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初进萤川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696字

    公元21世纪萤川市中心医院内,魏国忠查出患了肺癌将不久于人世,他将魏宇珩叫到了身边。“小珩,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不要总让你爸妈操心了,我看到你上了大学也就放心了。”说罢,魏国忠苍老虚弱的手滑下了魏宇珩的胳膊。

    “爷爷!爷爷!不要走!不——”魏宇珩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泪水早已沾湿了枕头。自从三个月前爷爷去世之后,魏宇珩时不时地会梦到爷爷临走前那张慈祥的脸上满是对他的不舍。

    魏宇珩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小瓷瓶,这是爷爷临终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儿的小玩意儿可是打魏宇珩出生就一直在爷爷身上从未离开过。小时候魏宇珩不懂事,总吵着闹着要爷爷把这个小瓶子给他玩玩儿,爷爷怎么也不准。

    有一次魏宇珩无意中看到爷爷床头柜上的小瓷瓶好奇心又上来了,就想偷偷拿出来把玩儿。谁曾想刚拿到手就被爷爷发现了,把他好一顿胖揍啊,就现在屁股上还有被打的疤呢!打那之后,魏宇珩再也不敢惦记那个小瓷瓶了。

    想到这儿,魏宇珩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不懂事,总是因为这事儿惹爷爷生气。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爷爷去世前竟然把这个害他被揍无数回的小瓷瓶给了自己,还反复叮嘱自己不能打开它,这是保命的玩意儿。

    魏宇珩虽然天生好奇感强,但是爷爷的话毕竟他还是要听的。回忆往事毕竟是伤感的,魏宇珩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觉得人都是要往生的。爷爷也不想看到自己这样不像个男子汉,想到这儿他安复好自己的情绪后就又睡了过去。

    他不知道就在此时,脖子上的这个小瓷瓶发出了诡异的暗红色的光芒,仿佛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距离开学也有三个月的时间了,魏宇珩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对于魏宇珩这个从小调皮到大的孩子来说,能考上全市最好的大学:‘萤川大学’已经实属不易啊,这座大学学风良好、景色秀丽,是许多学子梦寐以求想来学习的宝地。

    这天天气晴朗,一阵阵嘈杂起伏的声音吸引住了从教学楼下课的魏宇珩。‘嚇!是社团招新啊!真不知道有没有我感兴趣的社团在里面。管他呢!先瞧瞧去。’魏宇珩心里想着脚就不由自主地朝广场走去。

    到了大广场,真是各种各样的社团都有:什么欢歌社、书法社、文学社,甚至还有吃货社......

    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办不起来的社团啊!魏宇珩转悠了一大圈,手里的宣传单也是被塞了不少,但是就没有一个社团能让他在摊位面前呆着超过五秒钟。

    “我去!咋就没有一个我想去的呢?!”魏宇珩边吐槽边把手里的宣传单扔进垃圾桶。

    正当他觉得社团也提不起他的兴趣时,一张黑色的纸不知从哪儿刮过来,不偏不倚就落在了魏宇珩的手里,他打开来一看:‘寻灵’社,现招新生报名。要求:胆大儿其他无,由于此团目前仅有五人,所以名额有限欢迎前来参加!

    如此简单的宣传单魏宇珩真是头一次见啊!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社团,这个不起眼儿的‘寻灵’社倒是勾起了他的一丝兴趣。

    “呵~这个倒不错,我魏宇珩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胆儿大!就它了!”魏宇珩说罢就离开了喧闹嘈杂的广场。对他来说,这个社团可能就是他最心仪的选择了吧。

    第二天一大早,魏宇珩就来到了宣传单上显示的地点:实验楼地下一层102室。平常实验楼除了因为是化学系学生的关系偶尔会做实验来到这儿以外,魏宇珩还真是第一次到地下室,心里难免会打颤。

