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冤家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1本章字数:2251字

    魏宇珩无奈的笑了笑,这晓菲还真是活泼呢!快走到实验楼一楼口的时候,突然,魏宇珩感觉后面有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他猛的一回头又不见了。他正在疑惑的时候,陆越从前面喊住他:“喂!楞着干嘛?快走啊,我和澜沐要去吃饭,一起吧!”

    “啊?——哦好!等我马上来!”魏宇珩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幽深的楼梯,赶忙几步追上了陆越他们。

    这时,那个白影从一侧门探出头来看着魏宇珩离去的背影,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楼外,小声儿絮叨着:“估计快了......快了......”说完,消失在楼道口。

    在食堂内,魏宇珩嘴里叼着一个鸡腿问对面坐着的陆越和苏澜沐,说道:“哎~你们刚刚吓唬我的时候有没有安排人在地下室走廊里的?”

    陆越想了想说道:“没有,我们只安排了教室里的戏码,并没有其他的。怎么?你看到什么人了吗?”

    “哦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问问,可能是我眼花了吧!”魏宇珩听到陆越说的话心里的疑问越来越深。‘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吗?’魏宇珩心里不禁想道。

    苏澜沐看到魏宇珩叼着鸡腿发呆,不禁调侃道:“哼!他眼神儿我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刚刚还真以为我是个鬼,竟然反手摔我!这账我不得不算!”

    “诶我说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明明是你自己长得太——像——鬼了!怪我干嘛?”魏宇珩毫不示弱的顶撞了回去。

    “你——!魏宇珩你给我再说一遍!”苏澜沐气愤的拍桌而起。

    魏宇珩也毫不示弱,站起身来将嘴里叼着的鸡腿骨头扔在桌子上,说道:“说就说!谁怕谁!你长得太——”四周的学生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他俩。

    陆越看到周围越来越多人看着他们这桌,脸上很挂不住面子,好歹自己也是学生会主席啊,这叫怎么回事啊!他赶紧制止魏宇珩,严厉的训斥道:“好了!都少说两句。澜沐,魏宇珩是新来的你就不要再和他较劲了,好歹也得有个当学姐的样子啊!”说完就转向魏宇珩:“还有你,一个男人和女人计较什么,大度点儿啊。来来来,都坐下。”

    听到陆越如此生气的训斥,魏宇珩和苏澜沐都哼了一声并且不约而同的将头扭向一边,谁也不理谁。

    陆越看到他俩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澜沐和魏宇珩这小子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这时,陆越看到魏宇珩脖子上的小瓷瓶,一时来了兴趣。

    他充满好奇地问道:“哎我说,你这个小瓶儿挺稀奇的,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哦,这是我爷爷临终前交给我的护身符,说是能保我平安。我只是知道小时候我为了偷玩儿这个东西不知被我爷爷打过多少次,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与啥特别的了。”魏宇珩摸了摸脖子上的小瓷瓶,心里想的却是爷爷慈祥的脸。

    陆越点了点头。看着这个有些年头儿的小瓷瓶,感觉好像在他叔叔陆荆正的某本玄阴阳术的书籍中见到过,但是又不太确定,所以也就没再说些什么。

    魏宇珩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脸神秘地问道:“陆越哥,我听欧阳晓菲说你有大本事,说是可以看见鬼,是真的吗?”

    “哼!你小点儿声,生怕别人都听不见咋地!”苏澜沐一脸嫌弃的说道。

    魏宇珩朝她翻了一个大白眼,转过头看着陆越。

    陆越清了清嗓子,轻声地说:“这件事是真的,我从小右眼就有通灵的特异功能。还记得我八岁的时候我暑假到表哥家玩儿,天很晚了我和表哥因为贪玩怕耽误了回家吃饭的时间于是我俩就想着抄近路回家。没想到走到距家还有600米的一个黑巷里,我就看见一个黑衣服的男人浑身是血的看着我和我表哥笑。我当时吓坏了不知道他为什么笑所以就突然大哭起来,表哥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我跟他说我看到一个浑身血的人朝我们笑,表哥却什么都没看见。”

    “那后来呢?”苏澜沐只知道陆越有异瞳但是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件事,不禁好奇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后来我被表哥背回了家,因为我当时已经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到家之后表哥将这件事告诉了我叔叔婶婶,由于我叔叔在茅山学习法术多年,所以他当时就说我可能天生有阴阳眼,所以可以看见已故的亡灵。打那之后,我经常可以看到别人看不见的所谓的‘脏东西’,而且可以和他们对话。”陆越不紧不慢的说。

    这可让魏宇航兴奋坏了,他从来没见过有阴阳眼的人,他满脸佩服地说道:“哇塞!陆越哥你可真厉害!可以和鬼说话真酷啊!”

    “这有什么酷的?我尽量不会主动去和他们说话或者假装没看见,因为我不想去破坏天道轮回。它不犯我我不犯它,打那之后我就对阴阳之说非常感兴趣,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到叔叔家去和他学习一些法术知识等,所以对一些灵异事件了解的会多一些。有时间可以介绍给你认识,他们几个第一次跟我叔叔见面就喜欢上了他,相信你也一样。他呀,就是一个老顽童。叔叔见我真的很喜欢这些东西,还送给我了一把百年修道的桃木剑,据说可以斩妖除魔。他也是为了保护我才送给我的呢!”陆越每每说道叔叔就充满了尊敬,他就像已故的爸爸一般对待自己。

    听完陆越说的事儿,魏宇珩真是涨了见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和‘道士’认识,还和有着奇特本领的‘道士’共处。

    苏澜沐听完也是十分惊诧,激动的说道:“原来陆越你的阴阳眼是天生的而并非是学习法术得来的。这个陆叔叔果然是哄我们的,还非得跟我们说他在茅山怎么怎么厉害什么的,你的异瞳是他教的之类的,果然这个老奸巨猾的叔叔不靠谱!下次我见到他就揭他老短儿。”

    “诶~也不能这么说,我叔叔还是很厉害的。据说他在茅山的师傅是曾经很有名气的灵雲师尊门下,传说当年灵雲师尊与鬼怪斗法的过程中不幸在山上死掉了,即使收了鬼但也献出了生命。所以叔叔的师傅在茅山也很有威望,至于叔叔为何不在茅山学法术嘛我就不得而知了他一直也没有和我说。”陆越一本正经的说道。

    魏宇珩真是没有想到一顿午饭竟然可以听到这些他以前从未想到过的事情,真的很想见见这个陆叔叔究竟是何许人也,他的身上一定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奇特故事。