    董蔚想找出一种理由拒绝,却发现任何理由都很虚,似乎自己与刘强傍在一起的事已铁板钉钉,不需解释了。便点了点头,我试试吧院长。

    院长便好呀好呀地叫了起来,从文件夹里取出早已拟好的报告给了董蔚,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院党组给你设庆功宴。

    董蔚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院长办公室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知道接过的这个报告,不是两页纸的问题,而是一件很沉重的任务,十亩地,这么大的事,刘强会签字么?

    黄昏时,董蔚给刘强发了短信,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他。曾经一千次在心底发誓,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可是,院长给她出了道难题。

    刘强回了短信,晚餐接待马来西亚一个考察团,约八点老地方见。

    老地方就是城外那广告牌下,5个多月来,刘强已与董蔚在那农庄缠绵十来次了,他每一次玩的花样,都让董蔚感到特别地兴奋,甚至隔几天就期待。

    晚上八点,刘强在那块广告牌下按时接到了董蔚,小车在夜色中向农庄驰去,董蔚依然坐在后排,刘强身上有股酒气。

    以后少喝酒,记着没?对身体不好。

    刘强这是第一次听到董蔚说出体贴的话,心里感到特别的爽,他知道,这意味着这个女孩子已对自己彻底地依恋。便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呀。

    官场官场,只有身体是自己的哩。董蔚说这些话时,突然觉得一股柔情从心底升起,她觉得前面这个开车的男人,尽管是市长,在几百万市民面前显得那么强势,可是在女人心里,他是个需要照顾的大男人。

    到了农庄,刘强与董蔚像前几次一样,直奔主题。董蔚的胃口越来越大,动作越来越浪,这让刘强感到无比的快乐。

    每次完事后,刘强像泄气的皮球瘫着,习惯将一只胳膊摊开,董蔚就像小鸟一样依在他胸前了,刘强身上的气味也越来越熟悉和适应了。

    宝贝,这是刘强第一次这样称呼董蔚,最近工作还顺心么?

    听到刘强叫她宝贝,董蔚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长到二十岁,第一次听到一个异性这样叫他,虽然比她大二十多岁。

    唉,董蔚轻轻叹了口气,要说顺心是假的,你好心好意让我发表那文章,结果遭到团委书记嫉恨。

    刘强的胳膊动了一下,怎么?她欺负你么?

    董蔚就将罚款的事说了。

    噢,朦胧的灯光下,刘强轻轻抚了抚董蔚的发丝,像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我会让你的工作环境更好的,你不要不开心。

    她这样待我我不理睬她就是,可是,院长给我的工作任务才是真正让我晕头的。

    刘强的胳膊又动了一下,院长给你什么任务?

    董蔚拧亮床前灯,赤条条下床去,从坤包里拿出那份报告,递给了刘强。

    刘强皱着眉头看完了报告,鼻子里哼了一下,看来院长这人还不成熟,这不明明说他了解我们的关系么。

    董蔚紧张地观察着刘强的表情变化,她发现他很不高兴,心想这下完了,院长交待的任务完不成,回去怎么交差呢?院长也真是的,这不明明在利用我么,而且太露骨了。

    好吧,为了你,我就满足他的要求,哼!刘强说,把笔给我。

    董蔚看着刘强签完了字,接过报告,然后在刘强的额上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