    ‘怕啥怕,男子汉大丈夫,这就害怕了?真丢人!’虽然心里不断地给自己鼓劲儿,但是漆黑的环境,吱吱作响的木楼梯还是让魏宇珩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走。

    “诶呦我去!谁脑子有病把社团搁在这么一个破地方,要不是架不住好奇心,老子才不来这儿呢!”说着魏宇航就走到了102室的门前。这门把手上落了厚厚地一层灰,像是有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

    刚说到这儿,魏宇珩就感觉走廊的尽头好像有双眼睛正盯着他,他探过头往那儿望了望,又什么都没看见,魏宇珩拍了拍自己脑袋心里暗自说道: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这儿能有什么人。可是此时他脖子上的小瓷瓶红光正微弱的闪着,可是魏宇珩一心只想找到社团,所以也就没太在意这些细节。

    ‘咦?这社团咋回事?不会是唬我吧!’魏宇珩正疑问到时候,门‘吱嘎——’一声自己打开了,这可给魏宇珩吓了一大跳。他小心翼翼地推了一下门,半个身子往里探了探,放眼望去: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几个破木头箱子矗在中央,窗户都被木条封死,只有几束微弱的光线照进来。

    总之,这间房子绝对没有人住而且恐怖压抑的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想要立刻离开。

    魏宇珩鼓了鼓腮帮子生气的说:“要是让我知道谁这么耍我的话,我非得让他尝尝我拳头的滋味!我一定——”魏宇珩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刮来,紧跟着不知道是谁从背后推了他一下,魏宇珩一个踉跄就滑进了102室,门紧跟着就关上了。

    他被‘bang!——’的一声给吓了一个激灵,再一转身只见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声,魏宇珩慢慢摸索着墙面想要找到灯的开关可是又被木箱子撞到。

    “oh!Shit!我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倒霉事儿都让我赶上了。”魏宇珩一边咧着嘴捂着脚嘴里边骂道。

    就在这时,一个恍惚的白影突然穿过魏宇珩的身边,又‘刷——’的一下掠过他的后背,魏宇珩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他轻轻地转过身去,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不顾脚上的肿痛,一个劲儿的往门口走去想要赶紧逃离这个令人恐怖的地方,但是门却打不开了。魏宇珩此时也慌了神,他大叫着:“有人没有?!快开门!当当——当!”这时他脸上的汗珠不停地流了下来,无人应答。

    突然,白影再一次掠过魏宇珩的肩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想到:‘反正暂时也出不去,那我就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敢欺负你魏爷爷!’

    想到这儿,魏宇珩就往房间中间走去,边走还边喊:“是谁?!快给你魏爷爷出来!我管你是人是鬼,再不出来等我一会儿给你好看!”

    话刚一说完,那个神秘白影就冲到了魏宇珩的面前,尽管房间漆黑一片,但是魏宇珩他还来还是能从些许光线中看到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正紧贴着他的鼻尖,一双红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魏宇珩当时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此时他才想到这可能是一个鬼,不!是真的鬼。他还来不及过多的思考,就闪过女鬼跑到了门口。他忽然想到爷爷给他的护身符,就赶忙地举出在胸前,尽管他看不到女鬼的具体位置和样貌,但是他还是提高了音调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道:“咳!我告诉你——我身上有护身符你近不了我的身,再说了咱俩无冤无仇,你干嘛缠着我不放呢你说是不是,女鬼姐姐?要是你有什么冤屈尽管跟我讲,我可以尽我所能去帮助你,你不要伤害我就好。行不?”

    魏宇珩霹雳扒拉说了一通后只见女鬼默不作声,他以为是自己的话震慑到了她,魏宇珩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调皮的说道:“美丽的女鬼姐姐,你放我走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你的存在可以吗?我——”还没等魏宇珩说完,白衣女鬼又一次冲到魏宇珩面前用手勒住了他的脖子,双眼已经被瞪得通红,像是要把他吃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